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怪,方纔還威風凜凜的蠍獅聽到這個聲音,竟如同小狗般乖巧,雙翼一斂,從窗戶裏擠了進去,徑自走到卡爾維諾身邊那個女子的腳下,用自己的大腦袋輕輕碰觸她的小腿,發出愉悅的低鳴。

很難相信這麼個大傢伙居然會叫託託這種頗帶女子氣息的名字,不過女孩子總喜歡給自己的寵物起些可愛的名字,這也無可厚非,劉越心中一定,正打算去別的地方看看,不料那個女子有意無意的走到窗邊,直直地盯着他看,過了片刻,忽然調皮的朝他眨了眨眼。

“見鬼!”堂堂地圖騰之主,在這雙清澈如海水般碧藍的眸子下,居然泛起全身被看透的感覺,劉越毫不懷疑,剛纔那個女子顯然已經發現他了,至於爲什麼不揭穿反而幫他解圍,這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劉越相信,很快她就會主動解開這個謎底。

卡爾維諾與巴爾德等人寒暄一番後,便帶着他們離開了客廳,而那個女子,則藉口身體不適,留在了客廳中,雖然卡爾維諾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

等他們走遠,那個女子一躍而起,她首先把客廳的門關好,然後轉身道:“好了,你可以出來了。”

劉越哼了一聲,緩緩現出身形,那頭名叫託託的蠍獅猛地站了起來,全身肌肉緊繃,一條長尾不住地四處甩動,尋找着發出致命一擊的機會。

“託託乖,不要鬧,對了,乖一點。”那女子走到蠍獅的旁邊,連哄帶騙,將蠍獅安撫下來。

因爲巨靈的雙眼是用“鬼眼飛鐮”的眼珠製成的,天生帶着“真實視野”這個法術,偏生這個女子身上的衣料也不知是什麼做的,一眼望去,竟是看了個通透,劉越雖非初哥,卻也被她那完美的體型吸引住了,一時竟有些回不過神來。

她的五官並不算完美,無論是塞萊希雅還是布萊妮在容貌上都可以壓過她一頭,只是她天生有一種氣質,與布萊妮那種毫不掩飾的侵略性或者塞萊希雅的楚楚可憐不同,她的身上有一種屬於軍人的幹練,給人的感覺就是眼前一亮,英姿颯爽。

西方女子的皮膚雖然白皙,但是湊近看毛孔往往較爲粗大,顯得不夠細膩,但是這女子卻是與衆不同,在劉越那堪比鷹隼的目光下,如此近距離的觀察,依然顯得細膩柔滑,彷彿吹彈可破一般。

幸好巨靈的體形巨大,劉越只要把頭擡高一些,便看不到那女子的胴體,這才自然了一些。

“美麗的小姐,剛纔你爲什麼要幫我掩飾,你看,我們並不認識,而且我還有可能對你們抱有惡意,坦率地說,相比絕大多數的同齡人,你的武技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出色,但是也僅僅只是出色而已,就算加上那隻大貓,哼哼,你就不怕我對你不利嗎?”

那頭蠍獅似乎感覺到了他語氣中的輕蔑,一雙紅色的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恨不得馬上撲上來。

“我是歌莉婭•影月,我想你一定很奇怪剛纔我的舉動,事實上,我的眼睛和普通人有些不同,天生擁有看穿一切幻術的能力。”

“真實之瞳?”這下子連劉越也不得不搖頭苦笑,擁有“真實之瞳”這種能力的人恐怕整個次大陸也找不到幾個,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遇上,這隻能怪自己太過大意,施放了一個“隱形術”就自以爲萬事大吉了,卻沒料到先是被一頭畜牲看破行藏,又遇上這等萬中無一的人物。

“你不用懷疑,我之所以幫你掩飾,並沒有別的意思,只不過是怕你傷害託託而已,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力量很強大,如果我不制止託託的話,恐怕它會受到傷害。”

劉越點了點頭:“很聰明的選擇,好吧,既然被你看穿了,我也不想繼續留在這裏,我們後會有期吧。”

“等等……”

“怎麼,你打算請我吃午飯?”劉越隨口開起了玩笑,只不過藉助巨靈的發聲系統,發出的聲音有些古怪。

“你……你能不能帶我走?”

“什麼?”

劉越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陌生的美女居然會向自己提出這麼個要求,別說自己現在還是一副構裝生物的造型,就算是本體來了,他也不認爲自己的魅力,能大到讓人一見面就撲上來和自己私奔的程度。

更何況,這個美女與卡爾維諾明顯有很深的關係,搞不好就是他的女兒,照這麼說來,她可能就是巴爾德這次來求親的對象,劉越想到這裏,心頭一亮。

這當真是天從人願,普萊斯公國與自己可說是水火不容,萬一他們和影月家族聯起手來,對劉越可是相當不利的,出手幹掉這個小美人自然是一勞永逸的辦法,但是哪有現在這麼理想,想到這裏,巨靈那金屬臉龐上居然也浮起一絲淺淺地微笑,看上去只覺詭異萬分。 17K分成作品PK大賽,請擁有VIP帳號的兄弟支持一下老夜兄弟吉祥如意的作品《巫》,書號13091,拜託了,鏈接如下,請投小吉一票,相信他的作品不會讓大家失望,老夜在這裏拜謝了

17k.com/promotion/PK/PK_VOL0003.html

劉越終究不是普通人,很快他就發現了一絲不妥,很簡單,歌莉婭並不是傻瓜,自己偷偷潛入這裏,怎麼看都是不懷好意,她居然自動要求跟自己走,如果這個女人的腦子沒毛病,那就是另有所恃了。

歌莉婭雖然竭力壓抑着體內的力量,但是在劉越眼中,這種努力註定是徒勞的,讓他有些吃驚的是,這個女孩竟然是罕有的三職業者。

在法蘭,多職業者並不算罕見,比如岩石•岡薩雷斯,他就是十級戰士,四級雷角武士,按照通常的算法,他應該算十三級,不過因爲雷角武士是戰士的進階職業,所以綜合實力反而比一般的戰士強,真動起手來,十五級的戰士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但是歌莉婭就顯得比較奇怪了,如果說五級戰士,三級劍聖這種進階方式還能讓人理解的話,另一種屬於施法者的力量就讓人有些不可思議了,而且這種力量的等級還不低,按照同樣強度的法師計算,只怕不低於十級。

在這個世界上,向來不乏才華橫溢的天才,但是像她這樣年齡不超過二十,力量卻接近傳奇人物的實在是少之又少,相比之下,劉越若不是運氣不錯的話,恐怕還比不上她。

這樣的人物,如果專攻一系的話,搞不好早就晉身傳奇了,劉越並不認爲這樣的強者會犯這種錯誤。

所謂“魔武合一”這種修煉方式,在法蘭大陸曾經流行一時,的確,在想象中,擁有武者強健的體魄,同時具備施法者的種種能力,這種被稱爲“魔武士”的職業看上去似乎很有誘惑力,也吸引了大批做着英雄夢的人。

但是殘酷的現實打破了他們的夢想,首先,施法者是需要極高的天賦以及海量的金錢投入纔能有所成就的,譬如術士,要是沒有天賦的話,根本連入門的資格都沒有,法師更是需要長年累月的苦讀鑽研,想在任何一個職業上取得成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別提兩種職業兼修了。


而最糟糕的是,金屬對魔法有排斥作用,穿上一身甲冑再去施法,成功率會下降到一個低的可怕的程度,所以這種流行只持續了沒幾年就煙消雲散了,只留下一羣哭天搶地,追悔莫及的所謂“魔武士”。

“我真得很奇怪,難道你不怕我對你不利?”

歌莉婭微笑道:“無論做什麼事,總是要冒一點風險的,不是嗎?”

劉越沉吟了片刻,突然開口道:“以你的能力,要離開這裏並不是難事,尤其是他們對你根本沒什麼防備之心,要是你不能給我個滿意的答覆,那麼對不起,我要走了,而且我可以保證,你們絕對留不住我。”

歌莉婭做出一副要暈倒的模樣,搖頭道:“天哪,從沒見過這麼拖拖拉拉的男人,好吧,那我就……”

“等等,你說什麼,你叫我男人?”

“怎麼,我說錯了嗎?”

劉越忽然明白了過來,暗歎了一口氣,爽快的說道:“好吧,我帶你走。”

歌莉婭對他態度的突然轉變還有些意外,只覺渾身一僵,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等她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城堡,四周不時傳來悅耳的鳥鳴聲,夏日的森林裏到處是一片生機勃勃,那種充滿生命力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的張開雙手,似乎想擁抱這個全新的世界。

那頭蠍獅似乎被突然的傳送嚇到了,神情緊張的觀察着四周。

劉越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歌莉婭似乎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上現出猶疑的神色。

劉越搖頭道:“我就猜到,你根本就是臨時起意,什麼準備也沒做,你知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告訴你,這裏是平安島,整個次大陸最危險的地方之一,離開這裏的船隻全部掌握在你們影月家族手裏,就算你可以騎着這隻大貓離開好了,茫茫大海,你能往哪裏去,而且附近的島嶼上幾乎全都有海盜盤踞。”

歌莉婭明顯沒有想到這個,一時也犯了難,臉上第一次表現出女人的那種軟弱的情緒,不過很快她就掙脫了出來,神情堅毅的說道:“能不能麻煩你指給我一條最快到達大陸的路線,我相信我能夠撐得住。”

劉越不禁讚歎她的勇氣,當然,對於她這種完全不考慮後果的行事方式則有些不敢苟同,很顯然,她的那種軍人氣質應該是受到從小生長環境的影響,不過也許是因爲一直生活在一個閉塞的環境下,使她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這讓他覺得很奇怪,影月家族並不是那種鄉下的土財主,對子女的培養似乎不該是這樣的,除非……

“好吧,讓我來告訴你,這裏距離最近的港口大約有三天的航程,注意,這是指無風無浪,乘坐魔法船的效果,按照普通船隻的速度,至少也要二十天才能到達最近的港口,你這頭大貓的飛行速度原本就不算快,更何況還要考慮飲食以及休息的問題,簡單來說,你能夠平安到達大陸的可能性不會高於百分之二十。”

聽了劉越的話,歌莉婭再次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這也難怪,在這個資訊極度不發達的世界裏,除了少數人能夠享受魔法的力量,絕大部分人依然像處於矇昧時代的地球人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生所到最遠的地方恐怕不會超出居住地五百里的範圍。

試想,歌莉婭這麼個明顯沒出過遠門的女孩子,怎麼能夠知道外面世界的艱難,即使她的力量比絕大部分冒險者都要強大的多,如果算上那頭蠍獅的話,她一個人足以對抗一支全副武裝的精銳小隊,要是戰術上得當一些,那就不是對抗,而是屠殺了。

(注:按照法蘭通用的軍制,二十人爲一個小隊。)

“那我該怎麼辦?”歌莉婭有些茫然的自言自語道。

“最安全,穩妥的辦法就是,你自己回去,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就當今天的……”

“不,絕不,,我就是死了,也不會再回到那個鬼地方。”歌莉婭情緒忽然激動起來,受到她的影響,那頭名叫託託的蠍獅也緊張了起來,瞪着一雙血紅的大眼,似乎要擇人而噬。 17K分成作品PK大賽,請擁有VIP帳號的兄弟支持一下老夜兄弟吉祥如意的作品《巫》,書號13091,拜託了,鏈接如下,請投小吉一票,相信他的作品不會讓大家失望,老夜在這裏拜謝了

17k.com/promotion/PK/PK_VOL0003.html (以上不計入收費章節,請放心訂閱)

“看來似乎和我預料的差不多,這個小丫頭果然是個麻煩呀,不過,既然和預定目標沒有衝突,那麼所謂的麻煩其實也就等於不存在,看來這次撿到寶了,二十歲不到就快要進入傳奇領域,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錯,這件事如果傳出去的話,絕對會是一個震撼性的消息,拉爾夫三十歲晉身傳奇,已經算得上是驚才絕羨,想必黎明之殿到現在還在爲自己當初那不智的決定而追悔莫及吧。

而歌莉婭則根本已經不是一句天才能夠形容的了,這簡直就是將所謂的常識完全踩在腳下,要是她能夠在二十歲前突破傳奇的話,恐怕絕大多數冒險者都會有用頭撞牆的衝動吧。

歌莉婭發泄了一會兒,很快調整好了情緒,歉意的笑道:“對不起,在你面前失禮了。”

劉越對她的控制力暗自讚歎的同時,心頭不由得起了一絲憐意,畢竟她才二十歲不到,在另一個時空中,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尤其是城市裏的女孩子,恐怕還是父母呵護下的小寶貝,整天忙着逛街與玩樂呢,相比之下,她的這份完全與年齡不相稱的表現,更讓人覺得難能可貴。

“你和卡爾維諾……”



“他是我的叔叔,我想你一定覺得很奇怪,我爲什麼要從家裏跑出來吧。”

“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不妨把你的心事告訴我,也許我能幫得上忙也不一定啊。”

歌莉婭搖了搖頭道:“沒用的,你根本沒法想象的到,他們的勢力有多大,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了,我不能再拖累你,畢竟,這是我自己的恩怨,沒有必要牽連別人。”

“不,不,我想你弄錯了一點,首先,我並不是毫無代價的幫你,我之所以會出手,那是因爲我希望通過你瞭解一些我所需要的情報,當然,現在我更希望能夠聽你說一下你的故事,也許,我們可以找到共同的利益也不一定。”

歌莉婭一愕,隨即笑道:“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告訴你也沒關係,不過,這就說來話長了,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坐坐怎麼樣?”

“一切如您所願,請!”劉越風度極佳的行了個禮,隨手施放了“法師的隱祕豪宅”這個純爲了享受而被創造出來的七級法術。

(注:“法師的隱祕豪宅”,等級:七級法術;派系:咒法系;豁免:無;射程:近距;施法時間:10分鐘;持續時間:2小時每級;介紹:在異次元創造豪宅,同時可以有效的防止奧術或者神術的探察。

PS:“魔鄧肯豪宅術”的翻版,吼吼,總覺得這些用人物名字來命名的法術比較麻煩,因爲這畢竟不是傳統的DND,於是修改了一下,大家不要見怪。)

說起來他這個動作依然表現出了一絲不成熟的味道,瞬發七級法術,尤其是這個雖然有用,卻不能算必須準備的法術,似乎有那麼點示威的意思,大約是被歌莉婭語氣中隱隱透出的那種“你惹不起”的意思所激怒吧,不過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在漂亮的女人面前逞強的男人,他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兩人一獸剛走進去,那扇憑空出現在地上的銀色大門便突兀地消失了,與此同時,他們來到了一間寬敞的客廳裏,幾乎是本能似的,他扶了歌莉婭一把。

“你是什麼時候看出來的?”

歌莉婭的聲音稍稍有些顫抖,看得出來,她對這件事很介意。

劉越苦笑道:“在你叫我男人的時候。”

他伸出手,按上了歌莉婭的額頭,口中道:“別緊張。”

“呀?”歌莉婭發出一聲飽含着激動與疑惑的喊聲,曾幾何時,世界在她的眼中成了漆黑一片,雖然在“真實之瞳”的幫助下,她不至於像普通的盲人那樣無助,但是作爲一個曾經見識過這個世界的五彩斑斕的女孩子,心中的悲傷自然可以想象,而突然之間,鮮活的世界再次出現在她面前,即使以她的定力,也不禁有些失態。

這是多麼諷刺的事情啊,天生擁有“真實之瞳”,能夠看穿絕大部分幻術的歌莉婭,居然會是個盲人,如果不是聽到她親口承認,即使是劉越都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你……原來是這樣。”看到了劉越此時的樣子,歌莉婭恍然大悟,的確,除了盲人之外,誰也不會認爲劉越此時還是個男人,甚至,是不是“人”還有待商榷。

“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辰星•路西法,很抱歉,以現在這種樣子與你見面,如果你願意的話,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故事了嗎?”

歌莉婭心情平復了一些,開口道:“大約在兩百年以前,我們影月家族還只是一家破落的貴族,要不是祖先與索多瑪王室有血緣關係,恐怕早就維持不下去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一位祖先在冒險的途中,突然失蹤了,當時很多人都認爲他死了,但是讓人意外的是,在幾年以後他回到了家中,不僅如此,他還帶來了大批的財寶,這時候人們才知道,原來他是被地底王國的人抓去了。”

“地底王國?你是指尼貢?”

“不錯,雖然幽暗地域中有着數不清的勢力,但是真正稱得上王國的,也只有尼貢了,傳說中,那是個黃金與寶石的國度,而我的那位祖先,恰恰證實了這一點。”

“最讓人欣喜若狂的,則是因爲他不但帶回了珠寶,還學會了馴養蠍獅的祕方,正是有了這個祕方,影月家族才能在短短地幾十年時間裏復興起來。”

“但是你們爲什麼會來到平安島呢?”劉越不禁有些好奇。

歌莉婭輕輕用手捋了一下頭髮,劉越注意到,她的手很白皙,甚至能看到皮膚下那淡青色的血管。

“我曾經說過,我們家族與索多瑪王室有血緣關係,雖然已經很稀薄,但是依然是王室血裔,在一次有關繼承權的爭奪中,我們家族站錯了隊伍,幸運的是,因爲我們掌握着蠍獅騎士的祕密,所以王國不敢對我們怎麼樣,只能把我們流放到了平安島上。”

劉越疑惑的問道:“難道你們的補給一直是靠索多瑪王國在供應?”


歌莉婭點了點頭道:“這是一樁交易,我們每五年向王國提供一批蠍獅騎士,他們則負責補給。”

“那爲什麼……”

“你是說那些罪犯,說來好笑,最早的時候,是王國刻意把他們流放到這裏,目的是爲了奪取祕方,不過因爲防護的得當,他們一直沒有得手,索多瑪也懶得管他們的生死,我的一位祖先嚐試着收編了其中一部分人,久而久之,也不知怎麼消息就傳了出來,說只要逃到這裏,罪行就不會受到處罰,以訛傳訛之下,平安島就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劉越不禁失笑,不過仔細想想,索多瑪做的還是很聰明的,把這些窮兇極惡的傢伙流放到這裏,出了事也不用他們負責,影月家族等於成了看守牢房的守衛,而憑着這些烏合之衆,就算有蠍獅騎士這樣的強大武力,也不可能威脅到王國的統治,萬一他們有什麼異動,只需要停止補給,不出幾個月這裏的人就得活活餓死。

“他們爲什麼沒有這麼做呢?”劉越心中依然有着疑問。 兩人各自尋了個椅子坐下,似乎看出了劉越的疑惑,歌莉婭冷笑道:“你是想問,王國爲什麼不乾脆斷絕我們的補給是嗎?”


劉越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這個表情在巨靈的金屬臉上顯得極爲彆扭。

“有些事牽涉到王室祕辛,也難怪你不知道,事實上,他們之所以不殺我們,並不是他們心慈手軟,而是沒有辦法,索多瑪王室的祖先曾經在神靈面前發過重誓,絕不殺與自己血脈相連的人,而這個誓言,也隨着王位代代相傳,雖然因爲這件事,多年以來,王室內亂時有發生,不過同樣是這個原因,索多瑪王國的大權始終牢牢地把握在他們這一族手裏。”

“這是爲什麼?”

劉越只覺不可思議,要知道,這樣的誓言無疑是給了那些擁有王室血脈的人一塊免死金牌,如果成功,就能當國王,失敗的話,最多也只是流放或者監禁,付出與收穫完全不成比例,稍有些野心的人只怕都會毫不猶豫的造反吧。

說起昔年索多瑪的第一任國王,也就是那位被尊稱爲“雷霆大帝”的古斯塔夫一世,在法蘭可說是威名遠揚,即使時光已經過去了三,四百年,提起“泰坦兵團”,依然擁有能讓人戰慄不已的奇特魔力。

不過這位大帝在子嗣方面顯然沒什麼運氣,直到他六十出頭的時候才生下一位王子,而更糟糕的是,還未等這位王子成年,古斯塔夫一世自己卻已經走到了人生的盡頭。

以他的雄才偉略,怎麼會看不出迫在眉睫的危機,以當時的情況,若是讓王子繼位,只怕不出數月王國便要生亂,無論是他那些野心勃勃地兄弟還是他屬下的驕兵悍將,都不會容許一個十歲不到的小鬼坐在他們頭頂上發號施令,於是,古斯塔夫一世在萬般無奈之下,想出了一個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