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雅這人那是真懶,能不動手自己絕對不動手。

比方之前明明自己動動手指頭就能查到蘇家的資料,但是就是懶得,最後還是簡易斯查到了。

因為她一動手,對方非死即殘。

就像上次她掐著蘇慧的脖子一樣,那時候她只要稍稍一用力,蘇慧就會見她天上的父母了。

現在蘇雅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之前的藥材已經用完了。

她還要採購一批,而且因為考慮之後要和簡瑤合作的生意,這次比上次要的還要多。

於是

蘇雅一回生二回熟 四五天內似乎並無什麼風聲,么瑤也跟他說已經處理了,讓他不要擔心。

楊一斌也放鬆下來,開始琢磨花錢的事情,他之前卡里是8400多萬,划給了廣告公司400萬,購買深藍模特公司花了700萬,又劃到模特公司財務賬號上500萬,這是幾個大頭的消費,現在卡里還剩下大概6800萬。

這筆錢需要花出去,要不然聚寶盆中的星雲朵無法凝聚成形,會影響他後續的招財進寶。

想起來花錢的事,他便給房東打了個電話,約他到財富海景聊聊房子的事。

實際上,這幾天房東幾乎是一天一個電話問他買房的事情,那就讓他過來吧。

房東姓郭,名叫郭曉冰,是做小飾品外貿生意的,說話做事透著生意人的精明。

「楊總,來,抽根煙,我最佩服有本領的年輕人,我在你這年齡,比你可差遠了。」郭曉冰很會說話,可惜話裡面感覺不出有什麼實在的東西。

楊一斌笑道:

「郭總太謙虛,要論對商機把握的精確及時,只靠自己能力白手起家,除了你也沒有別人了。」

說起恭維,楊一斌也不是不會。

郭曉冰果然很開心,嘴裡還要謙虛兩句,他最怕別人說他是依靠妻家的財力起來的,楊一斌恭維他靠個人能力成就自己正騷到他的癢處。

兩人客套了一番,最後終於聊到了房子上。

「現在財富海景的網報價是16.6萬一平,不過咱們兄弟不能定這個價格,肯定要給你便宜一些,這樣吧,16.3萬一平,一平便宜3000,380平就便宜接近120萬……」郭曉冰一番割肉了的模樣。

你這是想屁吃,楊一斌心裡吐槽。

在網上的報價虛高的要命,一平如果只便宜3000塊,那郭曉冰能賺死。

這是拿自己當冤大頭宰啊。

楊一斌笑道:

「看樣子郭總是沒打算賣房,要不然等回家考慮清楚想不想賣房再說?」

郭曉冰還想說什麼,楊一斌也不慣著他,說道:

「郭總先回,我還得去趟公司,有機會再聊。」

郭曉冰這才發現眼前這年輕人可不是好忽悠的,剛才自己下刀子太狠,怕是把人得罪了。

只好告辭,邊走邊說:「楊兄弟,我剛才沒考慮好就亂說話,要是有心直口快得罪之處,請多包涵,有空我再約你,那今天就不打攪了。」

神他么心直口快。

亂用毛的成語,都把成語糟蹋了。

楊一斌內心吐槽,臉上帶著笑容把他送出門去。

他還真是有事情得回一趟公司,剛才張瑜打電話給他,讓他去一趟公司。

……

到公司之後,張瑜看起來比平時更著急些,看到楊一斌走進來,便跟著進了他辦公室。

「感覺不太對勁,咱們公司在接的幾個廣告訂單突然都違約了,寧可給賠償金也不肯履行協議。」

「寧可賠違約金也要違約?為何?你沒有問問原因嗎?」楊一斌問道。

張瑜腦門上都帶了汗,說道:

「我挨個打電話問了,但沒人跟咱們說實話,找的理由五花八門,比如嫌咱們做的廣告達不到他們的高要求,或者是臨時變卦,想重新設計廣告……」

「楊總,我懷疑是競爭對手搞的鬼,」張瑜繼續道,「我已經派人暗中去調查這幾家公司把廣告交給哪家公司,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這麼直接就斷人財路,正常競爭對手不會隨便用。楊一斌哪能看不出來,這種搞法肯定跟李思博脫不了關係。

「咱們現在還能接到單嗎?」楊一斌問道。

張瑜道:

「前幾天有兩家老主顧打電話聯繫做戶外,不過我懷疑也會有變動。」

「恩,你打電話問問,確定是什麼情況。」楊一斌叮囑張瑜去處理這事。

張瑜拿著手機出去打電話。

沒一會便進來說:「兩家老主顧的戶外訂製廣告的意向都取消了,其中一家的老胡跟我關係不錯,他提醒了一句有人免費給他們做廣告,讓他取消訂單意向,再多也不肯說出來了。」

正說著,一個電話打到張瑜的手機上,他趕緊接起來:

「喂,確定是哪家公司了嗎?……天連廣告公司?……好,好,我知道了,你繼續盯著,有情況給我電話。」

事情弄清楚了,一切都是天連廣告公司搞的事。

這是一家滬上知名的4a廣告公司,營業能力和創意水平都比較高。

這家公司與自己這小公司素來並無瓜葛,現在突然出手劫生意,唯一的解釋就是它要麼是李思博家控股的,要麼是接受了他的委託來對付自己。

楊一斌笑道:

「知道是誰幹的就好,不用著急,剛好趁這機會把之前的業務梳理整頓一下,集中力量發力於細分領域,加緊做好網上各平台矩陣號運營,反正咱們正本來就打算調整發展方向,趁這機會夯實內功,未必是壞事。」

張瑜聽了點頭,道:「這樣倒是壞事變成好事了,問題就是拿不到訂單,咱們的日子那也挺難過。」

楊一斌點頭,打電話問財務公司賬戶上還有多少流動資金。

之前楊一斌先後分兩次,一共給公司注入了600萬,因為拍廣告短片、擴大公司規模和場地等花費了不少錢,財務回復說賬戶上還有470多萬現金。

後續花錢的地方會變少,維持公司正常運轉四五個月是沒問題的。

張瑜聽了以後也鬆了口氣,公司目前現金充足,抗風險能力比較強,這要是換在老謝當家的時代,面對這種情況估計最多兩個月公司就得垮掉。

楊一斌想了想,道:

「讓大家都撤回來吧,留一兩個盯著他們公司就行了。你儘快去聯絡一家水平高的4a創意或廣告公司,咱們出錢,安排公司員工分批次去人家那裡進修學習,爭取在一段時間內,能力上都能有個更好的提升。」

張瑜點頭答應。

如果李思博的報復只是這樣,那似乎也不算什麼。

……

但是兩天以後,公司負責網上報送《父愛》廣告的員工張陽,慌張地進了楊一斌辦公室,著急忙慌地說道:

「楊總,咱們公司報送的廣告,在亞太廣告節的初評階段就被刷掉了,我剛看到了他們發來的郵件消息。」

楊一斌急忙讓他登錄郵箱,把那段回饋過來的信息找來給他看。

這段文字很短,只有了了一行多:

「尊敬的暢想傳媒廣告公司:

您好,貴公司報送的電視公益廣告《父愛》經三位專家評委初評,認定尚未達到進入決賽的高水準,感謝貴公司的熱忱參與,祝好。

此致!

時報亞太廣告節初評委員會」

…… 天魔八將背叛,引起巨大轟動,整個網路都在議論!

「那八人都是統領,怎麼突然就背叛了?」

「還不是因為蕭何已經被貶為平民,沒法在給他們更多的好處,所以他們就背叛了吧?」

「那八人以前是殺手,所以貪得無厭……蕭何不但成為平民,聽說還活不了多久了,那八人拋棄他,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蕭何真的實在太可憐了,曾經為龍國立下無數汗馬功勞……如今卻落得如此這般凄慘的結局!真的讓人感覺心裡難受!」

全網除了議論天魔八將背叛之外,也在為蕭何感到不公!

他們都覺得,不應該對蕭何如此……因為蕭何是對龍國有大功的人。

對蕭何這樣,真的會讓人心寒!

當然,有些人完全不贊同他們的想法!龍都,皇主王府,一大群人聚聚,他們全都在冷笑:「真沒想到,蕭何最得力的八個手下,現在也被背叛他了!」

「那蕭何現在就是一隻螻蟻,我們輕易就可以捏死他!」

「以後不用在過多關注他了!因為他已經對我們毫無威脅!」

……

江海!

醫院!

蕭何看到網上的消息,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

他的計劃成功了!

天魔八將背叛,所有人都相信是真的,皇主王那些人自然也會相信,這樣一來,他們就會對自己徹底放鬆警惕!

如此自己就可以在暗中慢慢發展,等有一天,成長為龐然大物,一定會給他們一個驚喜!

病房裡,沈溫婉也在看新聞!

當她看到天魔八將背叛的消息,臉上立刻出現了擔憂,因為她知道那些人曾經是蕭何的部下!

她把蕭何叫了進來,著急詢問:「那些人背叛你……這可如何是好?」

蕭何滿不在乎,淡淡說道:「天下下雨,娘要嫁人……他們要走,就讓他們走好了,沒什麼好驚訝的!」

「哦!」沈溫婉低下腦袋,她感覺蕭何像是變了一個人。

以前的蕭何,什麼都聽她的!

現在的蕭何,冷漠的像是他們從來沒有交往過。

有的時候,跟她多說一句話都不肯!

她心裡開始尋思,用這種極端的方法,逼蕭何留在自己身邊,究竟是對還是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