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察猜你怎麼來了?”何晨光看着進宿舍的人驚訝道。

“害,這不是我們也要回國了嗎,過來跟你們告一聲別,也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察猜解釋道。

紅細胞衆人一一跟察猜說話告別,不過說的都是離別時候說的話,很快到了馮陽光。


馮陽光望着察猜詢問道“察猜你有家人之類的嗎?”

察猜一臉茫然,他不知道爲什麼馮陽光問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照實回答了“有,我有一個媳婦跟一個女兒”

在一旁聽着的何晨光頓時驚叫道“我靠,察猜你已經當爹了?你也不告訴我一聲”

察猜嘿嘿笑道“這不是沒你聯繫方式嗎,所以也沒有辦法告訴你”

“不過陽光你問這個幹嘛?”察猜還是一頭霧水。

“是這樣的,經過我的瞭解,蠍子他們可是一個僱傭兵公司的,這次我們讓他們損失慘重,十有八九到時候他們會來報復,我們的家人都在天朝都還好,但是你們不一樣,你們T國的環境你也知道,魚龍混雜非常不安全,所以給你提醒一下,實在不行把你媳婦跟女兒送來天朝躲一躲,你也有溫總的聯繫方式吧,到時候你可以聯繫他幫你安排一下。

我得提醒一下你,你是軍人你肯定不怕,但是你家人可都是普通人啊,你得站在他們角度考慮一下問題”

馮陽光一口氣把自己心裏所想跟該說的全說了,對方可是****僱傭兵公司,沒有對方不敢做的事。

在一旁傾聽的何晨光也是一個勁的點頭“我覺得陽光說的對,他們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察猜他也不是笨蛋,轉念一想馮陽光說的都是實話,柿子要挑軟的捏,他們國家的安全確實差了一些。

“好,我回去就會安排的,實在不行我會聯繫溫總幫這個忙”察猜點頭道。

馮陽光看察猜聽了進去心裏的石頭落地了,他的當心本就不無道理,他可不想看到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最後落得一個妻離子散的下場,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那你們忙着, 勁爆先生 ,以防等下手忙腳亂的”察猜站起身來說道。

“好,慢走不送了”

“慢走,再會”

“我還等着你跟我切磋呢”

“……”

紅細胞成員一個個紛紛說道。

“你們也是多保重”說着察猜走了出去。

“天朝的隊伍可以出來了,來接你們的車已經到了,車子在門口等着”宿舍外面有人喊道。

“好,我們馬上去”陳善明回答道。

門外的人聽到宿舍裏的答覆,伴隨着腳步聲越走越遠,看樣子是去通知下一個宿舍去。

馮陽光他們換好常服,背上自己來時背的揹包,浩浩蕩蕩的朝着學校門口走去,而校長他們在這裏等候多時了。

校長看着馮陽光,這是他一開始就看好的這位年輕人,頓時一臉感慨,這小子給他太多驚喜了。

從一開始的爲了國家站了出來,在到後面的醫術他的名聲傳遍整個軍營,過不了多久馮陽光的大名會傳遍整個全世界。 校長笑着跟紅細胞所有人打招呼,而紅細胞正準備向他敬禮,則被校長打斷了“誒誒誒,不用敬禮,我現在是以朋友的身份來送你們,祝你們一路順風”

他話風一轉對着馮陽光詢問道“陽光,你考慮好了嗎?”

馮陽光聽到這個問題點了點頭,連一點也沒有遲疑的說出早已準備好的託詞“考慮好了,我還是決定回去,我喜歡我的國家,我們海軍陸戰隊有一句話在隊伍裏源遠流傳,我願把我每一滴熱血,撒進祖國的大海”

校長也不悲傷“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雖然跟你接觸不多,但是我也瞭解你,希望你能越走越遠”

校長送上了自己最衷心的祝福,雖然他心裏有些可惜,但是就像他說的一樣,他早就料到馮陽光會這麼說,不過心裏還是有一陣捨不得,是對人才那種不捨。

馮陽光此時給校長敬了個禮,表示自己的尊敬,向他保證道“校長雖然我走了,但是我還是從學院出來的人,以後有什麼忙可以向我們上級反應,你說我必來”

校長笑着拍了拍馮陽光的肩膀,此時他心裏的可惜已經隨着這句話淡然無存“哈哈哈,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快去上車吧,別讓司機等急了”

馮陽光他們再次敬了個禮,隨後排着隊上車去了。

校長他們站在原地目送車子遠去。

此時校長他旁邊的那個人說道“校長,你怎麼對這個馮陽光那麼看好?”

校長颯然一笑“因爲他的性格對我胃口,哈哈哈”

心裏則是暗暗道“我們以後還會聽到他的消息的,用天朝的話來說,一遇風雲變化龍”從這次回去,馮陽光的傳奇還會繼續。

車子很快來到馮陽光他們下機的機場,所有人很順利的上了飛機,這次馮陽光並沒有攔下來,想來是勇士學校應該打好招呼,因爲機票都是勇士學校出的錢。

勇士學校可能爲了以防引人注目,所以他們的機票都是後排座位的,不過勇士學校還是很大方,這次他們安排的居然是頭等艙,這就讓所有人有些意想不到,白嫖賊爽。

上了飛機之後所有人都一改之前嚴肅的姿態,開始聊起天來,都說近鄉思情,他們也不例外。


“不知道,這次回去上面會不會給我們放假”

“我覺得有可能畢竟這次我們是帶着榮譽回去”

“……”

其他人都在聊着天打發時間,馮陽光則是在伏案寫着什麼。

就在這時在前面想起了一個人的大喊,把所有人的眼光吸引了過去。

“打、打劫,把、把你們所、所有值錢、錢的東西交出來,不、不然要你們好、好看”只見前面站着兩個頭戴頭套的人,其中一個人手裏拿着一把手槍,另一個人則是一隻手拿着一把刀,另一隻這是拿着一個麻袋。


飛機上的乘客聽到這個結巴立刻就安靜不下來了。

“哈哈哈,這是飛機上安排的新活動新表演嗎?”

“結巴還可以表演嗎?不過說實話還是很歡樂的”

“對對對,這表演效果滿分,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航空公司安排的”

“……”

一時間飛機艙裏全是一片歡樂的海洋,他們在心裏就沒有覺得這兩個人是真的打劫,根本不相信。

不過看到這所有紅細胞成員眉頭緊蹙,他們經常接觸槍械這些,所以很槍械很熟悉,他們看懂了這就是一把真手槍。

保衛國師大人 ,得靠策略。

這時馮陽光暗中從自己口袋中掏出銀針,在他旁邊的何晨光看到這也瞬間知道馮陽光的計劃,他連忙告訴前面等我紅細胞其他人準配合馮陽光,這下就全指望他了。

就在此刻有些結巴的那名劫匪,看着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而且還說他是結巴,他的小暴脾氣一下就上來了。

這名結巴一氣之下在一下瞄準了在他面前的一個男人,朝着那個人的腿就是一槍。

砰!

而被打中的那個人也是疼的哀鳴“啊~”

原本其樂融融的機艙驟然間就安靜下來,隨後所有人都驚叫起來,一時間全都亂糟糟的。

“啊,是真的,這槍是真的,他們是真的劫匪”

“別叫了,給我安靜下來,我們只求財 希望急忙多多配合,不然賞你們一顆花生米,哼哼”在結巴旁邊的那人說道。

此時機艙裏全都安靜下來,有些人甚至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引火燒身。

“來,把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都給放在我這袋子裏,別給我耍花招,也別藏起來”不結巴的那人開始從前面開始一個一個收值錢的東西,遇到漂亮的女人甚至還會揩油,她們都是敢怒不敢言。

而結巴則是拿着手槍站在前面,老神在在的看着全部人。

就在此時做好準備的馮陽光突然站起身來,舉起自己的雙手,在所有人沒看到的角度中,他手裏拿着一根銀針,朝着前方的兩人大喊道“嘿”

兩個人立刻朝馮陽光這個方向看來,結巴也被嚇了一跳把槍對着馮陽光“你,你幹嘛?找,找死?”

結巴一臉警惕的看着馮陽光,馮陽光一有動靜那麼他就會開槍。

而收東西那個也拿着手裏的刀對着馮陽光“你想找死是不是?”他看到馮陽光穿着軍裝一臉嚴肅的問道“你是軍人?”

沒想到聽到這結巴更加緊張了,要知道軍人的本事可非常大,一不小心他們就會陰溝裏翻船。

馮陽光被槍對着絲毫不慌“誒誒誒,你看我舉手來的,對你們一點危險也沒有,我不是軍人我們是去國外表演的,你看我們周圍都是這樣的,再說了你看我們也沒有軍銜你說是吧”

對方聽到馮陽光這麼解釋也相信了幾分,稍微放鬆下警惕,對方開口質問道“那你站起身來幹嘛?是不是想吃槍子?” 馮陽光還是絲毫不慌,臉上帶着笑容“不是不是,兩位大哥,你看剛剛被你擊中的那個人的血都流一地了,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死,你們也只想爲財不是嗎?”

兩位劫匪真的就朝前排那個人看去,注意力全在受傷的那個人身上,而馮陽光抓住這次機會,把手裏藏着的銀針朝着當頭的那名結巴射去。

“咻”銀針都在空中劃出聲音。


而那名結巴纔回過頭來就看到眼前出現一道亮光。

“呃~”結巴發出一聲無力的叫聲,他把手裏的手槍給扔了,手槍掉在地上發出聲音“啪撻”。

只見他兩隻手捂住自己被射中的部位——他的脖子,而他的脖子上正是馮陽光射出去的那根銀針,“碰”伴隨着巨大響聲,結巴隨後倒在地上不在起來。

而收東西哪位回頭看到結巴倒在地上,他嘴裏大喊道“結巴,結巴”

此時他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隨後他回過頭來拿着手裏的刀就朝着馮陽光衝去,他知道這一切是馮陽光搞得。

馮陽光面無表情的看着衝過來的人,心裏則是有些不屑,你拿着槍他還會畏懼點,拿着刀看不起誰呢。

當是這一幕嚇到了很多乘客。

“啊~”

“小哥快躲開”

一個個連忙提醒馮陽光,他們以爲馮陽光跟他說的一樣只是表演人而已,一些膽小的人都把眼睛給蒙上了。

此時拿刀的人已經跑到馮陽光跟前,他大叫着

“拿命來”把手裏的刀朝馮陽光狠狠的刺去。

而馮陽光慢條斯理的伸出一下抓住了對方得手,隨後反方向一扭,對方疼的放下手裏的匕首。

隨後馮陽光拉住他的手來了一個過肩摔“碰”,對方的身體狠狠的砸在地上,馮陽光此時順勢把他的雙手給扣在一起。

做完這些後他連忙朝着何晨光喊到“晨光,來把他綁起來”

何晨光連忙從座位起來,從馮陽光手裏接過那名打劫的,而馮陽光連忙朝前面受傷的那個人趕去。


紅細胞他們也連忙站起身向周圍有些嘈雜的人大喊道“我們是天朝部隊,請你們全安靜下來,待在自己的座位上”

他們正在管理周圍的環境,而陳善明此時已經來到前面查看起那個結巴的情況,卻發現對方已經沒有呼吸了。

陳善明看到馮陽光走過來,他朝馮陽光說到“陽光,他已經死了”

馮陽光點了點頭“沒事,組長去看看駕駛員有沒有事,我們這時在天上呢”

隨後他高聲喊到“二牛,豔兵你們去檢查一下衛生間跟廚房這些地方,其他人都協助維一下持秩序”

“好,我馬上去”一個個都按照馮陽光說的去做。

而馮陽光此時來到剛開始受傷的那個人面前,馮陽光眼睛大概瞄了一眼,對方是個中年人,身上穿着西裝,隨後他在對方面前蹲下然後查看起對方的傷勢,傷口是在大腿上。

此時對方臉色都已經蒼白起來,應該是血流的太多,而且對方的神智也有些不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