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四少,哥看是花都四大淫猥男纔是,就他那模樣,一看就像是個嫖客似的,還四少,草,滾蛋。”

“你說什麼?你有種再說一遍。”

那個秦公子突然一下子激動了。

此時,葉少風似乎已經隱隱地聽到了警車的聲音,不一會便開來了兩輛警車。

從車上下來幾個警察,其中一個男的頭髮都快掉光了,按葉少風的審美觀念,那就是不是一般的醜。

他一看就是他們的頭,他一下車,便走到了那個秦公子的面前。

“哪個不長眼睛的居然敢把秦公子打成這樣?”

葉少風根本就沒有搭理他的,只顧着和那個女生說話,此時就一會的功夫,那個女生居然就和葉少風混熟了,而且那個女生正在和他講起了她們學校裏面的一些趣事。

他們講得太投入了,已經完全快忘了此時警車已經來了,而且正在那個秦公子狼狽爲奸。

“什麼?你們現在的跆拳道教練是個女的,而且還是個韓國美女?”


葉少風問道。

“當然啊?怎麼?你不相信啊,不要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帶你去看看。”

“那好啊。”

“對了,我們學校現在正差一名外教,也就是我們的體育老師,看你那麼能打,要不你可以向校長申請來當我們的體育老師,你看怎麼樣?”

冰冰此時和葉少風聊得正歡,本來她之前一直都不愛說話的,但是此時卻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三言二語擺平了,之前一直都感覺他很兇狠的,但是現在卻覺得他像是她的大哥哥似的。

葉少風卻是答應的很爽快,“那好啊,改天我直接去找你們校長談談去。”

那個女生卻是微微一笑。

突然有人說道:“談情說愛談完了沒有,要是沒有的話一起回局子裏面去,慢慢談去。”

葉少風瞄了一眼那個頭髮都快掉完的警察,看他年輕並不怎麼大,便是卻很顯老,一看像是是四十歲似的。

“說你了,別這樣看着我,剛纔這位市民報警,說是你故意傷人,而且把他打成了重傷,剛纔我已經看過當事人的傷勢情況了,不僅有外傷,更重要的是還有內傷,而且傷的不是一般的位置,正在腦袋上面,現在我們警方認爲你犯了故意傷人罪,請你跟我們去局裏走一趟。”

葉少風卻是很無所謂地說道:“警察同志,我也是花都的好市民,他說我傷人,但是你哪隻眼睛看到了,你們警察辦事難道不講證據,隨便抓人啊。”

校草獨寵:神秘秦少,深深愛! 你要證人是不,你放心吧,證人證據都會有,你到底走不走?”

此時,正站在那邊得意的秦公子還以爲葉少風肯定會和那幾個警察幹一場,那樣的話,他就犯了襲擊警察罪了,本來現在不好定他罪的,但是隻要他在警察的面前一動手,那到時候他想脫罪就難了,起碼可以關他個幾年,看他還敢不敢再那麼囂張。

葉少風直接走到了那個警察面前,居然將手遞了過去,那個警察瞄了他一眼,嘴角微微地動了幾下,他朝着旁邊一個跟班的使了一個眼色,那個手下趕緊將手銬遞給了他,“怎麼?這種人還要老子親自來銬啊?”

他大聲地吼道,那個警察趕緊走到了葉少風的面前,將手銬朝着葉少風伸去,明明是去銬他的手的,但是一瞬間的時間,那幅手銬居然一下子銬在了他的手上,那個手下一看,什麼情況,居然手銬跑到他手上去了。

“喂,你很囂張啊?兄弟,哪條道上混的,看來有兩下子,不過老子跟你說,你那幾手還是留着去和那些地皮流氓玩吧,在老子面前別耍花樣。”

那個警察的頭對着葉少風說道。

“誰耍花樣子,哥都把手伸到他的面前了,誰讓你的手下那麼笨,居然把手銬都銬到自己手上去了?”

“再拿一幅來。”

那個頭大聲喊道。

“彪哥,沒帶,就那一幅。”

“什麼?就那一幅,那還不趕緊打開。”

那個彪哥將手銬拿着親自來銬葉少風,葉少風可是相當自覺地將手伸了過去。

“蠻自覺的嘛,告訴你吧,跟我彪哥作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你小子看來是剛來花都的新貨,沒聽說過我彪哥的名聲。”

彪哥將手銬對着葉少風銬了過去,葉少風冷冷地笑道:“這回別銬錯了地方。”

彪哥將那幅手銬對着葉少風的手直接伸過去,但是他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熱量朝着他的手心襲過來,當那幅手銬靠近葉少風的手腕時,他感覺到那幅手銬在瞬間溫度急劇上升,再接着便是嚴重發熱,他正準備將手銬鎖住的時候,手銬內側正好碰到了葉少風的肌膚,在那一瞬間,整個手銬像是火爐似的,彪哥直感覺到自己的手像是掉進了爐子一般,此時,葉少風手腕龍珠封存的那個地方再次顯現出了龍珠的原形,但是卻只是隱隱約約的,只聽到彪哥一聲慘叫,手銬直接掉到了地上,他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自己的手,像是燒熟了似的。

旁邊的那個跟班的都沒有看懂怎麼回事,他趕緊過去撿那個手銬,當他的手一碰到那個手銬,一下子便被燙腫了。 葉少風此時淡然地笑道:“不用銬了,是不是要跟你們回局裏去啊,那走啊,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跑的,你們看,我又不會什麼功夫,再說了,你們是警察,不會把哥怎麼樣了,是不是啊?大哥。”

那個頭看葉少風像是看外星人似的,但是他卻似乎並沒有看出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不同,只是爲什麼冰冷的手銬一碰到他的肌膚便被燒紅了似的,難道這個男的他還會有特異功能不成。

葉少風上了警車,到了局裏。

他一進局裏,便左右瞄着,他心裏正在想着,這花都局裏怎麼沒有一個美女,盡是一些男的,正說着,剛一轉身,突然一個女的直接撞進了他的懷裏,她手裏正端着一杯豆奶,那杯豆奶直接酒在了她的胸前。

那個女警擡起頭來看着葉少風,“喂,你走路有沒有長眼睛啊?你把姐的身上便弄溼了,你看着辦吧。”

葉少風一聽,“哦,你是說你的胸前啊。”

此時,葉少風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前,說句實在話,她那對性感尤物雖然藏在那身貼身的警服裏面,但是由於它極度的圓潤挺拔,都快把那身警服給撐破了。

“看什麼看,再看信不信姐把你的眼珠子給挑出來。”

葉少風笑了笑:“美女,這麼兇幹什麼,你剛纔不是說我把你的衣服弄溼了,我確定了一下具體的位置。”

“看你那幅色相,姐看你是想入非非了吧?”

那個女警很有一些得意地說道。

“給你把那個地方弄溼了,哥正在想辦法怎麼把它弄乾淨。”

一這說着,葉少風將手朝着她的胸前伸了過去,但是那個女警卻極速地伸手過去,直接將葉少風的胳膊給拉住了,直接一個反轉手腕,將葉少風的胳膊給控制住了,令他此時動彈不得。

葉少風故意哎呀一聲,“美女,不要因爲你是練過功夫的人,就這樣對一個良好市民啊,你能不能輕點,要是再用力的話,小心把哥的胳膊給扭斷了。”

“哼,斷了就斷了,斷了更好,省得你這隻手再去調戲良家婦女。”

“大嬸,原來你是婦女啊,怪哥哥沒有看出來,快鬆手吧,再不鬆手可的胳膊真要斷了。”

“活該。”

那個美女警察說道。

她突然感覺到手像是碰到了火爐似的,捏着葉少風的那隻手手心像是着火了,趕緊將手鬆開了,葉少風轉過身來,看着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剛纔哥不是故意弄溼你那裏的,要不你把那件衣服脫下來,哥給你拿去洗了再還給你。”

他的話剛說完,那個女警果然開始解開衣釦,在場的那些警察都像是看錶演似的,都跑了過來,圍着她望着。

她卻大聲地吼着:“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做事去。”

她三二下就將衣釦解開了,將衣服拿在了手裏,葉少風正準備將它接住,但是她卻並沒有丟過來,而是望着他說道:“這件衣服我不要了,送給你了,你直接給我一萬塊錢得了。”

說完,她便直接將那件衣服朝着葉少風丟了過去。

葉少風順手將那件衣服接住了,聞了一下,“還蠻香的哦。”

“變態。”

那個女警嘴裏罵道。

“美女,你的衣服似乎有點緊了,你們發衣服的也是的,怎麼給你不發一件加大號的,弄得你那地方是不是很不舒服啊?”

“變態狂。”

那個女警見此時葉少風一直都盯着她那性感胸部,都恨不得撲過來似的。

她直接朝着葉少風走過來,一重拳猛擊過來,但是葉少風卻並沒有出手,而是直接用他的胸部去擋,那個女警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胸部,只聽到怦的一聲響,她趕緊將拳頭收了回來,摸了摸自己的拳頭,望着葉少風。

“喂,你的胸部是不是裝了鋼板啊,把姐的手都快打腫了。”

葉少風卻笑道:“哥的胸部自然是沒有你的那麼有彈性了。”

“流氓,你還笑,姐告訴你吧,就衝你剛纔說的那話,姐就已經可以告你襲警了。”

女警很氣憤地說道。

“我襲警?請問一下美女我到底襲擊你哪裏了?請指出具體的位置來。”

“你別得意了,現在你可是在局裏,這地方可不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哼,不關你個十天半個月,就不會放你出去的。”

葉少風卻很得意地說道:“早就知道了,本來就沒有打算這麼早出去,現在看到了美女大嬸你,更是不想走了,算了吧,我就在這裏多呆一段時間吧。”

葉少風直接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他坐在一臺電腦前面,直接打開電腦,準備玩那個魔獸異界,這可是一款新出的遊戲,絕對的三的效果,他剛準備玩,就被一隻手給拉住了胳膊。

“起來,誰讓你用我的電腦的。”

葉少風一看,又是她,什麼?自己坐的剛纔就是她的位置,難怪一坐下去就感覺有一陣女生的體香的。

“還有,你現在是罪犯,是被抓進來的,你居然還好好地坐在這裏,準備玩遊戲,趕緊起來到那邊去錄口供。”

葉少風卻哎呀一聲:“起不來了,怎麼辦,美女,要不你拉哥一把。”

葉少風將手伸了過去,那個女警便伸過手來,葉少風直接主動地一下子便將她的手給拉住了。


那個女警便將葉少風拉起身來,便用力一推,她本以爲這一推葉少風一定會直接倒到地上去的,但是她沒有想到葉少風居然穩穩地半站在那裏,無事一般,此時,女警對眼前的這個男人倒有很有些刮目相看了,認定他一定是學過一些功夫的。

“喂,馬步扎的不錯啊。”

“什麼馬步啊?”

“你就別裝了,剛纔要不是你練過扎馬步的話,你早就翻到地上去了。”

葉少風卻在那裏裝傻,“馬紮是什麼東東啊?”

此時,葉少風已經站得穩穩的,望着眼前的這個美女女警。

“還不趕緊去審訊室,姐的位置是你呆的嗎?”

“美女,別那麼激動,哥只不過在那裏體驗一下而已,位置還是你的位置,你發火的時候那個地方更彪悍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望着她那性感胸部。

“看什麼看,走,今天由姐來親自審你。”

她說完便朝着站在她旁邊的那個警察說道:“彪哥,這個案子就由我來審得了,你們去忙別的事情吧。”

那個彪哥朝着葉少風冷笑了一聲,心想,這回他可是要吃大虧了,要知道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這女警在花都市喜歡使用暴力可是出了名的,以前在審案的時候一個小混混就因爲多看了她那性感胸部一眼,就直接被她一拳上去把眼睛都快打瞎了,在醫院裏足足住了個把月纔好了,還有一個男的就叫了她一聲小妞,她直接上去對着人家的檔部就是一腳,差點把他給廢了。

就前幾天,局裏抓來一個專門搞小姐服務的,到處做小姐的生意,這事被她知道了,她親自去審,那男的一直色眯眯地望着她,她乾脆把門給鎖上了,直接把那個男的打得半死。

她就是這花都局裏出了名的性感女暴龍。

葉少風走了兩步,剛到一轉角處,“美女,審訊室怎麼走啊?”


“你沒長眼睛啊,還是不識字啊?”

“報告警官,哥從小家裏就很窮,沒讀過什麼書,再加上後來又在社會上混了一通,把會的幾個字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她一腳對着葉少風的背部踢去,但是就在她一腳過去的時候,葉少風明明站在那裏沒有動的,但是一瞬間的功夫,葉少風卻移動了,她一腳踢了個空,直接朝着葉少風撲了過去,葉少風卻突然後退一步,她情急之下,直接將葉少風的大腿給抱住了。


葉少風轉過身來望着她。

“警官,你這是幹什麼啊?幹嘛抱人家的大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