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又是一道冰壁塌陷,瞬間就將前進的路堵住,好在一般人都是修鍊者,就算本地土著也不差,一行人毫不猶豫直接踏著破碎的冰塊,快速先前。

從遠處隱約傳來呼救聲。

辛兆侖喝道:「快速速度!」

雷星峰明白,這時候要儘快離開呼救聲,誰知道那些人遇上什麼,以他們的實力,雖然不怕什麼,可一旦被纏住,那就是一個大麻煩。

眾人心裡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當辛兆侖說加速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反對,一個個加快步伐,其中一些溝溝坎坎的,直接就平飛過去,瘋鷹和嗜虎一前一後的保護著雷星峰,雖然這裡絕對不能飛上空,但是遇上大一點冰裂隙,就可以直接飛躍過去,不用擔心會掉入其中。

七人一條繩索,就算有人被狂風帶離地面,也會被其他人拉下來。

一開始七人一條線走的還有點磕碰,沒有多久,七人就逐漸默契起來,若是有人在空中看到,這七人就像是一條多腳蜈蚣,順溜無比的在地面上,以極快的速度移動,非常的和諧,非常的默契。

遠處傳來密集的轟鳴聲,眾人都感受到腳下震蕩,辛兆侖忍不住咒罵了一聲,帶著眾人轉向,四周咔嚓聲連續不斷的響起,聽得人頭皮發麻,這是一種本能的恐懼,就算冰壁塌陷威脅不到眾人,但那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感,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冒出來。

隨著快速離開,四周的冰壁也逐漸平靜下來,唯有天空中嗚嗚亂響的風聲,還有噼啪的雪片擊打聲,依舊在耳邊縈繞。

大約走了十來里地,辛兆侖舉手示意眾人停止,他說道:「這裡有一個大的冰縫隙,我們休息一下。

七人擠入冰縫隙中,頓時,耳邊清凈了點,那呼嘯聲也沒有那麼刺耳了。

能夠避開刺骨寒風,眾人稍稍覺得好點。

辛兆侖道:「吃點東西再走,可惜沒法喝點熱湯,太他媽的冷了。」

就連辛兆侖也叫冷,可想而知這裡的溫度有多低。

雷星峰說道:「還有多遠可以穿過去?」

鎚子道:「我們稍微繞了一點路,很快就可以過去了。」

雷星峰道:「好傢夥,這樣寒冷的氣候,我還是第一次見。」就算是虎崖堡最冷的時候,也沒有這麼冷的讓人驚心動魄,別說是普通人了,就算是一環真身的真人來,在這裡絕對挺不了多久。

這次休息也就是十五分鐘左右,這也是沒有辦法,此地太過兇險,必須穿過去才行,沒有太多時間耽擱,十五分鐘,足夠大家吃一點點食物了,雷星峰就吃了十塊拳頭大的滷肉,當然這點肉,也不過稍稍墊了一點,離吃飽還遠。

其實,雷星峰還知道一種補充體能辦法,那就是吃甜食,或者直接就吃糖,只是這個世界的糖很少,不是買不起,而是找不到,當然甜食還是有的,大都是用蜂蜜製成,這世界有不少地方出產蜂蜜,而且品種還有不少。

從冰裂縫中出來,眾人重新上路,大家明顯覺得好多了,肚子內一旦缺乏食物,在這種氣候下,根本就抵擋不了寒氣,必須要消耗自身的輪印力或者印力,才能避免凍僵,這也是頻繁吃食的原因。

也不知道鎚頭是如何找到正確的路,這一路,雷星峰早就迷失了方向,要不是有人引路,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出正確的路,而在這裡迷路,哪怕你是九環真身,也幾乎死定了。

這也是本地土著為什麼還能活得如此滋潤的原因,不然就算他們的身體強悍,戰力了得,也一樣會被外來者殺個乾淨,在本地,這些土著就是活地圖,外來者根本就離開不了他們。

又是一通狂奔疾走,就算外界如此寒冷,眾人身上也微微冒汗。

終於,鎚頭欣喜叫道:「哈哈,我們快要出去了……哎,差點走岔了……」聽得眾人寒毛直豎,這傢伙要是迷路,大家全完蛋。

眾人進入一條很大的冰裂隙,順著這道冰裂隙,很快就出現一道冰壁,最讓人不解的是前方就是一道冰壁,沒有任何路。

辛兆侖說道:「是從上面走?還是從下面走?」

鎚頭道:「上面走不過去,雪下得太大了,上去太難,我們還是從下面過去。」

辛兆侖道:「找到了嗎?」

鎚頭和狂斧商量了幾句,就帶著眾人順著冰壁向下走去。

也就是片刻工夫,鎚頭找到一片平滑的冰壁,他伸手在冰壁輕輕敲了一下,點頭道:「就是這裡了。」

狂斧道:「我來。」

鎚頭點頭後退,說道:「我們退開點。」

狂斧解開繩索,提著他那把巨大的斧子上前,稍稍查看了一下,突然就輪起大斧,一瞬間,那巨斧發出淡淡金色光華,就聽狂斧爆喝一聲,一斧就劈在冰壁上。


一斧劈下,狂斧飛快後退。

轟!


冰壁陡然炸開,一個洞口出現,狂斧道:「好了,打開了!我們快點進入。」

雷星峰發現這冰壁非常奇特,那巨斧劈開的冰壁在快速合攏,要不了幾分鐘,這個洞口估計就消失不見了。

鎚頭在前,帶著眾人沖入洞中。

這是一個傾斜的洞口,入口小,裡面大,由於都是冰層,有一些光折射進來,所以這個冰洞並不算昏暗,雷星峰驚訝的發現,這個冰洞似乎是人工修成的,因為地面上的冰,是階梯狀向下,很規則的冰階梯。

雷星峰問道:「這是你們開鑿的?」

鎚頭道:「不是完全是。」

辛兆侖道:「半天然,半修整過,這種洞穴只有本地土著才掌握,外人是找不到的,你不信看洞口,應該已經閉合了。」

雷星峰迴頭看去,果然,那洞口已然閉合。

冰洞中的氣溫就很舒適了,眾人進來后,都長舒一口氣,在寒冷的氣候中,哪怕有毛皮遮住口鼻,那冰冷的空氣,依舊強烈刺激鼻腔,需要緩緩吸氣和呼氣,不然就很難適應酷寒。

雷星峰一把抓下帽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唉,總算能夠舒暢的呼吸了,我們是不是在這裡休息。」

辛兆侖笑道:「本來就打算在這裡停留一下,最少一夜,呵呵,這是越過冰川的第一個真正休息點,我們再向前走一點就知道了。」

這條地下冰道很長,眾人足足走了大約二十來分鐘,才來到一座空曠的冰大廳,一道道冰棱從上方懸挂下來,不過冰大廳很大,足有三百多平方米,眾人可以看到在角落,有石頭壘砌的火塘,火塘中還有殘存的炭火灰燼,另外就是幾塊被丟棄的破爛獸皮。

瘋鷹笑道:「好了,可以生火了,沒想到這裡還有火塘,呵呵,也不知道是誰留下的。」

鎚頭笑道:「這是我的族人留下的……這個……」他眼睛又盯上了雷星峰。

雷星峰說道:「別看了,會有吃的!」

鎚頭和狂斧都露出滿意的笑容。

寒冷了大半天,能夠吃一頓熱飯,喝一大盆熱湯,那絕對是超級享受。

這次雷星峰沒有用木炭,而是用油木燒火,油木特別耐燒,三根大一點的油木,就可以燒開一大鍋水,這是很不錯的燃料,加上一些木炭,足夠取暖和燒煮食物了。

燒煮大雜燴,這已經成了雷星峰的拿手菜,簡單,方便,實用,好操作,還特別的好吃,眾人也喜歡吃。

冰大廳中的溫度,相對於外面,實在暖和多了,當火塘中的油木開始熊熊燃燒的時候,眾人都脫下了皮毛大衣。

雷星峰一邊燒煮大雜燴,一邊問道:「等明天,我們去哪裡?」

辛兆侖說道:「我們還要過一座雪山……然後就到了,呵呵,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兩天的路程,很快的……」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是不是上次說的挖礦?」

辛兆侖苦笑了一聲,說道:「這也是不得已,原本我打算再等等的,但是感覺風頭不對,我總有一點不安,生怕有意外,你要知道,這材料相當少見,也就是這一帶有產出,如果失去這次機會,下次想要找到這樣的材料就難了。」

雷星峰道:「買不到嗎?」

…………

這幾天折騰慘了,大概是我的瀏覽器出了問題,怎麼也登錄不到作者後台,換了幾個瀏覽器還是不管用,只能碰運氣,偶爾可以上來。

看在老蕭那麼努力的份上,大家鼓勵一下,這是今天第一更。 辛兆侖道:「要是能夠買到,那就好了,就不用如此辛苦親自挖掘,著東西……對於有用的人而言,就是無價之寶,無用的人,根本就不會在意。」

雷星峰雖然也竭力學習,但是比起他們這些學了幾十年,甚至學習了上百年的老傢伙而言,他實在太年幼了,很多東西都不知道,也沒有接觸過,不知道這玩意的重要性,也就很正常了。

「到底是什麼玩意嘛……真是的……唔,不管了,如果能收集,我也要收集一點。」

雷星峰喃喃自語,他很幸運在那麼小的時候,就可以陪同高階真人一起收集材料,如果他沒有師門,估計就算達到九環真身,也未必能夠來到這裡。

辛兆侖笑道:「可以啊,只要去的人,都可以自己收集一部分,嗯,其中要給我一部分。」

雷星峰點頭道:「我明白的,師兄放心好了。」這一點他拎的清楚,就算是師兄,也沒有義務白白付出而沒任何回報。

鎚頭和狂斧兩人都湊在大鍋邊,要不是瘋鷹一手一個抓著兩人的脖領,這兩個傢伙的腦袋恨不得就伸到鍋里,這也就罷了,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兩個傢伙不停的流口水,這才是瘋鷹要抓住兩人向後拖的原因。

金大亞嘿嘿直笑,他一直沒怎麼說話,這時候說道:「抓住了……他們啊,個個都是吃貨,一輩子都吃不飽的傢伙。」

雷星峰拿出一個鍋蓋,順手就蓋上,頓時香味就少多了。


鎚頭拚命的吞著口水,眼睜睜的看著鍋蓋合上,他忍不住道:「還是掀開燒吧,還暖和點。」

頓時眾人全都看著他,鎚頭悻悻的說道:「好了,我知道了……別看我,不是餓了嘛……」

雷星峰溫言道:「別急,再等片刻就好,呵呵。」

在野外,尤其是在酷寒天氣,吃就是頭等大事,不想死的話,就盡量吃飽肚子,這是土著本能,任何其他東西都不能替代,這也是鎚頭和狂斧看到燒煮食物會如此激動的原因,兩人恨不得立即就伸手去抓食物,哪怕這些食物還沒有完全燒好。

「可以吃了!」

就聽鎚頭一聲歡呼,手裡拿著銅盆,眼巴巴看著雷星峰,那麼大一個壯漢,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搖著尾巴的哈巴狗,兩眼都泛出光來。

雷星峰一陣惡寒,他說道:「端好你的盆子,別動。」他手裡拿著大銅勺,幾大勺燒的滾燙的雜燴菜,就將鎚頭的大銅盆裝滿,說道:「去吃吧。」

每人一盆菜,大鍋內就見底了,雷星峰繼續放入各種食材,繼續燒一鍋,七人最少兩大鍋雜燴菜,不然根本就不夠吃。

眾人就著硬麵餅,稀里呼嚕的吃著,這種天氣,吃著滾熱的雜燴菜,那絕對是一種超級享受,很快僵硬的身體就暖和起來,額頭上也冒出細密的汗珠。

雷星峰也一樣狂吃,他心裡很清楚,必須補充足夠的食物,而且修鍊的人,食量普遍大,按照他的估計,一頓飯最少是前世的十倍的量,有時候甚至更多。

等吃完,天色已經昏暗下來,折射進入冰大廳的光也一樣暗淡下來,靠著火塘的火,彼此間還是能夠看的清楚。

雷星峰收起大鍋,又加了幾根油木,當火焰升騰而起的時候,又架了一壺水,這才坐下開始修鍊。

眾人也坐下修鍊,不過,鎚頭和狂斧兩人卻到了入口處守護,他們兩人負責警戒。

雷星峰只是稍微修鍊了一下,就驚訝的發現不對,那比在寒涯堡修鍊的效果還要好,都快要接近在雷雨區附近修鍊的效果了,這讓他驚疑不定,嘗試了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他停下修鍊沉吟起來。

瘋鷹也停止了修鍊,他睜開眼就看到雷星峰在發獃,忍不住小聲問道:「怎麼了?」

雷星峰猶豫了一下,問道:「在這裡修鍊……你有沒有感覺到不同?」

瘋鷹嘆口氣道:「有,是有不同……」

雷星峰說道:「是不是修鍊的效果更好?」

瘋鷹搖頭道:「剛好相反,修鍊效果比在寒涯堡差遠了。」


雷星峰頓時驚訝不已,他說道:「咦,奇怪了,我卻感覺修鍊的效果好。」


嗜虎也睜開眼,他同樣搖頭道:「不好,效果不好。」

金大亞嗤笑一聲道:「很正常的,若是出去,效果才會好點,我們是在大冰塊中間,效果怎麼可能好。」很難得他說了那麼幾句。

辛兆侖說道:「這裡修鍊,只是為了稍稍恢復一下身體,在冰洞里,還能指望怎麼樣?」

雷星峰雖然不解,但這是一個好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他繼續閉目修鍊,其他人卻不再修鍊,而是選擇睡覺。

……

天色泛白,一夜無話。

雷星峰修鍊到半夜,也拿出厚實的獸皮墊著,又取出特製的獸皮睡袋,睡了幾個小時。

眾人簡單就著熱水,各自吃了乾糧,離開了這個難得的冰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