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異種,參雜進了屍潮中,炮灰們已經「騙取」了足夠的子彈儲備,也逼迫人類使用了王牌手段,接下來才是真正決戰的時刻!!

那些異種們,出動了。

……

…… 戰火紛紛。

灰燼茫然,黑夜被火光燃燒成白晝,兩百多萬屍潮死在了狂轟亂炸與子彈風暴中。

焦油炸彈更是將大屍潮這張黑布焚毀,轉眼間超過三百萬的腐屍怪物被消滅在人類的科技武器中。

這場死亡煉獄的浩劫,足足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上千度的火焰燃燒到天明,破曉的第一縷光線照耀在大地上,人們這才徹底看清整個滿目瘡痍的戰場。

太慘烈了。

腐屍怪物與戰士們的殘骸都已經燒焦融化,骨灰將天空都染成灰色。

但就在那焚燒大地的另一端,令人窒息的事情發生了,無數災難的屍潮中,混雜著大片大片的異種。

巨力惡屍。

疾速惡屍。

骨鎧巨屍。

獵殺者,寄生者,自爆者,還有渾身上下愛長滿了骨刺的穿刺者,更有許多奇形怪狀叫不出名字的異種類型。

成千上萬的異種,混雜於屍潮中,耗費了人類大量的武器彈藥之後,終於要開始真正的進攻了。

「那是……什麼……」

觀測員注意到大潮中,出現了一種極為特殊的怪物。

它們沒有四肢,沒有身體,沒有頭顱,只是一大團蠕動的血肉,形成一個球體向前滾動。

吳澤一眼認出,蠕動的血肉與角斗場中「沈雁會長」變成的怪物很像,但是它更加的理智,並沒有隨意的吞噬周圍的生物,只是偶爾碾過其他腐屍的身體,將其包容吞進自身。

咣當,咣當,咣當。

大屍潮終於展開了衝鋒,一排身體格外健壯的異種沖在了最前面,骨鎧者那樣防禦力極強的怪物抵擋著傾盆暴雨般的子彈。

戰鬥變得格外艱難起來。

地雷不時炸開,人類中的狙擊手也瞄準那些速度極快的「夜魔」與「獵殺者」的頭顱,精準的將其射殺。

許多異能者更是揮舞著能量組成的光團,丟入腐屍怪物的陣容中,將那些異種炸飛出十幾米高,支離破碎散落一地。

這場戰爭……瞬間從充滿科技質感的未來,一下子穿越到了滿是魔法的異能世界。

「所有機槍手,全力攻擊!!」

「務必將它們攔下,竭盡全力,不計一切代價。」

第五防線的指揮官目疵欲裂,如此強度的衝鋒另整個戰壕再也沒有餘力,所有機槍手共同扣動扳機,配合周圍的狙擊手與狩獵者展開屠戮。

轟隆隆隆隆!!

突然間大地一片搖晃。

戰壕最薄弱的地方,土壤突然爆裂開來,一隻布滿鱗片的巨大爪子從地下伸出,緊接著巨獸整個身體扒開土壤,露出了恐怖身軀。

龍??

那是一個十分像西方巨龍的怪獸,但是背部卻沒有翅膀,活像是一隻大蜥蜴。

它身體直徑足有十多米長,而布滿黑色龍鱗的尾巴更是健壯,稍稍一掃就把周圍的戰士們拍成肉泥,而那些重機槍也在橫掃中炸碎成鋼鐵零件。

仔細看去。

這頭巨龍般的怪獸,渾身筋肉爆棚壯碩,黑色鱗片在陽光下散發著金屬光澤,強有力的巨爪與穿山甲有幾分類似,非常適合刨土。

「地下……地下……」

「那些異種從地下衝出來了!!」

猝不及防的戰士們望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厚重的爪子不斷的拍下,一灘灘血肉混雜著骨骼拍成泥漿,整個防線陣型隨之變得混亂不堪。

地龍。

那是一種高度進化,足足達到了「傳奇秘銀」級的稀有異種。

它不只刀槍不入,力量強悍無比,更能夠用自己的優勢劃出地道,並且在地下呼吸前進。

戰術!!

這就是大屍潮的戰術。

人類之前消滅的三百萬腐屍,只是一個開胃小菜罷了,消磨了人們的意志與戰意,還有大批的武器子彈,就連轟炸機底牌焦油燃燒彈都使用了出來。

它們的進攻,越發變得歇斯底里,越發變得瘋狂。

呀呀呀呀!!

尖嘯者出現了,那是一種能夠用聲波當做武器的特殊異種,進行無差別大規模殺傷。

但是眼前的怪物卻又有變異,尖嘯者的聲波擴散出去,那些腐屍怪物的眼眸變得更加通紅,渾身上下一根根血管爆棚凸起,體內的生命能量都被激發出來,速度再次提升了一倍不止。

什麼!!

那種特殊的「尖嘯者」竟然能強化周圍的腐屍,用聲波催發出體內某種變異因子,爆發出全部生命力。

裡外受敵!!

第五道防線岌岌可危,地龍瘋狂屠戮著戰壕中的士兵,即便是那些狩獵者也被傳奇秘銀級的怪物一巴掌狠狠拍死在地上。

無數加強后的腐屍鋪天蓋地,更別說它們周圍還布滿了速度見長的夜魔與獵殺者,更有骨鎧者頂在最前方。

「守……守不住了……第五道防線要被破掉了。」

戰鬥僅僅持續了不到10分鐘就要結束,異種爆發出的力量令人難以置信,轉眼間第五道防線已經被突破,腐屍怪物的大潮將那些熱血兒郎覆蓋,只剩下慘叫和血肉咀嚼的聲音。

轟轟轟轟!!

地龍那穿山甲般的爪子再度刨開地面,泥土以肉眼可見的程度凸起,而隨著它逐漸下沉鑽進更深的底層,地表上的改變才逐漸消失。

「不好了!!」

「他們朝著第六道防線衝來了。」

僅僅是十分鐘,第五道防線就已經突破,而第六道防線也岌岌可危,腐屍大潮的步伐沒有一絲停頓。

沒有留給人們反應的時間。

舉著巨大骨盾的異種,已經抗在了最前方,又有新的怪物出現,那是滿身骨刺的穿刺者。

它們就像是古代的弓箭手一樣,骨刺夾在肌肉深處,筋骨不斷扭曲變形拉扯著,一根根纖細狹長的骨刺像是箭矢被張開到最大。

嗖嗖嗖!!

上百頭穿刺者射出骨刺箭雨,第六道防線的戰士茫然無知,抬起頭來突然發現有一道道黑點落下。

噗嗤,噗嗤,噗嗤。

那些戰士身體被貫穿扎透,足有半米長的纖細骨刺扎透胸膛,鮮血涓涓不止的流淌出來,慘叫更是彼此起伏。

遠程??

腐屍怪物,居然也有遠距離攻擊的手段??

豪寵鮮妻:總裁禽難自控 噩耗一個接著一個,突然間大地再次一陣顫動,地龍已經鑽到了戰壕的位置,猛地爬出地面展開了殺戮。

第六道防線……破了……

……

…… 這還是沒有思維邏輯的怪物?

大屍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排隊等死的鴨子,一個接著一個輪流槍斃。

它們唯一的優勢就是人數,雖然無窮無盡,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最起碼人類各種科技武器都能應對,特別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更是能讓擊垮屍潮。

曾經的人們……就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現在呢!!

屍潮有著層次分明的作戰方式。

它們正式發起進攻后何等恐怖,防禦力極強的肉盾抗在前方,速度見長的怪物隱藏在肉盾背後,然後出其不意的展開突襲。

現在更有遠距離攻擊的穿刺者,骨刺針雨灑落向陣地,士兵們一個接著一個被刺穿,只能低埋著頭勉強扣動扳機。

與此同時。

尖嘯者大幅度增強腐屍的戰鬥力……

那些腐屍怪物本就是送死的炮灰,尖嘯者用特殊的聲波手段,強行逼迫出它們的潛能,致使生命力都在這短暫的數小時內爆發。

它們不需要支撐數小時的爆發性力量。

腐屍怪物這種炮灰,只需要堅持幾分鐘,臨死之前挨上足夠的槍子,衝出足夠的距離就夠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地龍這種生物,簡直就是為了破壞人類防線而誕生的。

它能藏在土壤之下,刨開一條地下通道,然後直接沖入戰壕中大殺四方,防禦力驚人的龍鱗能阻擋大部分子彈的洗禮,而那些脆弱士兵的身體簡直不堪一擊。

這,就是一個軍隊!!

不。

這簡直是一種另類的文明。

大屍潮的進攻層次分明,就像是有一個隱藏在怪物中的將軍在指揮戰鬥一樣。

人類雖然有高科技武器支持,但是腐屍怪物們卻又異化的身體,不可思議的種種能力,更有無限的數量……

「人類要被毀滅了么。」

「完了,我們完了,阻擋不住了。」

「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也要被衝垮了……我們阻擋不住屍潮了!!」

腐屍怪物的大軍勢如破竹,接連不斷的將防禦戰線徹底摧毀,已經衝擊到了最後階段。

怎麼辦??

指揮室亂成一團,任誰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

第一道足足阻擋了10個小時。

第二道防線也阻擋了5個小時以上。

但是……第五,第六,第七隻堅持了半個小時不到就被摧毀,而僅剩下的兩道防線怕是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那條地龍,必須要解決掉。」

吳澤指了一下屏幕中那正在肆虐殺戮的地龍,傳奇秘銀級的怪物強度異常可怕,摧毀戰線的主力就是它。

會議室中心慌意亂的將軍握緊了拳頭:「我們當然知道,那頭怪物必須要幹掉,可是那種級別的怪物……我們也無能為力啊!!」

無能為力??

吳澤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這座軍事基地,科技力量很強,軍事化戰鬥力非常優秀,各種槍械彈藥豐富充足,甚至有轟炸機與焦油炸彈這種大殺器,所以大部分情況都是由軍隊戰士出面就能解決。

至於頂尖狩獵者的培養則被忽視了,畢竟進化者雖然強悍,但也沒有一顆炸彈的殺傷力大。

但是……關鍵時刻,頂級狩獵者的用出就展現出來了。

地龍這種怪物,尋常軍隊可能無法戰勝,但像是吳澤這樣的頂尖狩獵者,卻可以與之廝殺。

「無能為力?」

「你們太依仗槍炮的力量了。」

吳澤露出一抹冷笑:「將軍們,時代已經變了。」

其中一位將軍剛想再說點什麼,吳澤卻已經轉身離開,同時回過頭來望向那個叫做武征的傢伙,他最起碼有與自己相近的頂尖能力。

「你是想和那些傢伙一起在這裡等待結果,還是想要跟我一起去屠龍??」

屠龍!!

武征目光掃視周圍一圈,義無反顧的跟隨吳澤一起走出大門。

吳澤離開之前又回頭說道:「差不多是時候了,命令坦克與迫擊炮全力開火吧。」

摧毀防線的頂級怪物。

僅僅是兩個人,能夠阻止么?

武烈總司令也不由得深皺眉頭,難道說末世自己一直以來發展的方向是錯誤的么。

「下令,全軍坦克開炮轟擊!!」

「差不多是時候使用那個了……我們的第二道王牌。」

武烈總司令眼神冷冽,第二道王牌同樣也是一種極其不人道的強大武器。

曾經某個世界警察在越國使用過一種特殊的炮彈,那是一種叫做M265的霰彈,並非是一般傳統意義上將目標轟碎爆裂。

它升至天空轟然爆炸,數萬枚箭雨鋼針墜落,方圓百米範圍密集的刺滿鋼針,叢林作戰時釋放兩枚這種炮彈,就能夠使敵軍寂靜一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