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沈天衣就是準備離開,弄的胡偉和夏海青雲里霧裡,天還沒晚呢,沈天衣就要去洗澡?

韓笑笑見沈天衣走遠,終於反應了過來,頓時朝著沈天衣的背景氣急喊道:「不許走!我的份呢?」

「額……」胡偉和夏海青終於明白了過來,原來沈天衣急著逃走,是不想掏靈石啊!

沈天衣無奈的苦笑一聲,之前看到韓笑笑看他的眼神,他就知道又有十塊靈石沒了,所以故意插科打諢,迷糊了一下韓笑笑,準備藉機遁走呢,誰想到韓笑笑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

倒不是沈天衣不想給韓笑笑靈石,而是上次他從黑龍宮出來的時候,已經給過這妮子一次了啊!難道還要給雙份?

不過,此刻韓笑笑已經很不客氣的再度開口了,沈天衣無奈之下,只能頓住腳步,一臉肉痛的瞥了一眼韓笑笑,手掌一甩,頓時十道光芒朝著韓笑笑飛射過去。

「拿去。誰讓你也算是我的小姨子呢?姐夫不好當啊!」沈天衣鬱悶的丟下一句話,就是走出了別苑。

韓笑笑壓根沒有去聽沈天衣後面的話了,直接將十塊靈石凌空接下,臉色這才微微好看了一點。收好靈石之後,見胡偉、夏海青皆是一臉愕然的看著她,頓時眉頭一皺,冷哼道:「看什麼看?沒見過找人要東西的嗎?」

說完,韓笑笑就是冷冰冰的轉身走人,沒再理會胡偉和夏海青了。

等韓笑笑走後,胡偉方才嘀咕一聲:「擦,沒見過找人要東西還這麼橫的。比老子還黑社會!」

「額?黑社會?」夏海青愕然的看著胡偉,不懂他言中的意思。

胡偉嘿嘿一笑,咧嘴道:「沒啥,俺以前是混黑的。不過現在改邪歸正了,連幫主的位置讓給我兩個老婆了。嘿嘿,夏師兄不會瞧不起俺的過去吧?」

「自然不會。行行皆有英雄出,胡師弟便是黑道上混出來的英雄人物。」夏海青淡淡一笑,對於胡偉的出身,倒是並沒什麼在意的。只是對於胡偉那句已經改邪歸正了,有些忍俊不禁而已,將幫主位置交給老婆坐,那不還是他的嗎?

「嘿嘿,是啊,可是如果不是沈哥的話,根本不會有我胡偉的今天。嘿,說不定十幾年前,我就被人當做是偷東西的小賊,被人當街打死了。」胡偉呵呵笑道,眼神里有著一絲狂熱和崇拜,彷如陷入了曾經的回憶一般……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離開別苑之後,倒也沒有再去沁芳園了,而是去檢查了一番他幾個弟子如今的修為進度如何。

幾個弟子當中,令沈天衣最為滿意的人,並不是雷萬鈞,雖然如今雷萬鈞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先天後期大巔峰的實力了,可雷萬鈞修鍊的是煉體之法,得以吞服極品獸血丹后,就是一舉從後天跨入了先天之境,之後更有靈石輔助修鍊,想要升級速度慢都不可能。

世俗界,其實永遠都不會缺少天才的存在。只是很多天才都被現實所制約,被埋沒了而已。想當初,沈天衣從一品修鍊到五品,都是整整用去了五年時間,可想而知,即便是天才人物,在沒有豐厚資源的支撐之下,想要修鍊也是極為不容易的。但如今,沈天衣一人修仙,手握大量優質的資源,他的徒弟和女人們自然可以享受這種福蔭了。

正是因為這種優質資源的輔助,所以沈天衣對於雷萬鈞居然遲遲沒有踏入歸靈境,反而顯得有些不滿意。當然,這種不滿意,也是因為沈天衣對雷萬鈞的要求比較高而已。按照常理說,即便在資源的支撐之下,雷萬鈞這種升級速度也很快的。只不過沒辦法和他自己這個逆天升級流的變態相比罷了。

而其實最讓沈天衣滿意的人,正是最後收取的兩個小徒弟侯武和東方離!

其實,侯武的資質,只能算是中等,但是侯武的心性卻是極為的堅韌,或許是心中有著仇恨的原因,所以侯武修鍊起來也是頗為瘋狂的。對於這種近乎瘋狂的修鍊,沈天衣都是忍不住說了這個小傢伙幾次,可是侯武只是憨憨的笑了笑,然後又再次投入他自己的瘋狂修鍊當中。好在,他也不敢違背沈天衣的話,每一次的修鍊,都不會超出自己身體承受的底限。但也正因為侯武這份刻苦和努力,他的實力也是從一個普通的毫無實力的少年,修鍊到了三品之境!要知道,侯武拜師,不過只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而且,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而已!

至於東方離的升級速度就更加恐怖了,因為有著得天獨厚的先天靈體體質,在加上沈天衣並不介意她是沒落世家東方家的人,又給了這個小丫頭不少靈石,使得東方離的修鍊速度,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短短兩個月,從三品實力,也是提升到了六品,更是自己參悟所習的功法九宮錄,如今以六品的實力,就能布置出二級的陣法來了!而東方離也不過是因為修為限制,暫且還不能調用靈力在虛空勾畫符文之陣,否則的話,這小丫頭的攻擊就會顯得相當可怕了。沈天衣真不知道,這小丫頭若是有一天跨入歸靈境的時候,她已經將九宮錄參悟到何種程度了,若是連五六級的陣法,也能被她隨手在虛空勾畫,用於攻伐和防禦,那等實力將會頗為逆天!

至於沈天衣其他幾個徒弟馮東等人的表現,都是屬於中規中矩的那種穩步提升,沒有太大的出彩之處,但也沒有什麼可以讓沈天衣不滿意的。如馮東、薛劍、魏碧生以及龔天四人,都是異能者,但礙於本身的悟性屬於中等之資,是以提升的速度並不會太變態。不過,他們四人沈天衣也能看的出來,都屬於厚積薄發的那種,一旦踏入歸靈境,他們體內的異能屬性就會被完全激發出來,到時候再配合相同屬性的功法之技,那等實力,也會發生質的變化!如今,四人的實力,也俱都進入了先天之境,階段不等,但只要一直修鍊下去,踏入歸靈境,倒也是必然之事。畢竟,沈天衣之前早已給他們每人百塊靈石的修鍊資源了。這些靈石,是完全足夠支撐他們修鍊到吞靈境的,一切,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至於楊勇和黃岩二人,則是分別踏入了後天和八品之列,在努力上,也是有其可圈可點之處。只要堅持努力的修鍊下去,未來也會有不小的成就。

天才不少有,少有的只是支撐修鍊的優質資源而已。而無疑,這一點對於葯楓谷的親傳弟子們而言,卻是並不缺少的!靈石和丹藥,正是促成藥楓谷等人實力飛進的重要原因。也正是因此,剛剛重建起來的葯楓谷,那所擁有的底蘊,也是空前的強大,並且早已超越了二十年前葯楓谷。這一切, 黑帝首席的純情老婆

檢查完九大弟子的修鍊情況之後,天色也是將晚,沈天衣回房了一個澡,然後就是給雪晴兒發了一個簡訊過去……


一夜過去,當雪晴兒還貓縮在被子里,臉上帶著幸福的紅暈猶在酣睡的時候,沈天衣已經再次進入閉關的石室,準備一舉將九九玄息法衝擊到十一層巔峰的境界!唯有達至十一層巔峰,玄息法方才有突破進入吞靈境的可能。而第十二層玄息法,也是地球界玄息法具有修鍊口訣的最後篇章,並且,十二層巔峰之後,如何突破進入十三層之境,都是沒有記錄。所以,這一次沈天衣突破玄息法之後,想要再進入下一層境界,就只能去靈界的丹楓谷獲悉後續的功法才行了。雖然也可以找個女人一試突破,但功法之事,沈天衣卻是不敢有絲毫大意,萬一弄錯了,可不是小事情。

而靈界丹楓谷……一想到那曾今對自己出手並且生有殺念的老者,沈天衣的心中便是一沉。想要從丹楓谷獲取後續的修鍊之法,只怕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啊!

盤膝而坐,沈天衣定了定神,便是暫時將那些後續之事甩開腦海,開始沉心入神,進入修鍊狀態。

這一日早晨,和沈天衣一起進入閉關狀態的,自然還有風夜雨。

風夜雨此番的閉關任務,可是比沈天衣重的多。需要在兩月之內,將乾坤易元功再做突破,將修為提升到凝丹境中期層次。而她方才剛剛突破不久,想要再行突破,無疑這是一個極為艱巨的任務!當然,若是能夠成功突破,那也是極好的事情,不僅能夠和沈天衣配合為白錚等人化解毒力,更是對她自身實力也是有了一次長足的提升!

在沈天衣和風夜雨閉關的日子裡。張衡、姚秋洪、燕長風三人卻是比他們二人更早一步就進入了閉關狀態,他們三人實力偏弱,都是急需提升實力的主要之人。至於胡偉、夏海青、韓笑笑三人,如今已經達到了吞靈境境界,短時間內想要提升實力已經不容易,所以他們三人在一邊不懈怠的修鍊之餘,更要負責找尋風童、鐵千雪的蹤跡,同時負責和龍魂保持聯繫,一旦某處有異常發生,他們仨人也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畢竟,在如今這個非常時期,異常之地,興許就是風童、鐵千雪二人的藏身之地!

葯楓谷的一切事宜,則是有采逢春以及沈天衣的諸位老婆掌管,當然,主要司職的還是四堂堂主,只有大事情,才會需要采逢春等人拍板決定。

至於天魔玄龜,沈天衣閉關之前,倒也送他了一點遁地尋寶鼠的血晶,畢竟如今的天魔玄龜已經是風夜雨的靈獸,已成自己一方的人了,沈天衣自然不會吝嗇什麼。給了天魔玄龜五粒血晶,又讓他帶著五粒血晶和剩餘的遁地尋寶鼠的肉乾前往了五玄門,將血晶和肉乾送給大山。大山乃是沈天衣自己的靈獸,自然更不能虧待了,而且,從大山留在沈天衣識海的元神契約里,沈天衣也是感覺到大山最近可能要進行突破了,所以這時候給他送去血晶和肉乾,也正是為了相助大山進行突破之用!


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進入了有條不紊的軌道當中,唯一的隱患,只是風童和鐵千雪二人。

就在沈天衣閉關一周之後,沈天衣體內的玄息法氣息,終於達到了飽滿之境,再也無法繼續提升了,而這也意味著他的玄息法,已經修鍊到了十一層巔峰之境!只要再和處子之身結合,他的玄息法就能跨入吞靈境!那時候的治癒效果,必定也會變得更強一些!


「終於達到十一層巔峰之境了!」石室當中,沈天衣眼眸徒然一睜,兩道宛如實質般的玄青色彩,從他的眼眸當中掠閃而過,整個人也是透著一股生命感極強的氣息。上次的短暫閉關,他已經快要達到巔峰之境了,卻是因為鐵千雪的第二封信函到來而不得不終止修鍊提前出關。也正因為之前的修為就很接近巔峰層次了,所以這一次他的閉關,倒也顯得很是順利。

「夜雨,接下來可就看你什麼時候能夠突破了啊!」沈天衣喃喃低語之聲,隨即便是起身而來,走出了石室。

如今玄息法已經達到巔峰,他自然也是要趁勢將之突破了,至於找誰突破,沈天衣如今也只能去見南宮心柳了。但南宮心柳有孝在身,沈天衣也是有些糾結不知道怎麼開口啊!

可是如今他的女人當中,除了南宮心柳,就只有風夜雨了,而風夜雨正在閉關當中,卻是不能為了這事將她叫出關來吧?

「只能先和心柳商量一下了,若是她不願,我也只能想想別的方法了。」沈天衣心中暗道,玄息法的突破,只要女子一方還是處.子之身便可,倒是不一定非得是他的女人。雖然沈天衣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但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咳,隨便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總之這一切,就要看南宮心柳的態度了。

ps:今日十更三萬字空前大爆發!不為求什麼,只是為了感謝上月那些相助秀才競奪pk賽名額的兄弟們!這些日子,本該是要休息一段時間的,不過,為了這一次的爆發,在每天三更保底和月票加更的壓力下,秀才依舊在存著稿子,就是為了今日!單純的言語感謝,秀才覺得不足以表達對你們的感激,所以方才有了今日之爆發!以行動來感恩,方才顯真摯!哈哈,相信你們定然也是認同這點吧?不然下次俺就直接語言感謝好了,哈哈!

嗯,在這裡秀才要特別感謝一些我記憶最深的兄弟姐妹們,這其中有:還我心愿兄弟、飄渺的風007兄弟、罪哥、渡L水晶魚兄弟、寡人的節cao呢兄弟(額,兄弟,你那繁體俺不會打,見諒,咳咳!)、風傾夜寒兄弟、titannic兄弟、獨孤傳說兄弟、會說話的湯姆貓兄弟、黑乳酪兄弟、特權SF3兄弟、鬧心的蘿蔔兄弟、sky閻王爺兄弟、紫雷煙兄弟、夢回故鄉兄弟以及兩位MM夢珂妹子和360殺毒妹子!還有一位我不知道他書城名字,但知道他為我註冊了四個號通過每日簽到來支持的兄弟!縱然這位兄弟貢獻的力量可能不算多,但秀才卻是感激至深!多幾個這樣的兄弟,何愁邪醫不強?這位兄弟,謝了!

當然,若是沒有提到的兄弟姐妹,也不要見怪哈,那幾天,秀才也在天天浴血奮鬥,所以關注滾動信息欄的時間很少,很多兄弟支持了,可能名字沒被秀才看到。但謝意,卻同在此中!

最後,俺也不羅嗦了,還是和大家說一下日後更新的問題。每天保底三更暫且不變,月票逢十加更老規矩!像之前那樣每天七點早起,寫到晚上十一點一天七更兩萬一的龐大工作量,秀才也不可能持久保持這種狀態的。所以,對於不適應更新減少的兄弟們,秀才只能說一聲抱歉!而同看幾本書的兄弟,也都該知道,秀才保底更新九千字的更新量,絕對是靠前的!不信大家多看幾本書或者去看看vip更新排行榜,就能明白了。寫書這份職業不容易,寫手更是不容易,這每天的近萬字,並非是手指敲敲鍵盤就出來的,個中辛苦,不是從事文字工作者的人真的很難體會到的!而且寫書三年,十個寫手九個病,秀才也只能量力而行了,希望大家理解!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出關之後,心思一定,並沒有當先去找南宮心柳,而是趕往了一趟陰山。

之前貓悅兒提起,可以用屍魅之身,作為他的元神載體和精血載體,所以這一次他出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準備先將那三具屍魅找回來。突破之時,回來再找南宮心柳也是不遲。加上沈天衣還沒有想好怎麼和南宮心柳說起這事,也想遲點時間,自己琢磨一下如何和南宮心柳開口。

而自從當日沈天衣將陰火火種切斷聯繫,送給了風夜雨,也就等於沈天衣和屍魅之間已經失去了聯繫。風夜雨想要掌控屍魅,也得重新以陰火祭煉一番屍魅才可以。本來沈天衣是這樣打算的,不過如今,這三具屍魅之身他有了他用,自然就不給風夜雨了。而風夜雨也不會因此覺得有什麼。

花了不短時間重回陰山之地后,沈天衣元神探查而出,卻只是感應到兩道屍魅的氣息,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飛速掠向陰山鬼谷的入口,頃刻來到了鬼王洞府當中,沈天衣目光一掃,的確只有兩道屍魅之身存在了!而那一具赤狐屍體所煉製的屍魅居然已經不在這裡了!

「糟了!莫非那屍魅進化了,所以自行離開了這裡?以屍魅的邪氣,若是走入普通人生活的地域,必定會掀起一番災難啊!」沈天衣臉色難看的想道,而這時候安東尼和蚩鳩的屍魅之身,也是感應到人的生氣,當即哇哇嘶吼著,就是張著手臂對著沈天衣撲襲過來!

「哼!」沈天衣眼神一冷,當即兩道玄龍之力飛速撲出,直接將安東尼和蚩鳩的屍魅之身束縛了起來,然後元神一動,直接震潰了他們體內的陰火殘念!

隨著陰火殘念一滅,安東尼和蚩鳩的屍魅之身,當即就是茫然的呆立,失去了一切能力。而那陰火殘念,也可以說是沈天衣當初賦予給他們的基本意識能力。這種意識能力就是攻擊和聽從指令。如今沈天衣對他們已經失去控制,所以他們的意識能力里,也就只剩下攻擊這一種意識了。

滅了陰火殘念,現在的安東尼和蚩鳩的屍魅之身,就想當於無主的傀儡屍體。除非有人將之重新祭煉,否則的話,他們就成為萬古不滅的僵硬屍身留在這裡。

沈天衣沒有在鬼王洞府當中停留,直接收了兩道屍魅,放入空間戒指當中,他們都是無生命的東西,空間戒指自然是可以裝存的。眼下,沈天衣最擔心的就是赤狐那一具屍魅了。畢竟,這東西是他搞出來的,他可不希望因此弄出什麼禍端來。

咻!

一道人影飛入陰山上空,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元神之力,就是散發而開,向著周邊數十裡外輻射開去!

良久之後,沈天衣驀然眼瞳一睜,露出一抹憤怒之色來!

「孽障,休得傷人!」

咻!

沈天衣暴怒一聲,就是身形朝著一個方向爆射而去,在那個方向之處,他不僅感應到了赤狐屍魅的氣息,更是還感應到其他三道普通人的氣息!這讓沈天衣如何不驚怒非常!若是他感應遲了一刻,說不得那三個普通人就要遭受赤狐屍魅的毒手了!

陰山五十里之外,是華瑞市的一處郊區山林,在這裡,零散的也有幾十戶人家坐落其中,這些人家,大部分都是以老者務農,年輕人則在華瑞市打工為生存之計。

可是,今日一早,自從一個怪物出現在這一片森林,被人發現后立即報了警,絕大部分的人,也是因此撤離了開去。

如今,這一片山林外圍,已經被警方封鎖,謹防普通人不知情況進入其中而遭到怪物的攻擊。

山林外圍,正在執行封鎖命令,阻止普通人進入山林的警官鄭有德,忽然手中的傳呼機急促的響起求救的聲音:「怪物出現,請求支援!快——」

「啊!快跑!」

「不要慌亂,一直前跑!我會保護你們的!啊——」

傳呼機里連連響動的聲音,使得鄭有德臉色大變,驟然大吼道:「楊毅、朱剛、馬有錢、馮小虎!你們四個快跟我進入山林,隊長有危險了!其他人繼續保持封鎖,不許任何人入內!」

隨著鄭有德大喝聲音一落,他就是立即奔向山林之中,而其他四名被他叫喚的警員也是飛速的跟隨在鄭有德後面,跑進山林!

「隊長!隊長!請告訴具體方位!請告訴具體方位!」鄭有德一邊疾奔,一邊拿著傳呼機急聲問道。山林不小,若是沒有一個準確的方位,他們想要立馬找到隊長也是不容易啊。而現在情況聽起來那麼緊急,若是晚了一分鐘,說不定隊長和那驚叫的普通人就有危險了!

可惜,鄭有德呼叫了好幾次,那邊都沒有一絲回應傳來!這讓鄭有德更是神經緊繃,臉上冷汗涔涔!生怕隊長已經出事了啊!

山林當中,一處高坡之上,一共四道人影先後狂奔著,最前面的一對,是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看其年紀,應該是一對母女,而處於中間的那一個人影也同樣是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一邊跑,有時候還不得不撿取一些石頭回頭砸向後面那一道追逐的怪物人影!很顯然,她的作為是為了想要牽制後方這個怪物,想讓前面的那一對母女跑得更安全一點!而她一身的警服,也是彰顯了她的身份是一名女警!

「哇哇哇!」

含糊不清的大叫聲,從那後方的綠毛人影口中傳出來,這個人渾身都是長滿了綠毛,面目也不是能夠看得很清楚,可是他的力氣卻是極為的可怕,所過之處,即便是大腿粗細的林木,也是被他一撞而斷!不止如此,那些被他踐踏過的草地,不用多久,就會化為黑綠色,那些原本生機勃勃的野草,也是枯萎而死!

對於這般怪物,女警心中也是極為的驚恐,可是為了普通人的安全,她也是沒有辦法。她的職責和榮譽感都不允許她拋下那一對母女自己逃生!如果她願意獨自跑掉,她的速度一定可以比那一對母女更快!

而如果沈天衣看到這女警臉色又驚恐又憤怒的面容,定然會驚呼一聲:「曉瑜姐!」不錯,這名女警,正是華瑞市刑警大隊的大隊長趙曉瑜!

「該死的!這到底是哪裡來的綠毛怪物,莫非是山林當中的野人不成?」趙曉瑜一邊朝著後面相距不足十米的野人投擲過去一塊大石頭,一邊心中驚怒的猜測著綠毛怪物的身份。現在的她,心中也是氣急,都怪她一開始大意了,不小心被這綠毛怪物打中了一下手臂,讓她的配槍都是掉落在了山林里,根本沒有時間去撿取,就只能撤後遁跑!

趙曉瑜很明白,自己一個人根本制服不了這個綠毛怪物,所以,她一邊保護前方母女的撤退,一邊也是牽制著綠毛怪物,想要將綠毛怪物引向別的方向,可是,這個綠毛怪物似乎就是盯上了前方的母女一般,根本不鳥她的牽引,只會朝著前方母女追逐,不得已,趙曉瑜只能拖慢綠毛怪物的速度,好等待其他隊友過來支援了。

那綠毛怪物彷如也是被趙曉瑜弄的心煩了,此刻哇哇大叫之後,就是猛然張開嘴巴,露出兩根鋒利可怖的尖銳牙齒,腹部猛然一縮,然後一股墨綠毒液就是對著趙曉瑜極為快速的噴射而去!

趙曉瑜頓時大驚,她可是親眼看到被綠毛怪物踩到的野草都枯死掉的,要是自己被這一抹毒液噴中,豈有活命的可能?不只是如此,只怕自己一死,前面的那對母女也一樣活不了啊!

趙曉瑜有心想躲,可是她卻發現自己平時頗為自傲的速度,這一刻竟然是那麼的遲鈍,根本無法躲避毒液的攻擊!那毒液的噴射速度,比消防員使用的高壓水槍還要急猛十倍!

「難道我就這樣死了?」趙曉瑜心中慘然一笑,然後眼神猛然一凜,口中大喝道:「你們快跑!不要回頭!」

「啊——」

趙曉瑜大吼一聲,就是眼神凶厲的不退反進,竟然朝著毒液的方向迎了過去!不對,她不是要迎接毒液的攻擊,而是想要撲向那她根本無法匹敵的綠毛怪物!

趙曉瑜知道自己被毒液撲中,估計也是死路一條!所以,她才想到了這種拚命的辦法,即便是死,她也要撲過去抱住這個可怕的綠毛怪物,多給那一對母女一點逃跑的時間!這一刻,她完全沒有去想,那綠毛怪物一個巴掌下來,她的身體都會被拍成碎肉,她以體相搏,根本起不到半點遲滯綠毛怪物速度的作用!

眼見趙曉瑜的身體與毒液越來越近,趙曉瑜也是閉上了眼睛,雙臂張開,準備一個接觸,她就死死的抱住綠毛怪物!現在的她,只是希望自己不會立馬中毒立馬就死,而是還能再發揮她生命存在的最後一點作用!

嗤!

然而,就在趙曉瑜渴望的時候,一抹三色火光驀然從天而降,飛速的將那一抹激射過程中的墨綠毒液焚燒煉化,繼而那火光又是猛然一撲騰,一股能量激蕩而出,直接將趙曉瑜靠近綠毛怪物的身體狠狠的掀飛了出去,讓趙曉瑜沒有機會和綠毛怪物再做什麼親密接觸了!

嘭!

趙曉瑜只覺得一股熱浪襲來,自己的身體就被掀飛出去,摔落在山地之上,神經緊張之下加上摔力,落地之後,就是讓她進入了昏死的狀態。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趙曉瑜雖然沖向綠毛怪的時候,已經抱了必死之心,可是,她畢竟是一個正常人,對於死亡自然也會充滿了恐懼。加上,那綠毛怪長得噁心無比,她的神經自然一直處於一種極度緊張和驚恐的狀態,只是她那顆大無畏的英勇之心,方才支撐著她心底的最後一絲堅定信念,而沖了過去!

所以,在她感覺自己被掀飛落地,那神經也是瞬間一松,加上摔撞之力,一下子就是虛弱的陷入了昏死狀態!甚至,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那綠毛怪迷茫的看了一眼那三色火焰,還詭異的浮現在空氣當中燃燒著,不懂這突來的火焰是怎麼回事,可是基本意識讓他判定出來,都是這個東西在搞鬼,破壞了他的毒液。

綠毛怪想通之後,就是哇的一聲撲向三色火焰,可是他的手掌還沒有接觸到火焰,就被那股沸騰而出的熱浪震飛了出去。

「哼!」一道冰冷的冷哼傳來,下一刻,一道人影就是出現在了綠毛怪震飛的後方之地,二話不說,就是一抹青紅能量爆涌而出,直接破入綠毛怪的意識海,將那意識海當中的陰火撲滅開去!而這個出現的人,自然就是及時趕過來的沈天衣無疑!而綠毛怪,便就是那赤狐屍魅!

沈天衣滅了赤狐屍魅的陰火殘念之後,一抬手,手指間便是發出一股吸扯之力來,將赤狐屍魅收入了空間戒指當中。因為他已經感覺到有人朝著這個方向來了,而赤狐屍魅,卻是沈天衣不想給普通人看到的。

收好了赤狐屍魅之後,沈天衣方才踱步走到趙曉瑜跟前,看著那張顯得蒼白,卻依然透著一股英氣的精緻臉蛋,沈天衣也是不由的苦笑一聲,喃喃說道:「倒是沒想到,我們還會再相見,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幸好我趕來的及時,要不然這社會當中就要少去一位稱職的好警官了。」

沈天衣趕來的時候,自然就已經認出了趙曉瑜,只不過,那時候的他只能先救人,而不是認人。而且,將趙曉瑜震飛昏迷,也是他有意為之的。否則的話,他能當著趙曉瑜的面將赤狐屍魅收起來嗎?以趙曉瑜那正直的倔強脾氣,斷是不讓的。而且,更是會直接懷疑上赤狐屍魅和沈天衣之間的關係。

為了避免麻煩,沈天衣也只好搞暈趙曉瑜了。

原本沈天衣是收了赤狐屍魅后就直接走人的,可是,他卻發現了趙曉瑜的右臂之上,竟然在留著墨綠色的血液,很顯然,之前和赤狐屍魅的糾纏之中,她的右臂被赤狐屍魅傷到了。

這種屍魅之毒,醫院是治不好的。如果沈天衣不管,即便趙曉瑜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用不了幾個小時后,她就會被屍化!那時,曾今英勇的女警官趙曉瑜,就會變成兇殘的殺人狂魔。這自然不是沈天衣想要看到的。

沈天衣輕嘆一聲后,就是拉起趙曉瑜的右臂,然後玄青之力緩緩度入其中,替趙曉瑜的手臂化解屍魅之毒起來。

赤狐的屍魅之毒,是三具屍魅當中最厲害的。畢竟, 女總裁的王牌助理 。但對於沈天衣來說,這樣的屍魅之毒,倒是不難解決。玄青之力在趙曉瑜手臂上遊走了半分鐘后,那屍魅之毒已經化解了大半。而這時候,匆匆的腳步聲也是在山林中穿行而來。

「快!曉瑜姐姐就在那邊!」

一道焦急而又清脆的聲音,讓正在給趙曉瑜化解屍魅之毒的沈天衣神情驟然一怔!這聲音,好是熟悉!

很快,沈天衣就知道那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了,因為在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美麗女孩帶領之下,五個男警員和一個中年美婦一起翻過小高坡,出現在了沈天衣的視野當中!而那為首的美麗女孩,可不是沈天衣許久未見的肖佳瑤嗎!

看到肖佳瑤的時候,沈天衣也是著實愣了一下,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連連遇見熟人?而肖佳瑤看到沈天衣的時候,也是明顯愣了一下,然後腳步就走不動了,原本焦急的眼眶裡,也是聚集了濃濃的水霧!

可是其他警員並不知道情況啊,當他們看見沈天衣的手,正抓著昏迷的趙曉瑜,頓時一個個驚怒非常,五把黑漆漆的手槍齊刷刷的舉起,冰冷的對著沈天衣,其中那鄭有德警官更是厲聲喝道:「放開趙隊長!否則我就開槍了!」

「……」

沈天衣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這是在救人好吧?不過,他也沒有怪責這些警官沒搞清楚狀況,畢竟任誰看到現在的場景都會誤會的。當即,他便是笑著解釋道:「幾位警官,請不要誤會。我是在救治你們趙隊長,而不是傷害她。說起來,我和你們趙隊長還是朋友呢。不信,你問問你身邊的姑娘。」

沈天衣說著,還含笑看向了肖佳瑤,沖她點了點頭。和肖佳瑤之間,沈天衣一直都是以好朋友對待的,倒是並沒有其他什麼想法。而自從他離開華瑞之後,便是沒有在和肖佳瑤見過了。

鄭有德聽到沈天衣的話,又見沈天衣確實長得不像怪物,這才疑惑的偏頭看像肖佳瑤,但是手中的槍卻是沒有放下,顯得很是謹慎。

肖佳瑤自然聽到了沈天衣的話,也看到了沈天衣的笑容,可是,出乎鄭有德和沈天衣預料的是,肖佳瑤居然朝著沈天衣哭喊著大叫道:「嗚嗚,我不認識他,他就是一個大壞蛋!」

砰!

在沈天衣和鄭有德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其中一名叫馬有錢的警察,瞬間扳動扳機,一槍射了出去!

噗!

距離很近,加上沈天衣又因為肖佳瑤的哭叫而一陣錯愕,所以這一顆子彈飛快的沒入了沈天衣的胸膛!噗的一聲,嚇傻了眾人!

這一道槍聲,令得哭叫的肖佳瑤瞬間臉色煞白!然後「啊」的一聲驚叫出來,就是飛撲向沈天衣的方向,口中大呼道:「嗚嗚!沈天衣,沈天衣,你不要死啊!」

「馬有錢,你幹什麼開槍!」鄭有德回頭怒道!

馬有錢看到肖佳瑤奔出去的樣子,就知道自己誤會肖佳瑤的意思了,人家口中的那個大壞蛋,未必是真的大壞蛋啊!而居然在緊張隊長的安危之下,誤會了肖佳瑤!頓時,他的臉色也是變得蒼白起來,射殺無辜,他就算是警察也要承擔刑事責任啊!

同樣臉色蒼白無血的,還有另一個人,那就是站在馬有錢身邊的那位中年美婦,肖佳瑤的母親張燕!

張燕自然也是認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當初如果不是沈天衣這個神醫施救,只怕她早已死掉了。剛才那一刻,她原本是想要認出沈天衣的,可是肖佳瑤突然哭泣出聲,她也想到女兒經常偷偷的眼睛紅腫的模樣,這一恍惚,馬有錢已經開槍了!那槍聲,直接把張燕的腦袋震的一片空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