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唯一一個對他好過的人,卻只有眼前這個推翻了他的大將。

他推翻了他,暴君還是沒有怪他。

其實或許大將已經不記得曾經對自己好過這件事……

暴君臨死前想到的唯一一件事。

暴君死後,大將登基娶了新的皇后。

時光飛逝,大將臨死前回顧了這一生,站在城樓上想的卻是暴君。

大將其實也記得自己暴君的小時候……也記得自己是在這個城樓上一劍殺了他。

他殺他,其實不願他死在別人手裡,也不願他被砍頭受到其他侮辱。

城牆外有一座無主的孤墳,大將每年都會去祭拜一次。

……

電影結束,還有不少女孩眼眶濕潤哭了起來。

「其實皇帝和大將也沒錯啊。」

「感覺暴君好可憐……」

「……」

所以這部電影應該是想說大將的吧,為什麼……樓韶白看完之後也感覺有股隱隱的基情。

柯飛煜還不自知,一臉驕傲的聽著旁人誇自己的演技。

「怎麼樣,還不錯吧。」柯飛煜眼皮一挑,那眉眼都要驕傲的起飛了。

「……」

好蠢。

沒有發現怪異之處的柯飛煜,樓韶白卻是好幾次都聽見了旁邊幾個小女孩都在討論大將和暴君是一對這件事……明明女主在其中也很漂亮,但奈何腐眼看人基……再加上這劇本本身卻是有點小腐。

「好好乾。」

樓韶白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這電影結束,肯定又要有新的言論了。

網上估計不少人會要開始寫大將和暴君的番外小本。

「走走,我請你吃飯。」

柯飛煜這會兒興奮到根本都沒有看網上的評論,一心注意力在自己電影上映這件事上……樓韶白想等到晚上他安靜下來刷微博的時候估計能炸毛。 晚餐后,靳斯辰就起身告辭。

由於時間緊迫,他今晚就要飛回京都。

葉君豪親自相送到門口,葉初七也趕緊跟了上去。

她說不清楚心裡那種空落落的感覺,就覺得這段時間已經習慣了在靳斯辰身邊,雖然他們也時常會有些不愉快,但總體而言她還是信任他依賴他的。

分別得這麼倉促,彷彿從她身上剜下一塊肉。

明知已成定局,她還是忍不住想要垂死掙扎一下。

葉初七:「大叔大叔,你真的走了嗎?」

靳斯辰:「嗯。」

葉初七:「可是你喝酒了……」

靳斯辰:「沒關係,待會兒司機就到了。」

葉初七:「可是……可是,你不能明天再走嗎?晚上到處黑漆漆的,萬一有什麼事兒呢?萬一像之前新聞報道的那什麼飛機一樣忽然飛不見了呢?萬一……」

這話說得,好像他不出點什麼事兒都對不起她這麼多的萬一似的。

靳斯辰聽得都皺眉了,葉君豪趕緊打斷了她天馬行空的猜測,輕聲呵斥道:「說什麼胡話呢,哪有那麼多的萬一?」

葉初七:「誰知道呢?萬一……」

那麼多的萬一,不過是因為有句話已經到了嘴邊,她卻說不出來。

她,不想離開他!

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行了。」這次打斷她的是靳斯辰,他就像是一個慈祥的長輩,對著她語重心長的道,「我明天有個重要的早會要出席,今晚必須趕回去,你以後就乖乖的,在家要聽你爸爸的話……」

她給了他那麼多那麼多的暗示,結果卻換來他這麼一句話。

葉初七是徹底不抱希望了。

她又氣憤又難過又失落又委屈……各種情緒混合在一起,最終卻只能任性的哼了一聲,然後就飛快的轉身跑進屋去了。

總期待著會有什麼轉機,可是她跑回卧室,掀開窗帘的一角,卻看到果然很快就有人開車過來接靳斯辰,他也毫無留戀的離開了。

自此,那短暫相處的幾個月,也就如同曇花一現,沒了。

葉初七如同泄了氣的皮球,無力的癱軟在床上。

她拚命的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當務之急是想想接下來要怎麼做,她不可能從此就心安理得的把自己當成真正的葉初七,就這樣留在這個家裡了。

可是,她的心裡卻亂糟糟的。

滿腦子都是靳斯辰丟下她,頭也不回就離開的背影。

怎麼可以這樣嘛?

臭大叔!

靳斯辰此刻已經坐進了車裡,看著車窗外的路燈在飛快的倒退,他卻感覺眉心的位置在隱隱跳動,怎麼都無法平息下來。

其實,這次帶著葉初七一起來T市,他就已經料到了這樣的結果,臨走前葉初七給他的暗示他也都看懂了。

但是……

葉君豪想讓自己女兒回家,他憑什麼不讓?

而且,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個理智的聲音在告訴自己,就這麼讓她回來了也好,這裡畢竟有她的親生父親,是她真正的家。

他們不過就是一時的交集,各自回歸到正常的生活軌跡是遲早的事兒。

她現在高考結束了,這麼大的姑娘也不需要誰的照顧了,跟他這個單身的男人在一塊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這樣,也好!

可能只是習慣了她在身邊聒噪,這會兒才突然感覺心裡有點空。

只不過就是習慣在作祟,等他回去以後也很快就會習慣沒有她,有些人只是出現在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蕩漾起了漣漪,最終也會歸於平靜。

嗯,就這樣!

靳斯辰覺得自己想通了,便合上眼睛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可是,腦海里不知怎麼的又出現了葉初七的臉,浮現出她曾經脆弱的場景,她曾跟他說過,以後會聽他的話,不惹他生氣,她不想回家。

她今晚還搬出那麼多的理由,通通只有一個目的,不想留在這裡。

他卻還是將她丟在這裡!

她會不會難過?會不會孤單?葉君豪會不會還是沒有時間管她?那個宋倩是不是還會想盡法子刁難她?會不會……

這些明明不該是他擔憂的問題,卻一下子全涌了上來。

他陡然睜開眼睛,忽然就做了決定……

「停車!」

在前面開車的司機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透過後視鏡看到後面的男人,聽他說道:「返回剛才的地方。」

司機心底有疑惑,卻不敢多問,只能掉頭返回去。

此時,葉初七正躺在床上碎碎念,正準備畫個圈圈詛咒靳斯辰這個不解風情的老男人一輩子沒有忄生生活,卻忽然有傭人上來告訴她,靳斯辰又回來了。

葉初七先是一愣。

然後,馬上從床上一躍而起,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又跑下樓去。

果然,靳斯辰又回來了!

她揉了好幾下眼睛,又偷偷的摳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才確定這是真的。

可是,他怎麼忽然去而復返了?

靳斯辰和葉君豪正站在門口說話,葉初七聽到他是這麼說的,「我忽然想起來,小七恐怕還得跟我回京都一趟。她的班主任前兩天有通知,高考結束后組織一場畢業旅行,我已經替她答應了。」

葉君豪似乎有些遲疑,「這樣啊,可現在這麼晚了……」

靳斯辰道:「我訂了晚上十一點的航班,現在出發還來得及。」

沒等葉君豪再開口,葉初七已經馬上蹦了出來,興沖沖的道:「來得及來得及,我馬上去樓上收拾一下東西。」

說完,她又馬上衝上樓。

前後一分鐘的時間都不到,她就拎著個背包又下來了。

葉君豪也不能阻止她,只是在她跟著靳斯辰離開前,他像個操碎了心的老父親似的撫了下葉初七的後腦勺,道:「記得要聽靳叔叔的話,別給他惹麻煩,等我過些天空出時間來了再去京都接你。」

葉初七忙不迭的點頭,「我會聽話的。」

至於接,最好永遠都沒時間吧!

葉君豪最後拍了拍她的背,道:「去吧!」

他的確雙目含情,一直凝視著自己的女兒,直到葉初七跟著靳斯辰上了車,消失在他的視野里。

宋倩今天算是很安分了,直到這個時候才出來,小鳥依人的挽著葉君豪的手臂,靠在他身上嬌滴滴的問道:「老公,你是不是算準了靳斯辰會去而復返?」

葉君豪深深的望了她一眼。

隨即,他摟著宋倩進屋,可是宋倩的問題,他卻始終沒有回答。 葉初七回了一趟家,卻只是在家睡了個午覺,吃了頓晚飯,甚至都還沒過夜就被靳斯辰給拐跑了。

靳斯辰拉開車門,看著像小猴子一樣迅速靈活鑽進車裡的女孩兒,不知道怎麼的就想到了這個字。

拐!

至於葉初七,她則是一直心跳怦怦怦的。

自從靳斯辰去而復返之後,這種錯亂的頻率就再也沒有正常過。

她既興奮又激動,還莫名的覺得安定,最最重要的是……太刺激了!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她偷偷睨了眼坐在身旁的男人,再看到車窗外面一片黑燈瞎火的,竟有種夜半私奔的即視感。

她是這麼想的,也不經大腦的就這麼說了出來。

「大叔,你覺得我們這樣……像不像是私奔啊?」

其實,這話剛一出口她就悔得想要把自己的舌頭給咬下來,原以為靳斯辰聽完后一定會沉下臉來,然後斥責她胡說八道。

然而,他卻只是擰眉望著她,居然什麼都沒說。

氣氛忽然變得有些詭異,葉初七忽然有了個大膽的猜測,該不會是他自己也這麼認為的吧?

她趕緊呵呵一笑,道:「對了大叔,我們班主任什麼時候還組織了畢業旅行?去哪兒啊?什麼時候出發?」

雖然只是短暫的逃離,甚至葉君豪還說了會來京都接她。

但是,能逃一天是一天吧!

至於接下來要怎麼辦,只能另做打算咯。

靳斯辰卻道:「你們班主任沒給我打過什麼電話。」

葉初七:「啊?」

靳斯辰:「也沒有什麼畢業旅行。」

葉初七:「啊?」

她驚愕的張大嘴巴,待完全消化了靳斯辰剛才的話之後,才恍然大悟一般的叫道:「所以你是騙我爸爸的,只想找個理由帶我走是不是?」

靳斯辰不予置否。

正因為事實就是如她所說的一樣,他才覺得是拐了她。

在葉君豪的眼皮子底下,他還連夜就將人家的閨女給拐跑了。

葉初七心裡的喜悅明明都已經快要溢出來了,嘴上卻不滿的嘟噥道:「那你幹嘛不早說?還一副鐵了心要走的樣子,害得我以為你真的要把我丟在這裡不管了呢!」

靳斯辰道:「我也是忽然決定的。」

葉初七又問:「那你怎麼就忽然決定了?」

靳斯辰扭過頭來,車內的光線很昏暗,哪怕近距離的看她也覺得模糊,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她的那雙眼彷彿聚集了漫天星辰,在熠熠生光。

原來,她這麼依賴他啊!

靳斯辰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感覺,似乎有些欣喜,卻又感覺沉甸甸的。

良久,他才開口回答道:「因為我也是忽然想起來,你發信息跟我說過不想回家。」

葉初七怔了一下。

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來到T市后水土不服,所以渾身都不太對勁,否則怎麼會感覺心頭小鹿亂撞的,儘管她一直告誡自己要冷靜都於事無補?

否則,她怎麼會覺得今晚的靳斯辰格外的……迷人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