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一晃,他就落入了重新凝聚出身形的宋夢身邊,愧疚道:「夢姐,我來晚了,讓你受苦了!」 「秦天!」

看到秦天居然到來,在場之人都有些意外。

他獨自面對那麼多濁界生靈居然還能逃出升天?

怎麼辦到的?

雖然有些意外,但天昊卻很是興奮,正好趁機將他一起解決。

秦天沒有出現前,他是當代最強的天驕,但自從秦天出現后,他的威名就一次次被掃落在地,最後更是敗給了對方,就連未婚妻都被搶走,這讓他如何不恨?

這時,天昊開口,帶著幾分高高在上的語氣:「秦天啊,你來得好啊!我正琢磨著要不要去查探下你是否隕落,沒想到你卻主動湊上門來,看來,老天也在眷顧我!」

「天昊,你比我想象的還要不堪!」

秦天扭頭,看向天昊,卻十分鄙夷的搖搖頭:「之前在面對濁界生靈,你帶人退走,那是你們實力不足,不夠和濁界相抗,但現在,你居然帶人圍剿我們,在濁界生靈環伺的情況下,你居然還有心思玩內鬥,就憑這個,我就看不起你,眼界太小,心胸太狹窄!」

聞言,天昊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吼道:「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評判我!」

「呵呵!」

秦天笑了笑環顧四周,然後朗聲道:「所有人聽好了,你們現在就罷手,我不追究你們的責任,否則,別怪我秦天不念大家都是太虛界生靈的情份!」

聽到秦天的話,天昊卻是忍不住笑了:「秦天,你這是患了失心瘋嗎?我們這邊足足八十六尊不死強者,你一個不朽後期,居然威脅我們,你不覺得可笑嗎?」

而其他正在圍殺五族的不死強者臉上也是滿臉的不以為然,甚至一人還將神族的一尊不死強者再次給打爆。

「很好!看來你們是不會罷手了,既然如此……!」

話音一落,秦天陡然消失在原地。

出現在那尊打爆神族不死的鬼族強者身前,而他的身形已經暴漲,化為一尊數十丈高下的巨人。

「死!」

秦天抬手落下,轟然拍下對方的身軀。

「殺了他!」

對方絲毫不懼,聯合另外四人,捨棄了夜醉等人齊齊殺向秦天。

比起對神族的仇恨,他們這幫鬼族強者更怨恨秦天,因為鬼族族長的死和秦天有著直接的關係。

讓他們意外的是。

秦天居然沒有躲避他們的攻擊。

「狂妄!」

「去死!」

五尊鬼族不死強者臉上都浮現出了獰笑和冷意。

只是當他們的攻擊臨近秦天的時候,他們驚訝的發現,他們全力一擊居然就此潰散。

這時,秦天的巨掌橫掃而過。

「噗噗噗噗噗!」

五名鬼族不死強者的身軀幾乎不分先後的炸裂開來,化為一團團血霧,同時,一枚珠子出現在秦天面前,發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將五人炸成的血霧給納入了其中,進行瘋狂的煉化。

這群傢伙太可惡,秦天不願意給他們重新凝聚身軀的機會。

「這?」

「怎麼回事?」

「為何他們的攻擊在接近秦天會自動潰散?」

這時,秦天目光飛快掃過那些依舊在出手的不死強者:「這只是個開始,馬上就輪到你們了!」

身形一晃,秦天踏入敖三千和敖紫君所在的戰圈,然後展開通天拳橫掃四方。

一招擊殺五尊不死強者給這群人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和忌憚,而且,自動潰散的攻擊太詭異,所以,面對秦天的攻擊,他們的選擇了格擋和防禦,而不是反擊。

可惜……

「噗噗噗!」

齊齊催動了法相變和天風變的秦天速度快到了極致。

瞬息間,他的拳頭就先後落在十二尊不死強者的身軀上。

炸裂聲不斷響起!

在眾人難以置信和驚駭的眼神中,十二尊不死強者的身軀先後炸開,然後被秦天身前的那枚珠子將他們的身軀炸成的血霧給納入其中。

「絲!!」

有人暗自抽吸冷氣,太強悍了,太恐怖了。

這可是不死強者啊,秦天才來多久,居然就解決掉了十八尊不死強者。

而天昊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眸中更是多了幾分恐懼。

他的身形下意識往後退去。

這時,秦天掃了眼那些圍攻龍族、蝶族、金聖族和妖鳳族的不死強者。

被他目光掃中,這些都是臉色一變,陡然抽身飛退。

「晚了!」

秦天冷笑,化為殘影激射而出。

「噗噗噗噗!」

此刻的秦天就如同一尊收割生命的魔神,這些不死強者沒有一個能擋住他一拳,幾乎觸之必爆,然後被珠子給收入其中。

恐懼……在蔓延。

天族聯盟一方,不管是不死強者,還是不朽生靈都瞪大了眼睛,甚至有膽小者,身軀都在瑟瑟發抖。

很快,出手對付神族一方的五十尊不死強者都被秦天給打爆收入珠子內。

「天昊!」

頓住身形,秦天看向天昊。

「你……你想幹什麼?」

在他目光的逼視下,天昊不爭氣的發現,他連與秦天對視的勇氣都沒有了。

「你想怎麼死?」

秦天嘴角勾勒出一抹殘酷的笑意。

「秦天少主,大家都是太虛界生靈,何必趕盡殺絕呢?」一個不死強者突然開口。

「呵呵!現在你們知道大家都是太虛界生靈了,剛才圍殺我們的時候,你們怎麼沒有想到這點?」宋夢冷笑道。

「不錯,你們這群傢伙,都該死!該死!」

敖紫君也恨聲道,她和敖三千被接連打爆兩次,實力降落到了冰點,心中的充斥著大量的怒氣和怨氣,又怎麼能輕易放過他們。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

目光緩緩從剩下的不死強者身上掃過,沉聲道:「你們想活嗎?」

「我等知錯,還請秦天少主給個機會,我等感激不盡!」

「很好!」秦天詭異的笑了笑,然後指著天昊道:「你們帶人殺掉天昊和天族的所有不朽生靈,我饒了你們!」

「這?」

聞言,數十名不死強者面上都露出了猶豫和糾結之色,而天昊的臉色則變得異常的難看。

「十個呼吸,我給你們十個呼吸的時間,如果你們再不做出選擇,我就幫你們選擇!」

秦天臉色驟然冷了下來。

換魂新娘 頓時,那數十名不死強者臉色陡變,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天昊以及天族之人不死,他們就要死。

「殺!」

數十尊不死強者各個面露凶光,朝天昊撲殺而出。

「啊,秦天,我詛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好……!」

很快,天昊的身軀就被淹沒在數十名不死強者的攻擊洪流中,連血霧都沒有留下,這是徹底湮滅了,接著,不等秦天催促,他們又轉頭殺向天族的不朽生靈。 天族的不死強者已經被秦天屠戮一空,如何能抵擋數十尊不死強者的聯手屠戮,他們如同驚慌失措的羔羊,四處逃竄。

叫罵著,哀求著,哭喊著,也有人跪地向秦天求饒,希望他能饒過他們一命,但秦天卻冷冷的看著這一幕,沒有絲毫憐憫他們的意思。

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他可不認為天昊會放過神族、龍族的這些人。

正所謂殺人者恆殺之,天族一方都不顧念大家都是太虛界生靈的情份,他又何必在乎。

期間,也有天族的不朽生靈妄圖組成戰陣對抗。

如果他們面對的只是兩三尊不死強者,或許,他們真能活下來,但出手的卻是數十尊,在他們的聯手轟擊下,所謂戰陣瞬間崩潰。

我在古代有片海 不到一刻鐘,天族所有的不朽生靈都被屠戮一空。

而且,這些不死強者還十分貼心的打掃了戰場,將收繳到的戰利品送到秦天面前。

「鬼族也不能放過!」

這時,宋夢突然開口,上次,鬼族族長被敖皇所殺,原本以為鬼族會汲取這樣的教訓不再和神族龍族作對,沒想到,他們卻變本加厲。

既然如此,又何必對他們手下留情。

二話不說,那群不死強者再次撲殺而出,瘋狂的屠戮著鬼族的不朽生靈。

「秦天,你不得好死!」

「秦天,我鬼族不會放過你的!」

…………

聽到來到鬼族不朽生靈的叫罵和慘叫聲,秦天臉色依舊不變。

很快,鬼族的不朽生靈也被殺光,同樣,那群不死強者將收集起來的戰利品送到了秦天面前。

秦天毫不客氣的收起,淡淡道:「看在你們識趣的份上,這次,我就饒過你們,但我不希望會有下次,還有,為了對抗濁界生靈,我建議組成臨時的聯盟,你們沒有意見吧?」

「我等都聽從秦天少主的安排!」

那群不死強者連忙表態,姿態放得極低。

敖三千和敖紫君都受創嚴重,如果換做平時,他們需要極長的時間進行恢復。

不過,他們的識海中都儲存著大量的不朽元海水,憑藉那些不朽之力,最多幾日,他們就能恢復巔峰。

至於宋夢也被打爆了兩次,同樣氣息衰弱,但上次秦天給了她不少的不死元海水,也能讓她快速恢復一身實力。

至於另外被打爆過的那些不死強者,秦天則猶豫著要不要給予他們一些不死元海水進行恢復。

於是,他徵求宋夢的意見。

「最好不要!」

宋夢沉聲道:「開闢通往不朽元海通道的秘法都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如果被那些不死強者誤以為你擁有通往不死元海的秘法,又會掀起什麼樣的風波?」

「好,我知道了!」

秦天點點頭,也熄了這個心思,人心貪婪,不得不防。

短暫的修整后,隊伍開始上路。

超強之都市少年 數日後。

秦天有些意外,據黑金竹林內的那個中年農夫道,在域外神殿內有多重關卡,為何他們都搜索了數日,都沒有找到另一重關卡。

微微猶豫,秦天決定帶領大家去黑金竹林獲取令牌。

又經過十餘日的飛行,眾人抵達黑金竹林。

沒想到,濁界生靈也去而復返。

「不好,是濁界生靈,快撤!」

見到這群濁界生靈,眾人臉色大變,神情惶恐。

但讓他們意外的是,他們還沒有逃跑,濁界生靈卻先一步扭身飛逃。

「怎麼回事?」

「他們怎麼逃了?」

一時,太虛界這邊的不死強者和不朽生靈們都極為不解。

唯獨秦天心裡明白,濁界生靈逃跑,肯定是他們看見了他,看來上次,他將濁界生靈給殺怕了。

隨後,在秦天的指點下。

神族、龍族、金聖族、妖鳳族以及蝶族的人都進入黑金竹林深處領取柴刀,砍去黑金竹換取令牌。

至於另外七個種族的人馬,秦天不準備讓他們獲得令牌。

別說他自私,一旦他們獲取了令牌,秦天也無法再震懾他們。

大概過了二十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