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機學院男多女少,迎新的人大部分都是男生,不過一個個身材高大威猛,頗有幾分男模的潛質。

其實從迎新的隊伍就可以看出來學院的構架,比如煤炭專業,清一色的全部是男人,而且一個個膀大腰圓,富得流油,明眼人一看就能夠出來,那是一個非常吃香的專業再比如外國語學院,清一色的女生,而且一個個都打扮的花枝招展,不管是身材還是氣質都特別的出眾,絕對是迎新隊伍當中一道亮麗的風景。

雲海大學隸屬於理科性的專業,男女比例差不多七比一,要想在這裡泡妞,當然選擇女生較多的專業能更迅速一些。

不過這些都是葉宇的經驗之談,他告訴劉璐璐的時候,惹來劉璐璐一陣白眼道:「宇哥哥,你這說的上大學並不像是來學習,更像是來談戀愛一樣。」

「可不就是來談戀愛的嘛。」葉宇笑著解釋說:「大學是一個小型的社會,而這個年齡段的人往往都處在青春期,大都會有懵懂的時候,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才能夠讓大學更加完美。」

「那豈不是說我的大學生涯已經不完美了?」劉璐璐壞笑著說:「要不我也來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戀?」

「你敢!」

葉宇一瞪眼,氣呼呼的說:「我告訴你這些是讓你小心點,別被其他男人拐了去,你倒好,竟然敢曲解我……」

不等葉宇把話說完,就感覺到腦後一陣勁風掃過,立刻就展開神念,瞥見站在自己身後的謝曉月。

只見謝曉月揮舞著拳頭,正往他的後腦勺攻擊。 見到是謝曉月,葉宇並沒有下狠手,只是稍微偏了一下腦袋,把她的拳頭給躲了過去,然後微微抬手,抓住她的手腕,輕輕一拉,就把謝曉月帶到了他的面前。

誰知道謝曉月穿的是高跟鞋,被這麼一帶,路都沒有走好,腳崴了一下,疼的她哎吆一聲驚叫,跟著身子一軟,傾倒在葉宇的懷中。

美人在懷,香氣撲鼻,葉宇不由得一陣意動。

「小月,你沒事吧?」

好在葉宇反應比較快,急忙轉移注意力,關切的問。

「師父,你的本事怎麼還那麼大?我這是偷襲你都能夠躲開,什麼時候有空再教教我唄?」

謝曉月倒不介意自己崴腳,畢竟她喜歡散打,跌打損傷經常有的事情,這點小疼根本不被她放在眼中,貪戀在葉宇的懷中,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不無羨慕的說道。

「沒空,我今天來是送我女朋友劉璐璐來讀書的。」葉宇指了指劉璐璐又道:「璐璐,她是謝曉月,你的學姐,咱們都是一個縣城的。」

「學姐好,我叫劉璐璐,是經管學院的新生,以後還希望學姐多關照。」

原本還有些介懷葉宇摟著謝曉月,不過葉宇介紹的時候直接點名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倒是讓劉璐璐把那些芥蒂給拋到腦後,爽朗的跟謝曉月打招呼。

「客氣。」

謝曉月淡淡的說,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劉璐璐的身上。

劉璐璐是一個村姑,但年齡在那放著,二十二歲的年紀,正是一個女人完全發育成熟,散發魅力的時間點,再加上她每天都用葉宇配置的靈水,肌膚非常白嫩,完全看不出來已經二十多歲了,倒是像十八-九歲的樣子。

青春年華,卻又有著傲人的身姿,連謝曉月都被劉璐璐迷住了。

或許也只有這樣的絕色才能夠進入葉宇的眼睛,成為他的女朋友吧。

既然人家都已經有女朋友了,自己再賴在他的懷中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急忙推了一下葉宇,站起身子。

只是她才站穩,就感覺腳踝處一疼,身子頓時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還是葉宇眼疾手快,再次把她攬入懷中,關切的說道:「小月,你剛剛扭傷了腳,不要強撐著,剛好我懂得一些推拿之術,先扶到到那邊坐會,給你按摩一下保准不疼了。」

「你還會推拿之術?」

謝曉月一愣,問過之後就想到自己母親尾骨錯位還是他給接上的,對於這樣一個具有神奇醫術的人,懂得推拿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跟著便點點頭,在葉宇的攙扶下坐到了計算機系的帳篷內。

計算機系迎新的人都是大二的學生,自然認識謝曉月,也都知道謝曉月是一個「彪悍」的女生,雖然性格看起來大大咧咧,但卻從來不跟別的男人曖昧,甚至有幾個人壯著膽子給她寫情書表白,都被她無情的拒絕,從那以後直接被她拉入了黑名單。

傳言有人不死心,死皮賴臉的去追求,結果那人躺在床-上半個月沒有上課。

自此再也沒有一個異性敢靠近謝曉月,大家還送給她一個外號,帶刺的玫瑰。

看似嬌艷,卻不能採摘。

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個男生摟在懷中,著實跌破了計算機系男生的眼球。

「那還是謝會長嗎?她什麼時候對男生這麼熱情了?」

「你妹看到謝會長扭傷了腳嗎?要不然怎麼可能讓別的男生去攙扶她呢。」

「可是也不對啊,他旁邊不是有一個大美女,為什麼不讓那個美女攙扶,偏偏讓男生攙扶呢?」

「等等,你們快看,那男生在脫謝會長的鞋子。」

這一句話,直接打斷了眾人的私談,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葉宇跟謝曉月。

謝曉月坐在椅子上,葉宇半蹲在她的面前,把她扭傷的腳放在自己的腿上,輕柔的脫掉她的冰晶高跟鞋,露出裡面膚色的襪子。

因為是夏季的尾巴,雲海省的氣溫還比較高,大家穿的都比較單薄。

謝曉月是會長,又牽扯到迎新,所以她穿的比較正式,一件漫過膝蓋的長裙,腳上踩著冰晶高跟鞋,穿著膚色襪子。

葉宇把她的鞋子脫掉,看到她那腫起來的腳踝,輕柔的幫她按摩。

說是按摩,其實就是簡單的推按,暗中灌輸一些靈力,很快就讓謝曉月的腳踝消腫,不再疼痛。

少許之後,葉宇抬頭看著謝曉月問:「還疼嗎?」

只是他這一抬頭,從下往上,剛好能夠漫過謝曉月的裙子,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好在謝曉月裡面穿了安全褲,要不然直接走-光了。

即便是如此,看著那修長雪白的大腿,也讓葉宇想入非非。

女人都有一種特別敏銳的感覺,在葉宇瞄向她裙子底的時候,謝曉月就感覺到了,紅著臉點點頭說:「已經不疼了,我站起來走走看。」

說著,謝曉月就把腿從葉宇的腿上抬開,放在地上,站起身子,稍微走動了幾下,感覺並不疼了,沖著葉宇感激道:「師父,謝謝你,你這按摩手法還真神奇,稍微兩下子就能夠消腫,還讓我感覺到不疼了,太厲害了。」

「我還有更厲害的呢。」葉宇心說,但嘴上卻道:「舉手之勞罷了,不用道謝。原本想讓你帶著我們去認寢室,安排璐璐的住宿,現在看到你扭傷的腳踝,我也不好再麻煩你了,你有沒有熟悉的朋友,可以幫我們帶個路啊?或者有學校的草圖,給我一張也行,我們自己去找。」

「咦,葉哥,你怎麼在這裡啊?」

還不等謝曉月開口呢,葉宇猛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然後就看到呂俊陽背著一個雙肩包出現在他旁邊。

葉宇說:「我帶女朋友報道,當然在這裡了。」

「你女朋友是計算機學院的?」

葉宇搖搖頭說:「不是,她是經管學院的。」

「那就好。」呂俊陽說。

「好什麼啊?」葉宇問道。

呂俊陽愣了一下,深深的看了一眼葉宇,發現葉宇並沒有明白他的意思,急忙湊近一些,在葉宇耳邊小聲的說:「我剛剛看到你跟謝會長眉來眼去的,如果你女朋友真要到了計算機學院,你以後再來學校,怎麼面對她們兩個?難道你要大被同眠?所以嘛,她們錯開學院比較好,這樣一來的話,你一個接著一個看望,既方便,又不會讓她們彼此待在一處,免得吃醋,讓你後院起火。」

額!

葉宇一陣汗顏,他真懷疑這呂少陽並不是修真者,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泡妞專家,或者說他就是這麼乾的,要不然他怎麼會對腳踏兩隻船認識的這麼到位,還能夠找到破解之法,太他嗎的人才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小月的長輩有些關係,所以過來看望一下她。」葉宇解釋說。

「葉哥,你難道沒有聽過一句話嗎?」呂俊陽一副我懂的神情,跟著就說了一句差點讓葉宇發火的話:「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事實上你跟謝會長關係就是不一般。」

「找打是不是?」葉宇一瞪眼,故作兇惡的說。

「別,別,我走,我現在就走還不行嗎。」呂俊陽哭喪著臉說,轉身就要離開,卻被葉宇攔住問:「你對雲海大學熟悉嗎?」

呂俊陽的目光在葉宇和劉璐璐身上來回掃視一番,頓時就明白為什麼葉宇會這麼問了,便拍著胸脯保證道:「必須熟悉啊,我提早那麼長時間來雲海省,就是為了熟悉校園的。不管是男生宿舍還是女生宿舍,我都了如指掌,甚至學校的校花排行榜,我也能夠給你說出來個一二。」

說著的時候,呂俊陽又暗中指了指謝曉月說:「謝會長就是雲海大學校花排名前十的存在,如果你跟她真沒關係的話,我就下手追她了?」

「你敢!」

「看看吧,現在就開始護著了,剛剛好狡辯……」

不等呂俊陽把話說話,葉宇就沖著他的屁股踢了一腳,沒好氣的說:「既然熟悉雲海大學,那就趕快給我們帶路,我好給璐璐安排宿舍。」

「嘿嘿,我只是試探你一下,保證不會對她下手的。」呂俊陽-根本不介意葉宇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說:「不但不下手,我還會幫你暗中保護一下謝會長,絕對不會讓其他男人靠近,等畢業之後,還你一個完美無瑕的大美女。」

懶得聽他在那裡大談泡妞之道,葉宇跟謝曉月說了一聲,便讓呂俊陽帶路去找經管學院的女生宿舍。

因為雲海大學為了一視同仁,所有的本科生都是統一標準的六人間宿舍,不存在單間什麼的,葉宇跟劉璐璐進門的時候,宿舍內已經佔據了四張床鋪,還剩下兩張上鋪的床位,葉宇幫劉璐璐挑了一張,然後又選了個柜子。

劉璐璐在跟寢室的姐妹打招呼,相互介紹了一下自己,便跟葉宇一起去超市購買生活用品。

呂俊陽把他們帶到超市就不再當電燈泡,溜之大吉了。

不過在離開的時候,葉宇跟他說晚上沒事的話請他吃飯,呂俊陽立刻眉開眼笑的說:「好說好說,到時候選好地址給我打電話,保證隨叫隨到。」

「對了,呂俊陽,忘記問你了,你是哪個學院的?」

劉璐璐看著轉身要走的呂俊陽,隨口問了一句。 「我?」

呂俊陽一愣,沒想到劉璐璐會突然問他這種問題,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葉宇並不在這裡讀書,而是送劉璐璐來上學,那麼劉璐璐一個人在這裡讀書,自然需要幾個朋友,自己想要跟葉宇攀上關係,恐怕走劉璐璐這條路線不失為一條捷徑。

所以他就笑著說:「我是外國語學院的。」

聽到這話,劉璐璐被雷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尤其是想到之前在路上葉宇給她講訴的各個學院的情況,讓她深以為跑到外國語學院的男生往往都是目的不純,再聯想停車時候呂俊陽對自己的調戲,劉璐璐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面對這樣一個齷蹉的男人,自己幹嘛要多嘴呢,萬一他心血來潮追求自己,該怎麼辦?告訴葉宇去教訓他嗎?

可是他上學開的都是蘭博基尼,宇哥哥有那個實力跟他硬拼嗎?

「不錯,有前途。」

葉宇倒是沒有劉璐璐想的那麼多,笑著跟呂俊陽說。

「那是,這可是我爺爺最看好的專業,其實我更想去中文系。」呂俊陽頗為無奈的說。

是他爺爺幫他選的專業啊?看來是我誤會他了,劉璐璐心說,跟著追問道:「幹嘛想去中文系啊?」

「中文是華夏的傳統文學,在那裡能夠博古通今,對我算命生涯非常有幫助。」呂俊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似乎儼然忘記在門外停車處依靠算命調戲劉璐璐的事情了。

「既然對你的算命職業有幫助,你爺爺為什麼讓你學外語呢?」劉璐璐好奇的追問。

「世界在發展,科技在進步,學好了外語,才能夠把我算命的本事運用到國外,賺老外的錢,泡老外的妞。」

前面聽著還比較正行,後面又牽扯到泡妞了,這讓涉世未深的劉璐璐鬧了個大紅臉。

呂俊陽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急忙咳了兩聲掩飾自己的尷尬,說了句有事先忙,就逃之夭夭了。

「宇哥哥,這個叫呂俊陽的傢伙怎麼那麼奇怪啊,三句話不離泡妞,難道他上大學就是為了泡妞的?」呂俊陽走後,劉璐璐問葉宇。

如果呂俊陽聽到這話一定會大呼冤枉,正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他上大學是為了學習專業知識,提升算命的本領,然後把算命發揚光大,賺取老外的錢,泡老外的妞。

不過想想貌似劉璐璐也沒有冤枉他,說的再天花亂墜,呂俊陽最後的目的還是泡妞。

只不過把目標從國內轉移到了國外罷了,可謂之宏遠。

葉宇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傢伙是一個奇人,你在雲海大學如果遇到什麼麻煩,可以給他打電話找他幫忙。」

「你就不怕他對我有其他想法?」

「他沒有那個膽子。」

「這麼自信?難道你不知道在愛情的魔力下,任何阻礙都會被夷為平地嗎?」

「好吧,算我說錯了,應該是你不會給他機會。」

「這還差不多。」

劉璐璐歡喜的挽著葉宇的胳膊,兩人進入超市開始大採購。

被褥,涼席,床單被罩,再加上生活用品,等等雜七雜八的東西買完搬到寢室已經天黑了,幫著劉璐璐把床鋪好,東西擺放好,兩人便一起走出校門,尋找吃飯的地方。

剛好看到一個叫老地方的餐館,葉宇便走了進去。

之前在電視上看到過這個名字的餐館,覺得這名字特別有深意,不管是跟同學聚會,還是談戀愛,只要一提到老地方,總能夠勾起人們的回憶。

原本以為這只是電視劇當中的名字,卻不曾想在雲海大學外面竟然真的有一家叫老地方的餐館。

餐館不大,上下兩層,一樓有一個大廳,擺放著七八張方桌,二樓有六個包間。店是老闆兩口子開的,聽口音應該是中原人,聘請了兩個廚師,因為靠近大學,生意倒也紅火。

再加上今天是開學第一天,吃飯的人特別多,葉宇跟劉璐璐進來的時候想要訂個包間,但老闆娘告訴他們暫時沒有包間了,需要等一會,同時詢問他們有幾個人,得知只有四個人的時候,老闆娘建議他們坐在大廳吃,並答應等會吃飯的時候會贈送他們一個果盤當做賠償。

鑒於老闆娘的貼心,葉宇並沒有重新選擇一家店,而是拉著劉璐璐坐在了大廳轉角的地方,靠近窗戶,剛好能夠看到外面雲海大學周圍的夜景。

「兩位是現在點菜還是等人齊了再點?」

老闆娘拿著一份菜單走了過來,詢問道。

「你這裡能不能自帶調料?」

葉宇反問道。

自帶調料?

這四個字直接把老闆娘問愣住了,她見過自帶酒水的,甚至還見過自帶菜品,讓廚師幫忙做熟的,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自帶調料,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他們的調料比我們飯店親自調配的還要好吃?

不過既然客人這麼說了,老闆娘也沒有反駁,點點頭說:「可以,你把調料給我,等會做菜的時候我讓廚師放進去就行。」

葉宇拿出一包生味粉說:「一會我點八個菜,每個菜放三到五克就行,剩下的留給你們自己使用。」

老闆娘接過調料瞥了一眼,見上面就寫了生味粉三個字,兩個商品都沒有,不免癟癟嘴,就這種調味品,扔了都沒有人撿,竟然還大言不慚的要給我們餐館留一些自己使用,難道我們還缺你這麼一點調料?

沒有理會老闆娘的質疑,葉宇按照飯店的推薦點了八個招牌菜就讓老闆娘去準備了,然後他才給呂俊陽和謝曉月打電話,告訴他們吃飯的地址,讓他們快點過來,菜都已經點好了。

這兩人來的很快,尤其是呂俊陽,似乎一直就在外面等著,葉宇電話才掛斷不到兩分鐘,這貨就出現在了飯店,找到葉宇和劉璐璐,就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他們旁邊。

剛剛坐下,呂俊陽就抱怨道:「葉哥,你不地道啊,我為你們忙前忙后大半個下午,你竟然就請我來這裡吃飯,太寒酸了點吧?怎麼說你也是堂堂練氣……」

不等呂俊陽把剩下的話說出來,葉宇就敲了敲桌子,沉聲道:「呂俊陽,如果不想吃的話就滾蛋,別多嘴。」

呂俊陽嚇的一縮脖子,看到葉宇遞過來的眼神,瞬間就明白自己剛剛說錯話了。

畢竟葉宇是一介散修,應該不會把自己修鍊的事情告訴外人,那樣很容易為自己招來事端,而自己剛剛出口話無遮攔,差點就把他修鍊的事情爆了出去,換成自己,也會生氣。

想通了事情關鍵,呂俊陽急忙賠笑道:「葉哥,別生氣,我那都是玩笑話,玩笑話。」

「師父,你第一次來雲海省,怎麼能夠讓你請吃飯呢,我在雲海大學讀了一年,怎麼也算是半個地主,等會我結賬,算是盡了一下地主之誼,你千萬不能跟我搶。」

就在這個時候,謝曉月款步走了過來,一臉不高興的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