這一套手法下來數不清的祭品被信徒們獻祭給了這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只能換取一些零散的積分。

而且這些信徒為了獲取力量還不得不老老實實的將這些積分再送還給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

甚至這些傢伙還要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感恩戴德。

只用一些錢財就能夠換取到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好事到哪找去。

據樓成了解這段日子以來死亡教派在華夏府區域擴張的很順利,姬存希他們四個已經招收了近五百個新人入教。

而且每一個都是財大氣粗的大財主。

樓成很佩服姬存希他們選擇入教的人選的定位。

他們大多都是選擇一些資質比較差又家裡有些財產的紈絝子弟。

這樣的人在得知了死亡教派這樣一個只要通過獻祭就能夠得到力量的全新教派的存在,哪會管他可疑不可疑,危險不危險?

一個個追著搶著跟在姬存希他們屁股後面要求入教。

聽說姬存希他們幾個在華夏府的首府長安城居然盤下了一塊地皮建築起了一座神殿來供奉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

據說如今在長安神殿每天都有好幾百人在「姬存希代殿主」的帶領下向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定時祭祀祈禱。

「這些該死的有錢人!這些不要臉的馬屁精!」

這讓樓成有了一些危機感,這些傢伙這麼會拍馬屁,那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不會被他們的無恥的行徑蒙蔽了雙眼從此更加看重他們吧?

「要不我也招收一些信徒,將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傳教事業在雍州地面上如火如荼的開展起來?」

這個念頭只是一個瞬間就被樓成從腦海中刪了個精光。

傳教是不可能的,這輩子是不可能傳教的。

天知道這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是怎麼想的,發展新信徒居然也需要從他那裡耗費積分購買特殊道具。

那可是一百積分一個名額!

我有這麼多的積分用來換一個技能換幾點屬性不香嗎?

傳教是不可能的,這輩子是不可能傳教的。

而且新組建的死亡教派人員結構相當的簡單粗暴,誰新發展的教徒就會挂名在誰的旗下。

最最單純的各佔山頭模式。

這也是姬存希他們為什麼不遺餘力地發展教派規模的重要原因之一。

拉攏下來的人馬可都是他們自己的根底。

不就是100積分嗎?值!

可是樓成用得著這麼幹嗎?

雖然他明面上的職位只是個「神恩長老」,可是實際上他卻是死亡教派的教主的身份。

我一個堂堂教主和你們一群長老拼人馬,拼山頭,我吃飽了撐的?

那些說到底不都是我的人馬?

再說了,我一神恩長老,名義上挺好聽,可是說白了就是拍拍馬屁唱唱讚歌的職位。

我要發展什麼人手?

組建一個唱詩班,沒事就高唱哈利路亞嗎?

傳教是不可能的,這輩子是不可能傳教的。 倒是夏侯惇在洛城發展了一批人馬,大概有那麼十五六個。

其實原本夏侯惇是準備慫字當頭,好好的從事他那很有前途的無間道職業。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教派內部有一股神秘勢力在有意無意的幫助他。

在一段時間試探之後,夏侯惇這才開始嘗試小規模的發展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信仰。

對於這個樓成倒是比較清楚原因。


很多天前,當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通過夏侯惇的視角發現了那個原本應該已經死去的老管家老蒼頭以洛城死亡神教大總管的身份出現在夏侯惇面前時,他曾經是很吃驚的。

但是通過後來一段時間對比他從心網上所找到的資料和他記憶中的一些疑點,他終於理清了洛城樓家和洛城死亡神教卡梅拉教派之間的關係。

難怪明明洛城樓家有著洛城果園這一生財利器,有著數之不盡的大量優質企業,可是他當了這麼多年洛城樓家家主卻始終發現不了家族的財富積累在哪裡。

難怪他作為洛城樓家家主卻每年只能夠通過一個莫名其妙的財產管理委員會的批准才能獲得一些有限的資源。


原來所謂的洛城樓家只是一個明面上的擺設,在它之後的有一個龐然大物和洛城死亡神教卡梅拉教派。

洛城樓家的真正財富始終都牢牢地掌握在他那位老祖宗樓無敵的手中。

「樓無敵!」

樓成苦笑著。

其實對於這個名字他並不陌生,在家族的藏書閣中有大量的署名樓無敵的筆記。

只是從前的樓成對那些筆記中的內容並不相信,他難以想象區區的洛城樓家怎麼可能出現這樣一個恐怖的強者。

當時的那個樓成更多的只是將那些筆記當做一份家族的某代祖先的意淫筆記。

只是樓成現在才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

看來他和那個死亡女神卡梅拉還真是緣分不淺。

他之前剛剛通過殺死卡梅拉奪取神權構建屠神之證,可是他家族的老祖宗居然會是洛城死亡神教卡梅拉教派的創建者。

這是怎樣的一種孽緣?

只是樓成並不知道,事實上近1000年前當時還是年輕人的樓無敵獲取的第一個屠神之證正是來自剛剛將手掌伸到地球的死亡女神卡梅拉。

樓無敵之所以創建洛城死亡神教卡梅拉教派,更多的是他和卡梅拉之間的一筆交易。

即便是到今天為止,樓無敵也從來沒有將自己當成死亡女神卡梅拉的信徒。

一天也沒有。

事實上地球上罵卡梅拉女士「那個表子」頻率最高的人正是這位洛城死亡神教卡梅拉教派的教主樓無敵。

不過現在的樓成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顧及其他的事情,他可算是遇上大麻煩了。

事情要從一天前說起。

那是樓成他們踏入死亡之地的第二十五天,當時他們的足跡已經踏入了死亡之地中級區域的核心地帶。

之前的一天高雲翔教授剛剛放置下了臨時實驗室做了一個比較關鍵性的實驗。

樓成他們一群人則呆在原地修整了一天。

原本經過一個晚上的休息樓成他們準備繼續向前走,可是高雲翔教授卻阻止了他們。

「今天我們不走了。」

高雲翔教授是這麼說的。

同時他向樓成他們提出了一個問題。

「你們有多少人看過我的《環境深淵化逆轉的可能性》?你們知道我這篇文章主要是寫什麼的嗎?」

奇怪,他問這個幹什麼?

雖然樓成之前聽說過《環境深淵化逆轉的可能性》這一篇文章,可是他一直沒有看過全文。

只不過這些天在死亡之地的這段日子為了打發時間,他倒是藉助偶爾的心網信號還算說得過去的機會將這篇文章下載了下來,好好的拜讀了一遍。

也看過一些關於這篇文章的評論。

「嗯,這篇文章好像是通過一部分調查資料和理論推導推出了一些關於環境深淵化逆轉的方法的理論猜測。」

樓成根據自身的記憶將心網上人們對這篇文章的梗概介紹說了出來。

「沒錯,理論猜測,在今天之前,這篇文章只能夠被稱之為一篇理論猜測。」

高雲翔教授點了點頭,雖然《環境深淵化逆轉的可能性》一文名氣很大,也被很多專家學者如同。

可是因為並沒有實際的案例,這一篇文章中的內容一直到現在都只能被稱為理論猜測。

高雲翔教授這些年來一直在全國各地風裡來雨里去到處奔跑,為的就是完善自己的資料庫,找出切實可行的使深淵化逆轉的方法,徹底摘掉這理論猜測四個字。

只是在今天之前,雖然他有那麼一些成果,可是依然沒有能夠真正完成深淵化逆轉。

只是今天…

高雲翔教授手中摸著被安放在他心胸口處的一個裝滿了晶瑩的液體的試管,心中滿是激動。


他的臉色變得緋紅一片,呼吸也慢慢的急促起來。

「難道說…」

看著高雲翔教授那不同尋常的表現,莫明溪睜大了眼睛,驚喜的看一向那位老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是一件大喜事。

「是的,通過這些天的調查研究,經過大量的實驗,今天我終於成功調製了一種能夠將深淵化逆轉的藥液。

我將它命名為重生。」

帶著一絲驚喜和自豪,高雲翔教授將那一管寶貝拿了出來,高高的展示在眾人的面前。

那是一根看上去相當普通的試管。

在這試管裡面盛滿了淺綠色的液體,這種液體似乎本身就可以發亮,綠瑩瑩一片,散發著璀璨如鑽石的光芒。

哪怕只是看也能夠感覺的到這管神秘的液體所散發出來的滿滿的生命氣息。

重生,能夠讓深淵化逆轉讓地球重新散發活力的重生藥劑。


「單靠這點點東西就能夠解決這死亡之地的深淵化逆轉問題?」

樓成覺得有些不可置信,雖然這款液體看上去品相就相當的不一般,可是解決這死亡之地的深淵化逆轉問題,那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座們都宣告無能為力的事情。

這一管液體就能解決了?

樓成有些不相信了。 「好一個天月王朝,看來你們是早有準備。」當下便是有人怒喝一聲,這五個人都是不弱,氣息悠長每一個人在年輕一輩之中都是難得的高手。

五個年輕的武者掃視了一眼眾人,眼神之中滿是不屑,行禮后,其中一人道:「我等自行演武,根本沒有什麼意思,想請神風帝國年輕的英傑下場切磋。」

神風帝國中的一個大臣道:「你們是在公然挑戰嗎,想和我帝國英傑一決高下嗎?」

五人中的一人道:「如果閣下這樣認為的話,也未嘗不可。」

那名大臣怒道:「你……你們好大的膽子!看來天月王朝果然有反叛之心。」

「神風帝國大地英傑輩出,我想不會懼怕我們五人的挑戰吧?」

這時候,雷天狂揮了揮手,整個現場都是安靜了下來。緩緩的開口說道:「既然天月王朝有如此心思,那麼我帝國英傑又豈能會害怕,這一站我神風帝國自然是應了下來。」

「陛下,此事萬萬不可啊,今日乃是陛下的大壽,那是普天同慶的日子,怎麼能夠在此時動武呢。」當下,神風帝國的一個大臣便是站了出來,大聲呼道。

「無妨,本皇也想在此時刻,讓各國知道一下我帝國的英傑。」雷天狂大聲說道。看向那些有些幸災樂禍的其他王朝的時辰和帝國使臣。

「不錯,我帝國幅員千里,又豈會害怕一個小小的王朝。」雷程也是不再鎮定,大聲說道。他身為神風帝國皇室之人,對天月王朝的挑戰自然是非常的憤怒。帝國之威,不容挑戰。

「好了,諸位,隨本皇前往皇宮演武場。沒想到朕大壽之日,居然能夠看得諸位英傑對決,當然真是幸事。」

雷天狂大笑一聲,根本不將這一次的比試放在心上。對方無人的確很強,最強者已經有了地境三重的實力,即便是神風帝國都是找不出幾人。可是找不出來,不代表沒有,尤其是這裡幾乎匯聚了身份帝國一大半的天驕。

雷天狂話音剛剛落下,在眾多皇室裡面,一個看上去頗為恬靜的少女就跳了起來,道:「太好了,終於可以看到打架了」

眾位大臣聽的面面相覷。

神風帝國皇后一把拉住了少女,點了一下她的額頭,道:「妳這個小調皮真是惟恐天下不亂。」

少女嘻嘻的笑了起來。

林楓有些啞然的看著少女,未免太過隨意了一些。在林楓的印象裡面,皇室都應該是雍容高貴,舉止大氣莊重之人,就如同雷天嬌和雷程那般。

「那個是小公主,雷嘟嘟,可是雷天狂最為寵愛的小女兒,自然而然的,也就養成了他小惡魔一樣的性格。」看著林楓有些啞然的表情,一旁的清月開口說道。

而上面的小公主雷嘟嘟似乎也是發現有人盯著她,轉過頭,正好看到林楓那訝然的目光,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性格,完全不像是一個公主。」林楓摸了一下額頭說道。

文武百官以及各大勢力的家主和各國的使臣陪同皇帝一起來到了皇宮的演武場。雷天狂高坐正中央看台之上,皇后伴在旁邊,兩旁是幾位皇子和兩位公主,眾位大臣則陪坐在下級看台之上。

嬌寵田園:娘子,有點甜 ,傲然掃視這眾人,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今日我們五人在這裡,不管你們多少人上來,我們都一一接下。」其中一人開口說道,話語非常的隨意,絲毫不將神風帝國的人放在眼裡。

如此放肆的話語,即便是雷天狂都是目光一凝,不過只是一瞬間便是恢復了正常。

「大膽,你們真是放肆,我紫陌今日就見識一下天月王朝的武者究竟有多強大。」不屑的話語讓神風帝國眾多勢力都是面色大變,當下便是有著一人直接從人群之中躍出,憤怒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