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她這麼說,眾人也知道對方的確是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倒也放下心來。 第六百六十二章出乎意料

一連幾天都是同樣的結果,大家看著就新上任的小官,也沒有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對待他們也還是一如既往,慢慢的也就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成見。

再說了,大傢伙出來也都是為了幹活賺錢,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自從顧久檸上任之後,他們得到的俸祿反而比以前還要多了,自然不會有什麼不滿意,反而還有些慶幸呢……

只是這邊其樂融融的,另外一邊冷耶似乎有些不大開心了。

「你說他都把那些銀子規規矩矩的發下去了?」聽著下面的人來報告,冷爺有些不大確定,甚至都有些懷疑是不是真的。

這完全是他想象不到的結果,也是這麼多天以來,他所見過的所有人當中反應最讓他想不到的。

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就是因為知道一定會出現亂子,所以才這樣做的,否則又怎麼可能將他捧到上面去。

「兄弟們都看得真真切切的,這小的倒挺會做人的,一開始呀還被人不待見了,現在都被他們給捧的高高的。」

那人回話道,原本以為顧久檸只是一開始做做樣子而已,到後來就會本性暴露的,沒有想到一連幾天他都是這樣一視同仁,絲毫沒有私藏這些錢的意思。

冷爺之前也提拔了過幾個人,也是和現在一樣的手的,但是無一例外的都會讓這些錢給那個人給吞了去。

這個人卻不知道哪裡是有什麼問題,或許是腦子壞了,居然會把這些錢乖乖的分發下去。

「你確定他當真都發下去了,後來沒有又把他們給收回去?」冷爺也猶豫了下,還是有些不太適應的問道。

得到底下那人的再三保證之後,冷爺爺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不過她沒有想到這一次就像是貼到了鐵板上。

「天底下還有如此愚笨的人,倒真是讓我意外……」

原本以為要收復他,也就是和之前一樣的招數就是了,輕輕鬆鬆也不用花費他什麼立即,但是眼下一看這人好像真不簡單。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年紀尚幼,所以經歷的事情還不夠多,就他那樣的見了這些銀子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所以才乖乖居居的發下去的。

也怪他之前沒有好好的暗示他,讓他就這樣單純的以為了,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如果是第三次沒有了這些東西,他們自然就不大開心了。


「那……冷爺,接下來弟兄們應該怎麼辦?」底下那人又問道。

沒想到遇到的這個人,他不按路數來,搞得他們後面的行動全部都施展不開了。

對此冷爺雖然覺得有些脫離了自己的控制彈道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說道:「先不管他,這小子我都要和他多接觸接觸,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這個地方不是可以隨便應付的,主子對這裡十分的看重,而且這裡的布匹相當的貴重,如果能夠好好的流程下來的話那倒還好,可若是出了什麼差錯,就連他的腦袋也保不住。

「可是再這麼下去的話,咱們的開銷也應付不過來呀……」這才是最主要的問題。

這多出來的銀子並不是空穴來風,本來這就是他們該撈的好處能夠拿出來這麼兩三天已經很是難得了。53中文網www.53zw.net

現在的苗頭是要繼續下去了,那他們的好處豈不是又要減少了嗎?

他們這副神情,冷爺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們什麼意思呢?他們這點花花腸子閉著眼睛也能猜到。

「行了,不就是幾兩銀子嗎?這麼多日子以來,難不成你們得到的好處還少嗎?還在乎這麼一些?」冷爺橫了他一眼。

事情會有意外的情況,這也是他沒有想到的,不過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

本來這就不是他們應該得到的銀子,已經給了他們這一些機會這些好處,難不成有了一點點的苗頭,他們就覺得對不住他們了嗎?

那人背後發寒,知道已經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連忙搖頭:「奴才不是這個意思,奴才不過就是多心問了幾句嘛,畢竟兄弟們都在那裡等著呢,所以都拖我來問一問……」

這道上有句話,就算得罪了自家主子也不能得罪冷也,不然的話等待自己的一定是生不如死的結局。

見他還識相,冷爺的面色倒也和緩了一些,並沒有太把這件事情說重。

「是是,那奴才就先下去做事了,冷爺有什麼吩咐的話,儘管說奴才一定嘔心瀝血。」

那人又阿諛奉承了幾句,這才退下去。

不過這件事情冷爺也並不是沒有放在心上,房間里只剩下他一個人,半晌才傳出他那沙啞的聲音。

「顧林?倒是個骨頭硬的,我倒要看看他還能禁得住多少誘惑……」

顧久檸在外用的化名只叫做顧林,也是為了方便,不過並沒有太過去用這個名字,在外人一直都叫自己小顧。

眼看著已經在這裡待了四天了,但是對於顧久檸來說還一無所獲,不過原本是打算換個地方,有了那麼一件事情之後她也不著急,就在這裡好好地做了下來。

這幾天她都已經按照正常的流程把這些工錢發放下去了,對於這些多出來的錢她大致也知道了具體的去向。

無非就是被那群貪財的傢伙給私吞了,不過他們也不敢做的太明顯,所以多多少少也比外面多出了一些銀子。

這幾天兄弟們的荷包也越來越鼓了,個個都喜笑顏開,幹活也越來越有勁兒似的。

他只是站在房檐下面稍稍的看著他們就是了,雖然她想動手,但是他們都會及時把自己攔下來。

「小顧啊,你要不坐下來吧,這大太陽曬得你臉都紅了。」


「是啊是啊,你只要負責把我們看好了就行了,別的事情也就不用你來做。」

每次他一想要動手,眾人就是這樣一副說辭,他就算是想要反駁也反駁不出來,畢竟事實也的確如此。

只是她有些不好意思看著他們在太陽底下大汗淋漓,做著苦累的活,自己卻坐在陰涼的地方。 第六百六十三章閑聊

不過對於其他人來說,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些天以來他們反而覺得是因為顧久檸的到來,所以才讓他們有了這樣質的飛躍。

就算是一開始他們對他升遷的事覺得有些不大開心,但是如果不是他升遷的話,自己的工程也不會越來越多。

他們沒有想到是因為之前的那些人都剋扣了自己的工錢,只覺得單純是因為顧久檸升遷而已。

不過也為老避免上面的人使壞,顧久檸每一次拿工錢的時候都會叫上幾個人,到手的荷包是多少就是多少,絕對不會有私藏的可能。

「大家還是不要跟我這麼客氣了,都是一起幹活做事的,難不成我們還要這麼見外嗎?」顧久檸實在是有些無奈,不由得這樣說。

其實大傢伙就是有些東西,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有些感激之情也不知道怎麼說,所以所作所為顯得有些生硬,也有一些奇怪而已。

李叔倒是將他們的心思都猜的七七八八,也知道他們都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感謝一下顧久檸,倒也沒有再說什麼。

「小顧啊,你就依著他們的意思來吧,他們也就是這副直腸子,如果你還要一個勁的幹活的話,他們反而會不好意思的。」

這種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李叔還是知道的,也就把他們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為什麼會不好意思?」這倒是讓顧久檸有些奇怪了,明明大家都是一起幹活的,前幾天都還好好的,怎麼越來越時間久了,就成了這幅模樣?

見眾人已經埋頭苦幹,並沒有把注意力都放在他們身上,李叔這才停下來,走到了顧久檸的邊上,拉著她在一旁坐下來。

「你這個傻孩子,雖然聰明做事也伶俐,但是怎麼就是這麼死腦筋呢?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

像他這麼打啞謎的話,顧久檸怕是一輩子都不會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的:「李叔還是直接告訴我吧,我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這不是你升遷了嗎?原本大傢伙都有些不大高興,但是自從你升遷了之後,大傢伙的工錢都已經漲了那麼多了,他們自然不會不滿意啦,這個時間哪裡還會讓你去幹活呢?」

李叔把這個理由說出來,也是想著這樣做能夠讓顧久檸知道自己的重要性,要不然就看他這樣惶恐的模樣,說不準真的讓別人給欺負了都不知道。

顧久檸雖然一身都是力氣,但是現在已經成為了他們的管事,按道理來說,只要每天坐在那裡盯著他們幹活,不讓他們偷懶就已經是可以了。

以往的那些管事要麼就是脾氣大,要麼就是架子大,一個個難伺候的都跟當朝皇帝似的,只不過他們都不敢得罪而已。

可是現如今換了一個笑臉盈盈,光站在那裡就讓人覺得親切,也不會對他們非打即罵,更加不會催促他們干我活的管事,他們滿意都還來不及呢!

「原來如此……」顧久檸這才恍然大悟似的點點頭,不過也有些搖頭失笑,「大傢伙兒都把這件事情看得太重了,我不過是做好我的本分而已,這本來就是大家應得的。」小說娃小說網

就算她要管著他們,但是也應該遵從勞逸結合,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的,不然的話這重壓之下肯定是要身體出問題的。

「你雖然這麼想,但是別人不這麼想,你能這麼想,大傢伙心裡都高興也對你滿意,更加不會讓你去幹活了……」李叔讚揚她幾聲,這些天對這孩子的心性也了解了更多,的確當得起他對他的看重。

想到這裡李叔不免有些感嘆,雖說這小顧是從鄉下那些窮鄉僻壤的地方來的,好像也沒有讀過什麼書,從小過的都是苦日子。

但是看他的言談舉止有的時候倒像是個知書達理的讀書人一樣,如果真的有機會去讀書的話,說不準還真能有出息呢!

「你小子呀,就是命不好,若是生在了一個富貴人家的話,說不準從小念書,以後還能考個狀元呢!」李叔留下了這麼感慨的一句話,也是覺得有些可惜。

雖然初來乍到,但是這樣不驕不躁的人也的確少見,不過如此心性,或許也是因為從小就在那麼困苦的條件下長大,也要比一般人更加成熟一些。

如果真的換了一個富貴人家長大的話說不準就不會像現在一樣了。

「李叔謬讚了,我娘小時候偷偷學過一些書,所以也教我認了一些字,多少還是懂得一些的。」顧久檸這樣說著,她並不打算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人。

她和這些人朝夕相處,如果這樣做的話,說不準什麼時候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會認字的事實,反而讓人多想。

聽到他居然還讀書識字,李叔就更加覺得滿意了,連連誇讚他實在是太聰明。

兩個人說的正歡,正巧這時候門外進來了的就是冷爺,瞧著他們嘻嘻哈哈的,倒也不生氣,反而一副親和的模樣。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不如也讓我聽一聽!」

見到是冷爺,李叔連忙站起來,顯得有些急迫:「是我偷懶了,拉著小顧要說閑話的,冷爺好……」

見他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冷爺反而笑出聲來,稍稍上前走了兩步,拍了拍了李叔的肩膀:「你這是幹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說了你什麼呢,我也沒有怪罪你的意思,不過就是閑聊幾句罷了……」

看他這麼輕鬆的語氣倒真的不像是生氣,李叔稍稍放下心來也不敢再耽誤,連忙告罪兩聲,而後退出去幹活。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是顧久檸一樣的,之前的那些管事他們都已經領教過他們的厲害了。

李叔走了之後,冷爺這才將視線放在前頭低他一頭的顧久檸身上。

涼涼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打量,顧久檸不可能感受不到,她此刻正低著頭,一副局促不已,不知道該作何反映的模樣倒讓冷別更加看輕她幾分。

還以為真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卻原來也是這樣,一副上不得檯面的樣子。 第六百六十四章膽小如鼠


可能也是因為膽子小,所以才不敢私吞那些銀兩吧。

這人心是最經不得考驗的東西,也正是因為這樣,他之前的那些招數無一例外的都成功了。

也正因如此,在顧久檸這裡碰壁的時候他才會對這裡格外的留心,還以為真是一個他之前遇不到的厲害人物。

冷爺的眼神始終都放在了顧久檸的生日上,上下打量卻見她身形瘦弱,和前幾天見她並沒有什麼兩樣。

甚至於連穿的衣裳都還是一樣的破舊。

若是換了從前的那些人,這個時間段早就已經換上了新的也更好的布料了,就為了顯示出和這些人的差別,那眼珠子都快要看天上去了。

「顧林……是吧?」冷爺幽幽開口,沙啞的聲音帶著掩藏不住的探究。

這聲音叫顧久檸聽了,只覺得像是刀刃劃過那堅硬的石頭一樣,怎麼聽怎麼沙耳,就是不舒服。

不過顧久檸也不慌不忙,低低回了句:「稟冷爺,是的。」

瞧著他的生硬的語氣,那一語氣中的惶恐怎麼都遮掩不住,仍然是一副小家子氣的模樣,冷爺不免皺了眉頭。

「都已經是成了管事的人了,怎麼還這般為萎縮縮的,像你這副模樣又如何管得了這麼多的下人?」

雖說他的確有培養他的意思,但是像他這樣的話起飛要花費和別人相比更多的功夫,這可不符合他一貫的作風。

聽了他這話,顧久檸也沒有抬起頭來,仍然是弱弱的回答道:「大家都是兄弟,我就想著能夠心情好一些的話,幹活也快些……」

「照你的意思是之前的那些管事管著他們,他們的心情都不好了,幹活可都慢了?」冷爺非要和她抬杠。

「小……小人不敢……」顧久檸的頭低的更下了,瞧著她的身子,居然還有一些發抖。

管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瞎了,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一個人,不過就是有一些死力氣罷了。

一點膽子都沒有,該如何讓他去做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