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薔也在這個時候,將自己剛才在森林之中找到的血衣給拿了出來。

這是我在一處草叢處找到的衣服,應該是董向君的。

「他們兩個人恐怕真的已經死了,而剛才遊戲才出聲。多半是讓我們自己發現,也就是說,這遊戲不會幹擾我們的行動,在這裡它只是起了一個提示的作用。」

「看樣子那兩個人是真的死了。」

錢中全嘀咕了一句,隨即又猙獰的看著眾人:「是誰?你們到底誰殺了他們?」

那邊周出森嘿嘿的笑了兩聲,「這島上那麼多的生物,說不定什麼猛獸把他們兩個人殺了!所以呀,你可別隨便懷疑我們自己人,如今我們都有共同的目的,就是在這島上活下去,活夠這七天,這勞什子遊戲恐怕還有不少陷阱,等著我們呢。」

「我們現在的一致目的就是活過這七天,用什麼方法的話,我提議如今我們八個人兩輛組成一隊,這樣能夠提高生存的概率。」

葉薔說著,其餘人也紛紛贊同。

最後她和焦雪組成一隊,趙出森和安閑,蕭瑤瑤和錢中全,孫大山和王渺。

【646452你的任務是保護好646454。】

葉薔想著剛才那話之後遊戲在腦海中說的話,有些頭疼。

這所謂的646454,究竟是這些人中的哪一個?

就不能直接說名字嗎?

她又不知道這些人的代號是什麼?

想到這裡,她說了一句,「你們知道自己的代號是什麼嗎?」

她像是不經意的這麼說一樣,「周風和董向君兩個人應該是646451和646453,那麼我們其餘人呢?」

「我不知道自己的代號是什麼?」

錢中全皺著眉頭說了一句。

看模樣,他並沒有撒謊。

葉薔推斷出,他並沒有接到和她一樣類似的任務!

而其他人也相繼說不知道自己的代號。

葉薔知道這些人之中肯定有人在說謊,但是對方不說,她也沒有辦法。

既然如此,那麼她只能靠自己的推測了。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選擇和焦雪一隊的原因。

火影神樹之果在異界 他推測焦雪可能就是她要保護的對象646454! 蘇夫人的猜測沒有錯,現在周家三個中了舉人的孫子,全部成了那天鵝似的,個個癩蛤蟆都想咬一口。

第二日,連父和連母聽見自己的外孫中了舉人,則一大早就來了周家。

「娘,你和爹來了,快進來坐。」小周氏看見父母還是高興的。

「哎,我外孫呢,我兩個外孫都中了舉人了。快讓他們出來,讓我這外婆看看。」連母今天特別高興,自己的外孫有出息了,自己家在村裡的名聲之前因為女兒臭極了,根本沒有人願意理他們了。現在兩個外孫中了舉人,明顯村子里對他們的態度跟心前大不相同了。

連父至從那一次差點被親生女兒害死,雖然最後還是救了回來,但是畢竟大傷無氣,當時大夫也說了會影響壽命。所以明明才短短的時間不見,整個人卻是像是老了快十歲的樣子。以前身上還有肉,現在看起來,卻是瘦得厲害。

「娘,我現在就去叫他們,你等一會。」小周氏自己跑去喊兒子。

連父和連老爺子湊在一起聊天了,因為這些年,老爺子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好,再加上孫子爭氣,整個人完全來了個逆生長,人不但不比以前老,反而比以前年輕多了。跟連父一比,雖然他年紀大一些,但是二人光看現在的模樣,那完全是連父大多了。

老爺子看見連父的模樣都有些被嚇住了,怎麼老了這麼多呀。心裡感嘆,看來,上次真是受傷不輕呀。

連父今天倒是挺有精神的,畢竟外孫出息了,他也是高興的。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家也能跟著沾光呢,而且三個舉人裡面,就有兩個是他的外孫,他能不跟著高興嘛。

「外公,外婆。」周子虎三兄弟出來趕騍喊人。

「哎,阿虎,阿豹,阿熊,快過來讓外婆看看,一段時間不見,你們又長高了。」連母看著幾個外孫,感嘆起來,比她這個外婆整整高了一個頭呢。

「外婆,。我們吃得多,自然就長得高了。」周子虎對於自己的身高那是非常滿意的,哪個男人不想自己長得又高又壯呀,顯然他就是這樣的。

「外公,你的身體怎麼樣?最近有沒有不舒服?」周子豹倒是關心起了連父。畢竟連父的模樣,真是看起來不像是有多好的樣子。

「好好,好。身體都挺好的。阿虎,阿豹,你們有出息了,年紀輕輕就中了舉人。好呀。」連父居然不知道怎麼回事還開始流眼淚了,他趕緊擦了擦。

連家的一大早就來了,沈家的人中午的時候也來了,沈氏看見自己的娘家人也是特別高興,沈家也只是一般的鄉下村民罷了。以前沈家的生活一直不好。不過這幾年,有沈氏的暗中貼補,娘家拿著銀子,多買了一些地,這些年日子也是過得越來越好,生活富足了起來。今天的穿著一個個也是穿得挺乾淨,而且衣服也基本是八成新,沒有補丁之類的。

「爹,娘,哥哥,嫂嫂,你們來了。」沈氏說道。沈家來了不少人,全部加在一起,倒是足足有十幾人,似乎沈家的全部人都來了。

「閨女呀,你現在終於熬出頭了呀。兒子中了舉人,可以當官了,你以後就成了官太太了。」沈母也是興奮得厲害。

「妹妹,子書可真是厲害呀。年輕這麼小就中了舉人。妹妹可把孩子教得真好。」沈氏的嫂嫂們也恭維起來,當然心裡則是羨慕嫉妒得厲害。

李氏的娘家卻是沒有來,這讓周氏逮著機會,又罵了李氏一頓,如果不是李氏一個大肚子,恐怕她還要罵得更厲害更凶。這次只不過小聲的罵了幾句。其實也不怪周氏罵人,雖然這次中舉的沒有二房的人,但是畢竟是姻親嘛,肯定還是應該來人慶賀的。老爺子聽見周氏罵人,趕緊阻止了她,認為是李家沒有收到消息呢,決定派人去李家通知一聲。

沈母拉著沈氏關著門神神秘秘的說起了話「閨女,你看你幾個侄女年紀不小了,那三房的周子虎和周子豹也沒有成親,你看看能不能幫幫忙牽牽線?」

沈氏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她語氣有些不好「娘,這些話是不是嫂子們讓你說的。」沈母點了點頭,當然她也是願意的,畢竟周家已經成了福窩窩,這幾年,閨女拿回娘家的銀子,已經讓她嘗到了,嫁到富貴人家的好處。如果真的把孫女嫁進周家,那麼她們沈氏只會越來越好。

「娘,這事不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三弟妹是個什麼性子,我跟她向來不和。而且周子虎他們的婚事,老爺子和老太太看得可緊了。他們肯定不會同意的。女兒說了也不管用,到時候只會受到牽連。娘,這事,你就跟嫂子們說,不要想了。」沈氏直接就拒絕了。她是個聰明的,知道這事,根本不可能。就算她用上啥小算計也是不成的。

沈母一聽,臉就難看起來,有些埋怨的瞪了一眼女兒,不過倒是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心還是有些不甘。

沈母在這這邊不願意,那邊她的孫女沈萍兒已經找准機會,去勾引周子豹了。沈萍兒今天一來就看見了周子豹,而且在家裡的時候,她娘就對她念叨著了各種好。現在看見人,又想到對方中了舉人,一顆芳心就落在了周子豹的身上。

這不,她偷偷的抓到了機會,看見了獨自去書房的周子豹就竄了過去,攔住了周子豹「阿豹表哥,我是沈家的女兒,我叫萍兒,阿豹哥哥,你好厲害呀。居然中了舉人。」

一雙眼睛還一眨一眨的,臉也是紅紅的,手裡還捏著一條手帕。

周子豹被突然出現的沈萍兒嚇了一跳,不過緊接著就是臉色難看,他看著沈萍兒的眸光充滿了厭惡,周子豹本來就是聰明異常,性格更是狡猾,哪裡看不出沈萍兒的心思。結果,他盯著沈萍兒看,卻是讓沈萍兒誤會了,這小妞還以為她周子豹被她的美貌吸引了,更是害羞,臉更紅了。 在周風和董向君兩人消(死)失(亡)之後的這一天,白天一切都平靜。

他們在周圍尋找食物,也沒有人在遇害。

「這兩兩組隊的方法還不錯,剛才險些被一條毒蛇給咬到,要不是周大哥,我可能真的就死了!」

之前和按照大打出手的蕭瑤瑤,這會兒倒是沒有之前那麼囂張了。

或許是剛才險些剛才命懸一線,此時她的神情有些怔然。

錢中全嘻嘻一笑,擺手道:「我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加油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葉薔默默的看著這一幕,目光在蕭瑤瑤鬆鬆垮垮的衣服上停留了一瞬后,就收回了眼神。

她收回眼神之後,才發現坐在她旁邊的焦雪身體在不斷的顫抖。

她看過去,發現她低著頭,坐在那裡,根本就看不清表情。

葉薔想了想,伸手拍了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

焦雪像是應激反應一樣,猛的抬頭看向了她。

那個眼神讓葉薔一怔。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眼神,彷彿是陷入深淵之中,最絕望的生物……不,哪怕是那樣,也沒有那樣的眼神。

可是待葉薔想要細看的時候,焦雪面部又變成了之前那種溫軟。

「葉姐姐,不好意思,我有點冷。」

葉薔點了點頭,和以前一樣,朝外面看了看,「天又黑了。還好今天在外面找到了不少可以禦寒的稻草和葉子,已經做了烘乾處理,待會睡覺的時候蓋上,一定不會冷的。」

焦雪點了點頭,她似乎有些不自在,就站起身跑到王渺身邊,和他說起了話。

葉薔也沒有多看焦雪,她的目光在安閑和趙出森的身上看了看,最後收回了眼神。

這才是第二個夜晚,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晚上葉薔守夜,她坐在火堆邊添柴,趙出森和安閑在其他人睡著之後往外走,她抬頭看了一眼,也沒有問,只撩不著火堆裡面的柴火,保證這火堆不會滅掉。

趙出森走過來拿起一個柴棒子,對著她嘻嘻笑了一聲,「安小姐想要方便一下,我陪她去。這個就用來趙明吧。」

然後還狀似紳士的提醒安閑,「這外面有不少的陷阱,我小姐小心了,可別掉下去了,那下面插的那些棒子可是會要人命的。」

安閑低著頭,沒有回答,不過在走出老遠之後,她回頭看了一眼坐在柴堆邊上的葉薔。

兩人的目光就這麼在空氣中交匯,四目相對,彷彿某種不可言說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環繞。

直至周出森不耐煩的叫了安閑一聲,安閑才收回眼神。

葉薔看著這一幕,心想,明天又會少一個人吧。

她的確在冷眼旁觀,並且觀得十分的淡定。

在這裡,人內心的慾望無法被壓制。

或者說,哪怕是在外面的社會,有法律的約束,還是會有人鋌而走險,更別說在這遠離人類社會的地方。

葉薔並沒有把自己當成救世主,所以也不準備多管閑事。

她在等,等待著那背後的操控這一切的東西出現,然後到那時,她自然會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原本葉薔就想守在這裡,可是在安閑和趙出森離開之後沒多久,焦雪突然也想去離開去方便一下。

作為她的搭檔,葉薔自然得跟著,於是她毫不客氣地把錢中全給弄醒,讓他幫忙守一下。

在錢中全罵罵咧咧聲中,葉薔和焦雪一同離開。

「實際上不用走這麼遠的。」葉薔這麼說。

焦雪道:「怎麼也是女兒家嘛。」

葉薔舉著一根燃著火的柴棒子,哪怕有動物的油脂,也得小心地護著,免得它被風吹滅。

在這晃悠悠的火光之中,葉薔仔細地看了一眼焦雪的臉。

她剛才的話的確是帶著笑意,但是此時他臉上卻毫無表情。

或者說,帶著很違和的冷淡。

葉薔就么看著,因為腦海中又想起焦雪平日的模樣,就覺得人類還真是複雜的生物,不過又想想他在登上那地位之前所扮演的角色,何止一個兩個,千面也不為過吧,

葉薔從未低估人內心的邪惡,同樣也不會小看任何一個人。

絕代天師 這也是為什麼,她能夠活到現在的根本。

從乞丐到女帝那些年,她走的每一步,都是精心算計過的。

「葉姐姐,你知道吧,你知道是誰殺了那兩個人。」

不知走了多久,焦雪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著焦雪,神色平靜的問道。

葉薔挑眉,沒有說話。

焦雪扯了扯唇,靠在一旁的樹上,看著葉薔。

火光映在她臉上,明明滅滅,讓她的表情顯得有些詭異。

「還是葉姐姐那個時代好。」她的聲音有些飄忽,「壞人就該死,還得親手弄死才好。比如那種因為家庭不和諧,就喜歡折磨沒有背景的老師。這種老師沒有師德,甚至還主動帶頭孤立學生。家誰家裡沒有給她送禮,就要威脅家長,體罰學生。甚至在發現學生被家庭暴力的同時,還要推波助瀾。」

「又比如,那種社會地位不高,看上去老實巴交的中年男人,鄰居和同事口中的老好人。實際上是一個在家家庭暴力自己妻子孩子的人渣。他們在外面偽裝成老實人的模樣,甚至在惡行暴露的那一刻,還得給妻子安上給他戴綠帽子的罪名。然後總會有愚蠢的人,將惡人當成受害者。 帶着包子被逮 真正的受害者,則成了該倒霉的賤貨。」

焦雪語氣平淡至極的說著這樣的話。

她看著葉薔,「或者說,那些人其實並不是不了解情況。只是當悲劇沒有發生到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就無動於衷。至於誰是受害者,誰是加害者。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家長會想,被孤立的又不是自己的孩子,不用為了這件事得罪老師,要是因為這樣我的孩子也被孤立,那可怎麼辦?!」

「那些知道一些真相的鄰居,甚至陌生人,也會覺得那是別人家的事兒,要是多管閑事,被人誤會戴綠帽子的隔壁老王是自己可怎麼辦?」

「這個時代,人心真的比冰還寒涼。我想,葉姐姐那個時代,一定不是這樣的吧?」

葉薔聽著焦雪不斷的敘說,表情都沒有變一下。

哪怕焦雪口中的老師和那個中年男人,多半就是董向君和周風,她也沒有疑惑。

早就知道的事情,何必疑惑?

「相比起來,我更喜歡大乾,不過這和時代好或者不好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在大乾,我萬人之上,沒有人敢違背我的意願。這就是我喜歡的原因。不過要是普通人的話,肯定會更喜歡你們這個時代。至少醫療、教育、男女地位,這些你們這個時代更加的完美。」

葉薔說這話也是真心實意的。

在這個時代,有諸多的法律約束,科技發展很快,犯罪率到底低一些。

而她那個時代,看不慣哪個人直接宰掉雖說也有風險,但是絕對比這種到處都是電子眼的時代要好很多。

她喜歡自在。

葉薔想到這裡,突然想起第一天看到的那個男人——林辰對她說的話。

或許她這種從心都冷透了的人,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受到這遊戲的青睞吧。

焦雪笑了一聲,「也對,是我想的太簡單了,不都是人嗎?人就是這樣的生物,虛偽、勢利、又是能夠無比的邪惡的,那所謂的鬼怪恐怕都比不上一顆恐怖的人心。」

焦雪看著葉薔,「葉姐姐,你是怎樣的人呢?能夠做到女帝,你一定和最初的我不同吧?我這麼懦弱,又自私。」

最初的我?

葉薔抓住關鍵詞,看著焦雪沉默。

葉薔想了想,「你讓我跟你出來,想要做的事和按照以及趙出森有關,你是想幫誰?」

焦雪聽到這話,也並沒有被拆穿的惶恐。

她笑了笑道,「恐怕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出手,我呀,只是想要會一會那位遊戲的不速之客。」

焦雪道:「葉姐姐,我的編號是646454,葉姐姐接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喲。這遊戲為什麼要你保護我,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並不是第一次參這個遊戲,所以我能夠感覺得到那位安小姐早就已經換了個芯子。」

葉薔聽著焦雪將自己早就有所猜測的事情一語道破,挑了挑眉,「你並不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嗎?」

「沒錯,並不是第一次,或者說我現在的等級,來這個遊戲裡面,已經足夠將這個島給掀翻。實際上我也奇怪,為什麼遊戲會把我分配到這樣一個初級場來?直到看到葉姐姐,和那位不速之客。」

焦雪笑得溫和,但是葉薔再也不敢小看這個才17歲的女孩子。

她想起自己之前的得意,也不由得有些想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