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金殿落下,大地顫抖。

砰砰砰!!

山林之中,一片『雷聲』滾滾。

山林之中,一片塵土飛揚。 砰砰砰!!

山林之中,一聲聲巨大的震動不斷的響起,那聲音猶如九天驚雷一般,嚇得周圍的武獸更是倉皇逃竄,那是這裡都是六轉玄帝級武獸也不例外。至於之前和騰炎對戰的那頭玄帝級武獸此刻也早就已經沒了蹤影。然而那天尊強者卻是狼狽到了極致,面對聖器金殿,他除了跑還是跑,這也就導致周圍的一切也變得一片狼藉。至於騰炎三人,此刻就這麼一臉愜意的看著天尊強者奔逃。


「王八蛋!!」

突然,天尊強者一聲怒吼直接響起。

轟!!

金殿卻是已經再次降臨。

刷……

天尊強者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閃身就跑。

天尊強者?

他心中那叫一個憋屈啊。

實力?

他根本沒有展現實力的機會。

砰!!

金殿再次落下。

「小子,這是你13我的。」再次躲避了一次金殿之後,天尊強者那咆哮的聲音直接響起,那聲音之中滿載怒火,那聲音之中更是殺機沸騰。「領域,起!!」下一秒,天尊強者再次咆哮道。

轟轟!!

財迷兩人身體猛的一震。

刷……

兩人驚駭的眼神更是直接落在了狼狽的天尊強者身上。

「我艹,你還要不要臉了,一個天尊單挑一個天人竟然還施展領域?你大爺的,老子鄙視你,鄙視你全家。」當即,財迷那咆哮、凌亂、抓狂、鄙夷、咒罵的聲音直接響起,同時他說話間和瘦子兩人更是紛紛向著遠處撤離而去。


領域?

天尊領域可不是他們這地皇能夠承受的。

天尊領域!!

這就是屬於天尊強者的一個小世界,領域之中的一切也全憑天尊強者*控。

領域之中,天尊無敵。

天尊之戰。

天尊強者的戰鬥一定程度上比拼的就是兩者之間領域的強弱。

領域強,則勝。

領域弱,則敗。

當然,這也並不絕對,也有例外。

轟!!

隨著天尊強者一聲怒吼,周圍的空間猛的一陣動蕩。

刷……

同時,天尊強者嘴角也是微微一抽。

為什麼?

就因為財迷的話。

不要臉?

的確,就連天尊強者自己都覺得自己很不要臉。

天尊對戰天人?

施展領域?

這不就是不要臉到了極致嗎。

當然,天尊強者也是沒有辦法,毛球的聖器他已經體驗到了,雖然那只是一件防禦聖器,但是勝在這件聖器體型龐大啊,這要是砸在自己身上,就連是天尊強者也不自信自己能夠不受傷。所以他只能夠施展領域,他只有滅殺騰炎。至於丟人不丟人的,在天尊強者看來只要他滅殺了眼前三人,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會傳出去,他也就沒有丟臉一說了。

刷……

想著,天尊強者冰冷的眼神直接落在騰炎身上。

殺!!

嗯?

騰炎此刻卻是一愣。

領域?

他只是聽唐三說過,這是屬於天尊強者的一種能力,也是地皇和天尊之間本質的區別。不過對於領域究竟有多強,甚至有多恐怖騰炎根本就不了解。也是因為這樣,在這天尊強者施展領域的一瞬間,騰炎並沒有像財迷兩人那樣選擇逃跑。

轟!!

剎那間,領域形成。

嗡!!

騰炎的身體猛的一震。

這……

此刻,騰炎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一切,那望斷山脈已經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之中,騰炎彷彿置身在另外一個空間一般,這一幕讓騰炎感到深深的震驚。但是,隨即騰炎身體又是猛的一沉,彷彿一座千萬斤的大山壓在自己身上一般,讓騰炎的行動能力變得異常的遲緩。

這……

當即,騰炎神色瞬變。

這……

領域之外,財迷兩人神色也是大變。

此刻,財迷兩人距離騰炎和那天尊已經足有百米之遠,他們依舊能夠清楚的看到騰炎和那天尊強者。但是,在騰炎和天尊強者所在的地方,那空間似乎多了一層光幕一般,財迷兩人清楚這是天尊領域,此刻騰炎已經陷入了領域之中。

完蛋了。

當即,財迷兩人心中一陣擔憂。

哼!!

領域之中,天尊強者虛空而立,看著騰炎他直接冷哼一聲;「小子,是不是感覺很痛苦?是不是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崩潰了?告訴你,在我的領域之中,我就是無敵的,你一個小小的天人只有一死。」當即,天尊強者那戲虐的聲音直接響起。不過他的話卻是有著很多的水分,在領域之中施展者卻是能夠得到不少的好處,增強自己,削弱對手。但是領域之中施展者並不是無敵的,要是眼前的騰炎換做是一個高位天尊或者說是不朽境強者,那就能夠很輕易的破掉這天尊領域。

額?

天尊強者的話讓騰炎不由一愣。

痛苦?崩潰?

騰炎並沒有這種感覺。

感覺?

騰炎只是覺得自己的行動受到了很大的牽制一般,變得異常的遲緩。

哼!!

當即,騰炎咬牙一聲冷哼。

刷……

額頭上更是滾下一地汗珠。

「領域又如何?本少今天就破了你這領域。」當即,騰炎咬著牙那堅毅的聲音響起。「毛球,給本少砸破了他這什麼狗屁領域。」下一秒,騰炎更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對著領域之外的毛球命令道。

轟!!

毛球得令,沒有絲毫的遲疑,瞬間祭出聖器。

轟!!

聖器金殿,瞬間砸落。

砰!!

然而,詭異的一幕卻是發生了,那聖器金殿並沒有直接雜碎領域,而是直接被彈了出去,重重的落在數米之外,讓大地一陣顫抖。

「哈哈哈。」

領域之中,天尊強者一陣大笑。

刷……


隨即,他那冰冷的眼神再次落在騰炎身上,「小子,轟碎領域?你簡直是痴人說夢。的確,聖器很強,甚至聖器可以算的上是恐怖,一件攻擊型聖器確實可以輕易的破掉天尊領域,但是……呵呵,你這聖器卻是一件防禦型聖器,想要轟碎我這天尊領域,簡直就是痴人說夢。」隨即,天尊強者那戲虐、鄙夷的聲音響起,看著騰炎更滿臉嘲諷。

額?

聞言,騰炎不由一愣。

防禦聖器?

破不了這天尊結界?

騰炎不信。

「毛球,繼續,砸!!」

轟轟轟!!

毛球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驅使聖器一次次在這領域之外瘋狂的砸擊著,但是每一次這聖器都會被直接擊飛出去,至於這領域根本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最重要的是騰炎身在領域之中,根本就感受不到絲毫的動靜。

刷……

片刻之後,騰炎臉色一沉。

呵呵。

天尊強者淡然一笑。

「小子,現在你該相信我沒有騙你了?領域之中,我便無敵,今天,你必死無疑。」當即,天尊強者那陰冷的聲音直接響起。隨即他更是瞬間奔殺向騰炎。正如天尊強者所說,在這領域之中他就是無敵的,在這領域之中他的速度、力量,防禦都得到了很大的加持。反觀騰炎卻是削弱了不少。當天尊強者出現在騰炎面前的瞬間,騰炎甚至都沒有回過神來。

轟!!

天尊強者一拳直接打在了騰炎腹部。

噗……

騰炎身體一陣扭曲,一口精血更是直接噴出。

撕心裂肺的痛。

該死!

忍著痛,騰炎心底更是忍不住咒罵了一句。如今事態已經遠遠超出騰炎的預計了,這領域的恐怖也已經超出了騰炎的想象,竟然連聖器都攻不破這領域。雖然天尊強者說了,防禦型聖器攻不破領域,但是攻擊型聖器卻可以。而騰炎雖然沒有攻擊型聖器,卻是有著攻擊型的神兵,以血戮的威力,必然能夠輕易的攻破這領域,可是……如今刀靈陷入沉睡,血戮這把神兵也頂多是一把比較鋒利的武器而已。

聖器都不如。

對戰天尊?

領域之中,只能依靠自己。

砰!!

這時,天尊強者又是一擊直接落在騰炎身上。

砰!!

騰炎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

砰!!


重重的倒飛在數米之外。

全身,錐心的痛。

「哈哈哈,小子,現在知道你與本尊之間的差距了?小小天人,在本尊面前就是一隻螻蟻,本尊能夠隨意的滅殺你。不過,你放心,本尊不會就這麼殺了你,本尊會蹂躪你,折磨你到死。哈哈哈!!」這時,天尊強者那戲虐的聲音再次傳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