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刺,蘊含了非常恐怖的力量,就算空氣似乎都被刺穿了,發出來一道道十分刺耳的聲音。

「吱吱!」三眼靈猴這時候,也發現了帝星辰,一張充滿絨毛的毛臉之上,露出很是人性化的臉色,對著帝星辰憤怒的叫了一聲,身形非常的靈活。

連連躍動,跳到了一邊,避開了帝星辰的攻擊。「好快的速度!」


帝星辰見狀,頓時不由微微有些驚訝,這三眼靈猴的速度,真是比一些玄宗級別的玄修強者還要多得多,就連帝星辰也是自愧不如。

「卑微的人類玄修者,你居然也敢偷襲本座,真是膽大包天!」三眼靈猴躲開了帝星辰的攻擊之後,卻是絲毫也不驚慌的站在一邊,淡漠的看著帝星辰,口中居然發出了戲謔的笑聲。是人族的語言。

帝星辰見到這一幕,卻是沒有絲毫的吃驚,有些妖獸,到了化形期就可以口吐人言了,而這頭三眼靈猴乃是修鍊成精成怪的妖獸,可以口吐人言,跟人類玄修者也是十分的相似,這一點帝星辰早就知道了。

「三眼靈猴,你體內的一階妖獸獸核,小爺要定了!不想死得太痛苦的話,便束手就擒吧!」

帝星辰面無表情,臉上布滿了寒霜。這頭三眼靈猴,他必須擊殺,獲得它的妖核。

因為,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若是他還無法突破玄王巔峰的話,明日大家都會死掉的。只有擊殺眼前這頭三眼靈猴,獲取它體內的妖核,煉化這顆妖核,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卑微而又愚蠢的人類玄修,居然口出狂言,還想要本座的妖核?你難道不知道本座乃是一隻幻化後期妖獸,本座的先祖,在上古時期,更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隻手遮天的強大存在。就憑你,這區區一名玄王巔峰的人類玄修者,在本座的眼中,根本就如同螻蟻一般的渺小卑微,你膽敢挑戰本座的威嚴,今日,你死定了!」

」三眼靈猴輕蔑的看著帝星辰,突然張口一噴,一道青煙便從它的口中噴射了出來,化成一道利劍一般,飛快的射向帝星辰。

這一道利劍,明顯是由玄氣形成的,雖然只是氣體,但在三眼靈猴的控制下,卻是比一些靈寶更加鋒利、堅固。

這一道玄氣,若是刺中了帝星辰,帝星辰必然會被刺穿身軀,不死也得脫成皮。

這三眼靈猴,一出手居然便是殺招!

「雕蟲小技而已,也膽敢在小爺的面前賣弄!給我破!」 第七百一十章暴雨針

帝星辰見狀,卻是絲毫也不驚慌,反而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冷笑一聲,整個人一動不動,一拳轟了出去,打向這一道由三眼靈猴凝結而成的利劍。


這一道由玄氣凝結而成的利劍,頓時節節破碎,化成粉末。

以肉拳,硬撼玄氣的威能!僅僅一拳,帝星辰便直接擊碎了這一道由玄氣凝結而成的利劍。一拳之位,強大如斯!

「什麼?」三眼靈猴原本還以為,這一招肯定能夠輕而易舉的將眼前這名人類玄修者擊殺,但結果卻是讓他無比的震驚,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名人類玄修者,居然一拳便轟碎了這一道由玄氣凝結而成的利劍。

「這怎麼可能呢?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合理啊,你明明才玄王巔峰罷了,本座剛才吐出的一口玄氣,莫說玄王巔峰,就算是玄皇巔峰的玄修者,也要被當場斬殺啊!」

三眼靈猴一臉震驚之色的看著帝星辰,實在難以置信,片刻之後,它這才恢復了冷靜,連連冷笑,道:「好!好!好!看來,你這名人類玄修者,倒是有點兒意思,不是那麼弱小,這下子,更好玩了。若是你這麼輕易便被本座斬殺,倒也無趣,本座現在便認真陪你玩玩。」

三眼靈猴居然將和帝星辰的戰鬥,看成一場遊戲,這是赤裸裸的蔑視帝星辰。

帝星辰見狀,卻也不怒,長袖揮舞,眉頭一挑,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道:「三眼靈猴,有什麼招數,儘管施展出來吧,否則,你恐怕便沒有機會了!」

帝星辰言罷,化拳為掌,一掌掌的打了出去,一套雷龍三式的雷龍掌,頓時施展了出來,整個人如同化身成為一頭雷龍一般,上天入地,入海入雲,無所畏懼。

這三眼靈猴的實力,也是異常的厲害,一雙長臂,連連揮舞,一道道玄氣,從它的體內爆發了出來,在它的身體四周,形成一道道金色的鎖鏈,好似要將帝星辰整個人活活鎖死,困牢一般。

「玄氣化為金鏈,扼殺一切,困天鎖地!」三眼靈猴長嘯一聲,四周的空氣頓時形成一道道龍捲風,飛卷了起來,跟隨著三眼靈猴的動作而動,就好似三眼靈猴,乃是整片天地的主宰、掌控者一般。

「孽畜,居然想要困住小爺,真是痴心妄想!」帝星辰腳上運轉踏雪無痕,手中寒光一閃,短匕深深的刺入了三眼靈猴的身軀,一道鮮血噴射了出來,染紅了大地。

「啊!該死!」三眼靈猴臉色大變,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勢,連連倒退,一連倒退出了兩丈遠,這才停了下來,露出一臉憤怒的神色,惡狠狠的瞪著帝星辰,暴跳如雷,怒不可遏:「該死!該死!該死啊!你這卑微而又愚蠢的人類玄修者,居然傷害到了本座高貴的身軀,你罪該萬死,你罪不可恕!」

三眼靈猴看著它身上的傷口,鮮血還在不斷的噴涌,頓時憤怒到了極點,恨不得將帝星辰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還真是聒噪,去死吧!」帝星辰卻是懶得跟它廢話,冷喝一聲,全身上下爆發出來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整個人一躍而起,揮舞著手中的短匕,刺向了三眼靈猴。

「愚昧無知的人類玄士,本座會讓你會自己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的!」

三眼靈猴怒吼一聲,全身的灰色絨毛,居然都直直的豎立了起來,就好似一根根尖針一般。「暴雨針!」一道咆哮聲響徹整片森林,驚得方圓數里之內,一切的蛇蟲鼠蟻,飛禽走獸,虎豹豺狼,全部四散逃走,亂作一團。

而這時候,三眼靈猴身上無數的絨毛,突然紛紛脫離了它的身體,飛快的射了出來,射向帝星辰。

「嗯?」帝星辰看到這一幕,雙眼頓時不由一眯,帝星辰一眼便看了出來,三眼靈猴這一招,非常的恐怖,居然是將體內的玄氣,融入全身的絨毛之內,將絨毛變得比一般靈寶還要鋒利。

說是一根兩根,帝星辰還能抵擋,但這卻是成千上萬,甚至幾十萬的絨毛,如同針雨一般射來,帝星辰根本避無可避,擋無可擋。

不過,三眼靈猴施展出來這一招之後,它身上的絨毛,頓時失去了大半,皮膚赤裸在空氣之中,模樣十分的滑稽。

「該死的人類玄修者,這是你逼本座的,即便這樣一來,本座身上美麗的絨毛,需要好幾年才能恢復,但為了將你擊殺,本座在所不惜!」三眼靈猴的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表情很是人性化,就如同人類一般。

此刻,帝星辰的雙眼已經眯成了一條細縫,面對如此恐怖的針雨,這門恐怖的武技,帝星辰已經命懸一線,生死迫在眉睫了。

「沒有辦法了,拼了!」只見帝星辰咬了咬牙,雙目變得通紅,突然大吼一聲,全身上下釋放出來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九轉雷神訣的銀雷體瞬間施展,化龍訣也是施展開來,畢竟有龍鱗阻擋,帝星辰也是可以抵禦一番,帝星辰此時居然不退反進,反而迎著無盡的針雨,衝上前去,揮舞著手中的龍爪,刺向三眼靈猴。

「孽畜,給我死!」帝星辰大吼一聲,無盡的針雨射在了他的身軀之上,嗤嗤嗤,眨眼之間,帝星辰身上的龍鱗雖然擋下不少,但是,還是被這些絨毛給射了個稀巴爛,讓帝星辰整個人看上去都非常狼狽。

但那些針雨,在射入他的皮膚表面之時,卻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抵擋住了,根本無法射入帝星辰的皮肉之內。

九轉雷神訣,這又是九轉雷神訣恐怖的防禦,帝星辰在瘋狂的催動銀雷體之後,整個人居然近乎變得銅牆鐵壁,刀槍不入,就連這些恐怖的絨毛,如同靈寶一般的絨毛,都無法傷害到帝星辰。

「這、這、怎麼會這樣……」三眼靈猴看到它這一門武技,居然依然沒能夠殺死帝星辰,頓時驚呆了。

呼!而這時候,帝星辰手中的龍爪,卻是已經刺入了早已經驚呆了的三眼靈猴的頭顱之中,三眼靈猴的瞳孔頓時放大,渾身一顫,露出一臉不可置信之色看著帝星辰,顫聲道:「你、你、你……不,不,本座可是幻化後期妖獸,本座可是這片森林之中的王者,你這卑微的人類玄修者,怎麼能夠殺得死本座……」


但三眼靈猴話還未說完,身軀便倒了下去,再也動彈不得,正是死了。

一頭幻化後期妖獸,修鍊成精成怪的恐怖存在,就這樣死在了帝星辰的手中。恐怕,這頭三眼靈猴,到死也難以瞑目。

帝星辰也懶得整理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傷痕,目不轉睛的盯著三眼靈猴的屍體,眼中露出一絲火熱的光芒。

「好!這頭三眼靈猴的實力,遠在我的預料之上,它的妖核,力量恐怕不小,只要能夠煉化它的妖核,配合我的破王丹,說不定我便有希望突破玄王巔峰,達到那玄皇之境了!」

也不遲疑,帝星辰揮動手中的短匕,當即將三眼靈猴的屍體給剖開,一顆血淋淋的妖核,便出現在了帝星辰的眼前。這一顆妖核,比帝星辰過去看到的那些妖核,都要大上整整一倍,上面的氣息,也是非常的磅礴、濃郁,顯然充滿了巨大的力量。


「果然是好寶貝,幻化後期的妖核就是不一樣!」帝星辰將妖核拿在手中,心中不由發出了一道由衷的讚歎聲。

「小子,將你手中的東西放下來!」就在帝星辰驚喜之時,一道冰冷冷的聲音,突然傳遞了過來。

帝星辰聽到這道聲音,心中頓時不由微微一驚,轉過頭去一看,只見在十幾丈之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出現了兩道人影。帝星辰不由暗暗自責,心中暗忖:剛才擊殺了幻化後期妖獸三眼靈猴,實在有些得意忘形了,這兩人都距離自己這麼近了,我居然都沒有發現他們二人。若是他們二人一言不發,便出手偷襲我,我豈不是不死也得重傷?經過此事,可得吸取教訓,日後千萬不能夠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帝星辰心中將自己暗暗給責罵了一頓,之後,這才仔細的打量起來了這兩人。


這兩人,皆是青年男子,一高一矮,都是穿著統一的服裝,上面綉著一輪太陽。一看到這兩人身上所穿的服裝,帝星辰雙眼頓時眯成了一條縫,因為,這兩人身上所穿的服裝,帝星辰再熟悉不過,這是紫陽門弟子的服裝,只有紫陽門的人,才會穿這種衣服。

「居然是紫陽門之人!」帝星辰看到兩人,心中頓時冷笑了起來,這一次,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這兩人的模樣,一看便是被自己和三眼靈猴的打鬥給吸引過來的,窺視自己手中的妖核,想要爭奪。

無論是這個原因,又或者是這兩人的身份跟紫陽門有關,帝星辰在看到兩人的第一眼,就給二人判定了死刑了。

「小子,本宗的話,你難道沒有聽見嗎?好!本宗便再說一次,你手中的妖核,本宗看中了,不過本宗乃名門正派紫陽門的弟子,不會仗勢欺人,更不會亂殺無辜,所以現在本宗給你一個機會,將你手中的妖核拱手相送,本宗放你一條生路!」 第七百一十一章高風亮節

兩名年輕的紫陽門弟子大步來到帝星辰的身前,其中那名高個子的男子開口道。

這兩人錚錚有詞的說不會仗勢欺人,不會亂殺無辜,卻是以紫陽門壓迫帝星辰,交出妖核,此話實在好笑。

帝星辰心中連連冷笑,這兩人的修為,帝星辰目光一掃,便知道他們是玄宗初期而已,也就相當於差不多萬長火那樣的實力。

這兩人顯然是見帝星辰只有玄王巔峰的修為,小覷帝星辰,想要壓迫帝星辰交出手中的幻化後期妖核。

但兩人卻是不知道,帝星辰在達到玄王巔峰之時,連玄宗初期級別的陰陽雙雄都被帝星辰給打殺了,帝星辰如今馬上就要突破玄皇之境了,這兩人帝星辰自然更不放在眼中了。

帝星辰本來打算直接將這二人擊殺,但轉念一想,這吳昊如今在飛凌學院之中,這二人突然出現在了此地,說不定跟吳昊有些關聯,於是暫緩出手,故意露出一臉敬畏的神色,道:「啊,原來兩位乃是大名鼎鼎的紫陽門弟子,真是久仰久仰啊。在下多年前,便想要拜入紫陽門了,只可惜在下資質實在一般,沒有被選上。今日能夠見到兩位,真是我莫大的榮幸,這塊妖核,也算不得什麼,只不過是我擊殺了一頭快要死掉的妖獸,便借花獻佛,送給兩位了。」

帝星辰說著,當即將手中的妖核遞到二人的面前。那一高一矮兩名青年男子見狀微微一怔,似乎沒有想到,這麼簡單便得到這塊妖核了。起初,他們還有些猜疑,眼前的這名玄王巔峰的青年玄修者,怎麼能夠打殺了一頭幻化後期的三眼靈猴,如今一聽,頓時恍然大悟了。再加上帝星辰一番的奉承話語,兩人頓時有些飄飄然了,也忍不住樂了起來。

「好!看來兄台也是一個爽快之人,我們二人,便不客氣了!」

這一高一矮,兩名紫陽門年輕的弟子便接過帝星辰手中的妖核,收了起來。

帝星辰也沒有出手,就這樣將這一塊幻化後期妖核送給了兩人,但是,帝星辰的心中卻是絲毫也不急,因為很快,這兩人都將變成屍體了,他們二人的東西,也全部都將成為帝星辰之物。

「兩位乃是紫陽門的弟子,在下實在敬仰得很啊,不知道可否留下姓名,在下日後見到了共同修鍊的夥伴,也好吹噓上幾句。」帝星辰抱了抱拳。

「哈哈哈哈,這位兄台如此豁達,留下姓名,自然沒有問題!」那名高個子的青年男子頓時有些飄飄然了,得意的大笑一聲,便介紹了起來,道:「本宗姓高,名亮節,人稱高風亮節高亮節,便是區區在下了!」

「哦?原來是高亮節,久仰久仰!」帝星辰抱了抱拳,心中卻是冷笑:就你這恃強凌弱的東西,也膽敢自稱高風亮節,真是可笑。

但帝星辰卻也沒有發作,繼續耐心得聽這高亮節說,他必須從兩人的口中打聽出來一些消息,看看是否能夠得都有利於自己的消息。

這時候,高亮節指了指身邊的個子較矮,差不多才身高三尺的樣子的青年男子,繼續說道:「這位姓樂,名好施,人稱樂善好施樂好施。我們二人,便是紫陽門之內,大名鼎鼎的合稱高風亮節樂善好施的高亮節和樂好施。看在這塊妖核的面子上,日後兄台若是遇到什麼麻煩,大可報出我們二人的姓名。」高亮節洋洋得意道。

帝星辰見狀,知道差不多到了時機了,於是試探性的問道:「如此一來,便多謝兩位了。對了,此處距離紫陽門,倒是不近啊,不知道兩位,千里遙遙,趕到此處來,究竟是有何要事啊?」

高亮節哈哈一笑,漫不經心的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我們門主,有個不成器的兒子,大半年前,將他丟到飛凌學院之中學習。最近,我們門主的兒子,修為遇到瓶頸,於是我們門主,便派我們,送來一些資源,給他兒子使用……」

高亮節說道此處,他身邊的樂好施突然撞了他的手臂一下,咳嗽了兩聲,打斷了高亮節的話,然後冷漠的看了帝星辰一眼,道:「好了,這些事情,你這一個外人,也便不需要知道了。要知道,有些東西,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我們還有任務在身,就此別過。」

帝星辰雙眼一眯,心中暗忖:看來我離開羅馬帝國之後沒多久,吳昊便應該被他父親丟到飛凌學院之中了。原來,最近這段時間,吳昊的修鍊遇到瓶頸了,這兩人,是前往飛凌學院給吳昊送資源的。這資源,絕對不能夠落到吳昊的手中,否則他實力大漲,我便更難將他擊殺了。也好,這些資源,我帝星辰便暫且收下了。想到此處,帝星辰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好了,時間緊迫,就此告辭了!」高亮節、樂好施二人長袖一揮,便欲離去。

「慢著!」但這時候,帝星辰卻是一步踏出,擋在了二人的身前。

高亮節、樂好施二人見狀頓時皺起了眉頭,只見樂好施冷漠道看了帝星辰一眼,道:「小輩,還有何事,滾到一邊去,不要打攪我們二人辦正事。」

高亮節此刻,也是馬上便翻臉了,只見他眉頭一皺,哼了一聲,道:「小傢伙,我們二人,還有正事,便先行離去了,你不可阻攔。本來就是剛才這舉動,依我們的性格,早就將你給打殺了,但看在那塊妖核的面子上,便饒你一命,快點滾吧!」

「正事?」見到二人翻臉,帝星辰卻是絲毫也不驚慌,好似早就預料到了一般,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你們所謂的正事,便是給吳昊那畜生送資源,供他修鍊,衝破瓶頸嗎?」

「什麼?我們並沒告訴你,我們紫陽門門主之子的名字,你是怎麼知道的?還有,你居然膽敢辱罵我們少主,你究竟和我們少主有何恩怨,你究竟是什麼人?」高亮節、樂好施二人,一聽帝星辰的語氣便知道不對勁,紛紛散發出來一股強大的殺意,盯著帝星辰,劍拔弩張。

「我是什麼人?」帝星辰聞言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高風亮節高亮節,樂善好施樂好施,你們二人給小爺聽好了,小爺的姓名,叫做帝星辰!」

帝星辰邪笑一聲,便將自己的姓名給報了出來。「帝星辰?」高亮節聞言微微一怔,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道:「這個名字,怎麼聽著這麼的耳熟,本宗絕對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個名字,但為何卻是想不起來了呢?」

「帝星辰?難道你便是那個得到天機法王傳承的帝星辰?」一旁的樂好施臉色一變,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

「好了,不過我是哪個帝星辰,這些也不重要了,趕快將你們門主派你們送給吳昊的資源全部都交出來,然後揮劍自殺。如此一來,你們倒是可以死得舒服一些!」

帝星辰長袖一揮,冷笑連連,一股殺意,從他的心中升騰了起來,開始蔓延。

「哈哈哈哈!」高亮節聽到帝星辰的話,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容之中充滿了不屑和譏諷,戲謔的看了帝星辰一眼,譏笑道:「原來,你真的是帝星辰,你這個野雜種,遇到我們高風亮節、樂善好施二人,居然還膽敢如此的囂張,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高亮節,何必跟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輩多說,直接將他給打殺了,帶著他的人頭,回去向門主大人請功便是了。我記得,門主大人對這野雜種下的懸賞,可是非常的誘人啊。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們這樣來這飛凌學院一趟,居然撿了這麼大的便宜。」

樂好施看著帝星辰,舔了舔嘴唇,眼中冒著金光,就好似看見無盡的財富,無盡的賞賜,就要落到了自己的手中一般。

「哈哈哈哈哈,說得不錯,這野雜種,當初擊傷了吳昊少主,據說他險些要了吳昊少主的性命。

吳昊少主因此,也對這野雜種十分的嫉恨,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這一次,我們先將他的屍體帶給吳昊少主過目,吳昊少主必然會非常的高興,大大的獎勵我們。

然後,我們再提著這野雜種的人頭,回到紫陽門之內,向門主大人請功,門主大人必會也會大大的賞賜我們,兌現他的懸賞。這樣一來,我們便可以得到兩次獎勵了,然後平分下來,我們說不定都可以實力大漲!光是想著,本宗便忍不住大笑啊,啊哈哈哈哈……」

高亮節點了點頭,還未開始打鬥,便先將擊殺帝星辰之後的事情,全部都給一一安排好了。在高亮節、樂好施二人的眼中,帝星辰就好似一頭無力反抗的羔羊一般,只能任有兩人宰殺。

「說夠了沒有,你們二人,還真是聒噪啊!」帝星辰看著二人,並沒有出手,但他的雙眼,已經眯成了一條細縫。殺意!一股股強大的殺意,從帝星辰的身上釋放了出來,充斥了整片森林。 第七百一十二章對戰兩大玄宗

「哼!野雜種,我們還正在商量,擊殺你之後,怎麼處理你,這段時間,是你唯一活著的時間,給你這個機會,你居然還不要,不知道感激。也好,既然如此,我便直接將你打殺了,再慢慢商量,這賞賜之物,該當如何分配!」

樂好施見狀,頓時冷哼了一聲,長袖一揮,便將背後的一柄長刀給抽了出來。

這一柄長刀,非常的巨大,足足有帝星辰身體那般的高大,刀刃之上閃爍著陣陣寒光,顯然是一柄非常鋒利的武器。

「我手中的這柄好施刀,乃是一柄地級靈器,已經好久沒有飲用人血了,都有些饑渴了,也好,今日便用你的鮮血,來餵飽它吧!腰斬!」

樂好施冷哼一聲,長刀飛揚,橫刀立馬,一道白色的刀氣,便從好施刀之上飛射了出來,就連四周的空氣也被隱隱撕裂,斬向帝星辰,好似要將帝星辰給攔腰斬斷。

高亮節看到這一幕,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無奈的笑道:「我說兄弟啊,你下手不要這麼狠啊,你這一刀下去,這野雜種焉有命在啊?這樣一來,這野雜種豈不是被你一個人給斬殺了,我豈不是沒有功勞了?」

「哈哈哈哈!兄弟,你大可放心,所有的賞賜,我們二人平分!這功勞,也自然是我們二人一起的!」

樂好施得意的哈哈一笑,全然不將帝星辰放在眼中,他那倨傲的眼神,和那他得意的笑容,好似都已經說明,帝星辰在他這一刀之下,必死無疑。

「螢火之光,也配與日月爭輝?」但是,這時候,帝星辰卻是不屑的嗤笑了一聲,一步踏出,長袖一揮,不退反進,一掌轟向了樂好施手中的好施刀所發出來的那一道強大的刀氣。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樂好施見狀,眼中露出一絲鄙夷之色,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本宗這一道刀氣,就算玄皇巔峰級別的強者,也不敢硬接。你若是閃避,倒還有些存活的希望,居然膽敢硬接本宗這一道刀氣,你死定了!」但是,很快,樂好施嘴角的笑容,便凝固住了。

因為,這時候,帝星辰這一拳,雷霆之力充斥全身,一拳轟擊在這一道強大的刀氣之上的時候,這一道刀氣,居然層層瓦解,節節破碎,化成灰燼。

「什麼?不!不!不!這完全不可能的啊……」樂好施看到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震驚得眼睛珠子都快要從眼眶之中掉出來了。

「不會吧!」一旁的高亮節臉上的笑容,這時候也是凝固住了,樂好施的實力,他非常的清楚,這一道的威力,他也非常的清楚,就算是玄皇巔峰級別的玄修者,也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的破開這一道刀氣的。

帝星辰的表現,讓他實在不敢相信,難以接受。但是,帝星辰是不會留機會給二人任何的思考時間的,只見帝星辰的這一拳轟碎這一道強大的刀氣之後,沒有絲毫的停留,繼續朝著樂好施整個人轟去,就好似要一拳將樂好施轟擊成粉末一般。

「可惡!你這野雜種,居然妄想殺我,簡直是做夢!」樂好施知道了帝星辰的意圖,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全身上下爆發出來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四周捲起了一陣陣狂風,將樹木吹得不斷的搖曳,飛沙走石似的,氣勢十分的可怕。

「斬首!」就在這時候,樂好施大吼一聲,再一次揮動起來了手中的好施刀,白、藍、青三色的玄氣,凝聚成形,融入這一刀之中,斬向帝星辰。

好似這一刀,要將帝星辰的人頭給斬落,將帝星辰給徹底扼殺一般。

「給我滾開!」帝星辰見狀,卻是面無表情,絲毫也不畏懼,長袖一揮,再一次揮出了一拳,樂好施手中的好施刀,頓時被擊飛了出去,而樂好施,也是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一下子癱倒在地。

一拳!帝星辰這一拳,居然直接破掉了樂好施這無比凌厲的一刀,一拳之威,居然強大如斯!

「什麼?怎麼會這樣,樂好施可是玄宗巔峰的玄修強者啊,他的力量,都快要接近兩萬斤了。

一刀斬出,就算萬斤的巨石,也要被劈成粉末,這野雜種,居然僅僅憑著著一隻肉拳,便打敗了樂好施,這太不可思議了!太不可思議了!」

高亮節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眼中充滿了無盡的震驚。要說最為震驚的,自然還是樂好施本人,樂好施對於他本人的實力,再清楚不過了,他的力量,無限接近於兩萬斤。

再加上一件地級靈器,他的實力,是非常恐怖的,別說帝星辰只是玄王巔峰的玄修者了,就算是一般的玄宗級彆強者,他也能夠輕易斬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