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語沒有多問,一飲而盡。

另一個婢女則將昨日的香替換掉。

嬤嬤這才笑了,走上前行禮:「王妃一會還要給太後行禮呢。」

白逸辰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蘇念語,嬤嬤和阿寧看到白逸辰進來了,齊聲說道:「奴婢參加王爺。」

嬤嬤說完就離開了。

蘇念語只是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阿寧正準備提醒蘇念語,白逸辰卻揮了揮手,示意阿寧下去。

白逸辰看到了蘇念語脖子上的吻痕,他突然覺得昨天晚上自己太兇猛了。

正準備上前。

見白逸辰上前,蘇念語連忙後退幾步。

白逸辰只好停住了腳步。

「若王妃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可以跟本王講。」

「王爺不必客氣,喚我靈兮就好。」

「王妃可收拾好了。」

蘇念語點了點頭。

兩人來到宮中,雖都是皇宮卻與她的家大相徑庭。

也不知他們都怎麼樣了。

由於白帝正忙,只好先去了太後宮中。

無非就是一些叮囑,至於說的什麼,蘇念語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陛下駕到。」聽到聲音,他們跪了下來。

白帝走了過來,看到蘇念語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突然有點後悔,他應該把蘇念語納入自己的後宮。

蘇念語從始至終都沒有抬起頭。

太后見狀,連忙咳嗽一聲,白帝收回了自己目光:「母后。」

白帝笑的溫和,白帝臉上的表情全被白逸辰看入眼中。

白帝坐到主位上:「靈兮公主,初來乍到,不知旅途是否愉快。」

白帝明知她已嫁人,卻還喊她靈兮公主。

白逸辰也知他的皇兄有什麼心思。

蘇念語想到前面的路程,就十分無語:「不愉快。」

此言一出,就有些尷尬了。

「朕早就聽聞,靈兮公主性子直爽,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蘇念語不知說些什麼,她從始至終都可以感受到白帝的目光在她身上,從末離去。

白逸辰握住蘇念語的手,她想把手伸回去,最終還是任由白逸辰握住自己的手。

在皇宮用完午膳后,他們便回了王府。

馬車上,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回到後院,蘇念語感到困意,也就回去睡了。

這一次,她睡的極不安生。 眾人楞在當下。

林桃推開老爺子,直視着老太太。

「您要覺著,能當這個家!您來!我要求不高,只要不餓肚子就行!十多口子人,你當是好養活的?」

老太太嘴動了動,沒吭聲。

林桃點頭走到余氏面前。

「余蘭枝,張小胖雖然是你生的,可你別忘了,打從你肚子裏出來那天起!他就是個人!是個單獨的個體!人生是他的,任何人也代替不了,更掌控不了!」

余氏聽得臉皺成了包子。

什麼單獨的個體,什麼他的人生?婆婆說的都啥?

林桃退開兩步,打量著余氏和張家老太太。

「你們的人生沒有遺憾嗎?走到今天,都是你們心甘情願的嗎?如果給你們一次機會回到重前,你們還會做出和曾經一樣的決定嗎?」

「娘!我記得我初初嫁過來時,你嘴裏,時常念叨,出嫁是你一生最後悔的事。相信您年過半百,心裏依舊沒有放下後悔吧?這種滋味好受嗎?」

張家老太太面色凝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抬頭看着夜空。

彷彿思緒飄飛去了很遠的地方。

林桃又看向余氏。

「老二媳婦你呢?從小沒少被你父母逼着做這做那吧?自己像個木偶一樣,被人撐控,你覺得,這樣的人生,有意思嗎?」

余氏瞳孔驟縮。

林桃轉身坐到堂屋台階上。

「今天過節,我言至於此。對大胖也好,對你們也好,我希望從今以後的每件事,你們都帶着腦子去思考。做出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是你想要的。別再讓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

林桃仰頭看向月亮。

「人這一輩子,只有一次,不留遺憾,才不枉此生。」

余氏咬着唇。

低語道:「娘,大胖還是個孩子。他哪能做出什麼正確的選擇?若一個孩子都能自己決定人生,要父母還有什麼用?」

林桃呵呵笑問:「余氏,你知道對孩子而言,父母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嗎?」

余氏楞神,這個問題她從沒想過。

不過自己沒想過不要緊,做父母的人多了去了。

他們不都為孩子決定人生嗎!

那自己決定張小胖的人生,又有什麼錯呢?

雖說,她希望張小胖中官,過好日子,是為了自己的後半生。

可至少希望張小胖好,沒錯吧!

一旁張家老太太,冷哼道:「做父母的,誰不盼著自家孩子過得好?」

天空上的圓月,彷彿一面鏡子。

鏡中,是爸媽的笑臉。

「盼著孩子好沒錯!問題是,父母不可能成為孩子一輩子的手腳,你只能教會他,如何使用自己的手腳。更不要企圖讓孩子成為你!為你實現,你人生中的遺憾。」

「因為,孩子不是你的附屬品。不會因為是從你肚子裏出來的,他就該屬於你!如果你非要綁着他的手腳,把他捏成你的樣子。這樣的父母,已經自私到了極致!」

懟得老太太啞口無言,無以辯駁。

林桃一臉認真的看着余氏。

「余蘭枝,父母是什麼?」

余氏搖頭。

林桃無奈道:「父母該是孩子的家。」

「家?」余氏嘀咕:「家不該是房子嗎?」

戳著余氏的心窩子,林桃道:「人這一生,可以有很多的房子。可家只有一個,那就是這裏。」

「父母的愛在哪裏,孩子的家,便在哪裏!」

余氏和張家老太太,大眼瞪小眼,像是在琢磨剛才的話。

張家其餘人,都像看怪物般的,看着林桃。

林桃這才意識到,一個不小心,原主的人設崩了啊!

原主自打當家作主,別說作三個兒子的主,就連媳婦公婆的主都沒帶落下過。

林桃急忙努力往回挽。

「咳、咳……大胖!」

張小胖從張大林身後跑過來。

「來,念過私塾的人,給咱來上一句映映景。」

眾人的目光順利被帶到張小胖身上。

張小胖清了清嗓子,掃過眾人期待的眸光。

張嘴一聲高吭的:「啊!」

眾人如夢驚醒,身子一顫。

「天上的月亮啊!又大又圓啊!像個大燒餅一樣啊!」

張小胖雙手負在身後,挺胸抬頭,滿眼期盼的等著被誇。

余氏問了句:「沒了?」

「沒了!」張小胖點頭指向月亮。

「你看,是不是又大又圓,是不是像燒餅一樣?」

張大海『噗嗤』一聲,笑癱在地。

張家老太太撫著胸口,直搖頭。

老爺子不停給老婆子拍背順氣。

余氏笑倒在張大山懷裏。

兩個妮子出嬰兒般的咯咯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