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龍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白虎尊,然後他又起身打量着整個殿內的情況。

“你……你什麼意思,你難道不想得到我的傳承,你不想繼承白虎尊的位置?”

眼看這個人是救出自己的唯一希望,白虎尊自然是心急如焚,哪知眼前這個人類卻一點都不着急。

計龍最終把目光停留在了那塊懸浮的鏡子上,他說道,“就是這個東西困住了你對嗎?”

白虎尊說道:“不錯,崑崙鏡乃先天靈寶,不然你以爲那個黑袍人會是我的對手嗎,你只要按照我說的方法去做,解開崑崙鏡的限制以後不但我能脫困,我還能將崑崙鏡據爲己有,到時候就是那個黑袍人付出代價的時候!”

計龍的眼神有着淡淡的光芒閃爍,半晌過後,他終於開口道,“可以,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白虎尊連忙說道:“崑崙鏡上有三個中樞部位,將這三個部位以靈魂之力連通,你的靈魂會進入鏡內世界,鏡內世界同樣有一面小銅鏡,用靈魂控制那面小銅鏡,你就能短暫的控制整個崑崙鏡。”

計龍點頭道:“好,我試試。”


計龍果然照着白虎尊說的去做,然後他果然在崑崙鏡內找到了一個小銅鏡。

他小心翼翼的用靈魂力量控制着小銅鏡,也就在那一瞬間,小銅鏡陡然爆發出了萬丈光芒,大殿內的崑崙鏡一陣劇烈的妖皇,白虎尊的臉上出現了極度興奮的表情,他被困已久的身體陡然一躍而起。

白虎尊的右爪將崑崙鏡握住,她的臉上出現一絲獰笑:“小東西,敢打我白虎尊的主意,真當是活的不耐煩了。”

白虎尊手握崑崙鏡直接將計龍的肉身拍的粉碎,伴隨着鏡內計龍的靈魂也似被徹底煉化,只是白虎尊處於極度興奮之中,他並沒有察覺到那幾乎已經徹底粉碎的靈魂之中有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光芒逃過了他的手段遊離到了鏡內世界的其它地方……

“哈哈哈,崑崙鏡,好一個崑崙鏡,本尊的推衍果然沒錯,未來纔是我虎尊雄霸天下的時代!”

白虎尊將黑色鐵鏈一把崩碎,他手握崑崙鏡,血色的光芒照亮整座大殿,白虎尊和崑崙鏡同時從大殿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殿之外的上空,白虎祭司夫婦乘坐着一艘長約五米的飛舟,飛舟停在半空,兩頭巨虎目光正火熱的盯着虎尊殿,這麼長時間的推衍,他們終於知道了東皇圖就在這裏,就在他們腳下的這片城堡之中。

“想不到東皇圖在虎尊殿內,走,我們進去找。”白虎祭司二人相視一笑,呼嘯震天如雷貫耳。

“拿到東皇圖,以後萬界內外,唯有我們二人方能主宰。”母虎雙眼興奮不能所以,二人幾乎同時朝虎尊殿俯衝而下。

“看來二位安排的倒是很妥當。”一道聲音陡然自前方傳來,白虎祭司二人悚然一驚立刻操控飛舟停了下來。

黑袍身影如火焰般憑空在他們二人跟前燃燒,一個黑袍人自黑色的火焰中鑽了出來。

白虎祭司二人警惕性大增,在這修爲壓制的空間內能夠憑空站在天上,連他們白虎一族都做不到,此人必定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這位想必也是來找東皇圖的吧,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分工合作,等找到之後再決定歸屬如何?”在沒找到東皇圖之前白虎祭司自然不想節外生枝,所以他暫時放低了姿態想看看黑袍人的態度。

“想法不錯。”黑袍人淡淡道。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進去?”白虎祭司大喜道。

“想法不錯,但你們很愚蠢。”黑袍人說道。

“你說什麼?”白虎祭司面色一變。

“我說你們這兩頭畜生也妄想沾惹東皇圖,真是活的不耐煩的東西,想要東皇圖,去地下找吧。”

黑袍人話音落下,骷髏大手一揮,鋪天蓋地的黑色氣息如風捲殘雲而來。

細看之下,黑霧之中竟有無窮無盡的白色骷髏頭在不斷咬合着骷髏大嘴,無盡黑霧瞬息之間便將白虎祭司二人籠罩在了其中。

下一刻,只聽淒厲的慘叫聲劃破天際。

再過盞茶的時間,兩具還帶着皮肉的虎形骷髏骨架從天空跌落了下去,連帶着那座飛舟都已從天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黑霧盡數迴歸黑袍人的體內,雖然沒有皮肉,但從他身上的氣息來看,依舊是能感覺到他處在一種極端的享受之中。

“遠古神獸血脈的血肉就是鮮美啊。”

黑袍人喃喃自語了一瞬,而後他陡然朝前方地平線看了過去,陰森的笑聲再度傳來,“看來魚兒們都要開始上鉤了啊。”

在他俯瞰下去的視線盡頭,一道道身影正興奮的直奔此地而來,這些正是在聖地蒐集了白虎祖魂準備前來兌換報酬的各大妖族。

黑袍人肯定比這些人更興奮,因爲他們的到來就意味着他會變得更強,他將會獲得更多關於這座白虎聖地的祕密。

可就在他準備迎接禮物到來的瞬間,黑袍人陡然扭頭看向虎尊殿,他以肉眼無法察覺的速度瞬間來到了虎尊殿內。

這裏空空如也,白虎尊和崑崙鏡消失無蹤,唯一留下的只有幾截崩斷的鐵鏈還有幾塊計龍的殘肢斷臂。

“混賬混賬……”

黑袍人仰天一聲咆哮,恐怖的衝擊波將整個虎尊殿徹底掀飛,巨大的建築被他身上爆發出的氣勢化爲了無盡塵埃四散飛去。

於是黑袍人看到了數道身影佇立天空,站在最中央的是一個人族,一個名叫陸揚風的人族! 在陸揚風的旁邊還有大妖國的大皇子計淼,他和陸揚風也是在路上偶然相遇,二人便一同來到了虎尊殿前。

此刻黑袍人的內心絕對是不平靜的,強者一個又一個的接踵而至,他們全部都是爲了白虎傳承,陸揚風更是爲了拿走東皇圖而來。

也許之前黑袍人可以無懼這裏的所有人,但要命的是現在這個節骨眼兒居然讓白虎尊給跑了,而且還是拿着他的看家底牌崑崙鏡跑了,黑袍人豈能不爲之抓狂。

“白骨藩王,看來你是已經背叛我大妖國了啊。”

計淼是最有話語權的,他畢竟是大妖國的皇子,而且還是接下來大妖國君王的繼承人,白骨藩王是大妖國的臣子,他當然有理由去質問對方了。

黑袍人說道:“小小大妖國,豈能留住我,你應該感到慶幸我對你們大妖國國王的位置沒什麼興趣。”

計淼冷聲道:“這麼說,你已經得到白虎傳承了?”

他的話剛說完,瞬間感覺四周一道道呼吸聲都變得急切了起來,他們拼死拼活搶奪白虎祖魂就是爲了白虎傳承,最後被白骨藩王捷足先登了?

白骨藩王當然不能說讓他們尋找白虎祖魂實際上就是他自己的主意,此刻他看着所有人說道,“我要得到那個傳承了,還會待在這裏和你們耗時間嗎?”

計淼身旁的一名大妖說道,“既然沒得到傳承,那就請你讓個道,讓我們進虎尊殿一探究竟吧。”

白骨藩王現在當然不會和他們起衝突,“請便吧。”

他說完朝旁邊讓開了一條路,所有人都是目露興奮的衝了進去,只有陸揚風依舊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

“你劫走了趙夢靈,她的靈魂在什麼地方?”陸揚風問。

白骨藩王那雙根本沒有任何眼球的眼洞盯着陸揚風,他的身體在莫名的顫抖,似是害怕,又似是仇恨,總之這種情緒連陸揚風都有些捉摸不透。

過了許久,白骨藩王開口道:“她的魂在虎尊堡中,只不過……”

陸揚風說道:“只不過什麼?”

白骨藩王說道:“如果你現在讓她的靈魂和軀殼合一,白虎聖地會失去平衡帶着我們所有人重回遠古時代,甚至因爲失去了時間之力的作用,白虎聖地在回去的途中很有可能會停留在某一個未知的時代,所有人會和現在還有遠古時代徹底失去聯繫。”

陸揚風說道:“讓他們合一的事情可以等出去再做,但我現在要見到趙夢靈的魂。”

白骨尊者不再說什麼,他直接轉頭朝那一座座城堡走了過去,陸揚風和小狐緊隨他身後走進了城堡之內。

城堡之中陣法重重,沒人帶路的話想順利見到趙夢靈的靈魂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越過重重城堡迴廊,白骨尊者帶着陸揚風來到了一座空曠的廣場地帶,廣場中央一座高達百米的巨塔。

只是巨塔早已攔腰折斷,上半部分砸落到廣場四周散落一地,整個廣場看起來一片狼藉。

瞧見這一幕的白骨藩王終於再也無法淡定,“這……他難道將東皇圖盜走了,這個混帳東西……”

白骨藩王破口大罵,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必定是掙脫了崑崙鏡的白虎尊。

只是陸揚風哪裏知曉背後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冷冷的盯着白骨藩王說道,“趙夢靈的靈魂呢,在哪裏?”

白骨藩王說道:“她的靈魂本在這座塔內擱放,但你現在看到整座塔都被毀了,東皇圖被白虎尊盜走了。”

陸揚風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他一步踏過瞬息之間來到白骨藩王跟前,右手將其胸前的黑袍揪住,“我來這裏不是聽你解釋這些的,趙夢靈的靈魂在哪裏。”

白骨藩王說道:“我剛剛已經說過,她被白虎尊帶走了。”

白骨藩王也被陸揚風激起了怒氣,事實上他本來就是一肚子怨氣,佈置瞭如此之久的局最後居然讓白虎尊攪和成了一灘稀泥。

他更納悶的是,白虎尊根本沒可能掙脫先天靈寶的,但現在的事實是白虎尊跑了,帶着崑崙鏡一起跑的,白骨藩王現在根本沒法和崑崙鏡取得半點聯繫。

你更讓人鬱悶的是眼前這個人又來問他要趙夢靈,白骨藩王哪裏拿得出來。

陸揚風說道:“那就找到他,不然我要你的命。”

白骨藩王冷聲道:“你好大的口氣,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樣的本事。”

隨着他話音落下,就如殺死白虎祭司夫婦一樣的黑色霧氣化爲了一道道黑色的龍捲風朝陸揚風席捲而來。

黑霧之中無窮無機腦袋骷髏頭朝陸揚風撕咬了過去,與此同時霧海也徹底將陸揚風和小狐包圍了在了其中。

白骨藩王那空洞的眼洞之中有碧幽幽的火焰燃燒着,燃燒的越來越旺盛。

就在白骨藩王興奮的快要顫抖的時候,一道聲音陡然從他身後傳來,“你這些黑色力量讓我感到有些熟悉,讓我想想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這種力量。”

白骨藩王渾身一個激靈,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朝前躍出去了十米之外,然後這才轉身看向身後。

只見陸揚風和他身旁的小狐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裏,他們哪裏有半點受傷的模樣,反倒像是在閒庭散步怡然自得。

下一刻,陸揚風眼睛一亮,他死死的盯着白骨藩王道,“是狂魔神,你就是狂魔神的那具分身。”

白骨藩王繼續下意識的往後退着。

本體身上發生的事情他雖然不能全部知道,卻也知道個大概,就是因爲這個人族的陸揚風讓他的本體和另外一具分身徹底化爲了灰燼。

“你欺人太甚,毀我本體和分身,現在還想來這裏斬盡殺絕嗎?”白骨藩王嘶吼一聲,眼中跳躍的火焰逼人心魄,卻無法撼動陸揚風 分毫。

“不是我斬盡殺絕,留你實在是太危險了。”陸揚風微微一嘆,他的確已經過了嗜殺的年紀,但爲了人族,爲了雲山宗的安危,有時候他又不得不這麼做。

“哈哈哈,少給我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白骨藩王那雙骷髏手往兩側一張,無盡的黑霧再度洶涌而出,整片天空徹底被這無窮無盡的黑霧籠罩,同時也將陸揚風和白骨藩王二者全部覆蓋到了其中。

“白骨領域,萬骨空間!”白骨藩王一聲怒吼,陸揚風只覺四周傳來一道道恐怖的撕扯力,這種撕扯力帶着極端的腐蝕力量。

相比於狂魔神本體和他那具分身,這白骨藩王的實力的確要凌駕於他們之上。

在這領域之內,白骨藩王的實力絕對有媲美天人五衰的絕頂實力,要知道天人五衰已經無限逼近大羅金仙的無上實力了。

這個世界沒有仙帝,起碼陸揚風交過手的最強者也就是大羅金仙的實力而已,即便是見到過的勾陳仙帝,他殘留的力量也根本達不到巔峯,所以天人五衰實際上已經是陸揚風所曾見到過的極限力量了。

眼前這白骨藩王絕對有這樣的實力,渡過天人五衰的任何一個人都絕對是這世間最頂尖的強者。

悟性之衰、根骨之衰、靈氣之衰、元神之衰、壽元之衰,這天人五衰代表着生靈所修之極限,達到極限之後,身體內外的各個方面都將會開始衰竭,首先便是人的悟性之衰,可以說天人第一衰就是最致命的。

缺少了悟性將再無任何前進的可能,可一旦真的渡過了第一衰,將有天道賜福,體內甚至能夠誕生神性力量,給予你無上的大道之力。

以後的每一衰都是如此,每過一個坎兒都會增進肌體的無上力量,眼前白骨藩王進入天人五衰的極限,他所擁有的能力是無法想象的。

可怕的空間撕裂之力從四面八方壓制而來,更重要的是陸揚風旁邊還有一個小狐,小狐的修爲剛過煉氣士不久,不是陸揚風的保護,她早就已在這力量之下變成了虛無。

“你的力量很強,但你着實不該和我作對。”陸揚風的聲音傳來,接着他腳步朝前一踏,無上的恐怖力量自他腳底朝四周擴散而去。

這股力量所到之處,所有的黑霧盡皆爲其讓開了一條到了,但也在這個時候,陸揚風在視線的盡頭見到了一尊佛陀,一尊黑色的佛陀。


佛陀周身千丈,散發着讓人絕望的黑色光芒,他盤膝而坐,巨大的黑色骷髏頭似在誦經揚法。

不僅身前有黑色骷髏佛陀,在陸揚風和小狐的前後左右分別有整整四尊佛陀盤膝而坐。

他們全部都是高大千丈的骷髏身軀,骷髏身軀盤膝而坐,手中攆着一顆顆普通人腦袋大家的骷髏頭,甚至他們攆的就是一顆顆新鮮的人頭。

黑佛無盡,萬佛臨天,詭異的經法從四面八方穿透而來,小狐痛苦的捂住了耳朵,陸揚風目光微沉,立刻封閉了小狐的五感,連同他自身的五感也徹底的封閉了起來。

可讓他感到震駭的是,這佛經竟由他心生,在他的腦海中,在他的四肢百骸內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