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突然一把將對方拉到自己懷中,近距離的肌膚接觸,蕭陽伸嘴在對方的脖頸間輕輕地深吸了一口氣。

"你知道嗎,其實是你身上的香水出賣了你,有哪位打掃衛生的老婦人是喜歡噴蘭蔻香水的呢?恐怕這瓶香水的價格比她一個月的薪水還要高吧!"

妖夜一愣,頓時有些懊惱,突然臉色一紅。

"放開,你這個流氓!"

妖夜伸出腳踩向蕭陽,然後趁著對方躲避的空擋翻身蕭陽掙脫開蕭陽的控制。

身子一掙脫開蕭陽的控制,妖夜毫不遲疑,轉身立刻向一旁巷子里逃去。

"嘿嘿,若是讓你就這麼跑了,事情可就不好玩了!"蕭陽輕笑一聲,然後立刻緊追上去。

眼看著對方的穿過拐角消失在巷子里,蕭陽毫不猶豫的轉身衝過去。

砰!

突然從一側衝出一道黑影,淬不及防之下,蕭陽整個人被撞擊。

被撞的一瞬間蕭陽首先想到的就是伸手去抓黑影的腦袋,但是很明顯對方是有備而來,手腕一轉,手中的寒光一閃,然後一道亮光朝著蕭陽飛去。

蕭陽毫不遲疑的立刻撤退,然後身體像一側躲過了對方扔過來的暗器。

等到蕭陽從地上跑起來,前面的黑影已經一手抓住逃跑的妖夜,兩個人消失在遠處的拐角。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甚至連之前的妖夜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望著逃走了兩個人,蕭陽皺著眉頭站在原地。

"剛才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蕭陽用手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胸口,剛才對方的那一擊還真是痛,直到現在蕭陽還一陣胃部翻滾。

"難道妖夜是故意往這個方向跑的?"

蕭陽有些疑惑的檢查了一邊這個地方,突然眉頭一皺,有些疑惑的低頭,接著路燈的光線突然發現了點什麼。

"這是……"

有些疑惑的彎腰撿起地上的一個還散發著火星的煙蒂,撿起來放到路燈下仔細的觀察了幾眼。

"blackdevil,黑魔鬼?"

輕聲喃喃道,蕭陽的眼睛突然一亮,眉頭突然皺了起來,腦海中開始飛速的旋轉,將腦海中的各種片段逐漸的重組。

"好熟悉的一個牌子……似乎是在哪裡見過啊!"蕭陽輕聲喃喃道。

"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麻煩了!"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抬頭看了一眼夜空。

"唉,最討厭和女人打交道,作為一個純潔善良正直充滿愛心的男人,我怎麼可能捨得下手打女人呢?"

蕭陽為自己放走了兩個人找到了一個合理的理由。然後才心滿意足的走回去準備接收今晚的勞動成果。

……

教堂三樓,會議幾乎進行到了白熱化,從開始一直到現在所有的候選人都在明爭暗鬥,唇槍舌劍,互相拉攏幫手然後攻擊對方。

現在明確下來的已經有五個新入選的名單,無論是電信通訊,石油運輸還是房產行業,都已經選好了新的代理人。

唯一還沒有選好的變剩下了娛樂餐飲行業的執事。

也就是說只剩下南陽市的張五爺和陳雄兩人,因為兩人無論是實力背景還是影響力在南陽可謂不分上下,執事團的支持率也是平分秋色,這才使得兩人的爭奪一度陷入到僵局中。

五爺從執事團中爭取了幾個同盟,但是沒有想到對方同樣不是吃醋的,也同樣有執事選擇了站在陳雄那邊,會議就這樣一度陷入到了僵局。儼然已經成了兩個人的罵戰。

"陳狗熊,今天既然到了這種地步,就不要弄那些虛偽的面具了,老子不妨跟你打開天庭說亮話,上次派人暗殺我的就是你吧!不要以為老子不知道!兩面三刀才是你的本色!"

五爺終於不再顧及自己的形象,一隻腳站在椅子上,手中叼著一隻巨大的哈瓦那雪茄,因為激動身上的西裝已經脫掉,只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衣,上面的三顆紐扣也撕開,露出裡面茂密的胸毛,野性十足,一隻手叼著雪茄,另外一隻手還纏著繃帶,整個人的形象有些不倫不類。

而反觀對面陳雄,依然是老神在在的坐在原地,翹著腿手中叼著香煙,面帶笑容,彷彿是看待一個傻子在表演,無論五爺那邊如何用力,陳雄這邊我自巋然不動。

"呵呵,老五,既然你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今天老哥我也不妨說幾句,沒有證據的事情可不要亂說,我會告你誹謗的。"

陳雄輕輕地磕了磕煙灰,然後笑著說道,"老五,看在多年老友一場的份上,今天我不妨奉勸你一句,還是趕緊自動退出吧,那樣的話我會依然讓你呆在南陽市!雖然風頭不在,但是起碼我保證不會動你的財產和家人,保證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如何?"

"你他媽……"五爺突然忍不住一把衝上去,然後越過桌子就朝著陳雄撲過去,場面頓時一片混亂,立刻有人上前將其拉住,然後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張東鋒先生,請注意自己的舉止,若是你繼續如此的粗魯,我們將會直接取消你的候選人資格!"三巨頭之一的金神使沉聲開口講道。

五爺心中雖然鬱悶,但是卻不敢再挑動是非,臉色陰沉的看向對面,那裡陳雄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嘴角充滿了戲謔。

正當老五準備暴走挖苦幾句的時候,口袋中的手機突然提示來了一條簡訊,原本並不打算在意,但是看到發送人的姓名后,五爺猛地一把抓起手機,然後點開閱讀。

"老五,現在你可以狠狠地捅爛陳狗熊的嫩菊了,南城現在是你的了!"

妖夜原本以為自己這一次死定了,吳慶鋒死了,龐琨下落不明,自己作為陳雄的安保人員,也差點被那個傢伙給殺死。

有些警惕的抬頭看了一眼前面的黑衣人,不明白突然出現的這個黑衣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不過剛才確實是他救了自己,這也是為何知道現在妖夜一直緊跟著對方的原因。

前面的黑衣人將妖夜帶到一處遠離事發地點的巷子中,兩個人停下腳步短暫的休息。

妖夜始終保持著足夠的警惕,和對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同時隨時觀察面前的這個人,只要一有不對勁她會立刻做出反應。

果然,一分鐘之後,女人緩緩地轉過身,看了過來,妖夜立刻站直身子全身警惕。

"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不然的話我也不會救你了!"黑衣人突然講話,竟然是一口好聽的女人的聲音。

其實對方是女人妖夜並不如何驚訝,畢竟從對方黑色衣衫下的身形就可以看出來。

"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妖夜謹慎的問道。

錦繡農女一品妃 "我是誰並不重要,某種程度上來講,我們是同一伙人,你希望殺了蕭陽,而我也不希望對方活在這個世界上。"女人轉過身,猛地摘下頭頂上的帽子,露出一副絕美的面容和金黃色的長發。

"你是外國人?"妖夜有些驚訝的出聲道。

"我說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有了共同的目標!"金髮女人臉色有些不耐的沉聲說道。

妖夜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低頭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然後給陳雄撥打了過去,但是很遺憾,對面顯示對方已經關機。

心中閃過一絲絕望,妖夜已經知道,大勢已去,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昔日稱霸整個南城的王爺,竟然在短短一夜之內,敗給了一個人,這總感覺充滿了無盡的諷刺。

有些泄氣的收起手機,看向面前的金髮女人,妖夜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你想怎麼樣?"

"我想讓你殺了他!"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

"你當然可以不用聽我的話,只是我們擁有共同的目標,所以,也許我們之間可以互相合作一下。"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你認為你還有的選擇嗎?你認為你還可以安全的離開南陽市嗎?而我,正好掌握著可以至蕭陽於死地的方法!怎麼樣,要不要搏一把?" 蕭陽早上剛剛回到學校,甚至還沒有回到宿舍就被輔導員一個電話給打了過來。對方讓他直接到校長會議室。

等趕到校長會議室的時候,蕭陽才發現事情有些糟糕,因為自己認識的許多同學全都在這邊。

阿彪,張維……幾乎是昨晚參加鬥毆的同學全都在這邊,看來學校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

蕭陽是進入大學之後第二次見到自己的輔導員黃永強,對方臉色有些難看的看了一眼蕭陽,安靜的和其餘的輔導員坐在一側的座位上默不作聲。

看到蕭陽進來,這幫傢伙雙眼一亮,滿臉興奮和崇拜。

昨晚上的事情直接讓陽哥在他們心中的形象直線上升,無限的高大,雖然最後的決鬥他們這些人無緣看到,但是一晚上所有人都沒有睡覺,全都在一起偷偷地討論著今天的結果,他們已經研究出了結論,只要第二天陽哥安全的回來,那就只能夠說明一個問題,陽哥勝利了。

現在看到陽哥竟然真的毫髮無傷的出現在這裡,所有人不禁掩飾不住臉上的興奮,跟著站了起來。

坐在會議室首位的幾個人臉色頓時有些難堪,不過卻有無可奈何,只是幾個領導互相苦笑的對視了一眼。

蕭陽對著所有人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向一側站好,看向對面的領導。

坐在蕭陽等人對面的是四五個領導,而蕭陽竟然還在這幾個人裡面看到了一個熟人,那個漂亮的美女警花孫莉,也不明白對方是怎麼出現在這裡。

我是于振南 孫莉這時候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中的資料,對於蕭陽的進來置若罔聞,似乎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傢伙。

坐在幾個人中間位置的是學校的副校長傅放,頭頂上的頭髮已經禿了大半,只剩下一小撮稀鬆的趴在腦袋上,偏偏對方還要用髮乳將其弄得整整齊齊。

"對於昨晚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一些資料,今天叫你們來這裡就是希望大家自己交代一下,作為我們南陽大學的大學生,你們非但沒有好好的發揚我們學校的校風校紀,竟然和外校的幫派在馬路上打群架,影響極其的惡劣,這是嚴重的違紀現象,你們每一個都要接受記過處分,至於組織這次鬥毆的蕭陽同學,我們學校領導經過研究決定,給你一個留校查看的處分!"

聽到這個處罰所有人同時一驚,饒是低頭裝作看資料的孫莉都有些驚訝的抬頭看向蕭陽,但是看到對方一臉無所謂的不爭氣樣子,這種時候臉上竟然還帶著微笑,孫莉就氣不打一處來,冷哼一聲再次低下頭去。

"校長!這個……這個針對蕭陽的處罰是不是有些太過嚴重了,事實上大學期間在外打架鬥毆的事情時有發生,給蕭陽一個留校查看的處罰是不是有些重了!"蕭陽的班主任黃永強站出來替蕭陽求情道。

"這是校領導研究決定的!這次的打架不同以外,情節特別嚴重,造成了十分惡劣的影響,損壞我們學校的形象,就算是直接開除都不嚴重。"

"校長!我要求也給我一個留校察看的處罰吧!"張維突然出聲要求道。

"我也是,當時我也在現場,校長,您也給我一個留校查看的懲罰吧!"遲帥緊隨其後要求道。

"還有我!"

"還有我!我也要求一樣!"

……

"校長,其實當時我也在現場,我也要求和他們接受一樣的懲罰。"

"我也是!"

砰!

傅放有些惱怒的用力一拍桌子,大聲喝道,"幹什麼?幹什麼!你們想要造反嗎?"

所有人頓時噤聲,全都低下頭,沒有人在講話,只是大家臉上的表情已經充分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傅放因為太過憤怒身體一陣顫抖,頭上唯一的一小撮頭髮也跟著一顫一顫,樣子有些好笑。

"我從事教育行業近三十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這樣的學生,怎麼?為了義氣想要一起擔著?你們把學校當什麼了?把學習當什麼了?辛辛苦苦幾年終於高考進入大學,原本應該是為了夢想而努力的年紀,可是你們看看你們一個個都學了什麼?啊?來到這裡學到了什麼?公然集會打架鬥毆!這就是你們從這所學校學到的?你們現在的樣子和學校外面的小混混有什麼兩樣?"

遲帥長了張嘴想要辯解,卻被蕭陽一個冷冷的眼神給制止了,只好無奈的低著頭默不作聲。

傅放訓完話之後一個人坐在原地生氣,周圍的幾個領導則是跟著勸解,蕭陽看到沒有人講話這才站出來笑著開口。

"校長,作為當事人我也說兩句吧!事實上這次事件的起因很簡單,幾個高中生在校外調戲我們學校的女學生,我們的學生看不過,立刻見義勇為,結果誰曾想現在的高中生竟然直接從腰間掏出刀子將我們的人給捅傷了!這一點我想校方應該也得到消息了!"

蕭陽看了一眼面前的幾個領導,看到幾個人默不作聲,就知道自己猜對了。於是繼續講下去。

"因為我們的同學被人捅傷,所以大家才有些氣不過,因為您也知道,我們都是義氣方剛的學生,自然不會想到去報警,大家可能認為那不是男人的所為,因為就算是報警,最多也就是批評教育一下對方,根本不可能消去大家的怨恨,於是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雙方互相召集人馬打架鬥毆。"

"校長,這次的事情是我策劃的,學校的懲罰我也接受,只是對其餘人的懲罰就取消了吧,他們只是跟著去了一趟,甚至連動手都沒有,所以,根本不算是參與集會!"

"陽哥你……"

"陽哥……"

張維等人有些著急的出聲喊道,他們可不想讓蕭陽為此一個人背了這個懲罰。

"閉嘴!"

蕭陽冷喝一聲,頓時所有人立刻停止了爭吵,一臉安靜的看著蕭陽。這種命令的效果簡直要比在場的每一位老師還要好使。

"校長,您看我這個建議如何?"蕭陽面帶笑容的提議道。

身後的遲帥和張維等人雖然滿心不甘想要說話,但是因為有蕭陽之前的教訓,所以沒有人敢講話,全都一臉鬱悶的站在原地等著校長發話。

"校長,我看他們的行為雖然是錯誤的但是只能算是莽撞,年少輕狂,動手教育一下就行了,何必要動如此大的懲罰嘛!"

"要是在校期間有個記過處分的話,會影響這幫孩子日後找工作的。"

坐在校長身旁的一位校領導出聲緩解道,然後小聲在校長耳邊耳語,"這些學生裡面有十幾個家庭背景都比較大,若是一下子得罪這麼多人……"

傅放一愣,有些無奈的一嘆息,"唉,好吧,關於蕭陽懲罰的這個問題我們在開會討論一下,你們這輔導員把自己的學生全都領回去,進行深刻思想教育,每個人給我寫五千字的保證書交上來!"

看到校長揮手放行,一旁的孫莉和另外一個年輕的警官站起來沉聲說道,"傅校長,我們需要帶蕭陽回去協助調查!"

"這……好吧!"

傅放臉色有些難堪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這些學生,這些傢伙給自己闖的這些禍讓他一陣頭大,索性一甩手,直接走了。

"嘿嘿,陽哥……沒事了!一般老頭說回去商量一下,基本上就沒什麼事情了!"

張維突然靠近蕭陽小聲地說道,"我們這裡面有些人的家庭背景,學校也不願意得罪。"

蕭陽點點頭,無奈的苦笑道,"你們剛才也太亂來了!"

"陽哥,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張維有些擔心的問道。

"對,我們跟陽哥一起去,我們可以給他作證,他有不在場的證明!"其餘人也跟著附和道。

"同學們你們先不要激動,我們只是讓蕭陽跟著回警局做個簡單的筆錄,若是真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他就可以回來了!"孫莉有些無奈的解釋道。

"你們都回去上課吧,我跟她們回去一趟!"蕭陽笑著說道,"沒事的,我和這位孫警官有過幾面之緣,算是相識!"

既然陽哥發話,一群人也只好悻悻的回去,一路上自然是少不了討論昨晚的事情,恐怕昨晚的事情將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這些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跟著兩位警官剛剛走下行政樓,蕭陽望著停在廣場上的警車,不禁開玩笑道,"這輩子還沒有做過警車,今天真是幸運了!"

看到孫莉一言不發,蕭陽猜測可能是對方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氣,現在想起上次自己偷襲對方那個地方成功的事情,蕭陽嘴角不禁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雙手情不自禁的跟著做了一個握東西的動作。

等蕭陽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走在自己身後的孫莉正滿臉通紅的盯著自己的雙手,蕭陽頓時一陣尷尬,知道對方誤解了,連忙收起手上的動作,然後訕訕的笑了。

"你看,還麻煩你親自來跑一趟,就咱倆這關係,你直接打個電話,我就自己過去了嘛!還要……"

蕭陽還沒有講完,孫莉就猛地一個擒拿手將蕭陽的雙手給反綁,從腰間拿出手銬給他扣上,押了起來。

蕭陽有些懵了,無奈苦笑道,"喂喂喂,這個玩的有些大了吧!"

孫莉一把拉開車門,沒有搭理對方,直接將蕭陽一把摁進車裡,然後兩個警察才上車離開。

遠處剛剛做完家教走進校門的林夢萱恰好看到了蕭陽被拷上手銬抓緊車裡的一幕,頓時有些驚訝的伸手捂住嘴巴沒讓自己喊出來。 "小莉姐,這樣不太好吧!"跟著一塊回來的年輕男警官有些為難的說道。

"他只是我們喊回來做筆錄的,我們若是就這樣把他拷進去,影響不太好吧"

"你怕什麼,出了什麼事情我自己擔著,你只要給我準備好一間審訊室就行!"孫莉滿臉怒氣的說道。

看到小莉姐真的生氣了,男警官只好無奈的去準備審訊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