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順著他腹部的傷口,染紅了他的衣衫……

「你不想發財,老子還想發財呢,」他冷冷的再次將槍對準曲悠然,「現在我們來談談條件。」

小傘心知這人也是異能人,光靠自己是不行的,可現在通知慕白,怕是有些晚了。

「談什麼?」曲悠然低頭看了眼躺在血泊中的老邱。

「你的好朋友,孟甜欠了我僱主很多錢,」他撓了撓絡腮鬍,「如今她跑路了,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錢,什麼錢?欠你僱主多少錢?」

那人伸出了五個手指。

「5萬?」

那人不屑的搖搖頭。

「50萬?」

「少奶奶,這點錢值得雇我們出場嗎,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

「500萬?」曲悠然心一緊,這個孟甜是不是瘋了。

「5000萬。」

曲悠然眉頭一皺,臉色有些發白,孟甜為什麼會欠這麼多錢。

「我和您商量,原本是洛老頭幫她還錢的,可後來不知怎麼了,這錢就還不上了,利息越滾越多,我們也沒辦法,都是出來替人幹事的,少奶奶若是願意把這錢給貼了。」

說話的片刻,槍口半點都沒移開,哪裡像是在再商量。

「錢太多了,我一時沒有辦法全部給你,再者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那人笑了笑,「你沒錢不要緊,你老公有錢就行。」

話一落曲悠然突然一腳踢向那人的槍,小傘心說不好,正要變化出原形幫忙,忽見一個身影一閃,將曲悠然抱著閃到了一邊。

「慕白?你怎麼來了。」

慕白臉色極差的看著她,腳剛好了一點點,就開始為所欲為了,真是一眼不見,就給他找麻煩。


「我若不來,等著給你收屍嗎?」 雪月聖院,這在兩年前轟動一時的學院,卻並沒有引起他應有的反響。

雪月聖院想要轟轟烈烈,成為雪月最強一股勢力,然而,其學院內雖招攬許多天才,但這些人中,能夠真正在皇城中綻放光彩的卻屈指可數。

而且,雪月聖院還幾度受到昔日雲海宗滅門之時沒有被殺死的林楓羞辱,那區區雲海宗的弟子,卻讓他們聖院無光,甚至在皇城當中,不斷有林楓轟動皇城的消息傳出來,反觀聖院,沒有任何真正能夠震撼人心的大事發生。

當然,不僅是雪月聖院, 九陰傳人在都市 ,唯林楓無疑。

火燒斷刃,圍殺摩越國幾十萬軍士,千里單騎救公主;圍皇城、營救柳滄瀾、殺天狼王之子段寒;還有觀劍鋒之戰以及天一學院的幾次戰鬥,哪一次不是震撼人心,而且,林楓還有很多事不為人知,比如天洛古城之中敗刀公子冷月以及擊殺冰原之事,並沒有傳入雪月皇城當中。

這兩年,林楓的風頭,沒有人能搶,他讓整個皇城中人,全部知道了他的名字。

十八年華,便已名動雪月。

雪月聖院模仿天一學院,同樣擁有自己的修鍊塔,而且建造得比天一學院更加的宏偉壯觀。

此刻在一座修鍊塔下,林芊穿著一襲火色的衣衫,抬起目光,看著那最高層,纖細的身影略有幾分蒼涼之意。

整整兩年多時間過去了,在兩年前,大鵬公子帶著他踏入雲海宗,依稀會在腦海中回蕩,那時候的她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冰火同源武魂,得大鵬公子所愛,可以說那時候的她已經在想象著自己的美好未來。

但那時候的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過,那一次,是她人生的轉折,也是林楓人生的轉折,從此之後,那卑微的少年,突然間挺起了他的脊樑,昂首向前,一步步往強者的道路不斷的攀升,林家年會展露風采、揚州城會戰一戰成名,她林芊,漸漸的被林楓甩開來。

直至去年,林楓帶領數萬赤血軍團,殺入揚州城,浩浩蕩蕩,所向披靡,那時候的林楓何等風光,意氣風發,成為揚州城新的城主,被封赤血統領,而她林芊,看著自己的親人被林楓所虐,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林芊,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楚展鵬的身上,除了大鵬公子外,她林芊是不可能能夠與林楓爭鋒了,昔日她鄙視的青年,如今已經讓她要踮起腳尖仰視,而這些天更是傳出消息,林楓已一己之力,誅殺萬獸門十二玄武境強者,其中包括三名玄武境三重境界的強大存在,再度震驚皇城。

甚至在這之後,萬獸門有過一次報復,但那一次萬獸門活著回去的人,就只有萬獸門副門主騰巫山,接著,萬獸門內,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音傳出來,彷彿將這滔天的仇恨遺忘了一樣。

林楓,誅殺十二玄武強者,包括玄武境三重的強大存在,這消息,讓林芊驚呆了,因為她知道,楚展鵬,在閉關前也只是玄武境三重境界。

林楓能殺三名玄武境三重強者,那不久后的聚會,楚展鵬,豈不是殺不了林楓?

林芊,她有些慌了,她擔心仇恨、無法得報,所以她來到了這裡,看著那最頂端的修鍊塔發獃。

雪月聖院的許多弟子看到林芊,有些人露出了愛慕之色,也有些少女露出嫉妒之意,因為大鵬公子的緣故,雪月聖院的人都認得林芊,此刻林芊來這修鍊塔,應該是在等大鵬公子了。

「轟隆隆!」

突兀的,一股浩瀚的氣息從天空往下輻射,妖氣衝天,澎湃而強大。

在下方行走的人腳步停滯,抬起頭朝著天空看去,隨即他們的目光全都一凝。

只見虛空當中,一道身影射向蒼穹,巨大的羽翼張開,一聲大鵬之長鳴悠遠的傳遞而出。

「是大鵬公子。」人群目光一顫,只見那衝天而起的大鵬身影止住身形,在虛空中漂浮著,巨大的羽翼緩緩的拍打著,在那張俊朗妖異的臉上帶著狂傲的笑容。

突破了,他楚展鵬在天才聚會前突破了,踏入玄武境四重境。

「芊芊!」楚展鵬看到了修鍊塔下方的林芊,身形一顫,大鵬展翅,瞬息千米,楚展鵬帶著林芊的身體一起騰空,立於虛空當中。

「好快,大鵬公子,突破了。」人群目光一顫,玄武境四重的大鵬公子,必將在天才聚會之中,綻放其耀眼的光芒,為雪月聖院爭光。

彷彿是感受到了人群眼眸中的熾熱,楚展鵬的臉上帶著一絲傲然的笑意,上次在天一學院沒有殺林楓,此次聚會,必要林楓之命。

「芊芊,我如今跨入玄武境四重修為,殺林楓,輕而易舉,等我好消息吧。」楚展鵬淡笑著說道,林芊微微點頭,玄武境四重的大鵬公子,殺林楓應該沒有問題吧,還好,楚展鵬在這重要關頭突破。

此次,所有雪月聖院的人都在驚嘆大鵬公子的恐怖天賦和強大實力,沒有人知道,在昨夜的天一學院,同樣有一人立於虛空,不過大鵬公子是在白天,享受眾人頂禮膜拜,而天一學院的黑夜,甚至少有人看清那立於虛空身影的真實面容。

…………

同時,在皇城的一處風景俊秀之地,瀑布流水,在水潭之前,一年輕的身影站在那,他的手中,提著一柄劍。

此時,一道微風吹打在青年的身上,青年的眼眸突然間睜開,一抹鋒利到極致的妖異寒光,綻放而出。

同時,他的身體動了,筆直的射向虛空,隨即身體倒懸,一劍,刺出!

這一劍、如光、如影,甚至只能看到一點光束射出去,而後就聽到一聲嗤嗤的細微聲響,在水潭中,出現了一個洞,微小得肉眼無法看到的洞。

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笑意,身體一閃,回到了地面之上,衣袂飄動,淡然無比。

「轟隆!」

一道炸裂之聲突兀的傳出,在青年身前的水潭中的水飛濺而起,猶如一道道噴泉,沖向空中,化作連天雨幕。

秀色可餐:總裁請笑納 ,無法前進分毫。

「師兄的極光劍術,越來越厲害了。」一道讚歎的聲音傳來,青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自豪之色,轉過身,看著走來的美麗少女。

「師妹,還有不久就會有一次聚會,這一次,是我凌天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踏入武界,焉能不好好提升實力,一戰凌天。」

青年聲音狂傲無比,壯志凌雲,雪月,必將有他的一席之地。

…………

同一時間,皓月宗、冰雪山莊,一行身影騎坐在妖獸身上,浩浩蕩蕩的朝著雪月皇城的方向而去,而且,是宗主親自前往,至於他們身邊帶著的人,除了一些宗門長老外,便是宗門內天賦最高的核心弟子。

他們都明白,這一次的聚會,意義非凡,無論是對宗門而言,還是對宗門內的天才弟子,都是一個機會,就算沒有能抓住機會,能夠見識一番雪月輩出的天才,也未嘗不是一次歷練,能夠激烈那些宗門後輩更加努力的修鍊,知道差距有多大,才會有更強的動力。

除宗門外,雪月國,許多得到消息的大小勢力,以及青年之輩,都踏上了皇城之路。

據說,十年一度的雪域大比臨近,雪月國,已到天才爭鋒之時代!

ps:求鮮花突破三百。 曲悠然心裡難過,她也不知道會遇到這種事…..

「小傘,帶曲悠然回去。」

「是。」小傘現了形,「掌柜我們走吧。」

「不把錢留下來,想跑門都沒有。」那人的抬起了槍。

「慕白,小心!」曲悠然大聲喊道。

忽見慕白,一個飛身直接閃到了那人身後,根本沒變身,一記手刀劈向了那人的脖頸。

那人掙扎了兩下,居然就這麼倒在了地上……

叫囂的這麼厲害,原來就是個紙老虎?

慕白低下頭,從他手中拿過槍,仔細看了看,原來這人異能是將體內的能量轉化成槍的能量,也就是相當於子彈。

只不過自身體能太差,這種級別的異能人,在異能界里也就是個底層。


慕白掏出電話,報了警,打了120。

「慕白,地上躺著那人,會不會死。」

「死不了,沒有傷到要害,異能人沒有那麼容易死。」

異能?曲悠然心裡慢慢回味慕白的話,突然被慕白氣勢洶洶的拉住了胳膊。

「慕白?」

接著一把將她壓在了牆上,「不是說讓你離開,怎麼還不走。」

「我……」曲悠然心想,你現在把我抵在牆上,我怎麼走。


「你知不知道剛才多危險,若是被打中了…..」

若是被打中了,他大概會控制不住自己殺…..

「我沒有想太多……」曲悠然聲音很小,「我也只是想回來拿衣服而已。」

曲悠然垂著頭,委屈巴巴的樣子,讓慕白根本沒法發火,他俯下身仔細檢查了下曲悠然的腳踝,「還疼嗎?」

「走路問題不大了。」

「我看也是,否則也不會跳起來用腳踢。」慕白冷著臉,良久無可奈何嘆氣道,「你要拿什麼,我給你去取。」

「我自己來吧,還是。」有些些私密的衣服,她怎麼好意思。

可慕白哪裡聽她的話,獨自進了屋,準確無誤的找到了曲悠然的衣服,認認真真的疊好放進曲悠然的箱子里。

曲悠然記得陽台,還有曬她的貼身衣物,於是自己到陽台去拿。

卻發現沒了…..「奇怪了,明明在這裡了。」

不好,有外掛! 嘀嘀咕咕幹嘛呢?」

「我衣服沒了…..」曲悠然扭頭看向慕白,忽看到慕白手裡的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嗎,「你…..」

曲悠然臉一下子全紅了,慕白跟著臉也紅了。

「我都拿好了,你趕緊出來。」

曲悠然想她和慕白基本都是分床睡,在別墅日常也都是傭人打理,他怎麼對她貼身衣物,這麼熟悉,越想臉越紅,感覺自己臉蛋燙的都可以用來煎雞蛋了…..

他倆剛走出房間不久,警察和救護車便來了。

來的警察正好是特殊調查組的人,曲悠然見過,簡單打了個招呼。

「兩人都是異能人,我想交給你們更合適些。」

兩人點點頭,將暈死過去的兩人先抬上了救護車,和慕白,曲悠然道了聲謝謝,並簡單的做了個筆錄。

「陸海呢,沒和你們一起嗎?」曲悠然問了句。

慕白臉色微暗,看起來有些不高興。

「哦,頭在追查上次老藤書店車禍的事,去死者家拜訪去了。」

曲悠然還想多問兩句,被慕白拽走了….. 對於外界的一切,林楓並不知曉,他要做的、應該做的,便是提升自身修為,唯有實力強大,才擁有話語權。

距離上一次萬獸門來襲已經有一些時日,林楓也聽說了騰巫山等人在回去的路上受到襲擊,唯剩下騰巫山一人還活著,至於襲擊騰巫山的人是誰林楓不知道,而且至今仍有些疑惑。

為何騰巫山在回去的路上幾乎全部被殺?而且之後萬獸門之人便從來沒有來找過他麻煩?

這其中似乎有些聯繫,但無論林楓如何去想象,都無法猜到事實,便也乾脆不去多想。

如今,林楓沒有繼續居住在那古堡當中,而是獨自在天一學院擁有一處巨大的院落,這是天一學院院長煙雨平生親自說的,而且天一學院也沒有人會有意見。

以林楓的天賦,天一學院無人能及,而他的實力,別說天一學院的弟子,就連那些老師都極少有人能夠和林楓相比吧。

以林楓如今在天一學院的地位,坐擁一處私人院落也很正常。

巨大的莊園院落當中,外有獨立的庭院、演武場、假山亭台,風景非常不錯,其內也有居住的房間、修鍊室,甚至還特意有煉丹或者煉器所用的房間,倒是非常的完善齊全。

此時的林楓,就在丹方當中。

除林楓外,火老和赤老也都在,他們三人,正圍繞著一巨大的爐鼎,這爐鼎蒼茫古樸、彷彿帶著悠久的歷史,滲出古老的氣息。

這巨大的爐鼎,正是昔日林楓在天洛古城所得到的九天蒼龍鼎。

當然,如今林楓也了解到,這九天蒼龍鼎,似乎是殘缺不全的,但用於如今他煉製丹藥,還是沒有問題的。

九天蒼龍鼎的下方,一團團火焰濃烈的燃燒著,熾熱的火焰將整個爐鼎都籠罩住。

火老和赤老並沒有插手,只是看著林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