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話的周明,便走出了屋子,再臨近門口的時候,他又開口道。

“以後希望我們都不要干涉彼此的事情,除非,你真的找到了能把我送進監獄的證據。”

“好,我也不希望我的世界裏再出現你的影子,因爲我父親,已經徹底的死了!”

可能兩個人都沒有想到,最終會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結束今天的調查。

可能最主要要的原因還是因爲不知道對方會突然出現吧。


此時的周冉心情可以說是非常的難受,連查找資料的心情也沒有了。

嚴霜也發現了周明的出現,這也讓她明白今天的任務可能失敗了。

爲了不暴露兩人的身份,嚴霜還是用耳機將周冉給叫了回來。

看着無精打采的周冉,嚴霜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起。

身爲女人的嚴霜,明白這種事情,可能還是需要一個人想明白的比較好。

爲了以防萬一,嚴霜還是自己親自又去了那間房子一趟,看看周冉是否會因爲今天的事情而在現場留下什麼蛛絲馬跡。

一進房子裏,凌亂的房間讓嚴霜很是頭疼,這很明顯是周冉與周明打鬥時留下的現場。

這對於嚴霜來說,可不算是一個什麼好消息,而且是怕什麼就來什麼了。

嚴霜只能憑着自己的感覺,盡力的還原了一下現場,但日後喬亦會不會發現這裏有人來過,嚴霜就不敢保證了。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離開後不久,周明又重新回過這裏一次,並且對照一開始拍下的照片,再次還原了一下現場。

第二天一大早,嚴霜便找到了周冉。

可是周冉此時是滿身酒氣,醉的像個爛泥一樣。

原本昨晚回去之後,嚴霜還是決定在早上來安慰安慰周冉。

可是現在看來,可能沒有那個必要了。

以前調查喬亦的事情,一直都是周冉在親力親爲,雖說嚴霜也有幫忙,但也是在周冉要求的情況下。

現在好了,周冉再昨晚與他父親見過面之後,一蹶不振,好像連這次的任務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如此看來,嚴霜必須要肩負起調查喬亦的任務了。

不管怎麼說,她相信周冉還是會有重新振作的那一天。

而她認爲現在對於周冉最好的幫助,就是能夠在他振作之前找到喬亦的線索。

嚴霜與遠在國外的徒遠取得了聯繫。

“徒遠,我現在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

“周冉在昨晚調查喬亦的時候,與他父親撞見了,而且在回來之後整個人完全沒有一點精神了,我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現在也不想知道, 強制誘惑[重生] ,爲他做一點事。”

徒遠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有些無奈。

“需要我做些什麼?”

“我會發給你一個郵件,裏面是我的塵埃系統,我希望你能找個機會把這份郵件發到喬亦的手機上。”

“你放心,只要你能在他不察覺的情況下,讓他的手機接受到這個郵件,我就有信心不會被他發現。”

“這個任務可不簡單,我還要拿到他的手機才能做到。”

“你只需要能拿到他的手機就夠了,給我三十秒的時間,我就能完全把這套系統植入到他的手機中。”

“而且,就算是世界上的高手,也絕不會在短時間內發現這個系統的。”

“好吧,我盡力,但不能保證。”

“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替周冉也謝謝你了。”

“沒有必要這麼說,我與周冉的關係也很好,而且我們是一個team,這本身就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徒遠掛斷了電話,開始思考起來該如何執行這個任務了。

想要在喬亦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拿走他的貼身之物,難度太大了。

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嚴霜的電子郵件便發了過來。

徒遠看着手機,想到了一個只能勉強算作下策的辦法。

但對於此時的徒遠來說,這可能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因爲徒遠以前是刑警大隊長的線人,所以長年在國外執行任務,對於各個國家和組織都有一定的瞭解。

而且他現在所處的非洲,整好有一個與他關係不錯的組織。

他當然不會動用組織的力量去強行去搶喬亦的手機,如果真的是這樣,行事謹慎的喬亦一定不會再用這部經過別人手的手機。

他現在要找的是一個叫桑帛的年輕人,一個非常擅長偷盜的扒手。


因爲當年徒遠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曾經救過桑帛一命,所以在徒遠找到他之後,他也是非常爽快的答應了這件事。

其實這件事情說簡單也很簡單。

喬亦下午要參加一個醫療組織的會議,而作爲醫療器械的捐助者,喬亦會上臺有一個發言。

發言不會超過兩分鐘。

而徒遠讓桑帛做的就是在喬亦上臺的時候,把他的手機偷出來。

並在下臺的時候再把手機放回去。

他則可以利用這簡短的時間來完成嚴霜所交代的任務。

下午的會議如期而至,而桑帛也不辱使命偷到了喬亦的手機。

徒遠拿到喬亦的手機之後,卻發現手機還帶着密碼,自己根本解不開。

情急之下他又給嚴霜去了電話,嚴霜什麼也沒說,只是讓他先等十秒鐘。


十秒鐘一過,嚴霜又開口說道。

“現在我已經強行控制了喬亦的手機,你只需要把你手裏的郵件發到喬亦的手機上,並點在喬亦的手機上點擊確認就可以了。” 來不及思考嚴霜是怎麼完成的,徒遠說了一聲好便掛斷了電話。

將早已編輯好的郵件,發給了喬亦。

這次喬亦的手機不用解鎖,而是直接在屏幕上出現了一個是否接受的提示,徒遠趕忙點了一個是。

做完這一切的徒遠,看了一眼馬上就要下臺的喬亦,急忙將手機遞給了桑帛。

桑帛又在喬亦不知情的狀態下,把他的手機放回了他的口袋。

看到一切都塵埃落定的徒遠,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看着向自己走來的喬亦,他開口說道。

“喬先生,我們接下來去哪?”

“接下來我有點事情要處理,那裏很安全,你就不用跟隨了。”


“好的,喬先生。”

徒遠從來不會對喬亦的話提出疑問,這是他多年臥底總結出來的經驗。

現在徒遠自己把塵埃系統在喬亦不知情的情況下,完美的裝在了他的手機裏。

所以徒遠一點也不擔心喬亦會去哪裏,因爲他知道,無論喬亦去哪,嚴霜都會在第一時間掌握動向,並知道喬亦到底是去做了什麼。

無所事事的徒遠,難得有了點興趣,邀請幫了自己很大的忙的桑帛,一起找了個地方喝酒。

嚴霜現在已經能完全掌控喬亦的行蹤了,這讓她對徒遠的辦事效率也不得不佩服。

早就聽說過徒遠以前是刑警大隊長的專用線人,現在看來,自己也不會放過這麼一個辦事牢靠而且效率極高的人才。

就是不知道姚佳麗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能讓刑警大隊長忍痛割愛了。

不過轉念一想的嚴霜,自己這麼一個不喜歡拘束的電腦天才,都被姚佳麗給騙上了賊船,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

嚴霜自己研發的定位跟蹤系統,還是非常厲害的。

從前幾次的實驗也可以看出它的威力,只不過這套系統還是有一個侷限性。

如果是在國內的話,根本沒有必要那麼繁瑣,她想調查什麼,只要有監控的地方,她都能利用。

可是到了國外就不一樣了,尤其是到了不算太平的非洲,只能用手機植入這種辦法了。


不過這樣也有一個好處,不但嚴霜可以對植入的手機裏面的信息瞭如指掌,對於持有手機的人也能準確的定位到他的位置。

更讓人驚奇的是,它還具備錄音功能,可以把在手機接受範圍之內的聲音反饋給嚴霜。

修仙界第二吝嗇鬼2 ,弊端太過於明顯,所以就一直都沒有啓用過這個功能。

華娛之夢

看樣子,喬亦接下來可能會有所行動了。

果然不出嚴霜所料,再一陣嘈雜的聲音之後,嚴霜聽到了喬亦的聲音。

“調查的怎麼樣了?”

“喬先生,目前的進展還不算很大,您也知道八隻眼組織的情報工作特別的突出,所以想要在短時間之內調查到什麼,還不能被他們發現,真的是很困難。”

“這我瞭解,慢點可以,但一定不能被發現。”

“喬先生您放心,我們會把握好分寸的。”

“恩,這件事情一定不能被其他任何人知道。”

“好的,喬先生。”

簡短的對話過後,又成了嘈雜的聲音。

嚴霜暗自思量:“怎麼會?”

“喬亦不應該是八隻眼的成員之一嗎?”

“怎麼看這情形,他好像也是在調查八隻眼組織一樣?”

這讓嚴霜實在死有些費解。

不過說到底,這也算是一個重大的發現,嚴霜還是決定把醉酒的周冉叫醒,一起商量。

此時的周冉出乎嚴霜的意料,並沒有和早上見到的時候一樣的狀態。

周冉見到嚴霜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苦笑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