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木眨巴了兩下眼,看向評論。

「無敵!好曲!好詩!」

「乖乖,蘇老師這人氣太恐怖了,這才多久,就這麼高的轉發了。」

「太經典了啊!」

「趁大家開心,給大家講個悲傷的事兒,這首詩被我們語文老師做成閱讀理解題,佈置成作業了。」

「哈哈哈,好傢夥,語文老師yyds!」

蘇木還是挺美的看着大家的評價,基本都是正面,可突然,他看到一條評論,眉頭就皺了起來!

余不淼。

認證:雲州文學院名譽教授,華星詩協榮譽會員,四星詩人,作家。

是個大v,粉絲數量有一千來萬!

他在華盛娛樂底下留言「一塌糊塗」后,更是找到了蘇木的微博,也在那條詩的微博底下直接開始公開質疑:「我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吹這首詩的,這首詩很好嗎?看的人多了,評論的人多了,這就是好詩了?太愚昧了,一首詩的價值是提現在方方面面的,最重要的是文學性,然而,在這首詩我並沒有看到應有的價值,文學性也十分欠缺,無病呻吟罷了,二十來歲的年紀,感慨情愛?這你把握不住,你還沒長大,懂愛嗎?無關你作曲作的有多好,年輕人,不要浮躁,不該你碰的東西,你別碰,以免招人笑話,言至已此,請好自為之。另外,如果真想寫詩,去學學筆名阿木木的詩人吧,同為作詩寫詞的新人,對比一下《水調歌頭》與你的作品吧,作為新人你還差得太遠了。」

有人當然不愛聽了,特別是蘇老師的粉絲們。

「這糞坑消失快一年了,我都快忘記他了,結果又開始噴糞了,真噁心人!」

「這詩怎麼了?我覺得很好啊!」

「年輕人怎麼了?年輕就不能懂愛了?就不能寫詩了?我看你真是搞笑!」

「真好笑,一句『你還年輕不懂愛』就把別人所有東西全盤否定了?還四星作家,文學院名譽教授呢?」

「還學阿木木?阿木木就是個死太監!你怎麼不說他太監的事兒呢?雙標狗!」

因為,各行各業都有圈子,余不淼在詩人圈子裏,還是很有地位的,於是也有不少人為了他地位,或者也為了蹭熱度的的人加入了質疑的行列。

一直想進雲州詩協,可卻少高一級華星詩協推薦信的一位詩人評論道:「余教授終於出來了,說得太好了,寫詩哪兒有這麼簡單?有的人像想阿木木一樣,一詞奪魁,可他註定要失望了,你的詩比起阿木木,比起《水調歌頭》,真的完全不值一提,你還是自己做音樂吧,詩詞詩你碰不得的!」

一位寫童話的女作家大灰狼人人愛,也是評論:「這詩不能說不好,但真的一般,絕對配不上現在這關注度,當然,那些說蘇木是為鋼琴曲作得,作得不好,恕我不能苟同,阿木木作月詞的時候不是圍繞月亮作的了?可人家能直接拿出一首《水調歌頭》,而且人家本職也是一位網絡作家,所以蘇木的粉絲請理性。」

而華星著名詩人,也是余不淼的徒弟,筆名不水發表:「師傅說得對,一塌糊塗,真就一塌糊塗!簡直狗屁不通!這是詩?隨意吧啦兩句就是詩了?寫詩靠幻想是沒毛病的,可我真是納悶了,你幻想出來的是個啥?糾結於小愛,一點格局都沒有,故作扭捏,沒有絲毫營養,都是跨圈子,請你去學學阿木木,學學《水調歌頭》吧,不然你要圈名去別的圈子圈去,別來詩詞圈!」

驀然間,五六個與余不淼交好的作家詩人炮轟蘇木!

此刻,看着微博,蘇木表情突然變得有些怪異。

你說他生氣嗎?那當然,沒人會被無緣無故罵完后,不生氣的。

但生氣之餘,他甚至感覺有一點……好笑?

他有一個嚴肅的問題想要問。

為啥……你們噴我,要誇一手「阿木木」啊!

蘇木突的一陣語塞。

那是我馬甲啊我淦!

一踩一頂。

好傢夥,大號被噴,小號轉頭就被誇……蘇木眼神充斥着無語。

還叫我想阿木木學習……

就在蘇木鬱悶的時候。

一幫余不淼和其他幾個詩人作家以及他們粉絲們依舊不依不饒,全跑到了蘇木微薄罵上了,根本不問青紅皂白!

「又當又立!」

「什麼破詩也敢發?想收穫跨行名氣想瘋了吧!」

「大家還是不要看這人的詩了,業內專家已經都評價了,這些都不叫文學,一點也沒有價值!」

「這詩不會吧?我覺得挺好的啊!」

「你懂還是專家懂啊?」

「沒錯,這麼多詩人都說不好了!」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蘇木多厲害呢,跨行都能寫出好詩,浪費我感情啊!」

就連一些蘇木原本的粉絲們也不好說話了,人家是專家,詩壇的大佬,他們怎麼在這種專業層面的東西反駁他們!

「……」

蘇木看着一條條評論,忽然不氣了,相反突然笑了一下,笑容中似乎有一點……奸詐?

是嘛,人家這群人是專業的,我蘇木哪兒有資格反駁嘛。

呵呵,我不配。

那誰配?

你們不是說阿木木配嗎。

那行……

蘇木轉手打開了手機版的作家助手,登上了他名叫阿木木的賬號____ 漂亮女孩指尖捏著戒指,遞到江雲深面前,她的眼睛如翩飛的蝴蝶,上下忽閃著,一下一下,撩動著江雲深的心。

她的聲音,更像陽春三月的細雨,滴落在乾涸的心田:「先生,您看看,是否摔壞了?這麼貴的東西,我可賠不起!」

她就像是一隻小可憐,在等待著江雲深對她的判決。

江雲深的魂都飄乎了,他伸手去接戒指,卻趁機把女孩的指尖,攥在了手裡,笑道:「沒關係,即便摔壞了,也與你沒關係。」

女孩抽回自己的手,有些羞澀地在身前絞著,小臉上溢出幾抹的羞紅:「先生,您人真好,謝謝您啊!」

江雲深感覺自己的心都飄起來了,完全不顧江小梅在身邊,就對女孩說道:「我們相見也是緣分啊,不知道小姐叫什麼名字?」

女孩低垂著頭,眼睛有些局促不安地盯著自己的腳尖:「我叫阮綿綿。」

軟綿綿?哈哈,這名字還真是恰如其人,讓人無限遐想啊。

「原來是阮小姐,你一個人逛街嗎?這家商場是我家的,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我,我就是,想,想買個包……」阮綿綿羞澀地說,「我不知道,專櫃,在哪兒里……」

「在樓上呢,來,我領你去!」

他完全忘了江小梅還在一邊呢,就要和阮綿綿離開。

江小梅連忙一把拉住他,委屈地說:「二少爺,你還沒有給我買戒指呢!」

江雲深不耐煩地甩開她:「你先回去,我有時間再給你買!」

江小梅知道江雲深有多花心,卻也沒想到,就為了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他就要拋下她。

她不敢對江雲深發脾氣,就把憤怒全發在了阮綿綿的身上。

她雙手猛得一推阮綿綿,怒聲道:「你個狐狸精,你就那麼缺男人啊?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勾搭我的男人,你還要臉嗎?」

阮綿綿被她推得向後仰去,如果不是她手疾眼快,撐住了旁邊的櫃檯,她肯定會摔個仰面朝天,那樣就丟死人了。

她委屈得眼圈都紅了,「姐姐,你怎麼可以說話這麼難聽啊?我沒有……我根本不認識這位先生啊……」

她泫然欲泣的模樣,讓江雲深的心都要碎了,他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裡,狠狠安慰一番。

他生氣地呵斥江小梅:「江小梅,你做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你簡直就是個潑婦!」

江小梅畢竟也才是個二十歲的女孩,被當眾罵潑婦,而且還是被自己心愛的男人罵,她有些承受不住了,眼淚涌了出來:「二少爺,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分明是她不要臉得勾引你!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就是一個狐狸精!二少爺,我不買戒指了,我們回家吧!」

即便她被他罵了,她也不願意撒開她的手,把江雲深便宜了那個狐狸精。

可是她太低估了江雲深的慾望了,她在他眼裡,現在就是一塊噁心的抹布!

他再次甩開她,說話更加不客氣:「滾,見到你就噁心!你以為我喜歡你啊?如果不是你還有那麼點用處,我都懶得搭理你!」

他走到阮綿綿面前,立馬就變了一副臉孔,紳士而溫柔:「阮小姐,對不起,我家的下人不懂事,讓你受驚了!現在走吧,我親自陪你去箱包的櫃檯!」

阮綿綿卻沒有動,而是抽泣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買包了,你還是哄哄姐姐吧!」

她說完,也不上樓了,就要往樓下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江枝忽然擦了擦眼淚,抬起頭看着莫丞州道:「到時候讓我和你一起見計信岩吧。」

「不行!」莫丞州皺了皺眉頭,拒絕了,「實在是太危險了,你還是不要去了。」

「就是因為危險,我才要陪你一起去,我們是一家人,不管碰見什麼事情我們都要一起面對。」

江枝看着莫丞州,怎麼都不肯讓步來。

要去救的人是他們的兒子,去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死,她怎麼可能眼睜睜讓莫丞州一個人去?

兩人僵持不下,最後還是莫丞州妥協了。

見江枝如此固執,莫丞……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七百二十七章遺囑 此時,在盛世公館外面的暗處,正躲藏著幾個人,悄悄觀察著屋內的情況。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他們不敢進屋,但是,聽著屋內傳來噼里啪啦的各種聲響,便能猜測到屋內的大戰情況如何。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這場大戰持續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最終,火華抓著林漠的腳踝,將他拖了出來。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林漠倒在地上,渾身是血,看樣子離死不遠了。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一輛車駛來,火華隨手將林漠扔到車上,點了一根煙,抽了幾口,這才跟著上了車。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旁邊那幾人看到情況,皆是大喜過望。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他們連忙跑去找到面具人,跟他彙報了這些情況。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面具人一聽,不由大喜過望,立馬聯繫了蠱尊,跟他說了這件事。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蠱尊這一次,終於是滿意地點頭了:「這件事,辦的很漂亮。」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不過,你們還要小心警惕。」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今晚,金蠶蠱就要出世了。」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這是我最重要的時刻,只要我收服金蠶蠱,就能與天下六王一較高下。」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你們務必要小心謹慎,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破壞了我的大事!」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面具人立馬點頭:「是,蠱尊大人!」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哦,對了,那太子,怎麼處置?」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蠱尊沉默了片刻:「等今晚的事情結束,就放了他。」精彩的在哪裡,【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