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銘疑惑回頭,瞬間也不由一呆。

葉銘看着自己身後站着一個美麗得不想話的男子,陽光、英俊、優雅、迷人…可用一切讚美詞來形容面前這人。

葉俊穿着白西服,戴着紅領結,看着已經傻眼的衆人,不由露出一絲苦笑,似乎在無奈自己長得太帥一般…簡直是**裸的裝逼!

原本葉銘還以爲自己的英俊已經可以和葉俊並肩了,如今看來,他又被葉俊的相貌無情的甩了幾條街。

這簡直比女人還漂亮,而且是那種極品美女!

“各位大人,老闆已經在頂樓準備好了酒席,請各位大人前去一敘。”這時,洗浴中心的服務員走進來,畢恭畢敬的對葉銘等人開口。

葉銘他們也說什麼,直接讓那人帶路,他們倒不是好奇或忌憚那神祕的老闆,他們就是純粹的餓了…

有書友的支持,書海感覺動力無窮,雖然今天在讀書,但還是三更!

晚上送上第三更,碼完就上傳,大家請靜靜等待!

謝謝你們的支持…55555(感動得哭了) 第一百零一章降臨到葬星世界

前一世,北辰宇同樣來到了天空之城。在這裡,他與叫做冰瑤的女孩相識。

二人最開始只是認識而已,算不得多麼熟識。等到到達王境,也都離開了天空之城。

後來的一次,北辰宇前世要到三界之間的「葬星大陸」尋寶。在哪裡,他和重傷的冰瑤相遇,出手救下。

自從那次之後,兩人就結伴而行,在葬星大陸探尋百年。這百年很是平淡,二人竟然日久生情。

百年探尋結束,北辰宇很自然的牽起了冰瑤的手。冰瑤略作掙扎,便紅著臉鑽進了北辰宇的懷抱。

葬星大陸探尋百年,二人回返。始料未及的事情發生了,當初有十幾名王者同行,就在這時,一名皇者出現。

那名皇者的目標是其中一名王者,但是他和在場的王者都不是同族,故此下手毫無忌憚,直接將所有人都覆蓋在內。

北辰宇帶著冰瑤瘋狂逃跑,卻是逃不出那名皇者的攻擊範圍。最後關頭,冰瑤捨棄生命,燃燒天生符文,將北辰宇送了出去。

當時的北辰宇在這股強大的能量下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被冰瑤送了出去,直到現在,北辰宇的腦海中還殘留著那不舍眷戀的眼神。

成就人皇之位后,北辰宇將那名皇者尋到斬殺,但是對於冰瑤的歉意卻是始終難以消散。

看到師父的一剎那,北辰宇的腦海中便是一片空白。實在是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可惜,她終究是逝去了……

「北辰。」就在這時,一道悅耳的聲音使得北辰宇回過神來,瞬間出了一聲冷汗。

此時的北辰宇心中發涼,自己竟然盯著師父看了這麼久,實在是大逆不道!當即,北辰宇請罪道:「師父!徒兒多有得罪,還請師父責罰!」

「不說這事。」天空城主面色清冷,緩緩轉過身去,長裙飄飄。

俯視著萬丈紅塵,天空城主突然開口,「徒兒,師父的名號為『葬星』,人稱『葬星女神』,你今後出了天空之城,受到境界高者的為難,便可以報師父的名號。」

聽到葬星二字,北辰宇的心中一顫。隨後,北辰宇恭敬答是。

「你的第三道至尊力還沒有著落吧?」葬星女神開口。

北辰宇回答,「還沒有。」

葬星女神沉默半晌,旋即開口,「修鍊至尊力需要大量的能量為前提,我不想讓你不勞而獲,你便到我這葬星神國中歷練吧。」

「這葬星神國是我不久前開闢的,裡面極少數王者之上的生靈是我安排的。其他的生靈都是神國自然衍化,最強者不過上位,你可以前去歷練,汲取一些生靈的能量。」

「那些強大生靈都認得你的氣息,無須擔心。等到你的能量到了一定程度,便可以歸來,我助你凝練第三道至尊力。」

聽到師父的話,北辰宇心中一喜,當即恭敬道:「謝師傅!」

北辰宇又和葬星女神談了談紫靈的傷勢,得知紫靈還需要一段時間的修養。



「回去準備準備,去吧。」葬星女神揮揮手,北辰宇便在一股能量的包裹下回到神殿。

神殿周圍都拱衛著戰士,至少都在上位的實力。看到北辰宇之後,這些戰士都是恭敬行禮。

北辰宇又到中央神殿看了紫靈,隨後帶著晴荒,準備下界。

有著師父賜下的令牌,北辰宇也有了神國的一部分許可權。一股奇異能量包裹著北辰宇,他向著下方世界的一處森林中落去。

此時,葬星世界。

仙道聖地之一——破道山。

破道山山腹之中,一名白髮披散的老者霍然張開了雙目,兩道光柱爆射而出。

等到光柱緩緩收斂,老者喃喃自語,「葬星河有異動,有天外之人降臨葬星世界!」

隨後,老者離開山腹,來到大殿之中,發號施令。

「派兩名銘道境的長老,前往妖獸森林探查!」

「是!」

相似的一幕,發生在葬星世界的許多地方。妖獸森林的中央,一頭沉睡中的獅子抬起了頭,「是誰,竟然敢進入我妖獸森林深處!」

話音未落,這頭巨大的獅子便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妖獸森林某處激射而去。

妖獸森林。

這是一片原始森林,古木參天。在眾多古木的環繞中,有著一個大坑。

北辰宇從坑中爬了出來,肉身破敗,氣息奄奄。

翻身躺在潮濕的落葉上,北辰宇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剛才他調用了星河的一部分能量,將自己傳送下界。沒想到的是,使用的星河能量過多,不小心弄成了這個樣子。

看著周圍的環境,北辰宇將晴荒召喚了出來。此時的他可是不好意思呼喚師父,只好自己解決了。


「呀!主人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晴荒剛剛出來,便驚聲道。

北辰宇開口,「晴兒注意周圍有沒有危險,將蟲巢釋放出來!」

「哦!」晴荒連連應答,將蟲巢召喚了出來,帶著北辰宇進入了裡面。

蟲巢中央是數之不盡的肉繭,晴荒平時就居住在中央肉繭裡面。


北辰宇被晴荒用一枚肉繭包住,接收著能量液的滋養。不用北辰宇吩咐,晴荒就已經將戰蟲釋放了出去,圍在森林周圍。

「主人不好!」晴荒突然驚叫道:「有人靠近我們了!是上位強者!」

「快跑!」北辰宇面色一變,沒想到剛剛來到這裡就招惹到了上位強者!

事實上,不等北辰宇吩咐,晴荒便將所有的戰蟲釋放出去,開始控制著蟲巢向著隨便一個方向跑去。

那些戰蟲都向著後方的一道身影撲去,蟲巢則是迅速逃跑著。

「吼!」獅王怒吼著,看到鋪天蓋地的戰蟲向著自己衝來,獅王咆哮,「異族受死!」

很是奇怪,獅王的咆哮聲彷彿遵循著某種軌跡,散播向很遠很遠的地方。聽到獅王的咆哮聲,所有的猛獸都向著蟲巢圍去。

北辰宇和晴荒暗叫倒霉,拚命地突圍著。所幸的是,這些猛獸中沒有什麼太過強大的存在。就連那隻獅王,也只不過是上位而已。

心中感到奇怪,北辰宇疑惑不已,這些猛獸怎麼會在如此遠的地方都能受到獅王的召集。


戰蟲在諸多猛獸的圍攻下岌岌可危,就在這時,北辰宇的腦海中浮現出一段信息,是師父給的。

北辰宇急忙翻閱,才知道葬星世界的修鍊體系和外面不同。

葬星世界的修鍊體系,分為「鍊氣、種道、銘道、道花、道胎、破道」這六個境界。獅王便是破道境界的存在。

達到銘道之境后,就可以通過天地之間的道,以此達到感應四周一定範圍的事物。

看到這裡,北辰宇露出苦笑。這應該算是師父對生靈的賜予,也僅僅在神國中有用。

只不過,這一點卻是把自己害慘了。

重重突破著猛獸,北辰宇蟲巢附近的戰蟲數量也不斷的減少著。終於,在最後幾隻戰蟲也重傷之後,蟲巢衝出了重圍。

「吼!」就在這時,獅王發出咆哮,一道光柱向著蟲巢激射而來。

「晴,你去!」晴荒下令,本命戰蟲「晴」沖了出去。

轟!

狂暴的能量波動將這裡淹沒,蟲巢也受到了波及,借勢向著遠空遁去。

看著遠遁的流光,獅王就要追上去。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獅王的腦海中炸響,「不要追了!」

「遵命!」聽到這聲音,獅王連忙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它知道這是誰,這是天地間不多的成仙者!破道之後在破而後立,就會成就仙道之位!

遁出去不知道多遠,蟲巢終於落在了山林之中。

「晴兒,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北辰宇還沒有恢復好,在肉繭沖開口詢問。

晴荒的小臉上露出鬱悶之色,「所有戰蟲全滅。蟲巢能量在最後的衝擊中形成護罩,現在剩下的也不多了,只有10萬點。蟲巢本身問題不大。」

聽到這些話,北辰宇也變得極其鬱悶。十萬點能量,連一頭中位實力的戰蟲都製造不出來。

「對啦,主人。」晴荒又開口道:「你現在在療傷,每天都需要消耗十萬點能量。」

「……」北辰宇心中泛起一絲無奈,難道自己這一次前來這裡就要鎩羽而歸了?

看到北辰宇苦笑的樣子,晴荒很是好奇,「主人你怎麼啦?」

「晴兒,這一次的行動算是失敗了吧?」北辰宇無奈道:「我受的傷很重,現在連傷都沒有能力治療,更是如此落魄。」

「誰說治不好的。」晴荒秀眉微蹙,「主人我們很快就會強大起來的好吧?」

「怎麼強大?就憑你一個人?」

晴荒撇撇嘴,「哼!主人一點都不了解我么夢璃族!給你資料看看!」

說著,晴荒將一堆資料給通過神魂烙印傳到了北辰宇的腦海中。

露出一絲錯愕之色,北辰宇開始翻閱著些資料。不多時,北辰宇睜開了眼睛,滿是震撼。

他被夢璃族的強大深深地震撼了,毫不誇張的說,只要有著一座蟲巢,夢璃族可以迅速繁衍出一支大軍。現在這種什麼都沒有的狀態,才能真正體現出夢璃族的可怕之處!

「哼哼!主人我們開始吧!」晴荒露出得意的笑容,開始行動。 第一百零二章恐怖至極夢璃族

北辰宇好奇的看著晴荒,只見晴荒抬手一揮,周圍的肉繭中便開始孕育一些肉球。

僅僅過去短短一刻鐘,一枚枚肉球便裂開,從裡面鑽出來長度在一丈的蠕蟲。

這些蠕蟲密密麻麻的,鋪滿了整個蟲巢的地面,身上沾滿粘液,看起來十分噁心。

北辰宇看到,蠕蟲在吞噬粘液之後就迅速長大。不多時,所有的蠕蟲就已經長到兩丈長了。

一旦開始製造戰蟲,晴荒就褪去了那份天真,迅速化身為冷血女王。

晴荒一邊製造著大批量的戰蟲,一邊開口解釋,「每一條蠕蟲需要五點能量,共製造了一萬條。每一條蠕蟲每天可以提供十點能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