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您要抽取的小球。”屏幕上發出了提示音。

“你來抽吧。”葉城把站在自己身後的葉小欣推到了前面。

“自己放完大話就讓我來丟臉。”葉小欣瞪了葉城一眼低聲說道。

“選擇第三排第六列的小球。”葉城在葉小欣耳邊小聲補了一句。

反正葉小欣覺得抽到的可能性幾乎爲0,既然葉城幫她做出選擇了,直接照做就好了,沒抽到也可以說是他的問題。

三排六列,葉小欣把手指懸在了那顆小球前方,然後看向葉城,在短暫的眼神交流獲得後者的肯定後。她才按了下去。


幾秒鐘後,屏幕上從小球裏彈出了一部華爲P40手機…周圍響起羨慕的驚歎。

葉城看着屏幕,內心毫無波瀾,不過接下來的畫面卻讓他有些意外。在彈出了手機後,畫面並沒有停止,緊接着又彈出了一臺平板電腦。

恭喜您獲得特等獎:華爲P40手機一臺,平板電腦一臺。

和之前不一樣了呢,從一等獎變成了特等獎,葉城晃了晃頭若有所思的看着屏幕。

“哇噻,哥你太厲害了吧,你怎麼知道這個小球裏面就有手機呢。”葉小欣興奮的直接蹦了起來,她本來都沒抱着什麼希望,哪知真的抽到了手機,而且還多了臺平板。

“哎,善變的女人,剛纔還瞧不起我呢。”葉城從自己的思緒裏抽離了出來,微笑的看着葉小欣說道。

“太,太好運了吧。”工作人員忍不住驚歎:“從來都沒有見過有人抽到特等獎,這個概率可是極低的呀。”

“抱歉了,剛纔只讓你們備好手機,忘記提醒你們備好平板了。”葉城從工作人員手裏接過裝着手機和平板的禮盒。


在回家的路上,葉小欣依然還是很興奮,她添油加醋的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父母。

回到家裏後,葉城立刻洗涑完就準備休息,雖然明天的理綜和英語的考試答案他早已倒背如流,但是沒休息好,考試睡着可就一身本領也使不出來了。

當他準備熄燈時,突然想起吃飯時說過要把剩下的錢轉給母親。於是他又打開手機轉了40萬給母親,剩下的錢給自己備用。

“媽,我把錢給你轉過去了,你收一下。”葉城打開門對着客廳說道,此時葉母正在喜悅的欣賞着剛買回來的東西。

“好啦,知道了,你好好休息。”葉母繼續沉浸在喜悅中,絲毫沒有心思去看手機。


葉城回到牀上躺下,開始倒數,他知道十秒後母親將會在客廳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

5,4,3…

啊~

果然!葉城咧開嘴笑了笑。

彭,一聲巨響,葉城的房間門被母親激動的推開了。她站在門口手顫抖的拿着手機,情緒激動的說道:“城兒,我沒有看錯吧,你轉給我的是40萬嗎?”

她本來以爲是幾百塊錢,但是打開手機卻看到40萬的入賬記錄,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

“你沒看錯,就是40萬。沒偷沒搶,就是大老闆花高價買了我們的設計。”葉城從牀上坐了起來:“我賺錢輕鬆多了,以後你和爸就別再幹這麼辛苦的活了,實在覺得閒得慌,就找一些比較輕鬆的活來幹。錢的事,包在我身上就好了。”

現在錢對於葉城來說簡直是最容易得到的東西了,他知道以後他能賺到的錢絕不只是區區五萬,起碼是千倍以上。如此易得的東西怎麼能讓父母以他們的身體健康爲代價去交換。


此時葉母眼裏已經噙滿了淚水,不是錢的問題,有如此孝順的兒子誰能不感動呢。她雖然還有很多話想和葉城說,但是又擔心會影響到他休息,所以只道了聲晚安就把他帶上了門。

清晨的陽光穿過窗簾的縫隙曬在房間的地上,爲它帶來了一天中的生機。

房間的門被悄悄打開了,一個少女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江帆聞聽欣喜這證實自己的判斷,更是豎起耳朵聽,哪知雙頭裂體獸卻不吭聲了,江帆急道:「雙頭,你怎麼不說了?什麼好恐怖,被嚇到了?」

「我靠,雙頭小弟,你膽子不會這麼小吧,牢房中不就用刑嘛,你不至於嚇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吧!」納甲土屍更是諷刺道。

「呃,主人,不是小的不說,是那邊沒了訊息,您別急,小的這就問問怎麼回事!」雙頭裂體獸鬱悶的辯解道。

「是啊,你的裂體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了吧?」江帆一驚忙道。

「不會,遇上危險裂體會發出戰鬥警訊的,呃,有消息了,那間牢房的窗戶忽然關閉,裂體看不見,一時還找不到其他可以窺視的地方,所以暫時沒了消息!」雙頭裂體獸解釋了句又彙報道。

「主人,要不要鑽透那牢房的牆看看裡面什麼情況?」接著雙頭裂體獸請示道。

「還是不要,那樣很容易被發現的,先監視著再說,對了,之前到底看到什麼說牢房特殊有恐怖的?」江帆想了想否決了,並追問道。

「哦,是這樣的,其他牢房裡面髒兮兮的,關著三四到七八不等囚犯,吳美麗所在的那間牢房中比其他的牢房要大上不少,裡面的很乾凈設施要好得多!」雙頭裂體獸忙解釋道。

「吳美麗身邊有兩個大漢和一個侍女陪著,一張椅子上綁著個小女孩,渾身是傷鼻青臉腫,手指夾縫裡被釘入了竹籤,人昏死過去了!」雙頭裂體獸頓了頓怕怕的講述道。

「我靠,吳美麗這個變態婦人好毒啊,竟然對一個小女孩用這等殘忍的酷刑,真不是東西,畜生!」納甲土屍頓時怒罵道。

「就沒了?」江帆直皺眉頭,稍稍等了會,雙頭不見在說話忍不住問道。

「沒了!」雙頭裂體獸乾脆的應道。

「那神王游善呢?沒看到還有其他人嗎?」江帆一愣奇道。

「呃,沒看到,小的的裂體是在一面牆的頂部透過窗戶看到裡面的,角度因素看不清裡面整個情況!」雙頭裂體獸忙解釋道。

「不過可以感覺得到,裡面還有一個人的氣息!」雙頭裂體獸又補充道。

「裡面的人沒有說話嗎?」江帆有些鬱悶,想了想問道。

「沒有,小的的裂體看到時裡面很安靜,小女孩已經昏厥過去了!」雙頭裂體獸答道。

「這是怎麼回事?不行,老子要去看看!」江帆一愣不耐道。

「呃,主人,咱們也從地下鑽過去?」納甲土屍一愣脫口而出訕訕道。

「我靠,傻蛋,你傻了吧,你要認為鑽得過去你就鑽過去吧!」江帆頓時無語敲了納甲土屍個爆栗子罵道,接著讓雙頭裂體獸聯繫說出大致的範圍,鑽入地下消失。

「呃,對啊,幹嘛非要鑽過去?主人,等等小的!」納甲土屍一呲牙摸了摸被敲的腦袋恍然,急忙喚道,迅速鑽入地下追去。

江帆從城主府邸外的地面冒出,很快納甲土屍也冒出,江帆好笑道:「咦,傻蛋,你怎的不鑽過去?」

「呃,主人別拿小的開涮了嘛,小的一時思路堵塞了!」納甲土屍訕訕道。

江帆笑了笑不再逗納甲土屍,兩人很快來到三裡外一看,果然在那有一處洪城的監牢。

「主人,咱們穿牆進去吧!」納甲土屍看了看監牢門口兩個把守的牢役提議道。

「嗯,不過最好能了解一下這座監牢的情況!」江帆點點頭道。

「這簡單,進去后小的抓個人問問就是!」納甲土屍應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剛要離開忽的之間監牢門口出來兩個牢役,江帆眼睛一亮急忙拉住納甲土屍道:「等等,好像咱們的機會來了!」

「二位,我們下班了,明天有機會咱們好好的賭上一把!」兩個牢役出門回頭看了看兩個把門的牢役笑道。

「沒問題啊,你們贏了老子不少,老子一定要扳本呢!」其中一個把門牢役憤憤嚷道。

兩個牢役哈哈得意大笑離去,江帆和納甲土屍跟了百米路,看左右無人江帆迅速上前將二人制住,拖到角落逼問,這才知道這個監牢是洪城老監牢,還有一處規模較大的新監牢在城西。

監牢裡面關著五六十個重刑犯,裡面有三十餘個牢役看管,地面一層地下一層,犯人基本都關押在地下。

江帆想了想心生一計,立刻將二人點昏睡過去,抹掉二人記憶片段,找來個地方放下,命納甲土屍扒掉二人衣服,搜乾淨身上財物,然後找個僻靜處扔下。

江帆和納甲土屍換上牢役衣服,易容后大搖大擺來到監牢門口,把門的牢役一看奇道:「咦,你們怎的又回來了?」

「呃,東西忘拿了!」江帆隨口答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順利進入監牢,來到地下很快找到隱藏在下面角落的雙頭裂體,問道:「吳美麗在哪裡?」

「主人,牢房頂裡面正面是一間牢役值班室,值班室中有兩個牢役,值班室再進去有個小走廊,裡面還有間牢房,吳美麗就在那裡!」雙頭裂體答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來到牢房頂裡面,輕輕推開帶上的門露出一條縫隙,果然兩個牢役正坐坐在桌子盤玩猜子遊戲賭錢,想了想對納甲土屍一陣交代便讓到一旁。

納甲土屍立刻上前推門而入就問道:「喂,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錢?」

「草,麻子,你有病吧,鬼才看到你的錢了!」一個牢役抬頭看了看納甲土屍不悅道。

「呃,那真奇怪了,老子丟了幾十玉花石呢,沒看到就算了,正在賭啊,呵呵,老子也來玩一下吧!」納甲土屍假裝失落,接著要求道。

兩個賭錢牢役一看有人加入自然願意,於是三人猜子賭起來,納甲土屍故意站在擋住門口的位置,江帆順著門縫隙看了看,悄悄推門進入,然後施展風無影技能迅速到另一頭的門邊,迅速打開進入然後輕輕帶上門。

江帆走過一段數米走廊,裡面果然還有間牢房,牢門關著,窗戶也關著,這時隱隱的聽到裡面有聲音,但很微弱聽不清楚,江帆只得附耳貼在牆上傾聽。

「你竟敢耍老娘出爾反爾,告訴你,老娘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要是再不答應,嘿嘿,你的孫女可就不是指甲縫釘竹籤這個簡單了,會生不如死的!」吳美麗先是憤怒,接著忽的狠毒陰森笑道。

「醜女人,你,你要對她怎樣?有種的沖老子來!」一個男子驚恐地叫道。

「呵呵,你就罵吧,老娘不在乎,老娘要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孫女如何做婦人的,相信一定很刺激吧!」吳美麗不以為然,更是陰險卑劣殘忍得意洋洋的壞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哥,該起牀啦,別再睡懶覺了,你考試要遲到咯。”

葉城瞬間睜開了眼睛,葉小欣清秀的面龐出現在他的面前,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正眨巴的看着他。

“幾點了?”葉城揉了揉迷糊的眼睛。

“六點。”葉小欣笑眯眯的回答道,同時用力把他從牀上拉了起來。

“才六點你就叫我起牀幹嘛,九點才考試啊。”葉城邊說着,身體邊往後倒,他打算再抓緊時間睡個回籠覺。

“哈哈哈,騙你的,現在已經七點半啦。”葉小欣咯咯的笑着,重新把葉城從牀上拉了起來。

穿好衣服,葉城就看到桌上已經放着葉小欣幫他收拾好的准考證和考試用具。沒白疼這個妹妹,葉城上揚着嘴角,心情又好了幾分。

洗漱時,葉城發現父母又出去幹活了,只留下了一桌早餐,和一張給他加油打起的紙條。葉城無奈等我嘆了口氣,果然還是沒有聽他的話,依然去幹活了。

吃完了母親做好的早餐,葉小欣從房間裏拿了個東西走了出來。

“哥,拿上這塊巧克力。”葉小欣把手裏的東西遞給了葉城:“我聽說吃巧克力有助於提神,補充精力,這樣你考試的時候就不會犯困了。”

聽到葉小欣的話,葉城有些苦笑不得。他知道自己很多次在房間學習時都堅持不了多久,幾乎每次超過兩個小時以上都會倒在桌上睡覺,碰巧的是,每次都被葉小欣看到。所以在她印象裏葉城一讀書就會睡覺。

“好的,好的。我一定把它吃了。”葉城乖乖從命。

葉城在葉小欣送他到樓下後,見後者依然沒有要回去的意思,於是不得不讓她留步。

“那…祝你考試順利咯,拜拜。”葉小欣揮了揮手,的確,如果不是葉城讓她就此留步,她還真的是打算一直把葉城送到考場。

“等一下。”葉城在葉小欣準備轉身回去的時候突然叫住了她:“今天你有個同學會告訴你寶潔製造廠有兼職可以做,你千萬不要去,知道了嗎?”

小欣聽得一頭霧水,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同學會發什麼消息給她?不過葉小欣一向都很聽哥哥的話,於是毫不猶豫的就允諾了。

葉城看了下時間,八點整,離考試開始還有五十分鐘,從小區去到考場只需要二十分鐘。正好在這路上可以順便解決掉一個小麻煩。葉城嘴角揚起了不易察覺的笑容,他知道元朗對於昨天的事依然耿耿於懷,並且一會就會帶一幫人來找他麻煩,這就是葉城不讓妹妹跟着他的原因。

路上葉城挑了根結實的木棍,爲了不那麼招搖,他還用報紙把木棍包了起來。順便在路過的便利店裏買了個口罩。他知道在八點十分的時候,元朗和他的五個打手將會潛伏在地王廣場,孔子石像的後面等着他路過。所以葉城得趕在他們之前到達那裏,並且先於他們埋伏在那。

葉城知道元朗之所以敢如此囂張,還不是因爲有大哥撐腰。別看在嘉華超市那條街他威震四方,其實出去了也不過是個混得比較好的嘍囉,而他又是誰的嘍囉呢?周遊!他們所在的香舟區,就是他的地盤。這一片道上的人,沒有人敢惹周遊,大家都聽說過他龐大的家族背景,甚至還有人打聽到他的舅舅是專做走私的軍火大佬。所以一般人碰上了周遊那一派的人,都不會頭鐵去反抗,吃虧了也就自認倒黴。

元朗是周遊其中一個比較得力的手下。他把狐假虎威用到了極致,跟着周遊混多了,也把自己當回事了。遇到惹他不爽的人,第一反應就是找人揍,揍到那人老實認錯。礙於對周遊的忌憚,至今還沒有人敢不屈服於他,他認爲葉城也不例外。想要在這片地找回面子,只要沒有損害到周遊的利益,或者惹出太大的事,周遊都會撐他。畢竟自己的手下丟了臉到頭來還是自己丟人

差不多該要和你見個面了,周遊,在以前輪迴的時候沒有好好收拾你,這次可沒這麼好運了。葉城手裏的棍子握得更緊了一點。

八點零八分時,葉城趕到了孔子雕像旁。這個時間點只有一些在打太極的大爺大媽在廣場上。他熟悉這裏的一切,哪裏好藏人,哪裏有小道,哪裏沒有監控,他全都瞭如指掌。雕像的後面有接近一米五高的灌木叢,一會元朗便會帶着他的人躲在這裏。

ωωω⊙ т tκa n⊙ c ○

葉城在一棵樹後面蹲了下來,戴好了口罩,整個身體正好被樹和灌木叢很好的隱藏了起來。一切都準備就緒後,他開始盯着手錶上的秒針。現在是八點零九分五十七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