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遇到一頭魔物,七彩鷹將它引過來,我一刀解決戰鬥,運氣不錯,很順利的潛到了河邊。

接着我含住夜明珠,緩緩進入水下。

令我略微放鬆的是,水下沒有魔物的存在,這些來自己育魔地的東西,似乎對陽間的水有些忌諱,甚至都不敢靠近水邊。

七彩鷹則便浮在水面往下漂,它太肥了,露出水面的部分

其實並不多。

花費了一點時間,我和七彩鷹靠了岸,立刻竄進附近的山林,七彩鷹很敏銳的發現了附近的魔物。

我偵查了一下,將它們清理乾淨,之後馬不停蹄,又朝山上跑去,順利到達了之前觀測好的位置。

山上果然如我所料,雖然魔物也很多,但視野不好,還是有穿插的空隙。

我隱藏好後,往山下看去,頓時驚呆了。

只見山下的平原正中心,霧隱霧現了一個龐然大物,籠罩在白色的迷霧中,數量衆多的魔物環繞它,將它團團包圍。

時不時有魔物會進入迷霧的範圍,但進入之後必然是一聲慘叫,隨後化爲一團魔氣騰空而起。

裏面殺機重重,抵抗着這些魔物。

忽然,我手機震動起來,來電話了,是毒蝴蝶打來的,我調小音量接通了。

毒蝴蝶立刻問:“馬春,你在哪個位置?”

我把自己的位置還有所見到的東西和毒蝴蝶說了,毒蝴蝶沉吟了一下,道:“看來是有人故意引你去那。”

我心頭一跳,毒蝴蝶說的對。

中間的龐然大物被黑壓壓一大片環繞的魔物包圍卻安然無恙,顯然是很強的佈置在裏面,很可能是法陣。

就我這點實力,救誰?怎麼救?

最關鍵的是到現在爲止也沒見到營救對象,那個號碼也再沒來短信,這裏除了魔物就是魔物。

“馬春你要小心,這件事恐怕真是個陷阱!”毒蝴蝶提醒,又說:“另外,還告訴你一個壞消息,鬼王殿的魔物潮增援了;它們之前估計只派出去一半的魔物,剩下的集結在一起,發現可疑目標立刻出現,現在已經將馬鎮附近包圍的水泄不通,二叔派出去的幾隻偵查隊伍都失去了聯繫,恐怕已經全軍覆沒了。現在你是唯一到達中心的人。”

“天上能過來嗎?”我聽得背脊生寒。

鬼王殿的安排還真是滴水不漏,撒一半留一半,換句話說,此刻馬鎮的周圍,恐怕已經聚集了超過十萬的魔物,而且鬼王殿的存在肯定也已經得到消息了,要不了多久就會出現。

算算時間,應該是和半步多通航的時間一致,也就是晚上九點,距離現在也就半個鐘頭了。

“天上也被封鎖了,直升飛機過不來。”毒蝴蝶道。

頓了頓,她又說:“還有,道門的人已經出動往你那邊去了,不過最快也要一個小時。”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我無語了,這場面都是佈置所謂了。

等到道門和其他勢力的精銳過來,恐怕就要在這裏決戰了。可問題是,我們連鬼王殿的目的都沒搞清楚。

稀裏糊塗,莫名其妙!!

“你現在藏好,不要輕易暴露,有什麼情況立刻通知我,道門那邊我已經取得了聯繫。”苗苗道。

我說好,毒蝴蝶叮囑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收好手機,我又拿起望遠鏡仔細觀察迷霧中的那個龐然大物,真的好大,足有一座宮城那麼大。

此時月亮已上中天,光輝如燈照,可以將很遠的看清楚。

今晚雖然已不是中元節,但月亮依舊是血色的,而且顏色相較昨夜甚至有加深的跡象,更加的明亮。

似乎是月陰之力攀上頂峯引起了某些變化,這時籠罩在龐然大物周圍的迷霧愈加的濃厚起來,劇烈翻騰。

忽然,它中間的位置竟然出現了一個空擋,露出裏面一座青銅的方塔一角。

我咕咚一聲嚥下一口唾沫,這個方塔我進去過!

赫然是鬼陵!

我瞬間就是懵了,鬼陵怎麼會出現在這個位置?鬼王殿不是一直在找它麼?

上次它不知道被那個大能定在陝西的臥龍山下,結果被土夫子沈三成找到,引來了鬼王殿的爪牙。

是我進入方塔放出了鬼陵移動法陣的符文精靈,才讓鬼陵逃離鬼王殿的魔爪,消失在秦嶺的地下。

沒想到現在,它竟然又出現了,而且還被鬼王殿的魔物團團包圍在這裏。更讓我的發懵的是,不是說好了鬼王殿尋找酆都大帝和輪迴盤的麼?

怎麼鬼陵又冒了出來?

它來這裏做什麼?

我立刻給毒蝴蝶和苗苗羣發短信,事關重大,必須讓她們參考參考。

我手都哆嗦了,連連的打錯字,費了一點功夫才把短信發出去。  這事越來越邪門了!

鬼王殿和鬼陵之間到底有什麼事?又是誰把我引到這來?最關鍵的是,有什麼目的?

我背脊生寒,這件事很不簡單,弄不好是一個很深的陰謀!

更要命的是,自己捲進來了!

這時候,魔物的大部果然如毒蝴蝶所說的,到了。

無數的魔物潮如同黑色的幕布一般衝向鬼陵,然後緩緩轉變方向,圍繞鬼陵奔跑,旋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將鬼陵層層包圍在中間。

這一幕讓我不得不佩服這些魔物的紀律性,和外面的散亂表現截然不同,它們表現的非常的規整,一點都不亂,甚至有一種機械性的美感。

我不明白它們爲什麼要環繞鬼陵奔跑,但肯定不是吃飽了撐的消食。

很快,答案漸漸的出來了。

絲絲縷縷的魔氣從魔物身體中溢出來,最後匯聚在一起,也跟着轉動起來。

沒多久,魔氣就在鬼陵的迷霧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魔氣環,從裏面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波動。

就像一個磨盤,朝着鬼陵的迷霧大陣磨了下去。

分明是一個法陣,陣基就是奔跑的無數魔物,而且外面還在源源不斷的加入。

很快,兩個法陣便對撞在了一起。

“轟隆!”

一聲悶響,鬼陵翻涌的迷霧猛的一顫,而後更加劇烈的沸騰起來。

乳白色的迷霧和黑色的魔氣相互糾纏絞殺,電閃雷鳴,那景象就好像末日將臨。

讓我擔心的是,魔氣形成的磨盤越來越大,越來越強勢,而籠罩在鬼陵周邊的迷霧,卻有越來越淡薄的趨勢。

這不是好兆頭!

事實擺在面前,鬼王殿想要攻破鬼陵。

要麼,是鬼陵和酆都大帝扯上了什麼關係,要麼,是鬼王殿忽然發現鬼陵,於是轉移了目標。或者乾脆就是多目標同時下手,反正也不會互相礙事。

等到迷霧散光,鬼陵的防護大陣就算破了,鬼王殿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我心中焦急卻沒有任何辦法。在大陣面前個人的能力實在太弱小,況且我的實力還完全稱不上強。

但很快,更令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遠處的天邊,無數的黑船竟然憑空懸浮十數丈,緩緩朝着這邊過來了,數量多達數百艘。

最令我宕機的是,這些船竟然和幽靈船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分別,黑壓壓一大片。

等走近了一點,我又發現,船上竟然滿載了一大批一大批的甲士,它們全身黑甲,手持黑矛,直直的立在船上紋絲不動,就如同雕塑一般,沒有一點生氣。

而最吸引我眼球的,是最當頭的幽靈船船首,一個絕世傲立的紅衣女子冷眸森寒,盯着下方無數的魔物潮,身後還有數個沉默的人影,散發出恐怖的法力波動。

紅衣當空,像血一樣的顏色,凜然間帶着一股強大無匹的肅殺之氣!

她不是別人,正是白香月!

……

(本章完) 很快,幽靈船便懸停在魔物羣的上空,有飛行的魔物試圖攻擊,但還未靠近便消散成一團魔氣消失。

下一刻,白香月魅影一閃便出現在了魔物羣中,柔軟的紅綾化爲強龍狂卷而過,將四周的魔物絞殺成魔氣消散。

“嗚嗚嗚……”

於此同時,悠遠而低沉的號角聲傳來,除了爲首的幽靈船,其他的幽靈船全部緩緩落地,而後消失,黑甲之士轉瞬間便集結成了軍陣,有長矛陣,有弓弩羣。

“殺!”船首,孟婆鬼大喝一聲。

“嗡!”

一聲令下,弓弦震顫,漫天箭雨飛上天空,令天色爲之一黑,而後狠狠的犁入魔物陣中,將一大片魔物清空。

魔氣幻化的磨盤陣頓時一震,氣勢一下就弱了幾分,隱隱有不穩的跡象。魔物是陣基,當大量魔物同時消失,法陣自然不穩。

白香月帶領的半步多的人馬,分明是想要破陣。

我暗暗心驚,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半步多並不是我瞭解的那個半步多。

我瞭解的那個只是半步多城,而白香月帶來的這些力量根本就不是出自半步多城,而是來自別的地方。

尤其是那些黑甲之士,身上根本就感覺不到生氣,好像全部都是屍體。這讓我想起了洪村冷水洞棺材裏面的屍體,雖然不是完全一致,但氣息卻非常的類似。

再聯想到,冷水洞也有航道直通半步多,可以確定那些棺材裏面的屍體是從半步多運來的,和眼前的黑甲之士肯定出自同一個地方。

接着,黑甲軍陣便朝以白香月和數位手下爲箭頭,狠狠的突進魔物羣中,鐵槍如鋸齒般切割前進,後方漫天箭雨將一片又一片的魔物羣清空。

它們使用的箭頭顯然是特製的,射入魔物體內立刻爆開,將魔物炸的粉碎,很像是祕銀箭頭。這是大手筆,一次齊發至少需祕銀以噸計。

黑甲集羣如同剝竹筍一樣,將環繞的魔物羣一層的剝去,朝着中心切入。魔物羣不可避免的發生混亂,半空中的法陣愈加不穩了。

尤其是白香月,恐怖的實力斬殺魔物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周身數十丈內來多少滅多少。如此,鬼陵的法陣終於穩定了一些,反倒磨盤陣有崩潰的跡象。

就在這時,空氣中忽然傳來一種很獨特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耳邊細細碎的念,音節很複雜,卻聽的格外清晰。

“吼!!”

總裁傾心愛戀之3個寶貝 下一刻,所有的魔物忽然全部停下,仰天狂嘯,最後齊刷刷的

朝黑甲軍陣嘶吼着衝去,看起來無比震撼。

魔物羣顯然是收到了新命令,進攻黑甲軍陣,而不是被動的被剿殺。

白香月敏銳的找到了命令的源頭,一躍而起,紅綾漫卷,射向魔物羣衆一隻並不算起眼的魔物。

“嗬嗬!”

伴隨一聲怪叫,那魔物轟然化爲魔氣四散,卻並沒有消散,而是在後面重新凝結在一起,化爲了一尊三頭六臂的人形魔物,血紅色的眸子盯着白香月,閃爍着靈智的光芒。

“幽姬,我們終究成了敵人!”人形魔物開口,聲音很悶,如同打鼓一樣。

“那你就應該知道,我對敵人是什麼態度!”白香月殺氣凌然,一步步走向人形魔物,玉手輕輕一拍,一個虛化的巨掌便狠狠的壓向它。

人形魔物怒吼,眸中紅光大盛,六臂往上一撐,竟然定住了那隻虛化的巨掌。恐怖的氣勢瞬間橫掃而出,將周遭的魔物掃的如同落葉一般飛出去。

我心頭一跳,這就是法力的強悍之處。

我第一次見法力施展是在洪村的時候,之後是地府,也就是白香月殺進地府的那一次,第三次是獸王惡戰鬼王殿。

而眼前這是第四次,更加清晰,法力波動更加存粹,那巨掌就是由法力所幻化的。

“幽姬,殿下已經覺醒,你這樣不識時務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準備迎接殿下的怒火吧!”人形魔物怒喝。

成了暴君的白月光 “一夥叛徒,先滅了你!”白香月氣勢猛的一振,紅綾無風自舞,如蛇一般卷向人形魔物。

人形魔物臉色大變,立刻撤回兩手,兩把黑色的魔刀幻化而出,斬向捲來的紅綾。柔軟的紅綾瞬間化爲尖槍,眨眼間便和魔刀交擊了數十次,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殘影層層疊疊,駭人之極。

激烈的戰鬥一觸即發,白香月紅綾漫卷,如同靈蛇一般尋找着人形魔物的破綻,法力洶涌。

而人形魔物是三頭六臂,每一條手都有武器,在周身交織成刀幕將紅綾阻擋。

白香月明顯佔據上風,人形魔物苦苦抵擋,已完全沒有反擊之力。

此刻,隨着無數的魔物涌向黑甲軍陣,磨盤法陣已然轟然湮滅,但軍陣那邊卻遭遇了大危機。

因爲魔物實在太多了,一浪又一浪衝擊着黑甲軍陣,層層疊疊,大有將整個軍陣徹底淹沒的態勢。

損失很大,軍陣和魔物互相消耗,縱使一個黑甲之士可以換取十隻甚至數十隻魔物,但魔物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殺不甚殺,軍陣被

一層層的剝掉,面積在一點點的縮水。

戰鬥陷入白熱化。

就在這時,異變再生,遠處的天邊忽然出現了一塊像水幕一樣的東西,而後緩緩變大,佔據了幾乎半個天空。

緊接着,一個黑色的東西緩緩分開水幕,從裏面移了出來,有城牆,有城門,通體黑色,就像潑了墨一般。

我大吃一驚,大魔城!

鬼王殿的核心來了!

它黑天蔽月,速度很快,和幽靈船一樣,就懸浮在半空中。

更令我無法理解的是,此刻的大魔城竟然恢復如初,當初被獸王毀的亂七八糟,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掃平了。而今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匪夷所思。

青梅懷袖,誰可與煮酒 白香月看見大魔城,一躍退回了幽靈船船首,對峙偌大的魔城,目光冷冽。人形魔物不敢糾纏,立刻朝後面退去,隱入了魔物羣衆消失不見。

很快,大魔城便懸停在河流的另外一端,正好是我之前下水的位置,和幽靈船隔空對峙,一大一小不成比列。

白香月的其他手下也回到了幽靈船上,臉上多有凝重之色。

沒等多久,大魔城有了動作,數十道魔氣託舉的存在從魔城裏面飛出,懸停在距離白香月百丈開外,它們外表不一,有人,有鬼,有魔物,有妖,甚至有些都不知道是什麼。

爲首的是一個人身骷髏頭的東西,骷髏頭上燃燒着一種類似於血一樣的火,空空的眼腔內,兩點紅光一明一暗。

“幽姬,好久不見!”骷髏頭看向白香月,火焰微微旺盛了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