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文叫她的名字,蔡曼玲也沒有認出自己來,胡亂的揮舞著雙手,

讓他不要過來。

像是遭受了什麼可怕的經歷。

「你個混蛋,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她在警局裡面,我能做什麼,一切不過都是她咎由自取罷了!」

天道藏弓 ,這還遠遠的不夠,他還要讓蔡博文在後悔中一輩子度過下半生。

「要不是你當年所做的那些事情,想必你的女兒也不會在這裡了,說起來還真是挺可憐的,正值風華的女人,卻只能在這裡孤獨終老了。」

「左應城,你!」蔡博文掄著拳頭要衝上去打左應城,被身邊的警察迅速的攔下。

左應城輕蔑的看著他,「你應該要感謝我,最起碼讓你看到你女兒。」

「左應城,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

左家這邊,沈瑤得知衛子衿突然生了孩子的事情,跟左連翹收拾了東西,母女倆飛快的從國外趕回來。

是在上午回來的,衛子衿一清早就被孩子的哭聲給鬧騰醒了。

爬起來,給孩子餵奶。

寶寶在保溫箱里呆著的時候,喝的是奶粉,報回來之後,就一直喝著母乳。

晚上要喝著睡著,早上閉著眼睛哼哼的就要找媽媽喝奶。

藝員天王

回家兩天,衛子衿就熬出了黑眼圈來。

這個孩子,比寧寧還要鬧騰,感覺到媽媽不在身邊,就是哭。

有的時候,衛子衿實在是著急上廁所,只是把孩子交給左應城看一會兒,孩子就吵鬧的不行。

在左應城的臂里胡亂的翻滾著,結果衛子衿一抱,孩子就老實了,不鬧騰了。

左應城變得越來越嫌棄這個兒子,簡直是個小惡魔,佔去了衛子衿所有的時間,偏偏他天天還只知道吃喝拉撒睡。

沈瑤回來之後,衛子衿就稍微解脫了一點。

沈瑤會幫助她照看孩子,有的時候夜裡會被孩子鬧醒好幾次,一闔眼,孩子就哭,衛子衿天天晚上被折磨的睡不好覺。

白天,左應城去上班,衛子衿照舊在家裡照顧孩子。

實在是困了,沈瑤會帶著孩子到外面去玩,她就在房間里補眠。

左應城也覺得孩子鬧心,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還有一個星期,寶寶就要滿月大了。

經過雙方家長的商量,決定為孩子辦一場滿月酒。

雙方的家長,除了左家,就還有霍家。

衛子衿不想大肆操辦的,沈瑤卻說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必須得操辦。

至於舉辦的地方,這一次雙方的家長終於意見統一了,必須得在最大最豪華的酒店舉辦。

可是,在溫城還是在申城,又吵了起來。

衛子衿聽的頭疼,乾脆抱著孩子回房間去。

上一次爭執,還是因為孩子取名的事情。

左正雄要給寶貝孫子取名為瑾瑜,寓意是握瑾懷瑜,可是霍志文大手一揮,對於左正雄取得名字評價了一句,「太娘炮,不行!」

霍志文給出的名字是皓軒,寓意光明磊落,氣宇軒昂,左正雄又評了一句太俗氣。

為了寶寶的名字,兩個人一直爭,左正雄叫瑾瑜,而霍志文則是叫皓軒。

衛子衿是孩子的媽,兩個老人就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丟給了她,問她孩子叫什麼。

瑾瑜和皓軒,這兩個名字都好,衛子衿也拿不定主意,詢問左應城。


左應城以為堅信衛子衿懷的是個女兒,所以之前給女兒取了無數個名字。

沒想到生出來之後是個兒子,就沉重的打擊了他。

說男孩子隨便一點,衛子衿瞪了他一眼,「這孩子也是你的!」

「……」

左應城直接說了個辦法,抓鬮,抓到哪個就叫哪個!

… 抓鬮這種方法,完全是隨機的,衛子衿覺得不太靠譜,可是左正雄跟霍志文都同意。

就是要抓鬮,抓到哪個,就叫哪個名字。

結果寶寶抓到的是瑾瑜,左正雄立刻就滿意的露出了笑容來,「不愧是我的孫子,就叫瑾瑜,這個名字好!」

霍志文不服氣,偏偏又不能耍賴,就將主意打到了寧寧的身上來旎。

說是外孫已經按照左正雄的意思叫瑾瑜了,寧寧的姓就要改成霍姓。

這回,真的是爭執連連。

衛子衿索性不搭理他們,任由著他們去吵了。

搞的現在他們兩個是彼此看到彼此就來氣,霍志文還偏偏每天都過來,誰讓衛子衿在這裡呢鞅。

——

衛子衿抱著孩子有些累,低頭看到孩子已經閉上眼睛睡了,就想著把他放在搖床裡面睡一會兒。

誰知剛一放下去,孩子就睜開大眼睛哇哇的哭了,手腳胡亂的揮動著,似乎吵著要媽媽抱。

衛子衿很無奈,又將兒子抱了起來。

左應城下班回來,回到房間,發現衛子衿已經睡著了。

今天兒子難得聽話的躺在媽媽的身邊,睜著眼睛,沒有哭也沒有鬧。

孩子看到左應城時,很明顯有點興奮了。

大大的眼睛笑眯眯的彎著,張開嘴巴大笑,沒有牙齒的倒是也挺可愛的。

這是瑾瑜從出生起來,他爸爸第一次看他覺得順眼,前提是不哭不鬧的情況下。

衛子衿這一覺睡的很好,進屋一直在旁邊自娛自樂,覺得累了,就乖乖睡覺,也不吵媽媽。

一覺睡到了晚上,下樓時,聽見左正雄還在跟霍志文因為寧寧的姓氏爭吵。

最近,左家很熱鬧,多了霍家的人一起用餐,桌子上的氣氛一下子好多了。

寧寧坐在衛子衿的身邊,夾了一塊雞腿,趁著衛子衿不注意,把雞腿塞進瑾瑜的嘴巴裡面。

瑾瑜也不懂姐姐給他塞的是什麼東西,就張著嘴巴舔舔舌頭,嘬一嘬,最後發現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光嘗著個香味了,哇一聲就哭了起來。

衛子衿立即回頭,看著寧寧將雞腿嘟著瑾瑜的嘴巴,「寧寧,瑾瑜還小,不能吃的。」

趕緊將孩子從抱了起來,哄著瑾瑜。

寧寧十分的不解,「為什麼不能吃啊!」

「這個雞腿可好吃了,我就最喜歡這個了!」還難得割愛將自己喜歡吃的雞腿讓給弟弟,結果就這樣。

衛子衿哭笑不得,用紙巾給兒子擦了擦油,「你弟弟牙齒還沒有長呢,怎麼吃東西!」

「他沒有牙齒嗎?」寧寧一副新奇的表情,立刻扒著媽媽的手腕要看寶寶。

「對啊,所以他什麼東西都不能吃,你以後不要再餵給他吃了,知道嗎?」

寧寧扒.開弟弟的嘴巴,發現還真的沒有牙齒,覺得還挺搞笑的,就像人家掉了牙的老爺爺老奶奶一樣。

瑾瑜也不苦惱,儘管這個姐姐的動作十分的粗.魯了,也乖乖的張著嘴巴,讓姐姐看自己的牙齒。

過了一會兒,還主動的含起姐姐的手指頭,吃不到奶.水時,又大哭起來。

小傢伙估計是被寧寧刺激的餓了,衛子衿趕緊抱著這小祖宗上樓去。

房間里開了暖氣,衛子衿脫了衣服給孩子餵奶,小傢伙碰到熟悉的東西,也不哭了,張嘴就含.著乳.頭,閉著眼睛吃了起來。

小傢伙,有一個壞習慣,吃東西的時候,鼻子裡面經常會發出嗯嗯嗯的聲音,好像很滿足。


有的時候,衛子衿都以為他吃的睡著了,就拿掉,結果不超過三秒鐘,小傢伙又哭了起來。

左應城進房間,正好聽見衛子衿在哄兒子。

「睡了嗎?」

「沒呢!」衛子衿看他,「你先下去吃吧,我把孩子哄睡著了,再下來。」

左應城沒胃口,看著衛子衿給孩子餵奶。

等確定孩子睡著之後,衛子衿把孩子交給左應城照看,自己下樓去吃東西。

一天到晚的,光顧著喂這小傢伙,衛子衿都沒來得及吃多少。

……

左瑾瑜的滿月酒在申城的一家大酒店舉辦,考慮到孩子不能出遠門,所以霍志文就妥協了。

霍志文得知,衛子衿跟左應城兩個人在一起,只是去民政局領了證,還沒有舉辦婚禮宣告天下。

霍志文本來就因為兩個孩子的事情,對左家不是很滿意。

衛子衿每次聽到他們兩個老人在爭論時,總是會主動的抱著孩子離開。

婚禮是要舉辦的,只不過當時照顧到衛子衿的身體狀況,就暫時拖延了。

又是懷.孕,又是受傷的,舉辦婚禮也不好。

左應城將婚禮上的一切都無限的押后,只能衛子衿的身體健康。

衛子衿對婚禮沒有任何的意見,一切都是由左應城在操辦。

霍志文倒是感興趣,一直詢問左應城的婚禮詳細的過程。

左應城抱著兒子,逗弄著,只當作沒聽見。

說出來,就沒有那麼驚喜了。

左瑾瑜滿月的那天,衛子衿穿了一身深紅色的旗袍,抱著孩子,在專門休息的房間里休息。

明明下午出門前,還特意的給兒子餵過奶,結果現在又吵著要喝奶了。

「寧寧,你幫媽媽到門口看著,不許外人進來,知道嗎?」

寧寧點頭,喜歡的捏了捏左瑾瑜的小.臉蛋,就跑到門口去。


左瑾瑜很可愛,總算是比當初剛生下來的要好看多了。

左瑾瑜長得很醜的那段時間,寧寧都快要著急死了。

有一個長得丑的弟弟,她還怎麼帶出門去呢,況且她都已經跟她的同學炫耀過了,自己馬上就有一個很漂亮的弟弟。

左瑾瑜越長越漂亮,跟媽媽長得十分的相似。

大家都說她長得像爸爸,弟弟長得像媽媽。

旗袍比較難脫,這是沈瑤特意讓人為自己定製的衣服,專門留到今天穿的。

幸好屋內的暖氣開的很高,脫了旗袍,也不是很冷。

「你這個小祖宗,你姐姐小時候都沒有你這麼會鬧。」

懷裡的瑾瑜咿咿呀呀的,對於衛子衿的話似懂非懂,很快的又抓著衛子衿吃起奶來。

看的出來,小傢伙很餓了。

衛子衿給左瑾瑜餵奶,拿了一件毯子披在自己的肩膀上,怕有外人進來。

看到,影響不太好。

霍家跟左家都不差錢,霍志文對這個流落在外面的女人更是豪爽,包下了整個酒店。

來的賓客,很多,什麼都有。

霍志文正好想借著今天這個機會,對外面宣布衛子衿是她的女兒。

其實,來的賓客也有點奇怪,左家什麼時候跟外地的霍家搭上了關係。

左應城在外面應酬賓客,有些累了,跟霍彥之打了聲招呼,回休息室看衛子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