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三個村民離開,宋德華望了望地上的五個西裝男,內心卻對古少寶多了幾分鄙視。這種卑鄙手段,果然適合卑鄙的人才能做出來。

一天時間就這樣過去,而宋德華回到的時候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十二個老婆全齊了,而且全部一身樸素衣服正開荒種菜。

這讓宋德華如看到恐龍一般目瞪口呆,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去,就這樣看着夕陽西下,餘輝照在衆女,把他們的身影拖的老長。

最後宋德華笑了,找了個石頭坐着,就這樣遠距離看着眼前的一幕。嘴上輕念:夕陽西下,種豆南山下。

也許是疲憊的原因,今天宋德華的房間格外的安靜,沒人進來打攪他,而宋德華此時也並沒有時間再耗着。現在他這個男人得爲錢奮鬥了。

白天不是殺手的世界,但晚上是。此時高慕身穿職業制服,胸口大大的“殺”字格外耀眼。

今天接的任務只是殺一個人,也算是城市裏的人物,不過卻是個貪官。

酬勞一千萬,也算還行。重要高慕覺得距離近,要想拿酬勞高的任務,得全國性,城市的任務價格高不去的。

有錢的人都喜歡有一樣東西,那就是女人。就如眼前正在顛覆的被子裏就有着一男一女兩個人。

他們完全不知道他們的小房間裏出現了一個陌生人,身穿黑衣,胸口有個殺字,正坐在椅子上饒有興趣的看着被子裏翻騰翻騰着。

房間不大,能清楚的聽到女人和男人愉快的聲音,而高慕很聰明的將手機拿出來,插上耳塞聽着歌曲,不去聽那y亂聲音。

高慕是個休閒殺手,有時候爲了等待目標出現就得好好守侯,有時候一等就是一天,爲了打發無聊的時候高慕會隨身帶上耳塞,好好享受。

“啊!”隨着一聲長吟,被子終於停止了。

而在面開始探出一個絕美女人的臉,然後是白皙的身子,她完全沒注意到坐在角落一身黑衣的高慕正注視着她。

美女不緊不慢的穿着睡衣,而高慕很自然的將眼前美女看了個透,不過也因爲光線原因,看的並不算清楚,但那絕美的線條高慕倒是看的清楚,眼前的女人是美女呀。

“親愛的,你去那裏呢?”被子裏竄出一個禿頂的頭,中年,鬍鬚八字,此時正疲憊看着美女倩影道。

“死鬼,你忘記剛剛你太猴急,忘了做措施,我得下去賣藥。”美女欣紅的臉上多了道笑容。

“最近上面查的嚴,只能半個月來一次了,放心,你這個月的零花都已經打到你卡上了。”中年男人貪婪看着美女,眼睛肆意看着掃視着。

“恩,知道了,謝謝親愛的。”美女聽到零花錢的時候臉上更是笑的燦爛。

“那你去賣藥吧,我累了,睡會。”中年男人說完直接又用被子蓋住自己腦袋躺着。

美女沒再說話,拿起桌面上的手提袋就下樓,這個東西要賣倒也方便,畢竟成年要用的通常都是晚上開着的。

厄雷傳 拿手提袋的時候美女卻感覺似乎有人看着自己,但當她回頭去尋找的時候卻是什麼也看不到,可是女人天生的直覺告訴美女確實有人在監視。

四周全是夜色的黑,當感受到有人的時候美女內心寒顫,她怕死,所有的人也都怕死,尤其是有錢或是長的好看的人。

所以現在美女在遲疑要不要開燈。她相信自己的直覺,但同時怕真的會在自己房間看到陌生的人。這預示着什麼估計也不用美女再說了,現在在美女的內心剩下的只有恐懼,萬分恐懼。

突然,她感覺聞到了一股血腥,原本的小房間有了血腥味自然會顯得格外明顯,所以美女可以肯定的知道房間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掙扎許久,美女還是選擇開燈,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若是裏面真有人,那麼即便自己不開燈,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

高慕此時走在路上,不慌不忙的走着。任務已經完成,這也多虧美女轉身去拿手提袋,這點時間足夠高慕將那中年男人的性命拿掉。

殺手,分秒必爭。

房間的燈亮了,高慕回頭看去,依稀還能從窗戶看到那美女的影子。只見她慢慢移動,最後四周卻是響起她淒厲的尖叫聲,頓時打破黑夜,響徹四周。

因爲美女的尖叫,四周開始紛紛亮燈以觀察發生什麼事情,美女的高分貝在黑夜中更是顯得額外嘹亮,再加上那聲音充滿恐懼和不安,更是引起大家關心,好奇。

高慕不得不加快腳步,誰知道自己在走的時候會不會被有心人看到了,那麼接下去就是自己麻煩了,高慕從不給自己製造麻煩。

隨着高慕開始起跳,身子瞬間奔跑起來,消失在夜色。宋德華今天除了這一個任務外也沒別的事,在城市的任務金額不夠高,類似高慕剛剛一般,一千萬而已。

夜晚入睡好時候,宋德華正準備換睡覺睡覺,但就在此時卻是傳來了大型犬嗚嗚低沉的聲音,最後卻是沒了。

宋德華的耳朵很靈敏,一猜就知道自己的大型犬肯定是發現什麼異常,正做出警告,但只是一會後大型犬就沒聲息了。

肯定不是外人,若是外人闖進來,自己的大型犬此時就會撕咬起來。那麼究竟是誰要從出去,半夜出去可不是好事。

來不及脫掉制服,宋德華直接就追了出去。他倒是要看看自己身邊究竟還有誰隱藏的那麼深,連自己都沒發覺。

半夜出去的人還能有什麼好事,無非就是趁着夜黑風高好做見不得光的事。

眼前是一個倩影,黑色的制服將她的身材完全勾勒出來,線條完美,丰韻翹臀,整一看去卻是美麗妖豔至極。

宋德華小心的跟在這個女人身後,隱約中宋德華已經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誰。能擁有殺手職業制服,胸口繡了個“殺”字兩個字的除了高慕還能有誰。

“奇怪。”宋德華知道眼前的人是白板後,心裏更是有着無數異國,這樣的夜晚白板出來做什麼?還穿着職業制服。 難不成這傢伙出去爲非做歹?宋德華內心最後想來就只有這樣一個原因。畢竟白板的原身是殺手,半夜出去自然就是執行任務,但這個任務卻不是組織的任務,而是白板自己的任務。

但不管如何,宋德華緊隨白板後面。現在白板知道自己並不是完全瞭解自己身邊的女人,就如現在一般。現在宋德華連白板要做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做都不知道。

白板小心翼翼出了宋德華的範圍纔敢深呼吸。剛剛一出就被大型犬盯上了,若不是自己平日裏和大型犬們也熟,而且它們也認了自己爲主人,恐怕剛剛自己就要被大型犬纏上許久。

白板是最知道宋德華四周是什麼情況,看似沒危險卻擁有極度的危險。好比剛剛若真被大型犬纏住,那麼接下來白板毫不懷疑自己會死去,並且死無全屍。

九十多隻大型犬,每一隻都大如獅子,兇悍無比。這些足夠高慕吃幾壺了,死也不過是眨眼間的事。

白板繼續向前走去,完全沒注意在她身後還有一個人不緊不慢的跟着。

這是一棟高樓大夏,四周環境十分優美。白天的時候白板還曾經來這裏觀察過,因爲她接了個任務,而要殺的人正是會居住在這裏的某個官員,其中最大的特徵就是這個官員是八字鬍鬚。

只是此時是半夜,按理是到處沉浸在寂靜以及黑夜中。不過現在白板的眼前自己要去的樓房卻是燈火通明。白板還沒靠近就已經聽到四周的吵鬧聲,似乎在那裏發生了什麼事。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白板自然不會傻傻的直接出現在吵鬧的人羣面前,而是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看着。

有警察,有求治隊,還有四周許多看熱鬧的人羣。白板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不得不皺眉,顯然眼前發生了命案,並且警察們已經開始在處理中,最主要的就是白板將眼睛定格在一個身穿睡衣的美女身上。

白板原本就是要先到那個美女的房間等待這個官員的出現,因爲美女是官員養的情人,根據資料顯示今天這個官員就會出現在美女房間,而高慕要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趁官員出現,然後殺了。

一千萬的佣金可不是小數目,起碼對白板來講是的。只是白板想不到的就是居然有人比自己還要先把任務完成了。

看着眼前熱鬧起來的情景,白板知道自己今天是白來了,白板甚至看到救護人員用擔架擡着一個人出來,全身用白布蓋住,顯然這個人正是白板要殺的人,從美女那不捨和恐慌盯着擔架就知道。

“哎,可惡。”白板慕實在想不通是那個混蛋搶先把任務做了,搞的她白來一場。

“滴,滴……”一般完成任務後都能從黨案裏找到,白板此時就是要查是誰搶了她任務。雖然這任務是所有人都能接,但白板還是想知道是誰那麼不長眼。

要知道這個官員身邊一直有着四個保鏢,很厲害。剛剛警察在詢問的時候明顯沒了那四個保鏢,也就證明這四人若不是被那殺手一併殺了就是弄到一個不知道什麼的地方去了。起碼白板是這樣想的,同時也知道這個殺官員的殺手一定不是普通殺手。

提交搜索後,這個金額一千萬的任務由原來的白色變成了黑色,同時後面顯示出任務完成者:玫瑰。

“啊!居然是他!!”玫瑰的名號在城市的職業界和殺手界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的人。不過貌似他都消失許久了,甚至讓人開始淡忘他,想不到此時能再次看到玫瑰兩個字。

白板崇拜玫瑰,那是一個傳說中的職業,沒有完成不了的任務,也是個熱血,值得尊重的對手。

既然是玫瑰再現,那麼白板也沒什麼好講的了。玫瑰出現自然能很簡單的完成任務,白板心裏也沒了怨恨,怪就只怪自己下手慢了。而且玫瑰似乎重出江湖對白板來講是件刺激的事。

別說話,吻我 過去沒少聽關於他的傳說,如今能再聽到關於他的消息,白板心裏更多的是興奮。

任務已經沒了,白板望着那燈火通明,全是警察警車的情景自然不會待太長時間,躊躇少許後就轉身離開,沒有半點留戀。

當白板離開後,在原來高慕站的位置出現宋德華的身影,此時宋德華微笑的看着白板離去的背影。

“這傢伙還想出來玩刺激呀……”現在宋德華已經知道白板是來做什麼了,不過顯然事情沒成。

這是祕密,宋德華可沒打算爆白板的光,直接輕笑,再次跟在白板的後面,回家。

接下來的日子是休閒的,白天的時候宋德華就和衆多老婆打情麻俏,晚上的時候則是思緒這惡鬼界那個女人爲什麼會沒動靜?

他的師傅曾經告訴過他在很久以前他的都市裏因爲招惹了鬼魅,最後搞的無數鬼魅附身,接着發生了很多事情。好在師傅都能控制住,並且最後發揮了自己的實力將這些鬼魅全部鎮壓。

同時也包括了那九十九鬼將!!

這些都是宋德華只有在深夜會拿出來想的事情,只有深夜他都會這樣去想。

他知道自己沒有師傅那樣的能力,即便銀槍在手,甚至到現在他都不敢使用。也是怕靈驗了師傅那句話:使用銀槍後麻煩不斷。

他選擇了混在都市,以高調爲主讓惡鬼界那個狠毒女人以爲他宋德華從此就這樣了。墮落沒用,從而放鬆警惕等等……

只是,那麼久過去了,那邊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算了,該來的終究會來……”想不通就不再想,如今宋德華也懶得去想太多,閉眼睡覺。

白天他們最經常做的事情就是開荒,如今在宋德華的外有一個很大的地方全被開荒種上了蔬菜什麼的。

但這些沉浸在白天的幸福還不是主要的,現在最令宋德華期待的是晚上。晚上是最精彩的時候,同時也是他們最精彩的時候。

“該死!又被那玫瑰搶了我們的任務!!”白板的房間裏傳來咆哮聲,不過因爲是夜晚,即便是咆哮也是壓着聲音。

而此時在高慕的面前還有小桃,紅中等人,居然宋德華的殺手老婆全在這裏了。全部人正有些幸災類禍的看着白板,看着憤怒身穿職業殺手製服的白板。

自從玫瑰重新出現後,各種美麗殺手或職業紛紛出現,連小桃她們在得到消息後也開始留意任務然後試着接取並完成。

但可惜的是這段時間只要任務金額超過千萬的全被同一個人完成了,那就是玫瑰。

白板本來也不知道火曉風和自己一樣重出江湖,只是偶然一次的時候自己遭受火曉風的攻擊,高慕才發現了火曉風。而同樣驚訝的還有火曉風,因爲她居然看到高慕身上穿的是職業殺手的制服。

這也是爲什麼火曉風要攻擊的原因,她把白板錯當成玫瑰了。目前玫瑰的名號盛行,凡看到職業殺手的制服衆人就神經繃緊。

在小桃後面等人也紛紛在黑夜降臨的時候向黑夜竄行,玫瑰的名字在他們這一行裏榮譽非常的高,他們八人倒也想看看玫瑰是怎麼個長着三頭六臂的人。

此後十人就成了一個小團隊,而她們主要的任務則是搶在玫瑰出手的前面將任務完成。這既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引起對方注意的好手法。

但事實並不是那麼簡單,除了她們還有別的組織也紛紛派人。有美女也有猛男,有想引起宋德華的注意也有人在等待報復。

木秀與林風比催之,玫瑰的大名即爲他招來不少羨慕親曖的人也同時帶來不少妒忌加恨的人。

白板的房間頓時沉默起來,衆人完全沉浸在下一步怎麼打算的計劃中。完全沒注意在白板的房門外宋德華正一邊吃着香蕉,一邊依靠在牆上偷笑。

現在宋德華感覺自己找的這幾個女人太可愛的了,居然一天到晚沒事和殺手玩遊戲。

“怎麼辦!”白板在咆哮後終於安靜下來,生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可是她一想到這段時間總是撲了個空,而且有時候明明很早就去了,也守侯在四周,就等待機會下手。

但等到她們暗自得意的時候接近目標,卻是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目標就被人殺了,最後刷新任務的名字顯示依舊爲玫瑰。

她們怎麼也想不明白剛剛還好好的目標怎麼就突然死了,而且還是玫瑰殺死。問題是她們十人,二十隻眼睛也沒看出異常。

果然是名符其實,這玫瑰若是沒幾分本領還真的不會混的那麼出名。尤其是現在很多組織出現了兩種情況,有羨慕求交往,有嫉妒要報仇。

“不知道,玫瑰太厲害了。”紅中也是聽長輩說的,這次聽說玫瑰再次出現她就頗不急待想見上一眼。結果玫瑰沒看到,倒是看到幾個過去的仇家。 “那個苗光風是誰?怎麼我沒見過的?”白板回頭看着紅中。今晚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卻是遇見紅中和這個吵架爭執,後來問紅中才知道和她爭執的那個男人叫苗光風。

“比我晚一點纔來到殺手組,然後喜歡上我,不過我不喜歡他……”紅中講到這裏就停了下來。陷入沉默。

不用紅中講下去白板也能猜到多少,又是一些愛情上的瑣事。不是因愛成恨,就是爲愛死去活來。

“他就是個小人,卑鄙無恥。”紅中加了一句,講完又陷入沉默。苗光風對紅中做的事任紅中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

原本只是想到苗光風是自己的師弟,人也長的老實憨厚,所以紅中沒少幫助他。而苗光風也很會做人,對她的大小事情也是關心無比,彼此間更是成了好比戀人一般的朋友。

最後也不知道苗光風那裏鼓足勇氣向紅中表白,只不過紅中從沒想過那一方面的事,最後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但彼此的關係依舊和過去一樣,只是紅中開始有意無意的漸漸疏遠。

結業那一天,苗光風請紅中喝酒吃飯,以表示在雲護培訓的時候紅中對他的幫助,這個紅中自然不會退卻,接受了苗光風的邀請。

只是讓紅中想不到的是那畜生居然放藥,想把紅中弄暈然後帶去開房。若不是另一個姐妹剛好碰到,紅中早已經不是清白之身。所以紅中一直對此事懷恨在心,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苗光風撕下了他原來的僞裝的面目,露出本性,就是個卑鄙無恥下流的人。

這件事情也不算新鮮的事,紅中的姐妹都知道,只因爲後來這個苗光風居然在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上了幾個不該上的女人,然後惹了一身騷回來,最後苗光風也就成了殺手組後期裏的“名人”。

“殺手如果卑鄙無恥起來,比一般殺手還要厲害呀,這種小人形式的可得好好對付。我看今天他那模樣似乎對你依舊不忘呀。”高慕開口道,他知道男人可以爲了獲得一樣東西不擇手段,就如紅中說的,爲了得到紅中的身體居然連藥也放。

“知道。”紅中點頭,她不怕苗光風,說到實力上,紅中是他的師姐,自然不怕輸給苗光風。

“苗光風?”宋德華已經吃了幾根香蕉了,可裏面的老婆們卻依舊沒聊完,這讓宋德華不得不佩服女人們的羅嗦和耐心。

原本宋德華只是想偷聽點有價值的事情,但現在看來也沒什麼好偷聽了,這幾個女人聚在一堆就成了女人們的事情。

最後宋德華只好離開,沒有價值的消息宋德華也可以安心的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接下來的日子就這樣不溫不火的過着……

天任村外有一片荒涼的土地,平日沒有人會來這裏,因爲是郊區地方,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到處都是垃圾什麼的,沒人喜歡來這些地方。

但此時的郊區卻是停了不下十部車,車子整齊排好,正有十多人在竄動着,偶爾傳來慘叫聲,似乎有人正在大打架什麼的。

“好了,停手!”一道懶散的聲音傳來,那十多個正死命踢着什麼東西的人停止動作,分別分散找地方休息起來。

“你們說吧,刀疤虎在那裏?再不說你們就沒機會了。”古少寶用手挖了挖自己的耳朵道。

現在的古少寶算是幫會裏的小頭目,如今他帶着十多個小弟和自己另外請來的四個保鏢正得意的看着地上的兩人。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請幫會的人幫自己解決宋德華的,只不過見到鳳姐後卻並沒得到他們的幫助,只是讓古少寶交了一千多萬的錢,然後給了劃分了幾個地盤以及小弟,接着說讓古少寶自己發展自己的人,只要時候到了,就幫古少寶一起對付宋德華。

剛開始古少寶還覺得幫會是在圈自己錢,只是一個爛地盤和十多個小弟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想他古少寶家裏有的是錢,難道自己不會花錢找幾個小弟來?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後古少寶卻是深深喜歡這種生活了,每天進進出出都有十多個小弟跟着,兩邊更有四個西裝革履的保鏢。來到屬於他古少寶地盤,所有見到他的人無不點頭哈腰稱呼他爲古大哥。

尤其是可以肆意而爲,古少寶在自己地盤簡直快活的很。看誰不順眼就揍,看到那個女人漂亮就上,這比起他過去的日子要更是瀟灑,更何況身邊從不缺少馬屁精,天天好言好語的,古少寶生活的簡直和皇帝一般。

現在的古少寶手下小弟已經發展到一百多人,在幫會裏也算是排的名號的大哥了,除了善哥之下的十個大哥頭目裏就有他古少寶的份。

這也歸功與古少寶有錢,出手大方。更何況幫會很多人都知道眼前這個古少寶給了幫會上千萬的錢,單憑這一點就沒人敢得罪古少寶,只會迎合。

現在被揍的半死的人是一個頭目,爲首的貌似叫天王,另一個則是他的小弟。

古少寶好不容易纔逮到機會將兩人弄到這裏來,這是上面吩咐,一週內滅了這個幫。古少寶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古少寶喜歡刺激,喜歡這樣揍人,遇神殺神,遇鬼殺鬼。

“呸……你,你覺得我,我會說?”天王早已經把自己當成死人看了,從昨天開始,幫會的王八蛋就開始找到他們麻煩,幫會在一天時間遭遇到毀滅性的打擊。

這兩天時間裏天王親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死的死,傷的傷,更多的則是被拋在街道上無人打理,甚至死去的小弟連幫他們收屍的人都沒有。

獵豔幫和幫會合作的事情道上的人都知道,但不知道爲什麼這次幫會突然出手,先是直接將殺死烈赤月的消息傳出,還沒等到天王等人證實接踵而來的就是百多人開始踩場,接着就是撕殺,一直殺,一直殺。

如今天王的身邊就只有這個被揍的暈死過去的小弟了,其他的人,估計……

“你叫天王,對吧?我勸你老實說的好,你們獵豔幫已經完了,剛剛我還接到消息說你們原本的姑娘們已經順利被我們接手,放心,我們的小弟們會好好招待她們的,一百多個小弟對上你十多個姑娘而已……”古少寶說到這裏時聲音拖的很長,眼睛斜視看着天王。

“你們,你們這些畜生!”天王憤怒,同時因爲憤怒而劇烈咳嗽起來,嘴上吐出血沫。

獵豔幫就是靠女人起家的,但那些都是好女人,雖然做的事情不正道,但這世道本是如此。大家也是各爲所需,談不上好和壞。

在天王手上有十九個女人,都是自願做這一行,但沒一個都是好女人,比起那些正道職業或是靚麗無比的女人還要好,因爲她們的心靈很好,而天王更是幫她們當成家人一般。

如今聽到古少寶口中說的話頓時把天王氣的差點暈過去,若是正讓那幫畜生將自己的女人們玩死玩殘,天王做鬼都不會放過眼前這些人,一個都不會放過。

“我們是畜生,沒錯,但你們連畜生都不如呀,你看,你們不是被我們踩在腳下了嗎?哈哈!!”古少寶笑了,他最喜歡看到被人絕望悽慘的表情,每當看到的時候就如看到了那個讓他丟臉的宋德華被自己踩在腳下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