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她笑得那麼開心,便說“這個是一種馬,在我們家鄉里這種叫“硭草”,是用來讓揹小孩時,把它放在大人的腰部上,這樣小孩就會以爲自己騎馬,所以就會開心的笑,不會哭了。”

“不過,這個修靈界沒有人能知道這是硭草,所以在這你們卻忽略它的用處。”她聽到這個有點驚住了。

好奇的問“那有什麼用?”,這時陳影梧沒有回答,保持微笑。

“影梧哥,快點告訴我嘛?”,看在她祈求的份上,他站起來,“來來來,把耳朵靠過來。”

葉倩想都沒想,就直接靠過去聽,“就是……嘻嘻。”

“麼啊!”

又是一個親,還**親完就跑,真過癮,“啊啊啊!影梧哥,你又騙我,我跟你沒完。”

陳影梧在想,不是墨水嗎,怎麼都不是的。看來我的結論錯了,“哦“沒”完。”

“大壞蛋,站住!”

“不站!”

“別跑!”

“略略略…追上我再說。”

倆人在夕陽下奔跑,一直往葉家跑,這也許是個美好的畫面吧… 葉家…

“影梧哥,你給…你給我站住!”此時的葉倩已經追上他,其實是他停下來了。

葉倩現在才發現,她的父親已經和李管家他們在門口等她了。

但沒想到的是,從小出趟門都要和父親一聲,但是從影梧哥那次醒後,

到現在才發覺,自己的缺點這麼的明顯,“父親,我…我不是…是出去玩的….”,開始的葉倩很慌張,但想了,理直氣壯地“沒..沒錯,我不是出去玩的,我是去接影梧哥的。”

葉家等人“……..”

李管家走了過去,小聲的對她說,“小姐,家主現在可是很生氣的,你還是說實話吧。”

她馬上反駁“我沒有,我真的是去接….”,陳影梧輕輕地按住她的肩膀,就不再說了。

葉碧出了一聲“李管家。”

李管家回頭看了看,嘆了一口氣,“好的,家主。”

默默地回到葉碧旁邊,犀利的雙眼幾乎都在試探老爺不要怪葉倩。

“咕!”

“哎呀!我的肚子都餓扁了,我們進去吃飯吧”說完,就拉着葉倩的手跑了進大院。

“哎….,等一下影梧哥”!回頭看了一下父親,他在那裏並沒有回頭看自己,然後被急匆匆的被拉着跑。

等會,怎麼回事?爲什麼感覺這裏好安靜的樣子,葉倩不停地想,搞什麼?

李管家真是不忍心了,好好的家,爲什麼要鬧到這個樣子,忍不住了,“家主,你就…..”

沒說完,還嚇了一跳李管家,出乎意料之外,沒想到老子爺說的是“怎麼樣,剛纔我有沒有給女兒一個不一樣的父親。”

“呵呵……挺好的”雖然明白老爺每天趁着小姐睡着後,拼命地去練習如何做個偉大的父親,但,真的…….有用嗎?

“李管家,走,我寫了一首詩,希望女兒….”沒有再說下去,只是嘴角上仰,露出了一點所剩無幾的酒窩,和…….被壓邊的鬍渣。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多的飯菜,難道是父親生日?不對,父親生日還沒到。

那是誰啊?算了,等會我裝不知,給他一個大驚喜….嘻嘻。

陳影梧看着她,嘴角上仰,她斜眼看了,他又把頭扭過去吹音樂“♬♪…”…….,

“噗!”

她笑了,光顧着說,忘了叫那些人吃飯了,“小蘿莉,你去叫伯父吃飯”,哦,對!

她愣住了,剛纔影梧哥叫父親伯父,可…..瞬間臉紅到冒煙,捂着臉,跑到門口。

“父親,快來啊,吃晚飯了。”

一聲把剛纔“調皮”的父親瞬間變得嚴肅起來,“父親,你坐。”

說完,把凳子挪出來,坐下,“李管家,去把那些人都叫來”,聽得有點不解?

到底什麼事啊?怎麼回事?從剛纔一直到現在?

帶着疑問的葉倩本想過去問問,突然,陳影梧拉着了她的衣角,便搖了搖頭。

意思是不要問?有點不解人情的她只好做罷。

過了一會,開始有點熱鬧的吵雜音,怎麼回事?這裏雖然離街不遠,可是大晚上的不應該有人來來往往啊?就算有,那也沒這麼吵?

一個人走了進來,拿着一裹東西,是什麼?接着兩個人,接着三個人,接着還是進了三個人就沒看見有人來了,但看得出來,每個人笑嘻嘻進來時原本想說什麼的。


但又被葉碧給攔住了,吩咐幾個丫鬟在客人喝酒時幫倒酒,“好了,各位先找個位置坐下吧。”

咳咳咳….

一個咳聲,讓原本沉靜的場面都驚住了,他們聞聲看着門那邊,竟然是—趙天龍。

這…..這什麼情況?

在場的衆人都懵了,他們倆不是死對頭嗎?怎麼回來都這裏?是來幫過生日的?不可能啊?而且還帶了趙雷來,這是帶着一家子來吵架?

衆人開始喧譁起來,十幾號人都在座位上互相小聲討論。

“啪!”

所有在場的人瞬間安靜下來,沒有一個人敢出聲,這麼的威猛嗎?

葉碧站起來,走了過去,趙天龍雙手恭敬,隨後道 “感謝你能請我來,這是我給…”

話沒說完,葉碧就拍了一他的手,“等會再說”,笑着給他請進來坐。

趙天龍找了一個位置,就坐在陳影梧的左邊位置,而趙雷坐在自己父親的左邊,而葉倩就坐在陳影梧的右邊。

衆人有點不解,葉碧在自己的位置上站着,準備了一張紙,就叫旁邊丫鬟拿過去給葉倩。

她看了一下,這首詩是這麼寫的:

“生若春風楊柳岸”

“日暖風和人皆盼”

“快雨時晴閒心寄”

“樂此時節一世安”

葉倩看了,怎麼都不解,陳影梧湊過來看,嘴角上揚,原來如此,竟然還玩藏頭詩!

在場的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來的目的也非常的明確,只是心生多疑罷了。

怎麼這個生日搞得這麼的奇怪?有一半的人如果不是爲了自己的利益,誰還會來?

但有一半的卻不是這麼想的,如果沒有葉大哥的幫助,或許現在自己怎麼樣都不知道,所以無論怎麼都站在葉碧這邊。

“各位,非常感謝你們今晚的到來,首先是我要邀請趙老頭來”,趙天龍在旁邊深思一會。

混蛋,是不是在讓我出醜?他馬上接了一句“葉古董,你今天不是邀我來嘲諷我的吧?”

葉碧靈機一動,“還真被你說中了”,然後坐下來,“各位,今天是…..”

“等一下”!原來是陳影梧發聲,他看了一眼葉倩,之後把她叫起來。

衆人紛紛議論,到底什麼事啊?這是要幹嘛?

葉碧指着他說,“你想幹嘛”?自從陳影梧來後,就沒有好事發生,所以現在的葉碧是提防他的。

嘴角上揚,面對在場的所有人,“雷滴腎杰特們,好UOK。”所以人不解,爲什麼要說這些聽不懂的話,他在說什麼?

轉過葉倩面前,“你明白剛纔伯父給你的紙條寫什麼嗎?”

她搖了搖頭,“影梧哥,我不知道,你可以告訴我嗎?”

“你可以把它再看一遍,讀出來。”

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他們雖然都是爲了自己利益,但想了,如果把後代的小小心靈都破壞去,那自己的利益很可能會變更短,畢竟誰都想過得好一點。

“好!”她只說了一個字,輕輕地咬咬嘴脣。

只見它在她的手心裏捂了很久,終於拿出來了,但沒有一點皺,可見是多麼的重要。

她看着陳影梧,笑了,嘴角一揚,露出兩個小酒窩,還挺可愛。

陳影梧也看着她,眨了一下右眼,她纔回個神。

開始深情的讀,她明白,……從一開始就明白。

“生若春風楊柳岸”

“日暖風和人皆盼”

“快雨時晴閒心寄”

“樂此時節一世安”

讀完後,有點想哭,但還是忍回去了,畢竟陳影梧在她的旁邊,如果哭出來會很丟臉,這樣更怕他以後不理她怎麼辦?

“小蘿莉!”

話語剛落,

轉身,

她驚住了,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粉色的形狀,插了5根蠟燭。

他笑着唱生日歌“Happy Birthday to you (祝你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you (祝你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YEQIAN  (祝葉倩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to you (祝你生日快樂)。 ” 什麼鬼?嗨節啪傑吐佑,這可是過生日啊?爲什麼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許多人都對他指指點點的,幹什麼?是個小孩也不能這樣啊?

葉碧有點想打人,可在場的人都有六大勢力,如果打的話會被打臉的,畢竟這小子在我這裏住。

沒等他反應過來,被趙天龍搶先一步“你個兔崽子,你唱的是什麼鬼?”,在場的人,剛纔沒有想到,這些年來,到底是咋了。

感覺自己活了那麼久,一下子就過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邊的事?

這搞得陳影梧很是不過,只是唱個英文歌,就引起這麼些事。不過,想想也是對的,這裏可是修靈界,通通都是講普通話。

“小蘿莉,生日快樂!”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驚了一下,隨後就是一片掌聲。

葉倩有點驚喜,這不是….,她終於開始想起來了,原來…今天是她的生日,這些事自己沒有記得,沒想到,影梧哥他們竟然記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