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心愛的女兒被殺,羅巴那塔羅心中的痛與恨,誰又知道?誰又能夠理解?

時間緩緩劃過,世界的暗流涌動,一些事情在悄然進行著未知的變化。

令人詭異的是,天龍人事件的輿論,竟然在向著海軍一方傾斜了。

「納莎犯罪太多,就算她是天龍人也不應該如此惡劣!」

「將平民貶為奴隸,隨意的享樂,任意妄為,處死海軍。」

「這嚴重的影響了世界政府與海軍之間的關係。」

一道道聲音傳出,令海軍本部中,靜靜等待的將官們,都有些愕然了。

尤其是駐守在唐恩關押處門口的中將,眼神不時的瞥向那封閉的門,心中不但猜測著對方的身份。

「這小子到底是誰啊?連天龍人都在幫他說好話!」

「殺了納莎,以目前的局勢來說,他竟然有可能不會出事!」

「太不可思議了!」

一股暗中的勢力在努勁,試圖將天龍人事件完成翻轉。

戰國也顯然清楚的認知到了這一點,他目光閃爍,坐在辦公桌前,久久不語,就連桌上的文件,都顧不上處理了。

「到底是誰在幫唐恩?」

「這夥人的能量,未免也太大了,竟然影響如此之廣泛!」

之前唐恩升任海軍將官時,他也意識到對方的背後必然有不明勢力在暗中推動,但這種事情海軍樂於看到,也便沒有在意。而這一次的天龍人事件中,對方展現出了更加強大的能量。

連天龍人,居然都能夠請動,這實在是令人震撼。

媒體,人脈,世界政府,大片的人群,都在為唐恩造勢。

如此場面,實在是熱鬧的很,卻也不同尋常。

戰國忽然意識到,這一次事件,海軍已經不是真正的決定性一方,最終的結果,也許還得看這各方的角逐。

「戰國大將,審訊官已經到達本部了。」

正沉思間,辦公室的門響了,一名中校走了進來。

「是嗎?」

戰國抬起頭,喃喃道。

「審訊,是否,要向著有利於唐恩大將一方靠攏?」

遲疑了下,中校低聲問道。

「按照事情發生的真實情況審訊。」

戰國瞥了一眼中校,淡淡說道。

海軍,還不至於弄虛作假到這個地步。現在暗流涌動,隨便亂搞小動作,很容易出現無法掌控的局面。

「是!」

中校應聲,敬了個禮后,退了下去,臨走時將門輕輕閉緊。

「也不知道,最後,會落成什麼樣的結果。」

半晌后,戰國嘆息一聲搖搖頭。

同一時間,海軍學院內。

澤法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怔怔的望著眼前的報紙,眼神複雜,久久不語。

「唐恩,他被抓了嗎?」

喃喃著道,一瞬間,澤法彷彿老了很多。

這一直以來被他視為驕傲,引以為豪,在課堂上無數次提及的學生,竟然犯下了如此巨大的錯誤。

但當看到這新聞的第一時間,澤法的心中湧現卻不是被打臉的憤怒,而是茫然,以及擔心。

不知從何時而起,那個一頭黑髮,渾身充滿正氣的少年,在他的心中就已經佔據了太多的位置。

比起自己的學生,他更像是自己的孩子。

「出了這樣的事情,天龍人會放過他嗎?」

澤法嘴巴動了動。

他不敢想象唐恩被處決的樣子,那對他來說,太殘忍了。

許久后,他將報紙放在桌上,然後大步向著海軍本部的方向走去。

一個小時后,戰國辦公室中。

「你說什麼?你要替唐恩背鍋?」

澤法面色嚴肅而又認真:「只有這樣,才能夠救他,戰國。」

「天龍人要的只是一個解釋,我想以我的身份,應該沒問題吧?」

戰國有些想笑,卻也為對方這樣的態度,心中感動。

「別鬧了,澤法,唐恩動手的時候,有太多人親眼目睹了!」

「而且,你現在有什麼身份?你的軍銜,因為教書做出的貢獻,才剛剛從下士上升到少尉。」

說到這裡,戰國面色沉重起來。

「現在的情況很混亂,誰也幫不了他!」

「而且,在結果沒下來之前,我們不會知道事情朝著怎樣的方向發展。」

澤法怔了怔,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坐在了戰國的對面,久久無語。

外界局勢千變萬化,暗流涌動,而封閉房間中,唐恩卻是靠在整潔的床鋪上,一手拿著書,一手翻動著書頁,正看得津津有味。

這是一本誌異,男主人公是一位大劍豪,具體內容講述的是經歷千辛萬苦,去一座邪惡王國中拯救自己心愛的女人。

很俗套,也很狗血,但情節用文字描述出來,卻又讓人覺得有藝術感,非常熱血。

對消磨時間來說,確實十分好用的。

忽然,鐵門嘩啦啦的響動,唐恩眼神一閃,看向門口處。

「唐恩士兵,審訊管已經到位,請你出來,配合我們進行審訊工作。」

門口處站立著兩位年輕少將,語氣嚴肅,眼神在看向他的時候,有一絲絲敬畏與崇拜。

這是海軍的常相了,唐恩幾乎是全世界海軍年輕一輩的偶像。

強大,帥氣,又充滿正義,許多人做夢都想成為他這樣的人。

「好!」

唐恩站起身,將書合住放在一旁的書架上。

半晌后,他在兩名少將的帶領下,來到一處房間中。

當坐在座椅上,隔著一張長桌看清對面的審訊官后,他的面上露出了愕然表情。

「園?」

坐在他對面的審訊官,赫然就是園! 唐恩已經記不清與對方分別了多長時間,平日里他們各自也都是有著自己的工作,不知不覺間便斷了聯繫。

他沒想到,今日在這裡,竟然能夠看到對方。

一時間,他的臉上,難免有幾分尷尬。

海軍們本部審訊自己,安排人也絲毫不避諱嗎?

自己與對方的關係,只要稍微查一查,便能夠一清二楚。

靜靜地坐在那裡,唐恩面色變幻幾下后,恢復了平靜。如今兩人身份變幻,彼此間是什麼關係已經不重要,他並不認為,這件事情還有什麼轉圜的餘地。

眾目睽睽下,自己捏爆了納莎,這件事情無法改變。

「唐恩。」

祇園精緻的面龐上,沒有半點表情,哪怕是在坐下后,雙眼直視她時,也沒有絲毫波動,就好像將自己的感情完全掩藏了般。

「嗯!」

唐恩點點頭。

「現在開始對你進行,有關天龍人事件的審訊工作。」

「在審訊過程中,請你務必保證自己所說之話的準確性以及真實性,否則。」

頓了頓,祇園盯著唐恩。

「你曾經身為海軍大將,我想你很清楚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唐恩點點頭,注視著對方,發現對方的肩膀上,軍銜已經變為了少將。

這不禁讓他心中感嘆,在他進步的同時,別人也沒有原地踏步。

「了解!」

嚴肅的對話后,這不大的空間中,便保持了平靜。唐恩的身後,站立著三名雙手背後,表情冷峻的精銳士兵。

而祇園的身旁,則是坐著一位八字鬍,面上帶著淡淡笑容的少將。

只是從開始到現在,這位少將都一言不發,靜靜地觀察著他。

唐恩目不斜視,表情非常平靜。

「那麼,便開始吧。」

祇園深吸口氣,肅聲說道。

「我們直入主題,唐恩士兵,現在我以審訊官的名義質詢你。」

「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我們是什麼關係,什麼身份,都不會有絲毫留情,無論是你還是我,都必須遵循事情的真相。」

一段話說完,她的眼中微微波動一下,似乎有些晶瑩閃過,但很快便再度恢復了冰冷的樣子。

「嗯。」

唐恩點頭道。

「根據伯倫少將所說,天龍人遇害之前,你曾在香波地群島海軍駐地中停留?」

鄉野村民 祇園的聲音響起,清冷中卻是蘊含著嚴肅。

這審訊的過程,當真是絲毫情面也沒有,格外的嚴肅。

「是!」

唐恩道。

「你的麾下,原7158軍隊中之人,曾揚言為貝羅斯報仇,尋找天龍人的麻煩?」

祇園又是道。

「那是我說的。」

唐恩沉聲道。

「天龍人納莎,殺了貝羅斯,又將他的屍體懸挂在海軍駐地門前,如此羞辱,如此血仇。」

頓了頓,唐恩的雙眼驀然變冷。

「只能血來償!」

森冷的話語,讓整個密閉空間都是一冷,窒息的氣氛令所有人都是緊張起來。

那面上帶笑的八字鬍少將,更是臉皮一抖,眼底深處湧出一抹懼怕。

這股氣勢,該說真不愧是大將嗎?如果對方一旦暴動,這裡不會有人能夠阻攔住。

但好在,唐恩的氣勢一放即收。那抹凝重與窒息,很快就散去。

「而在之後的一段時間內,你消失在了海軍駐地當中,那麼,你去了哪裡?」

祇園並不被唐恩的氣勢震懾,眸子清冷,沉聲問道。

「天龍人納莎的府邸。」

唐恩絲毫不加隱瞞,直接回答道。

八字鬍少將眼神一凝,盯著唐恩表情變得格外凝重。

「你做了什麼?」

祇園眼神一閃,似乎有痛苦掠過,但聲音卻是古井無波。

「我殺了天龍人納莎!並將整個天龍人府邸都引爆,炸成飛灰!」

唐恩淡淡道。

這平淡的話語,卻是讓這密閉的空間內,再次鴉雀無聲。

祇園放在桌下的雙手,互相握的很緊,白嫩的手指上,青筋都是乍起。

而八字鬍少將的臉上,則是面色更凝重了。

一時之間,沒有人在開口,祇園一直平靜的表情,在這一刻終於開始變化了,變得複雜,變得痛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