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餐廳里頓時一片噓聲。

謝瑾藉機大說特說:「哦哦!一餅MM好偏心,居然特意為肖瑤瑤熬湯,我也想要享受同樣的待遇!」

「什麼待遇?」就在這時,端木玉一臉沒睡醒的表情揉著腦袋正好走進餐廳,卻無視我的存在,彷彿昨天的事情根本不曾發生過。

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丟臉的事!飛快抓起旁邊的書包,朝玄關口跑去:「我、我先去上課了!」

陸安陽的腳步聲隨後響起:「正好。千金小姐,我們一起吧!」

出了門,岳冷林和謝瑾的魔音還是透過大門窮追不捨地響著:「肖瑤瑤啊!特殊待遇也分我們一點點啊,一餅MM給你熬湯耶!」

「嗯嗯,味道不錯,謝瑾豬頭也來嘗嘗?」

「討厭,人家不要自己喝的,人家要你喂的……玉……端木玉哥哥。你喂嘛~」

「乖乖瑤瑤,本大爺一定會餵飽你的!啊哈哈哈哈!」

該死!真是該死——!

緋聞影后:總裁非誠勿擾 岳冷林、謝瑾,終有一天我會把你們狠狠地掐碎在我的五指山裡!

「他們嘴巴雖然毒了點,可是沒壞心的。你不用太在意了!」陸安陽溫柔的聲音響在耳邊。

我收起憤怒的表情,尷尬地點點頭,上了他的車。可腦海里卻不斷浮現昨晚的情景,心情再也無法平靜。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我摸出手機,看著來電顯示,不自覺地噓出一口氣。

「劉須是誰?!」

一接起電話,高幽的聲音就幽怨地響起:「明瑤瑤,你怎麼這麼水性楊花,有了我還嫌不夠嗎?!居然勾引別的傢伙!」

什麼勾引啊?我最討厭這個詞了!何況劉須是誰我根本都不知道!

「你在說什麼?」

他的聲音更加幽怨:「我在你的座位發現一封劉須寫給你的情書。」

那種東西……我每天都可能收到!可是給我遞情書的人跟我有什麼關係?!不對——!重要的問題不在這裡,而在——

「高幽,你翻我抽屜?!」

「我……」

「你怎麼可以不經過我的同意私自翻我抽屜?!我警告你,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手機那邊傳來的一個可憐巴巴聲音打斷:「高部長,我可不可以拜託您一件事?!您在生氣的時候,能不能大人大量不要拔我的頭髮和腿毛?哎唷哎喲,我錯了,您拔您使勁兒拔——」

「我說過要保護你!所以偶爾關心一下你的生活!瑤瑤,要是一些雜七雜八的混蛋騷擾你就不好了。」

我冷冷一笑:「只要你不騷擾我就很感激了!」

話音剛落,手機那邊又是一陣嘈雜的聲響:「高部長你冷靜點,冷靜點!」

「啊——砰,啪,嗒——」

「出人命啦~~~」

-_-#-_-#-_-#

「高幽,拜託你不要那麼幼稚!」我終於忍無可忍,「你現在在幹嗎?有火氣為什麼總是發泄在無辜的人身上?!」

「無辜的人?他們很無辜嗎?!」高幽揚高了聲調,「瑤瑤,我只是想幫你揪出那個混球!可是,緋葉居然有四個劉須。沒有辦法,我只好花點心力,幫你親自一一審問了!」他的聲音變得兇狠起來,「說,誰寫的情書。是這個染著紅黃藍的雜毛……?」

慘叫應聲響起:「啊——」

「還是,這個身高不足一米五的球體動物?!」

「嗷——」

「或者是,瘦成黃花菜風吹一倒的竹竿人?」

「嗚——」

「如果都不是的話,那麼……」他冷笑了聲……

剩下的第四個劉須立即嚇得聲音發抖,語無倫次:「高部長,求求您饒了我吧,我絕對不是您說的那個劉須,絕對沒有給肖小姐遞情書。我是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柔弱書生啊我~~~」

「太啰嗦了,把他拖下去!」

……!!!!!

「高幽,你簡直無藥可救!」

說完這句話,我果斷地掛了電話。可是過了一會兒,手機繼續抽瘋的響起來,不依不饒地響了一遍又一遍,彷彿我不接,它就會在我的手中爆掉!

「高幽,你敢再打電話來,小心我把你丟到海里去喂鯊魚!」

「啪!」隨著我的一陣怒吼,手機從車窗里飛了出去。

我聽到旁邊的驚呼聲,轉過頭這才想起一直在我身邊的陸安陽,頓時覺得尷尬無比。

「呵呵,真實的千金小姐似乎更可愛。」

「可愛?」我有些奇怪的看著陸安陽,有人說過肖瑤瑤美麗,也有人誇過肖瑤瑤漂亮,卻沒有人用這樣的詞形容過肖瑤瑤,不是嗎?

「有時候讓真實的自己得到釋放,不見得是件壞事……」他笑了笑,似乎被我奇怪的表情逗樂,眼神羞澀而靦腆,「真的很可愛……」

很可愛,是嗎?看著一臉孩子般羞澀地下車去幫我拾回手機的陸安陽,我心裡似乎有種想法在慢慢被證實……希望是我多想……

車很快開進緋葉。

由於昨晚熬湯沒有睡好,一整天在學校我都渾渾噩噩的,儘管努力強打精神去聽課,還是很對不起老師地睡著了。不過這期間,高幽那傢伙識趣地沒來招惹我,等到我睡醒的時候已經放學了,教室里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我活絡活絡筋骨走出教室,在經過一個轉彎的時候,看到高幽從樓下的階梯往上走,手裡拎著裝有礦泉水和漢堡的食品袋。

我有些鬱悶地撇了撇嘴,正要叫他,忽然感覺背脊被誰一推——

我發出一聲驚慌的尖叫,身體因無法承受突然而來的力道向前一栽,,以可怕的速度往大理石階梯的底部滾去!一路上眾多的堅硬階梯撞擊著我瘦弱的身子,身體撞擊在石階上的聲音,在靜謐的學校聽來格外可怕!

經過長達幾秒的翻滾后,我摔在石階的最底部,身體顫抖著掙扎了一下,但根本就沒有任何力氣站起來。看到石階上有觸目驚心的血跡,像瑰麗的花朵,一路盛放到我眼前。

高幽呆在原地三秒鐘。食品袋從他的手中滑落!

「瑤瑤!瑤瑤,你有沒有怎麼樣!你不要嚇我——」下一秒,他一邊衝上來扶起我,一邊衝到階梯頂部吼,「是誰?該死!」

誰……

剛剛是誰在推我?

我的眼睛困難地睜了睜,看到高幽一把抱起我。我在他焦急的叫喊聲中慢慢合上眼瞼。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強烈的直覺告訴我——推我的和偷放定時炸彈的,一定是同一個人……

第二章:高幽的真心(Mu-ssincerity)

1,半邊綠色的傘

幸好傷勢不重,只是頭部撞破了皮,身上有一些小擦傷。高幽卻被嚇壞了,每天揚言著要替我找到兇手。於是短期內,緋葉學院里颳起了一陣「偵探風」。

說起來,他還真是個精力過盛的傢伙,每天忙著「查案」,還要不停地往醫院這邊跑,狂虐我的耳朵……所以先人說的什麼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全都是狗屁!苦難我都遭受了,怎麼沒看到福在哪裡?!

這一天下著雨,天地一片朦朧,我趴在醫院的窗台上,忽然想起一個故事:

故事裡,在滴著雨的屋檐下,女主角笑著對男主角說:如果從我們面前走過的第三個人拿的是紅色的傘,那麼你就做我男朋友吧!

第三個人走過去,拿著一把藍色的傘。

女主角失望地覺得,她跟男主角是沒有緣分的。

可是,就在她黯然回首之際,發現第三個走過的人忽然取下藍色傘套,撐開了一把紅得發艷的傘。在那個下雨天,紅得那麼奪目,像一朵美麗綻開的紅幽。

這也是個下雨天。悶熱的夏季,雨水淋濕了整個世界,視野里都是一片霧蒙蒙的。

我趴在窗前看雨幕中五顏六色的傘,每一個從眼前走過的人,我都會數……

「在看什麼?」

高幽拽了拽我的胳膊:「醫生說過你要休息,雖然是皮肉傷,不過不注意很容易轉變為大病的!瑤瑤……」

「我在看傘。」

「看傘?!」

「你說,第十個走過的人,撐的傘有沒有可能是綠色的?」

「為什麼要是綠色?」

「如果第十個走過的人撐的傘是綠色,就表示我命中注定需要留下來。」

他的聲音奇怪地上揚:「留下來?」

經過了這麼多事,我對自己當初的決定也開始懷疑,我在跟自己打賭,如果從我視線里走過的第十把傘是綠色的,那麼我就留下來,留在端木莊園完成我合約里應盡的義務。如果不是,那麼我就會離開……

不顧高幽訝異的神情,我點點頭:「嗯,留下來。」雨聲很快衝淡了我的聲音。煙霧朦朧的世界,從遠處慢慢顯現出一個人影,撐的傘的顏色也越來越清晰。

第十個了!

我睜大了眼,屏息看著他走近,卻是一把黃色的傘! 那一刻,我的內心升起一股多大的失望,所有的期待都在這一刻化為泡影——故事終究是故事。他沒有黃色的傘套,所以那把傘怎麼也不可能變成綠色的。

難道老天都在暗示我跟端木玉是不可能的嗎?連老天都在替我做出決定——遠離他!

為什麼我會覺得失望,我垂下眼瞼準備離開窗檯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刮來一陣大風……那把黃色的傘被颳得翻了上去,翻出了我原本看不到的那一面——卻是綠色的!

那居然是一把半面黃色半面綠色的雙色傘!

我震驚地看著那把傘一點點走近。

喂……這應該算是綠色的吧?!可是明明另一面是黃色呀?

我糾結地想著,根本沒有料到會有這種突髮狀況。

可是很快,我又覺得自己如此幼稚可笑……現在的行為,分明是在自欺欺人,其實是我自己想要留下,所以在拚命逼迫自己找留下的借口!

既然是這樣,那傘到底是什麼顏色都變得不重要了吧?!

層層雨幕中,那人撐著那把雙面傘最終走到我所在的窗檯下。風掀起傘的一角,他自傘下抬起頭,雨水順著傘的邊沿滴淌在他的臉上。

那是一張帥得有些過分的臉。

端木玉——!

我更為震驚,瞬間僵在窗前。

高幽在病房裡翻來翻去找吃的:「明瑤瑤,你也太可憐了吧,什麼都沒有,醫生說你應該多補充營養,這樣傷口才能夠癒合得更快!」

我彷彿聽不到他的話,貼著窗玻璃看向下面,端木玉也在此刻看到了我。

高幽等了一會兒見我沒反應,疾步朝我這邊走來:「瑤瑤,你還在看那什麼傘?!」

「高幽——」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得焦急,飛快地回頭想要阻止高幽走過來,可是晚了——等我回過頭去的時候,迎面撞上了他的胸膛!

「你怎麼了?」他焦急地扶住我的身體,「我剛剛問你想吃什麼。我讓兄弟去買……」

我揉著被撞痛的腦袋抬起頭,瞬間驚呆:「高幽!你為什麼沒有穿上衣!」

「衣服被雨水淋濕了,我剛拿去讓護士烘乾。」高幽回答完,臉忽然變得臭臭的,「明瑤瑤,你到底在想什麼?都這麼久了……你才發現我沒有穿衣服?!」

「不是的……我……」

我回頭,發現端木玉還撐著傘站在那裡,雨水噼里啪啦打著傘面,又飛濺在他的臉上。加上路燈昏黃光線的暈染,像一幅陳舊的水墨畫。

我的心裡升起一股就連自己都不明白的焦急!

忽然端木玉轉身,朝醫院的反方向走去,走了沒幾步,揮手將手裡的編織袋丟進了垃圾桶,然後加快了腳步。

果然……他還是誤會了!

我呆了呆,下一秒,推開高幽跑出病房,穿過層層走廊往樓下奔去。由於跑得太急太快,幾次三番地撞到人,還差點在走出醫院大門的時候一腳踩空,幸好一個護士及時扶住我才不至於跌倒。

就在我衝出醫院大門的時候,忽然一隻手拽住我的胳膊。我回頭,是追出來的高幽:「瑤瑤,你去哪?」

我看著他驚訝的臉……這才驚醒過來,此刻的自己有多麼的失態!

我去哪?我要去哪?是要去找端木玉嗎?!

為什麼要找他?!

站在醫院門口,站在連綿的雨幕前,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找不到前進的方向了……

「傘……」半晌,我獃獃地說,兩眼無神地看著雨幕,「我好像看到那把綠色的傘了!」

「你嚇我一跳。」高幽這才鬆了口氣,「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他應該看到端木玉了吧?

我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沒有什麼事……會有什麼事呢?!」

「對了,你病房裡都沒有什麼吃的東西。既然下來了,我去幫你買吧,你想吃點什麼?」

「果凍……」

「果凍?」

「嗯,不同種口味的果凍。」

以前,只要當我不開心,端木瑾就會買很多不同口味的果凍逗我開心。

「好!你等我,回病房裡等我,不要亂走!」高幽拍了拍我的腦袋,忽然冒雨衝出醫院,跑出好一段路,回過頭來,朝我興奮地揮了揮手,像個單純的孩子,大聲喊著:「回病房等我,我會很快回來的,瑤瑤!」

我點點頭,他安心地回頭跑遠了。

肖瑤瑤,回去吧……

我折身往回走,可是走出沒幾步,雙腳就不受意識控制地帶著我去到端木玉剛剛站過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