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飛兒擦身而過的時候,林晨還不忘拿渾濁的雙眼望了飛兒一眼,彷彿輸的很不甘心一般。

其實林晨輸的不甘心也是對的,以他三級靈師的修為,如果正面對陣飛兒的話,絕對有七八成把握勝她。

但怪就怪在林晨太聰明了,自持自己高達三級的修為,想要弄清飛兒的招式路數。在沒弄懂對手招數之前,總想著要穩紮穩打,這才吃了飛兒的虧。

飛兒贏得這場比賽之後,並未再答理林晨,高高興興地跑到老師那領了下一場比賽的號碼牌,然後隨著木宇等人一起離開了競技場。

隨著時間的流逝,比賽很快進入了第三天。

參賽人員也只剩下了32名。飛兒在這一天的兩場比賽中,很幸運的再沒有遇到三級修為的靈師。

只是一名二級中期和一名二級後期的普通靈師而已,而這兩名靈師能夠幸運的闖入前32名之列,也就禁止於此了。

飛兒也只是故技重施,便輕鬆解決了這兩名對手。


時間很快划入到第四天。

今天也是水系學員最後一場選拔賽了。參賽人員也只剩下了最後8名選手。

到底誰能夠沖入前四強,去爭取學院的代表權,也只有今天上午的一場比賽,便會錘音落定了。

與前幾天相比,今天觀眾席上參觀的學生明顯多了好多。大家都知道今天是4強爭奪賽,一定會jing彩紛呈的。

所以沒什麼事的學員都抱著參觀學習的態度跑了過來。

為了能讓大家看的過癮,學院方面今天也只安排了一座擂台。但擂台卻比之前的擂台大了足有四倍,長寬各加長了一倍,達到了40米。

今天上午的4場比賽將會依次在這座擂台之上舉行。

能夠進入8強的8名參賽人員也都是學院中的佼佼者,其中有5名參賽者的修為都達到了三級初期,而只有包括飛兒在內的3名選手還僅是二級修士級別。其中飛兒的級別是最低的,只達到了二級中期,另兩名都是二級後期的修為了。

8名參賽選手的年齡和等級在昨天下午比賽結束后便被學院整理后在競技場外張榜公示了。所以今天觀眾們對這8名選手的年齡等級等情況都很清楚。

這也使得學員之間引出了各種對4強的猜測。但很少有看好飛兒的。

儘管在之前的比賽中,飛兒的表現非常強勢,但其神秘的攻擊方式卻並未被人所了解。所以大多數人也只當飛兒只是憑藉著運氣才闖入了8強之中。

但除了木宇幾人之外,在幾千名觀眾之中,卻還是有一個人是專門為了觀看飛兒的比賽而來的。

這個人便是林晨。此時林晨的傷勢早已被光系老師用治療魔法治好了,並未留下傷痕。

今天林晨過來,主要是想看看飛兒在今天能否進入四強。畢竟自己以三級靈師的修為卻敗在了僅有二級修士中期水平的飛兒手中,是件很沒面子的事。

今天在8強之中,便有兩名三級修為的靈師是林晨的朋友。林晨昨天回去之後眼看二人紛紛進入了8強,感覺在二人面前很沒面子。所以在二人問起飛兒是怎麼贏了林晨之時,林晨也並沒有告訴二人詳情。

二人也沒在意,只當林晨是yin溝里翻船,不好意思說而已。取笑了兩句之後也就過去了。但對於飛兒的修為二人也加強了留意。如果自己也因為大意而步了林晨的後塵,那豈不成了笑話不成。

所以,今天林晨過來,一是為了看看飛兒能否闖進四強之中,如果闖入了四強,那自己敗的也就不太冤枉了。

再一點,如果自己的朋友與飛兒對決的話,也悔在了飛兒手中,自己的臉面也就更好看了一些。


所以,綜合以上兩點。林晨今天是很希望飛兒能夠闖入四強之列的。對於自己的朋友能不能進階,他才不關心呢。

有句話不是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自己今天落了難,當朋友的理應陪自己一同落難才對。

很快,8強選手的排場順序就出來了,飛兒被排到了第二場。

隨著8人的排場順序,每個人的對手也都確定了下來。

林晨高興地看到,與飛兒對決的竟然真的是自己的一位朋友。而這個朋友也是昨天取笑自己的最壞的那位損友。不過想想這位朋友的修為,林晨又不免為飛兒擔心了起來。

第一場上台的兩名選手,是一名三級靈師對一名二級修士。在靈師的強勢攻擊之下,那名修士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大喊認輸了。

按照比賽規定,參賽選手只要開口認輸,比賽就宣告結束了。所以很快就輪到了第二場。

在主考老師宣布選手上台之後,飛兒只見一名高大的男生站在擂台口向飛兒比劃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後很紳士的跟在飛兒身後一同上了擂台。

雙方站定之後,那名男生對飛兒一抱拳,笑嘻嘻地說道:「學妹,你好!在下豐一笑,14歲,三級靈師初期。還請小妹妹手下留情。」

飛兒歪著頭看了眼對方,只見豐一笑比自己高出足有一頭有餘,身形倒是不錯,面容也算有型,可惜長了一臉青chun美麗疙瘩痘。如果不是他自己說才14歲,看他那樣子,說是20也沒有人會懷疑。

看罷之後,飛兒也沖豐一笑一拱手,說道:「你好,我叫怡飛兒,9歲,二級修士中期。」

二人各報名姓之後,轉身向擂台一角走去。豐一笑剛走兩步,就聽飛兒在後面天真地問道:「大叔,你真的只有14歲嗎?」

豐一笑腳下一滑,險些摔倒當場。大叔?我真的有那麼老嗎?

豐一笑穩了穩搖晃的身體,擠出一絲笑容回頭沖飛兒說道:「小妹妹,哥哥我真心只有14歲啊,如假包換。」

飛兒歪著頭,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豐一笑說道:「哦。大叔,你身體要是不舒服,就認輸吧。我看你身體好像一直在晃。」

豐一笑聽完都無語了,沒再看她,扭回頭向自己的位置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一臉黑線強裝言笑地說道:「沒關係,哥哥先陪你玩兩把,再回去休息就好。」

感覺到飛兒也向擂台的另一邊走了過去。豐一笑yin沉著臉暗道:你個死丫頭騙子,還跟我裝蘿莉,看我怎麼收拾你。

雙方站定之後,各自凝聚出了靈晶飄浮在身前。

豐一笑在看到飛兒的兩枚靈晶之後也是大吃一驚。之前豐一笑並未跟飛兒在一個組團里比過賽,所以並沒有看到過飛兒的戰鬥。

當豐一笑看到飛兒身前兩枚一尺余長的靈晶之後,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個小丫頭也許並不簡單。想想昨天林晨輸的那個慘勁,豐一笑不禁收起了玩弄之心,臉上招牌般令人嘔吐的笑容也消失了。

豐一笑表情上的這一變化也許別人沒在意,但卻看在了觀眾台上林晨的眼中。林晨一看豐一笑的表情就預感到飛兒今天恐怕是過不了這一關了。

了解豐一笑的人都知道,這小子平時總是一付笑嘻嘻的樣子。別看他長的比較有型,但一笑起來,滿臉的疙瘩痘也像是跟著樂開花一般,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但豐一笑每當遇到危機之時,便會收起那一付噁心的笑容,臉上也真正出現有型之感。這時他的樣子那是要多正經有多正經。

也就是豐一笑現在在擂台上擺出的這付表情。但此時的豐一笑才是最可怕的,就連林晨都自認不是他的對手。

因為每當豐一笑出現這種表情的時候,他的攻擊就會變的異常瘋狂。所以豐一笑在一眾朋友之中也有一個綽號,大家都叫他「瘋一笑」,瘋狂的「瘋」。

----------------------------------------------------------------------

又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出現了。飛兒能不能最終進入四強之列呢?嗯,就讓我們一同期待一下吧。如果感覺看的還算過癮的話,就把手中的推薦票投一下吧。最後感謝一下書友「瘋一笑」提供的人名,非常感謝,這個名字真的很不錯。 此時,主考老師見雙方都做好了戰鬥準備,於是把高舉的手向下一揮,喊了句:「比賽開始!」

隨著主考老師一聲令下,飛兒馬上發出了大片的迷霧。面對三級靈師的威脅,飛兒可不敢有絲毫大意。只見大團大團的霧氣不斷地向前湧出,瞬間就把飛兒籠罩在內。

濃重的霧氣飄起了足有十多米高,不斷地向瘋一笑那邊涌去。

瘋一笑見飛兒發起了迷霧。知道迷霧之中全在飛兒的感知範圍之內,不能輕易涉足進去。

但是瘋一笑也沒做什麼攻擊,抬起腳看似悠閑地向對面的飛兒緩步走去。

因為二人的距離相差了足有40米,一般的遠程攻擊魔法很難在這個距離還能有足夠的威力。所以瘋一笑並未急著進攻。

當瘋一笑走到距飛兒還有20多米的時候,飛兒的迷霧已經擴散到了方圓十多米的範圍。

只見瘋一笑站在迷霧邊緣,伸出右手食指舉於胸前。口中朗朗說道:「一滴神水凝天露,掃落世間萬里塵。」

隨著瘋一笑的咒語念出,一滴杏仁般大小的水珠在瘋一笑的指尖上凝聚成形。

緊接著,只見瘋一笑抬手一揮。那粒水珠便如同子彈一般shè入迷霧之中。

這還不算完,只見瘋一笑在水珠shè出之後,不斷地變幻著手型,如臂使指般地控制著那粒水珠在迷霧之中快速的來回穿梭,不停地找尋著飛兒的方位。

此時,飛兒卻早已利用水泡魔法在迷霧的掩護下飛入了四五米高的空中。隱在迷霧之中,任誰也發現不了。

對於下面瘋一笑發出的這招「神水之滴」的一陣狂甩,飛兒通過迷霧中的靈力波動也感覺出來了。不禁心中暗道:還好自己沒在擂台之上,否則面對瘋一笑這種凝實的狂轟亂炸,自己還真頂不下來。

要知道,能夠把水珠運用的如此之快又如此靈活,並不是隨便哪個三級的水系靈師都能夠做到的。

而三級以下的靈師就更不用提了。別看飛兒達到了二級修士中期,還有著達高70點的先天靈力。但飛兒自討自己決做不到瘋一笑的這種攻擊承度。

可想而知,瘋一笑的這招神水之滴威力必定非常強大。以三級靈師的修為單單隻cāo控一粒水珠進行攻擊,那威力不大才怪了。

飛兒感受著腳下瘋一笑發出的神水之滴的強大攻擊,並不敢怠慢。加速催動靈力,迷霧如同吹氣球般的快速蔓延著。一團團濃重的霧氣翻滾著向瘋一笑涌去。

瘋一笑控制著神水之滴一陣狂甩,原本以為憑藉神水之滴的強大威力,在打到飛兒之後,定能一擊定輸贏的。畢竟自己苦修的這招絕技可是連三級修為的林晨等人也不敢輕碰的。

可瘋一笑萬萬沒有想到,在神水之滴一陣狂掃之後,卻連飛兒的衣襟都沒有碰到,心中不禁暗暗吃驚。

這不可能呀。只有方圓幾十平米的地方,自己如此密集的狂掃,不可能打不到對手的。難道是對方身法太快,躲開了自己的攻擊不成?

想到這裡,瘋一笑收回了神水之滴。面對洶湧而來的迷霧,瘋一笑並沒有後退,口中緊接著朗朗念道:「塵歸塵,土歸土,風雨飄搖過,萬物成蹉跎。」

隨著咒語的結束,只見瘋一笑雙手十指同時各凝聚出一滴豆粒大小的水滴,然後全部甩進了迷霧之中。

十滴水滴甩出之後,瘋一笑雙手十指不停地律動地,控制著十滴水滴在迷霧之中左突右沖,編織成網狀,不斷地掃尋著飛兒的身影。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十滴水滴以飛快的速度編織成大網,形成了獨特的神水之域。瘋一笑利用神水之域幾乎同時掃蕩了迷霧中的每一寸角落,可依然沒有找到飛兒的蹤影。

瘋一笑瘋狂了,真的瘋狂了。

小小的迷霧,怎能阻擋住我的攻擊?

只見瘋一笑身前靈晶不停閃爍。神水之域隨著靈晶的閃爍由一變二,由二變四,翻著倍的增加著。

片刻間,迷霧之中便如同下雨一般,到處都是水滴。

但隨著水滴的不斷增加,其飛行的速度和運轉的靈活度也在飛快的下降著。

直到最後,神水之域在迷霧中已形成了雨落之勢,水滴飛行的速度也變的肉眼可見了,所有的水滴也只能向同一個方向緩緩地侵襲而去。

但這一下也有好處。那就是飛兒的迷霧在雨水掃過之後,不斷變淡,轉眼間便消失了。

被神水之域掃過的迷霧是消散了,但只見擂台之上除了主考老師和瘋一笑本人之外卻再無他人。

人呢?瘋一笑頓時瞪大了眼睛。難道是掉到擂台下面了?瘋一笑踮著腳尖向前面望了望,沒有呀!擂台才多高,一米多高而已,就算掉到擂台下面也能看到人呀。

沒有掉到地上,那就只剩一種可能了,難道對手會飛在空中不成?

瘋一笑想到這裡,自己也是一驚。馬上抬頭看向空中四五米高處並未被自己的神水之域掃蕩的一大團迷霧。


哪知,瘋一笑剛一抬頭之際,卻只見從頭頂的迷霧之中快速地飛下來無數的巨大氣泡,每一個氣泡都有足球般大小。

瘋一笑一驚,來不及多想,馬上甩出神水之滴,在身體周圍不停的進行著防禦。


在瘋一笑神水之滴的飛速衝擊之下,氣泡大片大片地在瘋一笑身邊爆破掉。直到最後一個氣泡被瘋一笑刺破之後,瘋一笑才算緩過這口氣來。

飛兒見氣泡偷襲失敗,並未浪費靈力,馬上停止了氣泡攻擊。

這時,瘋一笑終於知道飛兒真的飛在空中了。驚疑之下並未停止攻擊。自己在明處,敵人在暗處,這樣打起來很背動。

所以瘋一笑剛緩了一口氣,馬上便引動十滴水滴向空中的迷霧之中shè去。然後在空中形成神水之域不停地掃蕩著。

飛兒見勢不好,馬上加強了水泡的防禦,並且快速的向更高的空中飛去。

當飛兒飛到十幾米的高空之時,神水之域也快速的把飛兒之前所在的迷霧瓦解的差不多了。

飛兒一口氣衝上了20米的高空之中。再往上飛,卻被一層隔膜擋住了去路。飛兒一驚,突然想起自己是在防護罩之內。應該是頂到了空中的防護罩之上。於是,飛兒便穩在了20米的高空之處。

隨著飛兒飛離迷霧,瘋一笑終於看清了飛兒的所在。只可惜自己飛不上去,於是暫時停下了魔法攻擊。

只見飛兒在一個巨大的氣泡之內乎乎悠悠的飛在20米的高空之中,那樣子似乎悠閑的很。

見瘋一笑停下了攻擊,飛兒在空中不禁沖瘋一笑喊道:「喂,下面那位大叔,你是打不到我的。我看,你還是趁早認輸算了。看你身體不好,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