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的時候,他臉色頗為不爽,顯然蘇黎的打法很讓他難受。

「那你找到了嗎?」王璇璇問。

「或許吧,太需要操作了。」

這時,黃忠逼近了上來,韓景合開始後退。

如果黃忠沒有大招,或者是那種攻速出裝,孫尚香打黃忠就像打兒子一樣,可solo沒有如果,他必須要找到破敵的方法。

太需要操作么……

王璇璇沉默了,如果是四年前,她肯定會笑的眯起眼睛來,因為韓景合作為一個射手,最不缺的就是操作了,可現在……

似乎感受到了王璇璇的擔憂,韓景合自信一笑,說道:「放心,我有可能失誤,對方也有可能,待會,就看雙方誰的失誤更少了!!」

他有自信,就算出現了失誤,以他的戰鬥經驗,絕對可以化險為夷的!

另一邊,蘇黎輕抿著嘴,左手輕輕地托著戰機,右手的五根手指像在屏幕上跳舞的精靈,控制著黃忠對著線,壓進緩退補刀,皆從容不迫。

氣氛,似乎越來越平靜。

但在平靜之下,是隨時都會爆發出來的死戰。

以雙方此時的裝備,一旦接觸上,絕對是不死不休!

「我要上了!」

韓景合深吸一口氣。

「你打先手!?」王璇璇瞪大了眼睛。

「對,等他打先手我會很被動。」韓景合說著,控制著看似要補刀的孫尚香,緩緩地靠近了過去。

「留1技能躲大?」王璇璇問。

「不行的,他肯定會先扔2技能逼出我的1技能,所以翻滾突襲留不住,放心,我有很大的把握!」

話音一落,韓景合不再保留,緩靠的身影突地加速,直指黃忠。

「來了……」

蘇黎放在屏幕上的手指緊繃了一下,對於孫尚香的主動進攻,他毫不意外,韓景合這方的一塔血量已經被耗了大半,再等一會的話,將完全失去先機。

「叮!」

就在這時,韓景合手指一劃,存下來的2342金,直接買下了逐日之弓,另外的裝備是攻速鞋,和鐵劍之類的小件,整體經濟大概比黃忠低了600左右。

抬槍,扣板,射擊!

剛一將黃忠納入輸出範圍,韓景合毫不猶豫的打出了普攻,至於2技能他並不急著放,1技能同樣要等黃忠2技能出手才能釋放,所以現在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普攻!

單拼普攻的話,黃忠是拼不過孫尚香的,也會在之後的處境中無比被動,畢竟孫尚香的幾個技能全是爆發,特別是大招。

「來的好!」蘇黎的心臟也砰砰砰地開始跳動了起來,曾經他幻想過無數次跟韓景合solo的場景,現在真的發生了,哪怕以他的競技心境都泛起了波動。

唰——

警戒地雷脫手飛出!

韓景合自信一笑,翻滾突襲靈動無比,以毫釐之差將這一擊躲了過去,起手反手打出這增傷的一槍,黃忠身上立即飄起血量扣減的字樣,不過其中的大半被黃忠身上陡然升起的護盾所抵擋,血量只下降一小截。 黃忠的警戒地雷雖然沒有命中孫尚香,但命中了小兵,同樣觸發了護盾效果。

噠噠噠!

韓景合心中毫無波瀾,控制著孫尚香再次一槍打在了黃忠的身上,第二槍,同樣代表著戰鬥正式打響了!!!

雙方都沒有了迴旋的餘地!

這時,孫尚香身上1技能的加速效果已經消失,現在逃跑無異於認輸。

就算運氣好逃掉了,一塔被破之下,同樣是輸。

只能戰!!!

另一邊,蘇黎心情激蕩,面色卻很平靜,在這關頭,他只是輕輕地點下了「重裝炮台」的按鈕,頃刻間,噩夢般毀天滅地的炮台架了起來!

王璇璇心中一緊,卻發現此刻的韓景合眼中沒有畏懼,反而綻放出無比暴虐的光芒。

豪門圈養:總裁,求寵愛 嗖!

炮膛聳動,炮彈爆射而出,以極快的速度從高空落下,這是在無盡戰刃加持下的一擊,只怕就是這一炮,就能打掉孫尚香三分之一的血。

就是現在!!!

都快嗅到濃郁的火藥味了,韓景合卻是猛然按下了逐日之刃主動技的按鈕!

逐日:增加150點射程,以及50%的移速加成,持續5秒!

嘩——

剎那間,孫尚香渾身上下都被金光籠罩了,移速突然暴增一大截,竟然硬生生將黃忠的這一炮給躲了過去。

「奈斯!!!!!!!!!」

王璇璇在一旁大叫出聲,她沒想到韓景合竟然想到用這一招來破黃忠的大。

持續5秒鐘50%的移速加成,是很可怕的,黃忠大招炮擊落下的範圍大約有一個防禦塔底座大小,以這種移速是有很大概率躲過去的。

當然,黃忠可以選擇暫停攻擊,等孫尚香的移速持續時間過去,但別忘了,孫尚香可以選擇躲避,也可以選擇攻擊,他這樣做無異於找死。

唯一的可能,是以自身的操作能力,提高命中率!

「逐日之弓!?」

蘇黎眼睛一眯,他想到過這件裝備,但沒想到韓景合居然這麼快也想到了它,在這種情況下,單靠鎖定攻擊5秒內幾乎不可能再命中孫尚香,而孫尚香卻可以趁著黃忠普攻的空檔還擊。

同樣的,黃忠也可以尋找孫尚香走位的破綻,和攻擊僵硬的空檔,以控制方向鍵暫停攻擊再找准角度攻擊的方式,加強命中率。

所以接下來,絕對是一場沒有任何水分的走位和預判的較量!!

「命中不夠,攻速來湊!」

蘇黎面對這種局面,自然是準備了後手了,紅光一閃,增加60%攻速和10%輸出能力的狂暴被他開啟了。

一時間,黃忠炮擊的輸出密度,得到了巨額的增長,哪怕孫尚香移速大增,也被命中了一炮,血量暴降一大截。

嗖!

又是一炮打了下來,韓景合眼中冷光一閃,在炮彈落下的瞬間,給黃忠套上了弱化,這一炮的攻擊力度頓時少了一半。

而且,他的1技能馬上就要冷卻好了,到時候,黃忠大招狀態不足為懼,他已經笑了起來,這一局,終歸是他韓景合技高一籌!!! 4炮下來,只命中了兩炮,其中一炮還被弱化減弱了一半傷害。

留給黃忠的只剩三炮,這三炮中至少有兩炮是處於弱化狀態的,也就是說,黃忠必須三炮全中才能贏!

當然,他也可以等弱化過去,但那時候孫尚香的1技能早就冷卻完畢了,留給黃忠只有死路一條。

蘇黎面色平靜,韓景合能這麼快的想到最合適的應對方法,的確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意料也是有限的,如果韓景合就那麼輕易的被他擊敗了他才會真正的感到意外。

三炮,必須要全部命中!

在孫尚香轉身,向黃忠機槍掃射的剎那,蘇黎雙眼陡然一凝,抓住這個空檔果斷的按下普攻鍵,緊接著右手大拇指在戰機屏幕上一劃,拉扯住了方向鍵,黃忠的普攻隨之停了下來。

現在這種情況,他必須要開一炮停一下,重新尋找時機。

「咚!」

這一炮果然中了,韓景合臉色一變,隨著這一擊,他的血量已經不足一半。

但移速的持續時間已經容不得他猶豫,而且他的1技能馬上冷卻,一時間他也顧不得其它,想儘可能的打出最多的輸出,只要躲過黃忠的最後一擊,他就能依靠大招和1技能的瞬間爆發,收掉黃忠!

噠噠噠——噠噠噠——

孫尚香繼續走位,干擾黃忠的判斷,也許是他也有些緊張了,其中一發走a僵硬了一下,再次被黃忠一炮打中,不過韓景合併沒有擔憂,他不怕黃忠兩炮連發,因為黃忠的身上還有著弱化效果,他百分百敢確定,如果黃忠真敢這麼做,最終他會以120-140點血量的優勢,拿下這局solo!

咚!

第六炮打在孫尚香身上,孫尚香血量不足三分之一,一炮,還有最後一炮的機會!!

韓景合也緊張了起來,飛速計算著黃忠的一切狀態,黃忠的1技能全等級10秒冷卻,作用除了被動增加物理攻擊力外只是增加移速而已,黃忠在開打時並沒有釋放過,不過有沒有釋放都無所謂了,畢竟只是一個加速效果,沒有大招狀態的黃忠,根本不是孫尚香的對手。

至於黃忠的2技能,通過之前的幾波對拼他護盾的厚度來看,只學了1級,肯定是主1技能的,所以2技能的冷卻時間是8秒!

現在雙方對拼時間才過了5秒,而黃忠的狂暴也交了,所以說,黃忠已經沒有底牌了,只剩那最後一炮,他,死定了!

噠噠噠!!!

「死!」

韓景合陡然大喝一聲,精氣神提升到了巔峰,在普攻而出的霎那,立即接1技能取消普攻后搖翻滾了出去,手指已經高懸於大招「究極弩炮」之上,只待施法完畢就重重按下!

說時遲那時快,也就在同一刻,蘇黎右手陡然從方向鍵上滑向了普攻鍵,重重鎖定打出。

嗖!

一發巨大的炮彈衝天而起,帶著硝煙沿著孫尚香身後的尾跡線砸去。

那一刻,畫面宛如靜止,翻滾的孫尚香,拔地而起的炮彈——

能不能命中!?

這電光火石之間,王璇璇,韓景合兩人皆瞪大了眼睛,蘇黎的目光也是緊緊地落在這一擊上——

轟!!!

爆炸聲響起,但第一滴血的提示卻遲遲都未出現,沒……沒有命中,這一擊空了!

近乎是擦著孫尚香的後腳跟爆炸,但終歸差了那麼一絲。

「哈!」

韓景合大笑出聲,扣板扣動,大招「究極弩炮」帶著尖嘯聲脫膛而出,重重地在黃忠的身上爆炸開來,瞬時間黃忠的頭頂飄起恐怖的血量扣減,血量僅剩一絲。

「右手控制方向鍵耽誤了時間,否則可以在孫尚香最後一發普攻的前一個瞬息,打出最後一炮的。」

蘇黎嘆息一聲,果然,韓景合不愧是曾經的王者,不使用魔術線的話,太容易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了。

沙沙沙沙沙——

孫尚香腳踏草地,飛速衝來,這一局對於韓景合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

看著已經抬起槍口的孫尚香,蘇黎搖搖頭,無聲無息之間,一枚閃著金光的地雷飛了出去,在韓景合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地雷在孫尚香的腳下爆開了,同一刻,黃忠的身上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宛如雞蛋殼的罩子。

警戒地雷??這怎麼可能!!!?

這是韓景合大腦中回蕩的最後一句話,緊接著,黃忠身上湧起一圈疾風,他赫然啟動了1技能,而孫尚香受到了警戒地雷的一擊,還有減速效果,這一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黃忠的炮口射出一枚炮彈。

破甲效果之下,只一擊,就收掉了殘血的孫尚香。

「FirstBlood(第一滴血)!」

激昂的提示音響起,韓景合的戰機頃刻間灰了下去。

「警戒地雷……警戒地雷……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韓景合呆住了,他明明把一切都算計到了的,無論是黃忠的技能cd,還是將要面臨的狀況。

這警戒地雷只怕還要2秒才會冷卻完畢,怎麼現在……

不敢置信的他,再次打開了黃忠的裝備欄,根本,根本就沒有減cd的裝備啊!

王璇璇滿臉驚愕,雖然她不知道具體細節,但單是韓景合輸了這個事實,就讓她傻眼了,之前不還是信心滿滿的么,而且躲過了那麼多炮,怎麼轉眼……

「願賭服輸。」

蘇黎開啟語音,淡笑道。

蘇黎的聲音很清淡,韓景合身上卻冒出一股寒意,因為至始至終他都沒有搞清楚警戒地雷之迷,這讓他壓力很大,人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是抱著敬畏的心。

「為什麼,警戒地雷的冷卻不是8秒嗎?為什麼,你告訴我!」韓景合非常不甘心,明明他已經做到很好了,就算前期被壓了,憑著最後的操作,他明明能贏的。

就是那突如其來,大大出乎了他意料的警戒地雷,讓他所有的操作都功虧一簣。

「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

蘇黎問。

「啊?」

韓景合一愣。

「你憑什麼認為警戒地雷是8秒冷卻?」蘇黎又問。

「這是系統機制啊,1級的警戒地雷不就是8秒嗎?」說是這麼說,韓景合卻感覺到智商不夠用了,因為剛剛黃忠釋放第二發警戒地雷時,明顯不足8秒。 蘇黎笑了笑,說:「我是主警戒地雷的。」

「這不可能!!!」

韓景合驚叫了起來,他臉上露出比輸了這場solo還震驚的神色,道:「我的本命可是射手,黃忠2技能每個階段的盾有多厚,能承受多少傷害我還不清楚?你絕對是主1技能的!!」

「是,你的判斷是沒有錯,可……那是因為我留著技能點沒加上去啊。」

說到這裡,韓景合再不明白,簡直是愧對自己曾經暴走神的身份了。

他倒吸一口冷氣,明白了,這傢伙根本不是主什麼1技能,而是刻意留著技能點不升級2技能,然後在最後一波的時候瞬間將2技能連升四五級,在黃忠開大加了防禦力的狀況下,而且在那種緊急的情況下,他根本來不及計算黃忠護盾的強度,使他判斷錯誤,一直到現在,一直到這個隱患徹底爆發。

「卧槽你大爺啊,你敢不敢再噁心點!!!!!」

明白過來的韓景合,心態徹底爆炸了,尼瑪為了贏自己居然算計到了這種地步,這一刻他恨不得去找蘇黎真人pk。

「輸不起啊?」蘇黎終於笑了起來,笑的很得瑟。

韓景合的臉孔憋成了豬肝色,他當然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只是以這種方式輸了的滋味,太讓他酸爽了。

「其實吧……」

蘇黎頓了頓,繼續道:「其實如果不是我單手跟你玩的,早在我開大的時候,你就死了,不得不說你的確變菜了。」

「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