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吞地鼠的話語,雷動楞然,自己這主人當得,也太沒面子了。

兩界走私商

搖了搖頭,又緩緩坐下。

微閉眼睛,雷動雙手放在腿部。

閉氣凝神的調息起來。

走了一天的路,雖然沒有消耗一絲內氣,可是對於自己的身體,還是感到一絲累意。

慢慢將着丹田處那絲絲內氣傳遞到身體各處,雷動臉上表情緩緩浮現一抹享受之意。

嘴角也微微一斜,感覺這空氣也好像乾淨明朗許多。

“好了,主人,我們走吧!吱吱!”

雷動此時還在享受着這難得的一絲安詳舒適的感覺,那吞地鼠的話語聲也緩緩傳入雷動耳中。

眼睛睜開,看着面前兩隻妖獸閃閃發亮的目光,雷動感覺不自然起來。

“咳咳!走,走吧!”尷尬的乾咳兩聲說道。

緩緩起身,那吞地鼠,吱的一聲,鑽進了自己的胸口處。

雷動剛要往前踏步,銀火狐突然阻止在了雷動的腳步跟前對着雷動道。

“主人,我也想和吞地鼠一樣,你帶我走吧。嘿嘿。” 銀火狐那嬌嫩的女孩子清脆的話語聲,緩緩的出現在了雷動的耳邊。

望着雷動身前那道紅色光影,雷動搖了搖頭。

自己這做主人的,居然給自己的妖獸當成了坐騎,可憐啊!

“好吧!”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對着銀火狐緩緩的說道。

話語聲剛剛落下,那道紅色影子光一般的突然纏繞道了雷動的頭部。

使得雷動只能苦笑一番。

“主人,往東走,到了一塊黑色的巨石邊,你就停下,到時候我在和你說怎麼走。吱吱。”

小頭緩緩的從雷動胸口衣裝處鑽出,看着面前的路,吞地鼠隨即對着雷動緩緩的說道。

“好!”雷動應了一聲。

腳步緩緩的往前走去。

對於現在的狀況,他也只能聽這小東西的話了。

靠着月光還隱隱浮現着,雷動也不施展自己的內氣火焰了。

緩緩的走在這茂密的樹林之中。

走了差不多10分鐘之後,緩緩的雷動面前多出一塊巨大的黑色石頭。

石頭高2米,寬3米,成一個圓柱形狀。像一個大柱子一般**在地面之上。

“咳咳,到了,你說吧,現在怎麼辦?”雷動乾咳兩聲,目光掃向自己胸口處的吞地鼠。緩緩的道。

“嘿嘿,很簡單,現在你只要爬到這石頭頂端,大叫一聲就可以了!吱吱。”吞地鼠**的笑聲緩緩浮現在了雷動耳邊說道。

雷動雖然有點不解,但是也沒辦法,這賊船以上,要下去也就難了。

腳底輕點一下地面,身形緩緩一躍。

雷動已經跳上並不是很高的黑色巨石頂端。

此時,雷動一掃周圍那黑漆漆的樹林叢中。

自己也不知道怎麼開始。

“怎麼叫?”雷動撓了撓頭,疑惑的問道。


“主人,很簡單,就隨便叫一聲,但聲音要略微大一點點。吱吱。”吞地鼠回答道。

搖了搖頭,雷動向着天空一望,這天空出的烏雲現在已經越積越多了。

“啊!!!!”

隨即雷動大喊一聲,也不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

“等吧!主人!”吞地鼠不屑的說道,緩緩的從雷動胸口爬出,站在了雷動身邊。

大約過了5分多鐘,突然這黑漆漆的深林從中,一雙的藍色光點,被雷動所擦覺。

身形怔了怔,在一掃四方,那原本陰暗的樹林叢中,一道道亮眼的藍色光點緩緩浮現而出。

“火變……”

“主人,不用,等等!”

雷動隨即感覺有點危險的味道,剛欲施展武技,那吞地鼠急忙阻止道。

隨即,吞地鼠擡着頭,對着天空吱吱叫了兩聲,一道道黑色光影緩緩出現在了雷動眼前。

一隻只十分彪悍的妖獸出現在雷動眼前。

“二星妖獸黑煙狼!!!”雷動驚異的對着面前的這狼羣大聲叫喝一聲道。

“吞地鼠。你想幹什麼?”雷動無奈的問着吞地鼠道。


兩眼卻一動不動的看着那羣黑煙狼。

黑煙狼是一種極爲嗜血的妖獸,雖然只有2星妖獸的品階,但是一羣黑煙狼聚集在一起,是非常有威懾力的。

而且黑煙狼有着他自己獨特的本領,放出一種黑色煙霧,把人困住,隨後在將那人斬殺!

“呵呵,主人,你害怕了?你忘記了?你怎麼抓我的?”

望着雷動有着一絲緊張的神色,吞地鼠笑着道。

那抓子還捂着自己的小肚子,笑着問道。

“額!”

聞言,雷動愣了愣。

自己有萬獸決,而且二星王者的妖獸已經被自己制服,現在二星品階的妖獸,都會聽自己的話纔對啊。

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雷動笑了笑。

身形一躍,往着地面之上落去。

呆男孽緣:空降魔鬼上司 吼!”

在雷動落地的一瞬間,那身材最爲魁梧的黑煙狼對着雷動吼了一聲。

露出幾顆尖尖的獠牙。

“奇怪,它們怎麼不怕我?”雷動撓了撓頭,身形退後一步,疑惑的道。

這萬獸決不要說是騙人的吧?

“主人,你別怕啊!你把那萬獸決拿出來!吱吱。”吞地鼠見狀,急忙說道。

雷動聞言,右手一揮,萬獸決緩緩出現在了雷動手中。

“現在怎麼弄?”雷動疑惑的看着吞地鼠問道。

“主人,剩下的也不知道了,你問問牌魂看看。吱吱!”吞地鼠擺了擺自己的小爪子,隨後身形一動鑽進雷動懷中,緩緩的說道。

“額!”雷動此刻很無語, 高冷老公,小嬌妻


“牌魂,現在怎麼辦!”雷動急忙望着胸口的玉牌問道。

“呵呵,很簡單。把萬獸牌召喚出來,就能號令妖獸了!”牌魂緩緩的發出一道聲響,而後雷動腦中閃過一道白光。

“口訣,我已經告訴你了,你直接心中念出來就可以了!”隨即牌魂補了一句,緩緩的道。

“額。”雷動一陣無語。

將着萬獸決用雙手捧着,兩眼微閉,心中一陣默唸。

“呲。”

幾分鐘後,一道聲響從雷動手中發出,

隨後雷動睜開雙眼,刺眼的白光從萬獸決中傳出。

白光頂端上漂浮着一塊,正正方方的金色令牌,令牌四邊分別有着2只龍爪。

牌子的正面赫然刻着一個醒目的“妖”字,背面刻着一行小字。

“萬妖令出,天下妖獸聽我號令!”

雷動隨即低聲一喝,將那一小行字緩緩念出。

隨着雷動話語聲響一落。

面前那一羣黑煙狼突然發出“嗚嗚!”的叫聲。

隨後趴在了地面上。


乍一看好像是在跪拜雷動一般。

“嘖嘖!真不錯!!!嘿嘿!”雷動將手中的萬獸決收起。

右手拿着那金色的萬妖令,一臉猥瑣的笑着道。

胸口那小心臟此刻也在緊張的跳動着,臉上那一抹喜***不能散去。

“起來吧,起來吧!我晚上想找個好一點地方睡覺,這裏要下雨了!帶我去吧!”

許久之後,雷動突然想到了什麼,對着面前這一羣黑煙狼說道。

這羣黑煙狼彷彿也能聽懂雷動說話,向着雷動低聲一吼,一轉頭,向着身後走去。

“主人,跟上他們!吱吱。”胸口處那吞地鼠隨即發出一陣話語聲響。 聽着山洞外面那淅瀝瀝的大雨聲響。

此刻的雷動安詳的躺在一出稻草鋪設而成的簡易牀鋪上。

這裏是這羣黑煙狼的棲息之地,而且洞裏面沒有雷動想的那麼髒亂。

反而非常乾淨,而且看着面前一排排正趴在地面上睡覺的狼羣。

雷動感覺這羣黑煙狼非常有紀律性,而且整潔。

頭靠在銀火狐柔軟的身體之上,雷動微閉雙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