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如此類的,葉文昊玩的不亦樂乎,雖然沒有技能點獎勵,雖然很幼稚,但是葉文昊完了一個上午。

最有趣的是,那些二刷三刷視頻的人看到葉文昊的彈幕之後,就紛紛進攻葉文昊。

葉文昊一看也來勁了,繼續回擊。

到最後,一個視頻的播放量飆升不說,最關鍵的是,彈幕的數量竟然比播放量還要多!

這讓南音的這條視頻瞬間上了平臺的熱度榜,引起了更多的關注。

總共五天時間,視頻的播放量就已經達到了三百萬!

彈幕數量三百五十萬!

當然了,全都是在對罵,其中當屬紅色大字體最爲扎眼,所有人看了之後都會不爽,然後忍不住的去懟。

南音也發現了這一點,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葉文昊。畢竟有前車之鑑,之前在微博上也是這樣。

當南音的目光放在葉文昊身上的時候,葉文昊渾身不自在,眼神更是一個勁的躲避。


“幹嘛?我知道我很帥,但也不要一直盯着我啊。”葉文昊強裝鎮定的說道。

南音哼了一聲,眼角還掛着笑容。

葉文昊這麼在乎她,南音自然是歡喜的。

從建一座天賦山莊開始 ,笑嘻嘻的說道:“南音,要不你發個評論,就說紅色大字體的那個人是你男朋友?”

南音嬌嗔的看了葉文昊一眼:“不要。”

“幹嗎不要?害羞啊?”

“…….就是不要。”

“那你就是不承認我們的關係咯?好咯,所以愛真的是會消失咯,我自己一個人難受咯…….”

南音臉上浮現了愧疚之色,然後咬了咬嘴脣,低着頭拿着手機,就要發評論。

葉文昊不由一笑,摸了摸南音的頭:“真發啊?”

南音看着葉文昊,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如果大家知道你有男朋友,就都不喜歡你了,你怎麼辦?”葉文昊問道。

南音看着葉文昊眨着眼睛,長長的睫毛撲朔撲朔的,煞是美麗。

“那就不喜歡吧。”南音很耿直的說道。

葉文昊心頭一暖,沒白疼這個憨憨啊。

“真的沒關係?”

南音搖頭:“沒關係。”

葉文昊趁勢捏了捏南音的臉蛋:“這麼喜歡啊?都不惜放棄幾十萬的粉絲。”

南音臉頰一紅,但沒有掙脫葉文昊的魔爪。

“好啦,逗你玩的。”

“該錄製第二支視頻了,想好唱什麼了嗎?”葉文昊說道。

南音點了點頭,“想好了。”

“走吧。”

……

因爲要拍攝視頻,現在藝術團的節奏更快了一些。

除去平日裏要去商演之外,還得排練新作品以便好拍攝視頻。

但是忙碌的藝術團卻給人一種很好的感覺,充實而且有活力。

指導老師林雪喬來到藝術團之後,看着來去匆匆的學生,看着每一個活動室都在排練,看到了大家不滿汗水的臉龐,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大學生涯。

作爲音樂專業的畢業的,排練這種事情自然是佔據了大多數時間。

那個時候,林雪喬也是如同現在這些學生一樣啊。大家一起玩鬧一起努力,一切爲了一個好的作品而細扣每一個環節。

但這些,在之前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一切,都要歸功於葉文昊。

林雪喬來到了聲樂組,看到了葉文昊站在攝像機的後面,南音則是坐在鋼琴前,孫雅靜在一旁布着燈光,趙雨澤也在幫忙。

大家看到林雪喬來了之後,都停了下來。

“老師來了。”

葉文昊轉頭看着林雪喬:“林姐,這還沒到飯點呢,你咋就來了。”

林雪喬瞪了葉文昊一眼,知道葉文昊這是在打趣她。上一次她幫找關係,結果葉文昊就請她吃了一頓沙縣小吃。

這讓林雪喬憤憤不平,後來好幾次見面,林雪喬都在追着葉文昊請她吃飯。

於是乎,就讓葉文昊感覺她很缺那一頓飯一般。

不過此時人多,林雪喬不好教訓葉文昊,就只能本着老師的姿態:“這是第二次拍視頻了吧?上次的反響如何?”

葉文昊笑了笑:“還行,幾百萬的播放量。”

林雪喬忍不住瞪大着雙眼:“幾百萬?”

“還好啦,這只是單平臺的播放量而已,全平臺來算的話,那可就不止這個數了。”葉文昊嘚瑟道。

林雪喬拍了葉文昊的腦袋一下:“長本事了是吧?敢驕傲了?”

“不敢不敢……”葉文昊縮着頭。

林雪喬這才心滿意足:“出來一下,有事和你說。”

“好嘞。”

外面。

“林姐有什麼指示?”

“叫老師!”林雪喬瞪了葉文昊一眼,一臉威嚴。

葉文昊嬉皮笑臉的說道:“叫老師多生分啊,咱們什麼關係,當然叫姐纔夠親切。”

林雪喬知道自己說不過葉文昊,就乾脆懶得說。

“藝術團現在這個氛圍很不錯,不過大家這麼努力,該給到的福利你一點都不能少,知道嗎?”林雪喬很認真的說道。

葉文昊笑着擺手:“林姐你就放心吧,你去問問大家,我什麼時候虧待過他們?”

“還有啊,他們有些人的收入,可能比林姐你的還高。”

葉文昊衝林雪喬擠眉弄眼:“要我說林姐你就辭職跟我幹吧,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

“真的嗎?那如果我真的辭職了,你能給我什麼職位?”林雪喬雙手環抱在胸前,饒有興致的看着葉文昊。

葉文昊愣了一下,自己只是玩笑一句啊,沒想到林雪喬有點當真的意思。

不過當真的話,那也很不錯。

“董事長以下,林姐你隨便挑。”葉文昊笑道。

“還董事長,你現在也就是個小公司,都沒有股東,何來的董事長?”

“遲早會有的。”

“行了,別貧了。等你什麼時候當上董事長之後,再來請我吧。”林雪喬擺了擺手,示意葉文昊可以退下了。

“誒,那我得抓緊了,不能讓林姐你等的辛苦。”葉文昊笑道。

等葉文昊進去裏面之後,林雪喬的嘴角忍不住揚起來:“那就看你會讓我等多久了。”

葉文昊回到聲樂組排練室的時候,看到了陳思彤正在搗鼓這攝影機,還和趙雨澤他們有說有笑的。 “你在這幹嘛?”葉文昊皺着眉頭問道。

陳思彤嫣然一笑:“文昊師兄,我在這幫忙啊。我以前學過攝影的哦,可以說是半專業的攝影師。”

趙雨澤說道:“沒錯,思彤師妹卻是挺專業的。經過她一說,我們把燈光的位置都調了之後,拍攝出來的效果果然更好。”


葉文昊看了南音一眼,南音卻一臉純真的看着他,似乎並不在意陳思彤幫忙。

“好吧好吧,那我就做導演,你們搞起來。”葉文昊擺手道。

“好的哦。”陳思彤軟軟的說了一聲,“趙師兄,你入鏡了哦,要稍微往旁邊一點才行呢。”

趙雨澤臉上掛着油膩的笑容:“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了呢。”

趙雨澤像個大叔被小蘿莉表揚了一樣,開心的不行,還衝葉文昊擠眉弄眼,意思是這師妹不錯啊,哥們看上了。

葉文昊冷冷一笑,給了趙雨澤一個眼神。意思是你上吧,不哭死你。


陳思彤年紀雖然不大,但是她的段位比劉雨涵還要高。畢竟陳思彤只用了幾天就調整狀態,劉雨涵還用了一個暑假的時間。

趙雨澤去碰這種段位的人,不知道會被耍成什麼樣呢。

視頻拍完了,陳思彤又拿着儲存卡:“葉師兄,我來剪輯吧?我還可以做個咱們四季葉專屬的片頭放上去,我學過這些哦。”

“思彤師妹學過,你就讓師妹試試嘛。”趙雨澤說道,“思彤師妹加油啊。”

葉文昊翻了個白眼:“今晚把做好的視頻發給我。”


“好哦。”陳思彤也不停留,拿着儲存卡就走了。

趙雨澤過來搭着葉文昊的肩膀,目光卻看着陳思彤的背影:“兄弟,我感覺我找到了下一個目標了。”

葉文昊一拳錘在趙雨澤的肚子上:“孫師姐還在這,你就胡說八道?”

趙雨澤瞥了一旁的孫雅靜,小聲道:“你孫師姐嫌棄我不求上進,我也是實在沒辦法了。你說我堂堂富二代,我那麼上進幹嘛?畢業後回家混吃等死不香嗎?”

“所以我覺得還是思彤師妹比較適合我,我覺得她不會在意這些。而且,思彤師妹還很貼心啊,知道幫忙。”

葉文昊搖了搖頭,“聽大哥的一句勸,離她遠一點,不然你會後悔的。”

趙雨澤切了一聲:“誰還不是個成年人?大不了玩玩唄。”

葉文昊不再勸了,有些人只有撞過南牆之後纔會醒悟的。

晚上,陳思彤給葉文昊發來了剪輯好的視頻。

看的出來,陳思彤是真的懂這些東西,搞出來的片頭什麼的,都挺有感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