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那陣陣重物錘擊在身上的悶響,再想想銅皮鐵骨功那恐怖的修煉方法,少有早起的魏明情不自禁的感覺渾身都有些毛嗖嗖的……

雖說現今已經有煉體藥物的配方,但在經過分析之後,魏明卻並未特意給魏貴方煉製這些藥丸。

因爲他發現,相比煉體藥物配方,用他之前爲江海山煉製的各種海鮮丸和蔬菜丸代替,效果明顯要更好……

畢竟那些藥物配方的主要作用,也就是去淤療傷鎮痛而已。

但那些海鮮丸蔬菜丸,不但具有同樣的效果,更具備着強壯骨骼,軟化經絡等等的效果……

對於魏貴方來說,幫助明顯更大。

也是因此,即便煉製這些海鮮丸的成本要遠高於煉體藥丸的成本,魏明也沒有絲毫吝嗇。

畢竟不說他跟魏貴方的關係,就說現在,因爲山海圖自融合了祖玉,地圖範圍擴大了近百里,因而即便現在島村物產的銷售比之以往更加火爆,但各種海鮮之類,卻依舊根本不缺這點……

所以,即便知道以魏貴方的資質,恐怕很難修煉到什麼樣子,魏明卻依舊願意讓他使用最好的東西。

哪怕因此要花很多錢,也是如此。

“怎麼今兒起的這麼早?”

修煉完畢來到碼頭,看到魏明居然已經將各種海鮮蔬菜都裝好上船,魏貴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以後你睡你的,可別因爲我起來這麼早——修煉是修煉,但我肯定不會因此而耽擱了工作,你放心吧!”

“也不是全因爲你……”

魏明笑笑,隨口詢問了幾句修煉方面的事情之後才道:“雖說我知道你真的想要修有所成,不過修煉這種事,終究需要勞逸結合,所謂欲速則不達,明白嗎?”

“放心吧,我心裏有數!”

魏貴方點點頭,這才上船送貨。

“今兒風浪比較大,海上慢點!”


對魏貴方招呼一聲之後,魏明便是一拍靈獸袋。

“汪汪汪,汪汪!”

剛剛從靈獸袋裏出來,老黃便是滿地打滾般的汪汪直叫亂竄,不斷的衝着魏明齜牙咧嘴,一副本狗都還沒享受夠呢,你怎麼把我給趕出來了的表情。

“從昨晚到現在,你都在靈獸袋裏享受了十幾個鐘頭了——做狗,要懂得知足,明白麼!”

沒好氣的訓斥老黃的同時,魏明將早就眼巴巴的在自己跟前賣了不知道多久萌的青羽收進靈獸袋內進行孕養。

眼見撒潑打滾都沒有用,老黃氣咻咻的衝進了屋子往沙發上一癱,然後打開了電視,一臉不讓本狗在靈獸袋裏享受是吧?

那本狗就看電視!

只是想想在靈獸袋內那躺在狗媽懷裏般絕對安全,溫暖的感覺,老黃第一次覺得電視裏的節目都沒那麼香了……

對於老黃的心思,魏明自然是不在意的。

畢竟從根子上,他在靈獸袋時間的分配上,對老黃都已經有頗多偏袒了。

因而即便知道老黃不滿,魏明也不可能因此就改變心意。

因而,在丟給老黃兩塊靈飼之後,魏明便直奔鳳尾島。

鳳尾島是島村幾十個大小島嶼中最爲偏遠的荒島,即便在島村尚未搬遷之時,上面都沒有住人,只有一座爲漁民們指引航向的燈塔。

隨着村子的搬遷,鳳尾島上的燈塔也早就荒廢掉了。

不過就在最近,魏明已經讓魏貴方將燈塔修繕一新,並改裝成了一間不錯的房屋。

之所以耗費這些功夫,當然是因爲根據魏明的瞭解,知道想要從法器,特別是報廢法器之上提取符陣並復原,即便是對那些符道大家來說,都具有極強的危險性。

一個搞不好,符陣之內紊亂的靈機就會引發大爆炸,那威力,甚至都比一般的炮彈來的還要恐怖。


雖說因爲吸收了祖玉,現今只要身處山海圖內,魏明便能在一定程度上調集山海圖的威能,因而即便出現再大的茬子,也不可能傷到他分毫。

但魏明依舊不敢大意,畢竟他自己雖然沒問題,但島村裏的那些東西,即便花花草草,那都可能是錢啊!

所以,他便將提取,復原符陣的工作安排到了鳳尾島上。

如此一來,到時候即便出了什麼茬子,對島村造成的威脅,便也會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不可能造成什麼災難性的影響。

在修復屋子之時,魏明便已經開啓了對吊墜上符陣的研究,就差沒有動手而已。

也是因此,現在鳳尾島的房屋已經改建完成,魏明上島之後,便立即進入到了正式的提取和復原工作當中。

與此同時,魏貴方已經送貨到岸。

照例將大量本地直送,或者需要通過生鮮渠道快遞出去的海鮮蔬菜等等放在胖胡等人的倉庫包裝之後,魏貴方便騎着三輪車,將剩餘的海鮮送到魏氏海鮮城,放進各種巨大的玻璃缸內先養着……

“這傢伙叫魏貴方,是那姓魏的在島村的唯一幫手!”

高晨滿臉諂媚的說着,一邊偷偷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對方一頭短髮,戴着一副大大的金絲眼鏡,眉眼中無處不透露着斯文書卷氣……

要不是曾經親眼目睹這女子舉手投足,指揮巨蛙如同練兵般令行禁止,高晨絕對會理所當然的認爲眼前的財殷文,就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金大小姐,而不會認爲她有什麼別的神奇之處。


但或許正是因爲有着這種反差,高晨越看,便越覺得眼前的財殷文,有着一種特別的魅力,忍不住的想要好好的把握這難得的機會……

也是因此,高晨將自己等人這些天打聽到的關於魏明的一切,比如眼前這魏記海鮮城,就是魏明開的,由他父母在經營,又比如之前那海鮮店,也是魏明開的,只是交給胖胡打理而已等等都說了出來……

甚至魏明小時候在島村,喜歡光着屁股在海里游泳這些,也都被之將笑話般的講給了財殷文聽。

只是很明顯,財殷文根本沒在乎高晨在想些什麼,目光一直都在盯着獨自一個人忙忙碌碌的魏貴方,許久才道:“你確定這傢伙,是個傻子?”

“當然確定了!”

高晨無比篤定,說了些關於魏貴方被騙進黑磚幹了好幾年苦力,後來又被一個女人三言兩語就騙光了錢等等的事情之後道:“他是傻子這事,周邊的人都知道,要他不傻,怕也不至於這樣,大小姐你說是不是?”

“看着不像啊!”

財殷文心頭嘀咕,面上卻不爲所動,指指魏貴方對高晨道:“讓你找的人都找好了嗎?找好了的話,讓他們動手,試試他——不過記住,別惹出什麼麻煩來!”

“那些小崽子機靈着呢,絕對出不了什麼事!”

高晨連連保證,這纔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道:“黑蛋,動手吧,不過下手有分寸些,可千萬別捅出簍子來!”

這些,魏貴方自然是不知道的。

將海鮮之類的分裝完畢,他便又開始忙着幫早早過來的陳秀芬等人打掃衛生,擦桌抹凳。

“哎呦貴方,你就別忙活嘞!”

陳秀芬幾人道:“店裏的事情本來就不多,被你這麼搶着幹完了,咱們幹啥去啊?回頭魏老闆來了看着我們沒事幹說我們偷懶要扣我們工資的話,這錢你幫我們出啊?”

“有富叔月華嬸都是好人,不會亂扣你們工資的!”

魏貴方一邊手下不停一邊道:“秀芬嬸,你們要是累了就先坐會兒,剩下的這些活我幫你們幹完得了!”

“有富月花給工資請我們來,那可就是讓我們幹活的,我們可不能因爲人家人好不會扣錢,就啥事都讓你幹!”

幾人一邊說一邊跟着忙活的同時,也情不自禁的替魏貴方感到惋惜,心說可惜他這腦子不太靈光……

要不然啊,就他這麼勤力,而且現在聽說還能掙不少錢,怕無論如何都不至於連個老婆都混不上。

對於幾人的低聲議論,魏貴方暗暗偷笑,心說看來自己變聰明瞭的事,除了魏明,別人怕是都不相信啊……

不過魏貴方也沒解釋,畢竟對他來說,現在無論什麼事,都沒有修煉來的重要!

既然如此,在別人心裏,自己是傻子還是是聰明人,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秀芬嬸,那我就先走了啊,你們忙着!”

忙完了一切,又將一些垃圾幫忙丟掉之後,魏貴方這才騎着電瓶車離開了海鮮城,準備去市場給老黃買個豬腿之後,就儘快回島上。

誰知道,剛剛拐過街角,就有人從馬路邊直衝而出。

雖說魏貴方已經竭力剎車,對方卻依舊是四腳朝天的飛了出去…… 明明沒撞上啊!

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慘叫連連的小青年,知道怎麼回事的魏貴方並未下車,只是道:“我沒撞到你,你別裝了啊!”

“沒撞上我?沒撞上我我怎麼躺地上的?”

小青年尖叫道:“我告訴你啊,我現在腿斷了,你必須拿出一萬塊錢給我去看醫生,不然你就別想走!”

“別說一萬塊,就是一百塊,我都不可能給你,因爲我根本就沒撞到你!”

魏貴方沒好氣的道:“所以你還是趕緊起來吧,不然我可報警了啊,周邊這麼多的攝像頭,等警察過來查了監控,到時候看你怎麼解釋!”

“好你個二傻子啊,撞了人不肯賠錢不說,你還有理了是吧?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就跟你姓!”

小青年立即氣急敗壞的尖叫了起來:“黑哥,璐哥,你們快來啊,有人撞了我不給錢,還想報警抓我啊……”

“特碼的誰啊,居然敢在兄弟幾個的地頭上這麼囂張,找死呢是吧?”

話音未落,七八個人立即便從道路兩側一涌而出,爲首一曬的跟黑炭也似的傢伙指着魏貴方的鼻子破口大罵道:“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是乖乖的給我兄弟跪地賠禮道歉然後賠錢,二嘛……”

“你不要說了,我也不想聽你什麼一呀二的!”

魏貴方直接拿出手機道:“我現在報警,讓警察過來處理!”

“……”

聽到這話,黑蛋等一夥便全都有點懵,心說這二傻子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肯賠錢認錯也就算了,居然還知道威脅要報警!

不過好在,他們演這出的目的,也壓根不是爲了倆錢敲詐碰瓷,單純的就是扯個藉口找魏貴方的麻煩。

也是因此,在稍稍反應過來之後,黑蛋氣急敗壞的一指魏貴方道:“居然敢拿警察嚇唬我黑蛋,你特麼找死——還愣着幹啥?上去給我狠狠的打!”

“王八蛋,跟我們叫板,看兄弟幾個今兒不打死你!”

七八人聞言齊齊怪叫一聲,掄圓了胳膊就要往上衝。

“都給我站住!”

魏貴方爆喝一聲,目光冰冷的盯着幾人道:“識相的就趕緊散了,不然的話,你們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注意到魏貴方的表情,幾人情不自禁的心頭有些發怵,齊齊將目光看向了黑蛋。

黑蛋心裏明顯也有些吃不準魏貴方的路數。

但想到魏貴方二傻子的名號,在周邊那是人盡皆知,因而最終心下一橫,衝着幾人破口大罵道:“這二傻子不過就是裝腔作勢而已,就將你們嚇成這樣?


一羣廢物,以後別提是跟着我黑蛋混的,老子丟不起這人!”

說話之間,黑蛋自己便已經向魏貴方衝了過去,擡手就是一記大嘴巴……

啪的一聲脆響!

那聲音,聽着都讓人忍不住臉皮直抽抽,有多疼可想而知。

只是,挨這一巴掌的卻不是魏貴方,而是黑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