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楓故作難為情說道,「放心吧,我是不會介意別人罵我小白臉的!」

=計劃今天新書上傳的,但思前思後,還是假期後上傳吧。一月四號新書上傳!!== 林惜沒有理會許楓這個神經病,她開著車直接就走了,也不管許楓有沒有跟上來,「這個該死的許楓,真是越來越賤了,他怎麼可能是那個人嘛,有哪一點像嘛?」

不過,話說回來,以前的許楓在林惜面前也是賤賤的!

…………

東城廢墟。

天府市以前最大的垃圾站,後來被林天收購,建造了一個士兵訓練場。

裡面的設施幾乎就是從軍區裡面搬出來的,廢墟完有重兵把守,誰若是擅闖,後果不堪設想。

三千退伍士兵都在裡面訓練,聲音如雷動,他們其中有不少已經被派出執行保鏢,但是更多的士兵,卻是為了保護整個林氏集團。

「將軍,林華在外面求見!」

「小華來了么?有些時日沒見到這小子了,快讓他進來!」

林烈站在訓練場中,他曾經是個威武將軍,即使被卸職,渾身上下也是透著一股軍人氣息,讓人不敢輕易接近。

他能如此緊張林華,很顯然從小就很喜歡這小子。

「叔叔!」

林烈點點頭,「走,叔叔帶你回家坐坐!」

訓練場裡面有很多建好的公寓,林烈也住在這裡。

兩人一路閑聊,林華的確懂得討林烈的歡喜,三言兩語便讓林烈哈哈大笑起來。

「老婆,你看誰來了!」

「小華,哈哈,從國外回來也不知道來看望下嬸嬸!」

這婦人是林烈的老婆……劉麗,和林華的母親劉梅是親姐妹,兩家人也算是親上加親。

林華進入屋子后就一直想要找那把鑰匙,他知道林烈的脾氣,是絕對不會把鑰匙帶在身上的。

「小華啊,你二媽有沒有欺負你啊,還有那林惜,上次聽姐姐說,她們母女好像很排擠你們啊!」

「哼,反了天了,還排擠小華,那個野種!」

林烈喝道,「我們林家就小華一個男子漢,誰敢欺負,我扒了他一層皮!」

林烈不常去林天家,所以對於情況自然也是一概不知,倒是劉梅經常會來串門,顛倒是非就在正常不過了。

「叔叔,我不怕委屈,就怕那林惜將來奪了我的家業,哎!」

林華故作難過道,真有幾分影帝風範。


「他敢!」

林烈如同在訓練場中教訓人一般,「小華,我多年來都呆在訓練場,倒是也不知道家裡是何情況了,想不到你居然被壓迫到這般地步了,我這個大哥,還真是糊塗,當年留下的逆子,為何又要相認呢,你媽媽嘗盡心酸不說,現在連你,都這般委屈,真是作孽!」

「啊烈,你也別太過激動,家族峰會馬上就要開啟,到時候你和你大哥勢必還有密切聯繫,雖然這是他們的家事,但我也不能看著小華如此委屈下去,還有我那可憐的姐姐!」

劉麗說道。


「哎,不說也罷,叔叔,嬸嬸,我這次就是特意來看你們的啊!」林華說道。

「將軍!訓練場中出現意外!」

門外傳來一聲。

「阿烈,你快去訓練場看看!」

林烈點頭便走。

「小華,你先在這兒看會兒電視,我去給你坐早餐!」

「嗯,我不急!」

林華當然不急,劉麗剛進廚房,他便潛入了林烈的房間中。

林烈有個保險箱,這是林華小時候在這兒玩耍時就清楚的,保險箱中也都是些重要物品。

「還好我小時候看過叔叔開保險箱,否則的話,這鑰匙我都拿不到!」

林華打開保險箱,他瞬間吃驚起來,「這是……避.孕.套?」

幾個沒拆的杜蕾斯避孕套在保險箱的最上層,讓林華瞠目結舌起來,這種東西也放進來,也不知道叔叔是怎麼想的,放在枕頭底下不好么?

「跳蛋?我靠,玩的還挺嗨啊!」

林華看到裡面的成人用具,更是無語了,他沒有想到一向正經的林烈和嬸嬸,居然這麼大歲數了還玩這個。

啪!

清脆的盤子跌落聲。

林華抬頭一看,劉麗就站在他身後,顯然,她沒有想到林華居然能夠把保險箱打開,而且還把那些東西拿出來看,這讓劉麗如何不震驚啊。

「嬸嬸!我^」

「你在這裡幹嘛?你怎麼打開保險箱的?」

林華沒有辦法只好把事情給劉麗交代了,「嬸嬸,你可得幫我啊,那李耀祖可是東南亞的大勢力,要是讓他知道我騙他,還不槍斃了我啊,我可是林家的獨苗,我要是死了,林家都沒人傳宗接代了!」


「小華,你,哎,你怎麼能這樣啊,軍火庫是訓練場的重地,若是讓你叔叔知道是你給的鑰匙,恐怕他會被你氣瘋來的!」劉麗說道。

「嬸,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啊?嬸,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不是有首歌這樣唱么?你出現,在我嬸嬸的腦海中!嬸嬸,你無子嗣,我以後就是你的兒子,我會好好孝順你的!」

林烈和劉麗確實沒有子嗣,這也是他們很喜歡林華的重要原因。

「我若是不幫你,萬一你真有什麼三長兩短,恐怕姐姐都要罵死我的,好吧,我便拿鑰匙給你吧!」

「鑰匙不在這保險箱中么?」

「早不在了,你叔叔好面子,生怕那些情趣用品被外人發現,便用這個保險箱裝,裡面還有偉哥呢!」

「噢,我叔那麼健壯的漢子居然還需要偉哥?嬸嬸,你需求真大啊!」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沒聽過么?」

劉麗搖搖頭,拿出一把鑰匙來,「快拿去,到時候記得給我送回來,否則的話,真出了事,我都保不住你!」

林華連連點頭。


……

訓練場中出的事故實際上就是許楓搞出來的,他本來想把車停在訓練場外,卻是被十多個士兵圍住,他一氣之下,直接衝撞了過去,大門外可是有不少紅外線攝像頭,立刻便響起了警報聲。

林惜讓許楓停了下來,隨後許楓更是被幾十個士兵圍住,有些士兵居然拿出了訓練時候用的槍械指著許楓的腦子!

「小林惜,你看看,你還讓我下車,你叔叔就是這樣招待我們的么?」

林惜也被士兵用槍指著。

「這是林小姐,看不出來么?」

一個軍官喝道,那些士兵方才把槍放下來。

「林小姐,不好意思,這是個誤會啊!」

「沒什麼!我叔叔呢?」

「已經命人去通知你叔叔了,估計馬上到了!」

林烈果然很快就出現了,他看了一眼林惜,臉上有些許厭惡,又看了一眼叼著雪茄的許楓,「訓練場中不得吸煙,小子,你倒是狂妄!」

「狂妄嗎?狂妄還會被你手下拿槍指著?」

許楓吞了口煙圈出來。

「叔叔,他叫許楓,是我的朋友,他沒什麼惡意的,只是不知道規矩!」

林惜趕緊說道,並且瞪了許楓一眼。

許楓搖搖頭,把雪茄掐滅了,「真浪費!」

「哼!林惜,你和你的朋友來我這裡做什麼?我這裡都是軍人,都是士兵,可沒什麼值得你參觀的!」

林烈言下之意很顯然,就是讓林惜滾!有多遠滾多遠!

「叔叔,我只是拜訪你和嬸嬸罷了,沒有其他意思,呵,這訓練場,我也只來過兩三次!」

林惜說道。

許楓倒是很看這個林烈不爽,說到底林惜還是你侄女,有你這麼對人家的么?要不是林惜在身旁,他早就發火了。

「拜訪就不必了,我軍務繁忙,沒時間接待閑人!」林烈冷聲道。

「軍務?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將軍么?」許楓冷笑道。

「你算什麼東西,有資格教訓我?」林烈喝道。

其他士兵和軍官都怒視許楓,恐怕若不是林烈在此,否則的話,搞不好拔槍要殺許楓的都有。

這些士兵都是極其忠於林家的,而林烈是他們的頭領,信服的很!

「我有什麼資格教訓你?」

許楓眼神一變,渾身如同散發出一股狂風出來,這狂風使得周圍的士兵都不經意間閉上了眼,「你再敢說一遍?」囂張跋扈到了極點!

林烈自問在軍隊裡面什麼兇悍人物沒有見過,卻是從未感受到如此龐大的威懾力!

這許楓到底是誰?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許楓釋放壓力的時候,並沒有把林惜籠罩在其中,林惜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還以為剛才有一陣狂風呼嘯吹過,她依然能夠談吐自然,「叔叔,如果您覺得我真的打擾到您訓練士兵的話,那林惜即可便走!」

林惜並不是真的想走,只是怕林烈怪罪於許楓,兩人起衝突,那林惜夾在中間可就不好了。

林烈說不了話,這周圍的所有士兵都說不了話,他們眼神黯淡,就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片刻,許楓收回氣勢,這些人方才如夢初醒,但是再看著被他們圍在中央的男人,卻是一股從未有過的尊崇,再也不敢輕視許楓!


林烈知道剛才是許楓搞的鬼,他本身就是修武者,在訓練場中也是絕對的高手,而他也是接觸過不少厲害的修真者將領,卻是沒有想到,許楓居然強大到這種地步,氣勢都可以讓人膽寒!

「小林惜,說不定你叔叔會改變主意呢!」許楓聳了聳肩。

林惜一臉驚訝,隨後便是聽到林烈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到家中坐會兒再走,正好小華那小子也來了,大家聚聚!」 林烈並非完全是因為被許楓震懾才改變主意的,他自己也很想知道這許楓到底是何方神聖,這許楓和林惜出現在此地,真正目的又是什麼。

林烈雖然承認這許楓很強,但許楓若是膽敢有危害林家的可能,林烈還是會第一個不放過他的。

「我就說嘛,都是一家人,你叔叔怎麼可能會這麼不近人情呢?」許楓笑道。

周圍士兵卻是鬆了口氣,這許楓若是皺下眉頭,就如同立刻會到來一場災難一般,但這許楓要是嘴角一笑,便好比雨過天晴。

林烈招呼許楓和林惜到家中,此刻林華正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到兩人進來,也是一臉詫異,但隨後還是禮貌說道,「妹妹,你們怎麼也來了?」

「很久沒來拜訪叔叔和嬸嬸了,正好過來一趟!」林惜說道。

重生八零甜如蜜 ,「妹妹,你想看什麼電視啊?」

「隨意吧!」

「小林惜的意思是,只要不看這類節目,什麼都可以,真不知道怎麼想的,這麼大的人了,還看這種節目,真是不成熟!」許楓說道。

林華把遙控器推給許楓,他被許楓的話也是嗆得不行,什麼叫這麼大的人看這種節目幼稚?難道不應該看嗎?

「《射鵰英雄傳》?」

林華說道,「我還以為你品味多高,原來喜歡看這個!」

林惜倒是清楚許楓喜歡看些很老的電視劇,她說道,「我覺得這個也挺好的!」

「小林惜,你的品味終於提高了,可喜可賀!」

在家裡,許楓每次看老片,林惜都會皺眉,今天卻是破天荒第一回。

「老婆,你在廚房鼓搗著什麼呢?林惜也來了!」林烈說道。

很快,林烈的老婆劉麗端了一碗面出來,很遺憾的說道,「林惜啊,你來又不打聲招呼,我只給你大哥煮了一碗面,廚房裡麵條也下完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還是嬸嬸疼我,嬸,你放心吧,妹妹她早吃過飯了!」

林華說道,像是吃到了糖果一樣。

劉麗一直在和林華嘮著家長里短,卻是完全沒有和林惜說一句話,倒是林烈看著許楓出去抽煙去了,便是說道,「林惜啊,你身邊這人到底是誰啊,怎麼跟上跟下的?」

「許楓嗎?他原本是我的保鏢,後來在華都旗下的一個遊戲公司當總經理,怎麼了?叔叔不喜歡他嗎?」

「沒有,沒有,怎麼會?我就是怕這許楓來路不明會給林家帶來損害啊,這大哥也真是的,林家來了這麼一號人物居然沒和我說,還拿不拿我當親兄弟了!」

「叔叔,你不要誤會了,這許楓實際上也只是我的保鏢罷了,他可不屬於林家!」

林惜說道,明面上她說許楓是保鏢,實際上在她心裡, 神祕首席太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