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削看着自己的聰明的爺爺說道,

“星球是對一個天體的說法,而天體就是在茫茫的宇宙中的一塵埃而已。

茫茫宇宙便是我們的星球所處的位置,而我們僅僅是這星球上一個成員,甚至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成員而已。”

“啊!”

衆人大驚瑟瑟,簡直就是不敢相信,竟然還有這麼一說,他們以前難道真是坐井觀天了。

赤削以爲衆人不明白呢,於是他有解釋道,

“那看每日照常升起又照常落下的太陽,它也是一顆星球,不過他的上面全部都是火,

在看那每天晚上都是會出來的月亮,它也是一個星球,不過他的上面都是石頭,沒有任何生物的。

而我們的這個真玄大陸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個星球,只是因爲我們身在其中,並不能看清它的全貌,所以我們纔是覺得真玄大陸就是整個世界了。”

“嗯,有道理!”

衆人點頭同意,此刻大家都是有些茅塞頓開的感覺,他們此刻感覺到赤削像是一個偉大的人,說着偉大的言論。

“削兒,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好像我們這個大陸上並沒有這些東西的記載吧。”

女人心細的赫連昭出聲打斷了大家的盲目崇拜,給了赤削一盆涼水。

“額,這個呀!?”

赤削有些不知道該是如何回答了,他心裏可是把自己咒罵了,一不小心竟然說漏嘴了,真是該死的很。

“因爲在我被拋進山谷後,悠然醒來之後腦子中就出現了好多的東西,至於這是什麼東西,我說不好。

但就是這些東西教會了我修煉,讓得我變的聰明起來,再也不呆傻了,這跳樓也有勁了。”


“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

赤天等人又是驚訝,甚至是有些害怕,萬一是壞的東西怎麼辦!?

看出他們心中的想法,赤削說道,

“大家儘管放心就是了,我沒有任何事情,那些東西不會影響到我的。

那些東西其實對我來說,就像是一本本書籍,上面記載着好多新奇的事情。

所以大家不要擔心,我依然是我,我就是赤削,是你們的削兒,我是赤家之人,這個永遠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嚇死我了,我還以爲……”

衆人大驚,差點就把赤削當作外人一般,但是現在聽赤削的解釋,頓時也是明白了一些。

不過衆人都沒有細細思量赤削所說的那些事情,若是思量開來,也是有好多的漏洞,不過是赤削的演說和解釋厲害,纔是沒有讓衆人去往那方面想。

然而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赤削仍然是赤家之人,這纔是他們放心的地方的。

爲了移開衆人的注意力,赤削說道,

“爺爺,你們剛纔只是看了桌子上那些明顯的禮物來,還有被包裹起來的還沒有看呢?”

“咦,對了,我剛纔還在納悶呢這個被包裹的是什麼東西呢,被大家一打岔,就忘記這一事情來了。”

赫連昭說道,然後她起身走到桌子旁邊,伸手揭開那布,剛是掀開布料,便是一陣香氣撲鼻而來,這只是冰山一角,倒是沒有引起赫連昭和衆人的注意,但是當他掀開完之後,有些傻眼了,甚至還呆呆地問道,

“這是什麼靈果!?”

赫連昭也是見過一些靈果,所以對於這個明顯是靈果的東西那是一點也沒有意外。

只見它通身血紅色,說不出的詭異,透亮如玻璃,細看之下,竟然還有幾根血絲縈繞其中,煞是好看。

“這,這……”

赤天老元帥湊近了一點,但是他也不認識,只能指着它,愣是沒有說出來個所以然。

“我也每有見過。”

赤禾和赤豹看了好幾眼,也是不知道,他們兩個只能是苦笑一番,搖頭不知。

“不知道。”

趙思月和赤天活的時間不長,家中的幾個老人都是每有見過的,他們更是不可能知道了,所以也是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爺爺,你們再仔細看看,是不是非常的熟悉!?”

赤削在一旁出聲提醒道,這不是他們經常提到的那什麼“血玄靈果”嗎,竟然到了他們的面前的時候不認識了,有沒有搞錯的!!?

“哦!?”

赤天回頭看着赤削一眼,然後又是轉頭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那三顆靈果,還是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

不是他們不知道這是血玄靈果,即使是知道了也不敢確定呀,那靈果可是傳說中的存在,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那麼好的運氣看到的。

即使是看到了,也不敢把他想到這竟然就是傳說中的血玄靈果。

所以,赤天依然茫然不知,實在是受不了了,他又是轉頭看着赤削,然後問道,

“我說削兒,不要和爺爺打啞謎了,就實話告訴我吧,這靈果是什麼!?”

“爺爺,你看通體血紅,若是在細看的話,甚至可以在其中可以看到有血絲縈繞其間的,難道你們這還不知道嗎!?”


赤削說罷,那赤天又是細緻地觀察一番,真的和赤削說的一樣,然後不敢確定地問道,

“這莫非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血玄靈果嗎!?”

“爺爺,你真逗!”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

趙思月看着兒子赤削沒有大沒有小,當下便是責怪他道。

“額,爺爺,這不是傳說中的血玄靈果,而就是血玄靈果呀!”

赤削一聽他孃親數落他,也不好意思賣關子了,當下便是說了出來。

“真的!?”


衆人都是一驚,但是赤天又是說道,

“雖然它看起來和書籍上描述的有些像,但是我怎麼感覺它有點不像呢。”

赤削這是自己玩自己呢,雖然他知道這是血玄靈果,可是他們都不相信也是沒有辦法不是,於是他又是說道,

“我的好爺爺,你這哪裏是感覺,就是不相信唄。

我可以很負責地說,這就是血玄靈果,而且我打算把這三顆送給父親、孃親和豹叔叔,至於其他人,我回到對崖州後再想辦法從那隻黑鷹那裏要一些來。”

“真的是!?”

“真的是,好了,好了,都不要再糾結了,這就是血玄靈果,再被你們這不相信的目光盯着,我也有些不確定它到底是不是了。”

“呵呵,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血玄靈果,我以爲是我老糊塗了,真是有眼不識荊山玉!”

赤天感嘆道,他雖然第一眼看上就以爲這是血玄靈果了,可是自己不相信,所以纔是這樣的。

“削兒,難道這血玄靈果是在那山谷中嗎!?”

赫連昭又是問道。

“嗯。”

赤削點頭稱是,又解釋道,

“以前是一條大白蛇看護着,但是有一天那隻黑鷹竟然和那白蛇大幹了一場,結果是兩敗俱傷的。

而我正好從他們旁邊經過,於是我就漁翁得利了。

畢竟這黑鷹可以託我上去,那白蛇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然後便弄死了它。

我又去在血玄靈果樹上採摘一顆靈果給那隻黑鷹服用下去,便是把它給救活了。

然後嗎,你們也知道它爲了感謝,便是送我一些靈果,又是帶着我去了武破天和鳳軒兩人待過的那個山洞中,從那裏我得到了先前你們看到的那些東西。

之後它便帶着我飛上了山谷,而我也是有機會重新回來,一個人摸索着進入到鳳崖城內,之後的事情。”

“哦!”

衆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的,那隻黑鷹真是一個好人,懂得知恩徒報的。

本來是一個傳說中的血玄靈果的,應該是衆人都大驚的,但是卻是這般收場,倒是有些讓人想不到呀。

所以說,世間的事情還別說,真是奇怪得很,很奇怪的! 第九十零回 臨走之前

“爺爺,這些東西我先替你們收起來,畢竟放在我這裏會更加的安全的。”

赤削沒有說明原因,爲什麼放在他那裏是最安全的,但是他看了一眼眼神堅定的赤削,沒有任何異議,當然其他人都是沒有意見的。

於是桌子上的東西除了那三顆血玄靈果外,都是被赤削帶進他的內屋中,偷偷地裝進了赤霄劍的劍身空見中去了,出來後便是聽到他爺爺赤天說道,

“炎兒,這顆血玄靈果你就不要吃了,另外兩顆一顆給豹弟,助他一臂之力,突破到入坎境,另一個給思月,她現在修爲不高,正好可以補充一下根基。

而你卻是吊在不上不下的高度,要自己先是突破到破凡境後,在到了衝擊如看近的時候,如果不行的話,再吃吧。

我這樣也是對你好!”

“好的,父親,我明白的。”

赤炎點頭答應,突然他好像想起什麼來,又是道,

“父親,我曾經答應一個人,若是幫他找到了治療傷勢的靈果,就會給他送去的。

所以,我想把這顆靈果送給他,以完成兒子當時的承諾!”

“這個我沒有意見,你要問問削兒,畢竟這可是削兒給你的,也看出他對你的愛戴。”

“當然可以了,一諾千金最好。”

赤削說道,

“對了,父親,那個人是不是那個在鳳崖城內騙走我一把寶劍的,叫什麼,餓,叫典爲的傢伙嗎!?”

“嗯,就是他!”

赤炎點頭回道,

“什麼是騙你的,那根本就是你忽悠人家的好不好,還讓他以後給你五十兩金子。”

於是赤炎把當時兩個人的遭遇和大家說了一番,都是點頭,一致認爲,這是赤削做的不對。

這令赤削無語問蒼天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個老傢伙也不吃虧呀,而且他還很樂意的不是。

不過識相的赤削看着眼前的陣勢,很明智地閉上了嘴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