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你去擺平他們!”走在秦小雨跟前的葉飛揚,滿臉詭笑,顯然想在秦小雨身上佔點便宜,生怕追來的數人,打破自己的計劃,趕忙朝胖子擺手道。

胖子拍拍胸膛,保證道:“揚哥,看我不狠狠宰他們一頓!”

“記得給我分成哈!”朝胖子得意一笑後,葉飛揚順勢就去攬秦小雨的***。

“喂——你要幹嘛!”感受到***附近,有粗壯的手臂伸來,秦小雨也是一撅嘴,之後白皙的小指,就放在了葉飛揚腰上,之後,不等葉飛揚反應過來,就扭了葉飛揚一下。

“啊——”不知是秦小雨用力不夠,還是她小手刺激到葉飛揚哪裏,她剛扭到葉飛揚,葉飛揚竟是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下,“好爽!”

再看他的褲襠,這時已高高紮起小帳篷,小兄弟正雄赳赳,氣昂昂的挺立着,似是要把褲襠撐破。

“無恥!”葉飛揚的【呻】吟,也是惹得秦小雨小臉躥紅,扭着葉飛揚腰間的手,又用力了一下,“我看你這次還叫不叫了!”

“喔——好爽!”

不碰不要緊,這一碰,倒是讓葉飛揚享受的眯上了小眼,那種感覺,就好像某種東西,要從小兄弟中衝出來一樣,是那樣的舒適。

“流氓!”

小臉通紅的秦小雨,甩動着胳膊,“不待這樣玩的!”

“那怎樣玩?”葉飛揚小眼睛一眯,“是不是覺得在這裏害羞,要不我們去酒店,表演一下吧!”

“不要!”秦小雨狠狠的瞪了葉飛揚一眼,下一刻就看到她穿着高跟鞋的小腳,猛的一下踩在了葉飛揚腳趾上。

“啊!疼死我了!”

被高跟鞋踩住的葉飛揚,就算還想發出【呻】吟,也不能,只能痛苦的嚎叫着。

驚得胖子等人疑惑不已,“莫非揚哥,被秦小美女破處了?”

“揚哥被破處了?”

胖子的話,不得讓衆人吃驚不已。

男追女,男的非禮女的,是常發生的事,卻沒見女的非禮男的,並且,這女的還是校花級美女。

一時間,衆人都羨慕的直流口水。

而在衆人垂涎中,小矮個子杜飛也是來到了葉飛揚跟前。

與之前的蠻橫不同,這一刻的他,眼中除了崇敬還是崇敬。

不等葉飛揚開口,他便道歉道:“揚哥,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好,還請您原諒我!”

“你是?”葉飛揚輕描淡寫的看了杜飛一眼。

杜飛也不生氣,趕忙應答道:“我叫杜飛,是咱們學校,體育專業的一名學生,我今年大四,別人習慣叫我飛哥。不過,在揚哥您面前,我可不敢以飛哥自居,您就叫我阿飛吧!”

“阿飛?”小矮個子,雖是滿臉疙瘩,外表方面,沒有一點優勢,但他說話還是挺風趣的,起碼不招人煩。

“是的,揚哥!”矮個子阿飛點點頭,隨後從褲兜中摸出一張會員卡,“這是金地苑娛樂城的會員卡,剛纔我惹怒揚哥您,還請您收下!”

“多不好意思!”葉飛揚嘴上雖說的不願意,卻已把會員卡收下,輕車熟路的塞向秦小雨手中,並趁機摸了秦小雨白皙的小手一下。

阿飛搖搖頭,“揚哥,剛纔是我們不對,這張會員卡只是小意思,以後要是有需要的話,跟我阿飛說一聲,我阿飛定當會盡全力幫您完成!”

“行!”葉飛揚點點頭,“以後有需要,就告訴你!現在,我要跟小雨回酒店,就不跟你閒聊了!”說這話時,葉飛揚故意瞥了秦小雨一眼,秦小雨羞紅着臉,趕忙轉過了身。

杜飛詭異一笑,“揚哥,我明白您的意思!放心吧,以後誰若再敢打嫂子的主意,我阿飛第一個跟他急!”

“那我們就走了!”葉飛揚等的就是這句話。

早上,自己剛把李子豪教訓了一頓,中午又教訓了李強一頓,因此,李子豪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招惹秦小雨。

眼下他擔心的就是杜飛,因爲這小子能讓全校人都懼怕他,顯然有他的一套。

如今,有了杜飛這句話,葉飛揚就放心了不少。只要杜飛,不打秦小雨的主意,那別人自然不敢,而就算敢,那也得經過葉飛揚拳頭的同意。

“揚哥慢走!”

在杜飛等人的目送下,葉飛揚也是攬着秦小雨的***,一步一步朝操場外面走,氣的秦小雨不斷撅着嘴,“就知道欺負人家,人傢什麼時候,成爲你女朋友了!”

“嘿嘿!”葉飛揚詭異一笑,“親,我沒說你是我女朋友呀,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哦!”

“我哪有!”秦小雨一甩手臂,“他們叫我嫂子,難道不是說我是你的女朋友?哼!”

“這是你臆想的!”葉飛揚拍了秦小雨翹臀一下,“好有彈性!”

“嗚嗚——”秦小雨擺出一臉哭喪,“又欺負我,我要告訴警察叔叔,我要告訴警察叔叔!”

“小雨呀,不要哭了,哥哥錯了!哥哥給你買糖吃!”葉飛揚邊勸解,邊把手放在褲腰帶處,“要不吃棒棒糖吧?”

“流氓!不要!”本還可憐兮兮的秦小雨,看到葉飛揚的動作,趕忙捂住了眼,之後就興沖沖的向前跑去,只留葉飛揚在後面追趕,“小雨呀,幹嘛要跑呢!哥哥給你吃棒棒糖啊!” 自打結實杜飛,及教訓李強等人一頓後,果真再沒有人敢招惹葉飛揚,跟秦小雨。

而在這段時間內,胖子也收攏了不少小弟,至於他收的入夥費,沒有十萬,幾萬也有了。

因此,胖子跟葉飛揚,眨眼間就成了別人眼中的高富帥。當然,這個稱號對胖子來說有點不雅,畢竟這貨,長的又胖又醜,所以,稱呼他高富帥,有點貶低他的意思。

但……胖子畢竟是葉飛揚跟前的紅人,所以當着他的面,小弟們不得不說胖子長的很帥!

一眨眼,兩星期過去了,明天就要進行月考了。按照美女班主任跟葉飛揚的約定,葉飛揚只有進入專業前十名,助學貸款才能穩穩到手。

並且,這是大學以來第一次考試,學校對這次考試十分重視。而且,還揚言,這次考試誰若達到學校劃定的分數線,那就獎勵筆記本一臺,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誰若能達到分數線,就有資格選擇喜歡的導師,讓導師指導自己。

秦小雨,一直想得到導師孟林的指導,因此,得到這個消息的她,在這兩星期內,學習簡直刻苦到極點,就連葉飛揚在洗手間內撫摸小兄弟,發出嗷嗷叫聲,她都沒聽到。

因此,每當她上廁所,她都會疑惑,“這洗手間怎麼這麼腥?這些白東西是什麼?”

第二天一早,當秦小雨起牀後才發現,葉飛揚沒了蹤跡,找尋片刻,她都沒找到葉飛揚,最後才搖晃着手臂,氣憤的喊道:“可惡,竟是不管我自己溜了!要讓我見到你,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怒號一聲後,秦小雨只能打着車去學校。

……

連夜回到窮山坳的葉飛揚,看着熟悉的房屋,不覺心中一喜,“一個月沒回來了,不知老傢伙過的怎麼樣?”

“老傢伙,我回來了!”推開木門的剎那,葉飛揚也是大叫着。

“喊什麼喊?”葉飛揚喊聲剛落,一道佝僂的身影,就出現在他跟前,兩眼盯着他不放,“聽說你傍上富婆了?”

“哪有!”葉飛揚擺擺手,“只是一大小姐而已!”

“那你有沒有把人拿下,產下個崽子?”別看對面的佝僂身影,年紀挺大,但他滿臉的詭笑,卻說明這是個老不正經。

葉飛揚搖搖頭,“沒有,要不你檢查檢查!”

說着, 也不顧老傢伙的面,竟是將褲子脫了下去,將自己的小兄弟亮了出來。

“嗯!”老傢伙點點頭,“確實還是童子,不過能不能把上面的白東西洗洗!”

“沒空!”葉飛揚攤攤手,“對了,你讓我回來相親,那姑娘呢?”

老傢伙聳聳肩,“在鎮上的龍鳳店等你呢!這是你師傅我,給你準備的禮物,去吧!”

“訂婚禮物?”看着老傢伙遞過來的手鐲,葉飛揚不覺眼前一亮。

老傢伙點點頭,“是的,跟你胸口的靈玉,是一對的!”

“靠!”葉飛揚慌忙跑到老傢伙跟前,“你沒搞錯吧!我還沒見過人家姑娘呢!你就送她這麼重要的禮物?”

老傢伙不耐煩的拍了葉飛揚肩膀一下,“哪那麼多話,把手鐲給人家,人家就是你媳婦了!”

“沒搞錯吧!”葉飛揚使勁拍着自己腦袋,“這麼重要的禮物,要給也得給我的秦小雨,哪能給別人!不給!”

“不給是吧!”老傢伙詭異一笑,“小子,你要不給,你胸口的靈玉,就變成黑玉,你信不信?”

“黑玉?”葉飛揚瞥了一眼胸口的靈玉,“開玩笑吧,這塊玉,雖然神奇,但我不相信它會變顏色,變成黑的!”


老傢伙命令葉飛揚把衣裳脫下來,“信不信由你,不過我可告訴你,你看上的小丫頭,你不能娶!”

“爲什麼?”葉飛揚不解。

“就是不能娶!”老傢伙堅毅的說道。

葉飛揚搖搖頭,“我不聽你的,我不但要娶她,我還要把手鐲給她!”

“那你試試!”老傢伙也不狡辯,繼而指着葉飛揚光着的膀子,“看到你胸口的靈玉沒,只要你不把這手鐲,交給我指定的人,它就會陷入你體內,你仔細看看,現在這塊玉,是不是貼在你肉皮中了!”

“還真是?”順着老傢伙的話,葉飛揚仔細觀看自己胸前的靈玉,發現,靈玉的一半已嵌入自己肉皮中,看那架勢,還在往內嵌入。

老傢伙指了指手中的手鐲,“若是我沒猜錯的話,若三天之內,你若不把這手鐲,交給我指定的那名姑娘的話,這靈玉就會鑽入你體內,而它鑽入你體內後,它就會變成黑玉!至於,會給你帶來何種壞處,沒人能知道,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你會因此失去記憶,至於,你喜歡的姑娘,也會淡出你記憶!”

“啊?”本還堅持要把手鐲,給秦小雨的葉飛揚,聽到這話,臉色驟然變暗,再次看向老傢伙,他忽然覺得老傢伙是那麼的可愛,趕忙抱住了老傢伙的大腿,“師傅,您好牛B,對徒兒可好了!您不能見死不救啊!徒兒要是失去了記憶,誰給您送終啊!所以,不爲別的,你也得救救您徒兒啊!您徒兒可不希望,失去您這個好師傅啊!”

“嘿——”老傢伙眉頭一皺,“一個月不見,你小子會耍嘴皮子了啊!但這些都沒用,你要不把手鐲交給我指定的姑娘手中,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

“只能這樣?”葉飛揚還抱有一絲僥倖。


“廢話!”老傢伙不耐煩的擺手道:“不然我能給你打電話,白白浪費我五毛錢?”

“靠,五毛錢你也計較啊!”葉飛揚鄙夷的看了老傢伙一眼,老傢伙點點頭,“五毛錢就不是錢了?你小子不要忘了,你去上大學的路費,都是我出的,什麼時候還?”

“幾十塊錢,你也好意思要?”葉飛揚一蹦三尺高。

“當然!”老傢伙毫無避讓的點點頭,“我就問什麼時候還,順便把那五毛錢的電話費還我!”

“摳門!”葉飛揚白了他一眼。

“還有!”老傢伙繼續補充道:“我這靈玉,還有手鐲,也不是白給你的!從今往後,每個月給我一千塊,不然,我就把你的靈玉,跟手鐲收回!”

“你妹啊!”葉飛揚暗罵一聲,“這是你求着給我的!跟我要錢連門兒都沒有!”說着,他便一把搶過了手鐲,再之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出了大門,邊跑邊喊道:“臭老頭,我要是給你半毛錢,我就是你孫子!”

“好孫子!” 從老傢伙那兒跑出的葉飛揚,一路狂奔,很快便到了老傢伙指定的龍鳳店。

只見這時,數百名光着膀子的大漢,正坐在方桌跟前,如強盜一般,看着狂奔而來的葉飛揚,他們跟前,或是放着彎刀,或是放着長劍,乍一看,就跟強盜土匪並無二樣,特別是,有些人臉上,還有橫七豎八的刀疤。

光這樣打扮,就算葉飛揚有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的威猛霸氣,也不得不臣服下來,恭敬的看向這夥人,“大哥們,我是到這兒來相親的,還望大哥們給我點空間!”

“你還要空間?”葉飛揚話音剛落,一名滿臉肥肉,一隻眼瞎掉的男子,就拍打着桌子站了起來。

“大哥,您別激動,先消消氣!”如此陣勢,葉飛揚不得不服軟,畢竟,退一步海闊天空,更何況男兒膝下有黃金,只要能保命,裝下孫子又能怎樣?

但……肥肉獨眼男子,並沒聽他的,而是朝他命令道:“臭小子,你是不是來娶我妹的!”

“娶你妹?”葉飛揚心驚,趕忙將手鐲裝了起來。

肥肉獨眼男子,雖是一隻眼,但目光還是犀利的很,葉飛揚的動作,頓時引起他的注意,“把你手中的鐲子,給我妹,不然……”


說到這,肥肉獨眼男子一擺手,之後,圍坐在這兒的其他男子,紛紛拿起長劍,或是大刀,那架勢似是葉飛揚敢拒絕,他們就把他剁成肉醬。

“大哥哥,大叔們,小的好像來錯地方了,驚擾你們之處,還望你們諒解,小的走了!”

這夥人怎麼看,都像深山老林中的強盜,即便這是文明時代,山林中的強盜,都沒了,但葉飛揚所在的山林,離城市遠,並且偏遠的很,因此,這夥強盜,還得以存在。

這夥人知道自己手中的手鐲,顯然不是尋常人,因此葉飛揚不想與他們理論,免得把胸口的靈玉也丟了,因此,也是瘋狂的向後撤離。

但……還沒等他撤離幾步,他撤離之路上,忽然出現十多名高大壯碩,光着膀子的漢子,他們面無表情,抱着手,每走一步,都將地面跺的錚錚作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