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聶騰雲感覺自己有些憋屈。堂堂流雲城第一家族的家主,竟然被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少年給難住了。

眼睛的餘光,留意到一臉失望的聶鋒。頓時心中一震,連忙開口道:「好,我賠!」

聽到聶騰雲的話,葉浩頓時眉開眼笑。來到擂台的邊緣,看著盤坐在下面的聶鋒。笑呵呵的道:「沒想到你還挺值錢,謝了哈!」



原本聶鋒就對聶騰雲剛才的猶豫有些心灰意冷,現在又遭到葉浩的惡意調侃。頓時急火攻心,雙眼一翻突然倒地。

葉浩看了昏過去的聶鋒一眼,搖頭無語的道:「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低了吧?!」

葉浩的話,頓時讓聶騰雲的臉色一黑。不過關心著聶鋒傷勢的他,並沒有理會葉浩。而是先向薛紫杉告罪一聲,隨後飛下擂台來到聶鋒的身邊。

先是檢查了下聶鋒的身體,發現沒有什麼重傷后。明顯的鬆了口氣,隨後立即從腰間的空明石中,取出一個瓷瓶。從中到出一粒療傷靈丹,給聶鋒服了下去。並用自己的真元,幫助聶鋒化開藥效。

不到十息的時間,就見聶鋒蒼白的面孔出現了一絲紅潤。回頭平淡的看了葉浩一眼。淡然的道:「當然你的賠償,一會自會有人送來。」

「相信有在場這麼多大人物作證,聶家主也不會賴賬。」葉浩一臉微笑的道。

「諸位,聶某先行一步。」話落,聶騰雲抱起聶鋒。身體一震竟然懸浮起來,快速飛向遠方,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一場,葉浩獲勝!」裁判此時也宣佈道。

葉浩先是向陸展鵬與薛紫杉道謝,隨後坐在原地,靜靜的恢復著體內的真氣。剛才的一戰,葉浩一共耗損了九成真氣。而且為了施展《爆氣訣》,雙手的竅穴經絡也受到了一定的傷害。

原本一個時辰,就可以恢復過來。可是如今卻只有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頂多能恢復一隻手的竅穴經絡以及四成真氣。

也就是說,半個時辰的一戰中。葉浩只能使用一隻手戰鬥,而且體內的真氣只有五成。抬眼看了下剩下的兩人,根據白婉寧提供的流雲武院前三十名情報。這兩人明顯不在其列,這也是葉浩較為放心的原因。

既然連聶鋒都已經戰勝,那麼葉浩現在只有一個追求。那就是百戰百勝!一生中,只能參加一次天驕選拔賽。葉浩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半個時辰一過,葉浩紅光滿面的起身。右手抽出靈器菜刀,來到裁判的身邊。給人一種精神飽滿的感覺,這是因為葉浩剛才偷偷的調用了一絲靈魂作用於腦部。

實際上,葉浩根本就沒有是在虛張聲勢。不過營造出來的效果,明顯不錯。就連裁判以及貴賓席兩側的強者,都驚奇的認為葉浩恢復了巔峰狀態。

「下面有請下一位挑戰者登場!」裁判高聲宣佈道。

「我認輸!」排在第九位的挑戰者,並沒有上台而是直接認輸。

(PS:第二章到!) 連曾經的流雲城第一天驕,都敗在了葉浩手中。自己就算上去也是被羞辱的份,還不如留著巔峰狀態,迎接下面的挑戰。

第九位挑戰者的主動認輸,現場的氣氛頓時火爆起來。王蠻更是興奮的大叫道:「百戰百勝!」

隨後前來觀看葉浩戰鬥的貧民,基本都跟著王蠻開始興奮的大吼大叫。這其中為葉浩吶喊助威只是小部分,而大部分卻是葉浩戰勝了聶鋒。等於這些貧民壓在葉浩身上的賭注,全部都得到了一倍的回報。

一倍雖然不多,卻等於是白撿的。而且擂台下的王蠻更是背著葉浩,將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壓了下去。如果拿回賭金,那麼王蠻的身家就會暴漲一倍。

只不過比賽雙方不允許下注,就是為了防止有故意控制勝負的嫌疑。白婉寧這個現在公認的葉浩女朋友,也被告知不能購買。

葉浩與白婉寧兩人也不在意,畢竟這一比一的賭注。哪有當初與胡志戰鬥時,一比三十五倍時過癮。而且葉浩現在也算小有身家,也就沒有太在意這些。


畢竟葉浩就算有再多的元石,也不可能一次性全部拿出來。畢竟葉浩的來歷非常清白,那麼這些元石是從哪來的呢?說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暴露的越多,危險就越多。

於家兄妹雖然相信葉浩,不過卻沒有王蠻那麼死心塌地。處於對葉浩的支持,每人購買了一百上品元石的賭注。此時兩人的表情卻有些奇怪,不是為了賭注的興奮。而是下注太小的鬱悶,早知今天的結果。

於家兄妹絕對會壓大注,可惜世上並沒有後悔葯可吃。現場可謂是一家歡喜一家愁,平日里那些鼓吹聶鋒是流雲城第一天驕的人,基本都配了錢。

反而是那些以往被這些權貴看不起的貧民們,這次卻狠狠的賺了一筆。雖然贏得賭局的元石,在這些「大人物」眼裡,頂多算是一根大腿毛。

卻能改善一下這些貧民的生活,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底層的貧民。此時不但熱淚盈眶的大喊大叫,更是對身邊的家人熱烈的擁抱。

本來葉浩已經做好了這次戰鬥,沒有戰利品的心理準備。可是沒想到聶鋒的老子,還挺會來事。竟然出言干擾比賽,讓葉浩得了一個敲竹杠的機會。

對於這種大戶,葉浩從來不會慣著。開口就是一年的稅收,本來已經做好了跟聶騰雲討價還價的準備,可是沒想到這聶騰雲太敞亮。竟然只是嘮叨了幾句就答應了!

五十萬上品元石,絕對是一筆無比龐大的巨款!如果是購買靈器的話,絕對能購買到一件五品三階左右的靈器。如果是用以購買修鍊資源的話,絕對能讓葉浩一路修鍊至丹武境。

此時葉浩聽到了廣場上空的巨大聲音,那一聲聲「百戰百勝」的吶喊。讓葉浩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不過葉浩卻沒有失去冷靜。

如今的左手還沒有恢復,體內的真氣也不足五成。在裁判宣布葉浩獲勝后,葉浩連忙坐在地上,開始恢復起來。

「不錯!勝不驕,敗不餒。始終保持冷靜,並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陸展鵬看向擂台上那位盤膝的少年,真是越看越滿意。

如果是一般心志的少年,早已被廣場上這些震耳欲聾的聲音。給弄的熱血沸騰,不管不顧了。對於這種驕傲自滿的少年,通常都會在最春風得意的時候跌倒。

舞台越發,跌倒時就越丟臉。再想崛起,基本沒有可能。優秀伴隨著完美的自尊心,受不得半點挫折。這種人有可能如彗星般崛起,又如流星般划落。

擂台下那最後一位挑戰者,名叫蔣光,是一位頗有潛力的武者。今年十六歲,雖然並沒有排進年中大比前三十名。那是因為參加年終大比時,此人還在衝擊氣武境七重。等他出關的時候,大比已經進入尾聲。

可是熟悉蔣光的人,沒人敢小瞧他。因為蔣光如今不但擁有氣武境七重的實力,對武技的理解更是比肩流雲武院前十的存在。更沒有人知道,蔣光早在參加天驕選拔賽的一處外出歷練時。進入了一處上古洞府,獲得了一場不小的機遇。

整體實力都有了質的飛躍,而且還有一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蔣光與聶鋒的關係不錯,當然蔣光並沒有加入聶家。只是與聶鋒惺惺相惜,因為聶鋒是蔣光參修武技以來,理解能力遠超蔣光的人。

剛才聶鋒臨走時,給蔣光仍下句話。如果蔣光能戰勝葉浩,那麼蔣光不但能得到聶家收藏的一部一流武技,更可以獲得十萬中品元石的酬勞。

這兩樣東西,都是散修蔣光此時非常缺少的。蔣光雖然對武技理解領悟能力超凡,可是卻沒有相應的財富獲取。而流雲武院兌換閣中的武技,大多都是二流武技。

而一流武技不但不多,而且每部的兌換積分。都是天文數字,鍾愛研究武技的蔣光。根本就沒法拒絕這個條件,本來蔣光以為葉浩會連續挑戰。

卻沒想到,葉浩並沒有因為勝利而沖昏頭腦。而是無比謹慎的選擇先恢復后挑戰,這無疑給了蔣光一定的困難。

畢竟能戰勝聶鋒的存在,如果恢復到巔峰狀態。蔣光就算有些底牌,也自認不是葉浩的對手。現在只能賭葉浩的恢復能力了,如果半個時辰內葉浩恢復到了巔峰狀態。那麼蔣光只能認輸,如果沒有恢復巔峰狀態,那蔣光還有幾分機會。

半個時辰一晃而過,葉浩神清氣爽的起身。內視下了體內,驚喜的發現。不但左手恢復好了,就連體內的真氣都已經恢復了九成多。

雖然不是巔峰狀態,卻沒有大礙。而且如果情況棘手,葉浩還可以施展《爆氣訣》。

一臉輕鬆淡定的向廣場的數萬觀眾揮揮手,然後面對裁判的眼神詢問。肯定的點頭道:「可以了!」

「有請下一位挑戰者登場!」裁判高聲道。

蔣光的身體在地面微微一蹲,隨後雙腿使勁。身體上升,瞬息間竄上了擂台。穩穩的站在葉浩的對面一丈外,自我介紹道:「本人蔣光,請賜教!」

「請!」葉浩留意到了蔣光眼中的戰意,頓時收起了淡然的心。體內的真氣開始運轉,布滿全身。

「雙方準備,比賽開始!」裁判雙手高舉向下一揮,嘴裡大聲道。

「百戰百勝……」

「百戰百勝……」

一聲聲發自肺腑的吶喊,震天動地的響徹在天空中。一張張熱情激動的臉龐,給了葉浩無限的動力。

此時的葉浩,感覺到體內的鮮血已經沸騰到頂點。一股不吐不快的灼熱,從葉浩的雙手的併發。不由得讓葉浩大吼一聲:「看招!」

話音剛落,雙腳點地的撲了過去。也不抽出靈器菜刀,因為蔣光此時也是赤手空拳。雙手變成火紅色,一套剛猛霸道的《紫陽手》施展開來。

蔣光沒想到葉浩竟然不使用武技,而是與自己赤手空拳的對決。面對葉浩的多種圓滿境刀法,蔣光的心裡還有些沒底。

可是如果單對拳腳武技,蔣光卻自信比葉浩高明一些。對於葉浩這種自砍手腳的好意,蔣光不但不領情。反而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雙手握拳。如鐵如鋼。閃過一絲亮金色,微微躬身雙腳用力猛蹬地面。

大吼一聲「接招」后,身體頓時竄了出去。迎面與葉浩對了一次拳,硬如鋼鐵的拳頭,與葉浩散發著灼熱的手掌。碰觸到一起,兩人的身體不自覺的微微一晃。

葉浩後退了二步,蔣光後退了四步。兩人的表情不一,卻都有一絲驚訝。

葉浩沒想到蔣光的拳頭這麼硬,以自己堪比一品九階靈器的身體強度。這一對拳,手臂竟然有些發麻。

蔣光也沒想到葉浩的手掌這麼熱,以自己當初在機緣中獲得了煉體功法。此時的雙拳堪比一品一階的靈器強者,卻感覺到觸碰到火爐般。

初次試探,兩人都對彼此有了一些了解。 異能傭者 ,蔣光也打起了精神。隨後兩人再次戰到一起時,都改變了策略。

那就是不再對拳,以技巧與身法來攻擊對方的弱點與破綻。

擂台上兩團虛影快速的轉換,你來我往間。只聽到「碰碰」的悶響聲,唯一能認出兩人的只有雙手。

因為葉浩的雙手呈現出一股火紅色,而蔣光的雙拳則呈現出一股亮金色。再看兩人的身法,葉浩勝在靈活多變,蔣光勝在詭異莫測。

眼花繚亂間,三十招以過。

葉浩臉上突然露出一股笑意,這讓一直觀察著葉浩的蔣光頓時一愣。稍微走神了半息,卻導致招式銜接上出現了一絲破綻。

葉浩猛然大吼一聲:「啊!」

這一道巨吼中參加了少許真氣,頓時震得蔣光有些耳鳴。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葉浩一眼,卻突然看到了一個龐大的迷霧漩渦,一種不可抗拒的感覺深深的吸引著自己的意識。進入到一個無比黑暗的空間中,等眼前一亮的時候。

(PS:第一章到!如果有什麼建議可以留言哦,精華與鮮花奉上!) 卻發現此時體內的真氣,竟然都被人封住。看著一臉笑意的葉浩,蔣光知道自己輸了。也知道葉浩是手下留情了。

「我輸了!」蔣光有些憋屈的道。

葉浩微微一笑,道:「我有修鍊迷幻類武技,你沒有修鍊更沒有防備。雖然我贏得可能不光彩,不過武者稍有一絲不慎,都會萬劫不復!」

葉浩的話,猶如醍醐灌頂頓時讓憋屈中的蔣光醒悟過來。連忙收斂內心的所有負面情緒,真心誠意的感謝道:「多謝指教!」

葉浩不在意的擺擺手,等待裁判的宣布結果。其實在戰鬥空間中,葉浩一直都在學習師父鍾離身上的戰鬥經驗與技巧。並通過數百次的戰鬥,逐漸的總結出一個道理。那就是不管武技修鍊的多好,關鍵是看能不能戰勝對手。

也可以理解為,武者修鍊武技或者功法。並不是為了切磋而修鍊的,而是為了與天爭命,與人爭奪武道資源。阻擋自己收穫利益的人,不亞於殺父仇人不共戴天。

武技在葉浩的感覺中,逐漸的變成殺人技巧。怎麼樣輕鬆,怎麼樣省事。就怎麼做,什麼卑鄙、無恥、偷襲、耍詐之類的手段,都可以使用。

因為歷史,通常都是由勝利的一方譜寫!

「現在我宣布,這場比賽的獲勝者是……葉浩!我們一起祝賀他,百戰百勝!獲得了一百積分!」裁判滿臉紅光的吼道。

百戰百勝,這在往屆的天驕選拔賽上基本不可能出現。大景帝國建國四千八百年,從建立武院到如今。也從來沒有過百戰百勝的事例,葉浩的這一創舉無疑是打破了歷史。甚至有可能,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

「百戰百勝……」

一聲聲吶喊,牽動著所有人的心。不管是擂台下的眾人,還是擂台上的貴賓席。這一刻,所有人的光芒都消失了。

視線中,只有一位身穿淡青色武服。一臉稚嫩中帶著些許成熟,面容俊秀無雙的少年。挺立在擂台的中心位置,雙手高舉一臉溫和的笑容。迎接著所有人的歡呼!好似天地的中心,聚焦著所有目光。

那一刻,他光芒萬丈!

那一刻,他無比耀眼!

那一刻,他享受榮譽!

那一刻,他在此騰飛!

百戰百勝,開創了歷史的先河。葉浩的名字,絕對會記入大景歷史。成為閃耀無比的少年天驕,而葉浩的征服之旅,也在此開啟!


獲得了一百積分,葉浩現在有絕對的把握,成為這次排位戰的第一名。這一點,毋容置疑!

連續十天葉浩結束了個人的所有挑戰,以現在的排位戰進度。想要結束並排出最終排位,至少還要二十天左右。

葉浩辭別了白婉寧與王蠻等人,並再次向城主陸展鵬道謝后。獨自回到了宿舍修鍊,當然對外宣稱卻是養傷。

葉浩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施展完《爆氣訣》后。能夠在一個時辰,就可以恢復的事情。一旦有人起疑詢問起來,這裡面牽扯的秘密實在太多。

走到廣場上時,對著那些對自己打招呼的貧民。葉浩沒有絲毫的架子的與之互動,這些人雖然真心高興。不過也知道葉浩受了傷,要回去修養。

一同凝視著這位開創歷史的少年,看著這位為貧民爭得無上榮耀的少年。逐漸的消失在人們的眼前,此時天上的驕陽照射下,走進陰影里的葉浩。

就好似披上了一件黃金鑄就的披風,給人一種無限高大的感覺!這些貧民中,一些人在老了后。紛紛對自己的子孫講述著,關於一個叫做「狠人」的傳奇。一個少年縱橫三千靈界的故事!

回來宿舍后,葉浩釋放出大道魂鐘的魂霧。將房間遮掩,隨後進入到修鍊當中。想要成功,就必須努力。對於百戰百勝,葉浩雖然興奮。可是興奮過後,卻是一種孤寂。

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孤寂,鍾離的存在不但讓葉浩有了比別人更高的追求。還有了超凡的眼界,以及對於三界的了解。

葉浩知道,自己如今的成功。只局限於流雲城這麼巴掌大的地方,不說狂圖界。單說大景帝國包括帝都在內,就擁有十一座如流雲城這般大的地域。

一個月後,前往帝都參加天驕選拔賽的複賽。到時候就要與包括流雲城在內的十座主城,一座皇城的百位天之驕子競爭那一百個半決賽的名額。

是以,葉浩並沒有因為今天的百戰百勝而驕傲自滿。反而絕對這些榮譽還不夠,還配不上源界至強者弟子的身份。葉浩還想要的更多,至少要把同代的所有天才都踩在腳下。

這個願望,葉浩誰都沒有告訴。就連鍾離都不例外,這是葉浩的野心與宏願!因為在葉浩的理解中,只有這樣才能證明。自己的優秀無以倫比,天上地下獨一無二!

盤膝坐在蒲團上,葉浩的意識全部進入丹田。突然聽到來自於師父鍾離的召喚,識海靈台上,葉浩的靈魂體起身走進大道魂鍾。來到師父靜修的地方,卻看到此時的鐘離。正坐在一塊石頭上,擺弄著手中的一個玉石雕刻。

葉浩記得,這玉石雕刻。其上的人物,正是師父鍾離的形象。猶記得,當時購買這塊玉石雕刻時,師父臉上的傷感與追憶。葉浩知道,那應該是深藏師父心裡的一段塵封往事。

「師父,您找我!」葉浩恭敬的道。

「嗯!坐吧。」鍾離收起臉上的追憶,同時也放下了手中的玉石雕刻。抬頭看了眼正襟危坐的葉浩,微笑道:「放鬆些,不用緊張。今天為師找你來,是想跟你說說關於元武境的事。如今你已經修鍊至氣武境八重巔峰接近圓滿了,也是時候了解一下元武境了!」

聽聞這話,葉浩的眼睛一亮。記得當初自己從力武境突破氣武境的時候,師父也跟自己講解了一番氣武境的各種要點。要不然葉浩也不會修鍊的這麼快速,畢竟空有功法而沒有指點。就算能修鍊,那速度也快不起來。

因為功法的修鍊,必須循序漸進。稍有不慎,就會走火入魔。輕則實力倒退,重則爆體而亡。一點都馬虎不得,可是如果有師長的講解。卻能在加快修鍊速度的基礎上,一路平安的修鍊。

「請師父教我!」葉浩誠懇的道。

如今葉浩體內的真氣,已經達到了八百八十八六絲。還差二絲,就達到巔峰圓滿。可以突破九重了!一旦到了九重,葉浩體內就會有八百八十八絲真氣。再修鍊一百一十一絲,就是九重巔峰圓滿。

以葉浩的修鍊速度,這些真氣最多也就一個月左右就能達到。到時候就需要突破元武境!真是瞌睡送個枕頭,正是時候。

「以為師的推斷,你修鍊至九重巔峰圓滿。至多不超過一個半月,所以今天才想讓你過來聽我講解。你可知道,元武境是什麼?」鍾離看著眼前的弟子,一臉溫和的道。

半年時間,從力武境六重修鍊至氣武境八重巔峰。雖然有著很多機緣,可是卻不能抹殺葉浩的天賦。對於這個弟子,鍾離不但滿意而且還很自豪。

因為體質可以改變,可是悟性卻是天生的。而葉浩原本只有二等體質,卻至少擁有六等絕世悟性。

體質上的缺陷,因為五行天材以及修鍊《金剛霸體》徹底得到了改善。如今不論是體質還是悟性,都達到了六等絕世之列。

難能可貴的是,葉浩並沒有驕傲自滿。更沒有自高自大,反而更加的努力修鍊。這一點,才是讓鍾離最為滿意的地方。

因為在鍾離的一生中,歷經幾十萬年的時間長河中。看到、遇到、聽到很多的天賦異稟的天之驕子,有因為自滿而停滯不前的,有因為自大而喪命的。有因為驕傲而卡在一個瓶頸抱憾終生的,種種結局不一而足。

真正能成長起來,達到與鍾離同樣層次的可謂是鳳毛麟角。至少鍾離當初在步入武道之路時,只有五等體質,三等悟性。卻憑藉著一步一個腳印,緩慢而堅定的走到了無數人想都不敢想的至高境界。

「弟子認為,元武境就是真氣凝練真元的過程。同時也是自身力量擴展的過程,根據《大道魂解》中的境界劃分,力武境的力量屬於人類範疇,可是氣武境的力量卻屬於野獸范湊。一旦修鍊至元武境,其力量卻屬於妖獸範疇。」葉浩實話實說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