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心藥和心凌均是微怒,韓靖卻面色不改,依舊一臉如水的平靜。

只有百里藝上前一步,開口道:「你們兩個來這裡幹什麼?」

「幹什麼?」

上前一步,年長的男子陰沉一笑,又掃了韓靖一眼才看向了百里藝:「小藝啊,你請王琪幫你辦的事,就是要跟這小子在一起?嘖嘖嘖……你奎木哥哥心疼啊!」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奎木!

奎木世家?

聽到了「奎木」二字,韓靖雙眼內閃過了一絲稍縱即逝的寒芒。

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百里藝趕緊側移一步,幾乎肩並肩地站在了韓靖身側:「奎木罡,我要王琪姐姐幫我做什麼,關你什麼事?」

原來,這兩名男子,果然正是奎木世家這一次保舉來參加選拔戰的弟子:奎木罡和弟弟奎木勝!

「怎麼不關我的事?」

有風吹過,叫做奎木罡的男子傲然地半仰起頭,望著流雲一臉邪笑:「你可是我奎木罡喜歡的女人啊!看到你住到了這麼個牲口棚里,我奎木罡痛心啊!」

說完低下頭來,他又望向了韓靖:「再說了!你跟這麼個廢物在一起有什麼意思?不如回去先前的小樓吧,在那裡,灰衫弟子給你送吃送喝,多好!」

看來,那些背景不錯的弟子果然好享受——除了居住條件更好之外,還有東宮灰衫弟子給送吃送喝!

這還不算,只等奎木罡話語落地,他的弟弟奎木勝上前兩步,挑釁般硬生生擠在了韓靖和百里藝的中間。

「小藝姑娘,你以為沒有我奎木世家的幫助,你能夠成為東宮宮外弟子?嘿嘿嘿……你相信不相信,只要我哥哥不開心了,你和這隻癩蛤蟆都會死在選拔戰里!」

這句話,霸氣的挑釁!更是吃果果的威脅!

而且才說完這句話,奎木勝又望向了心藥和心凌,一臉邪氣:「還有這兩位姑娘,只要你們陪我們兄弟玩玩,我們兄弟到時候也可以幫助你們爭取一點成為東宮宮外弟子的機會!對了,小生名叫奎木勝!」

娘蛋啊!

叔叔要忍,嬸嬸也不想忍了啊!

聽到這句話,心藥和心凌幾乎就要怒而開口。

但韓靖已經先動了!

砰!

… 「砰……」

一聲悶響中,只見百里藝等人彷彿什麼事也沒有,但那擠在了百里藝和韓靖之間的奎木勝,卻已經身軀莫名其妙地側飛出了數丈不止。

若不是最終被奎木罡出手接住,相信這輕浮的奎木勝必定已經穿破了牆壁,摔到了這個院落的外面了。

但即便被哥哥奎木罡接住了,奎木勝依舊是一口鮮血噴出,已然受傷。

「噗……」

一口鮮血噴出之後,奎木勝的雙眼裡都是滔天的震怒和疑問。

這小子不就是來自於五星以下帝國的少年嗎?不就是十五六歲年紀嗎?他居然擁有了問虛境的水準?

就算擁有了問虛境的水準,但他居然膽大包天到了如此程度,難道他不知道奎木世家是五星帝國天海帝國內超越了皇族的強大存在嗎?

一連串地疑問中,他的雙眼逐漸血紅:「哥,我一時大意被他偷襲了……哥,我們殺了他!」

等奎木勝站穩之後,奎木罡望著韓靖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先前的笑意,雙眼同樣冰寒無比。

「這位公子,請問尊姓大名!」上前一步,他抱拳沉沉問道。

這樣看來,奎木罡和奎木勝應該都沒有關注過先前的資格戰,畢竟在他們這些「天之驕子」的眼睛里,資格戰裡面那些「低賤之人」的掙扎,毫無欣賞價值。

所以,他不認識韓靖,更不知道此子在資格戰的第二關里其實已經出了不少的風頭了。

聞言,韓靖面色平靜地抱拳道:「東林帝國,韓靖!」

「哦?東林帝國?」

似乎在腦海里急速地尋找著什麼,奎木罡接著鼻音一哼,冷冷問道:「韓靖,你可知道對你四星帝國而言,有的人是你罪的不起的!」

一句話,說明他已經確定了東林帝國僅僅是四星帝國而已了。

「韓靖……」站在韓靖身側,百里藝一臉擔憂地想要說點什麼,卻很快就看到了門口處一個熟悉的身影:「爹爹!」

是的,百里問劍來了!

不知道是察覺了什麼異動或者真的是恰好回來的,百里問劍確實很湊巧地就站在了院落的門口。

才看清了內里的景象,他的心裡頓時倒吸冷氣:韓靖這時候就跟奎木世家扛上了!

與此同時,奎木罡和奎木勝也看到了百里問劍的到來,所以奎木罡緩緩側身,對著百里問劍微微躬身道:「奎木罡,見過百里叔叔!」

在他身後,奎木勝依舊一臉陰冷,只是看了百里問劍一眼就轉回來繼續死死地盯著韓靖了:「哥哥,別管他們,我們先殺了這個小雜種吧!」

聞言,百里問劍趕緊上前幾步,停在了奎木勝跟前的時候抱拳一笑,問道:「賢侄,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冷漠一笑,奎木罡說道:「叔叔,這裡有人不知天高地……」

結果不等奎木罡回答完,奎木勝已經怒吼出口:「哥,你跟個老廢物啰嗦什麼?」

轟隆隆……

一句話,滿場色變!


這奎木勝到底是何等狂妄無禮的傢伙啊?

不管怎麼說,看上去百里世家和他們奎木世家也算舊識,不管關係如何,長幼之分應該有!

但他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子,呵斥百里問劍為老廢物……

才聽到這句話,百里藝怒而上前:「奎木勝你好過份!」

豈料才等百里藝怒喝落地,奎木勝笑了:「哈哈哈……百里藝,你以為你很了不起?我大哥也只是看在你姿色不錯並且還是處啊子之身的份上想要玩玩你而已!要不然,憑你一天不如一天的百里世家,配跟我奎木世家門當戶對嗎?」

獰笑著上前一步,他的長劍終於出手:「更何況,就算喜歡你,那也是我大哥的事情!你在老子的眼睛里跟外面的青-樓藝伎有什麼區別?你今天不摻合也就罷了,若是你不識時務自己找死的話,老子今天就把你跟這個小雜種一起滅掉!」

呼呼……

先是當著人家女兒的名辱罵人家的父親,而後當著人家父親的面,如此羞辱一名女兒!

這還能忍嗎?

百里問劍的劍眉果然皺起,身上一股天照一境的魂力,瞬間爆發了出來。

感受到了這股氣息,奎木罡本不想跟百里世家鬧僵,但是事已至此,他不得不站在了自家兄弟一邊:「百里叔叔,你也找死不成?你應該知道我奎木世家……你們得罪不起!」

一句話,百里問劍眼神里戰意瞬間有了幾分猶豫,接著再次燃燒起來的時候,終於無懼無畏:「看來我百里問劍今天真的要幫助奎木世家,好好管教管教你們兩兄弟了!」

這一刻,氣氛頓時壓抑起來,有了劍拔弩張的蕭殺。

就算是心藥和心凌也不得不對視一眼,傳聲交流之後齊齊點頭:若是開打,那就站在韓靖這一邊!

但是跟他們相比,韓靖早已有了決定:原本不打算將百里世家捲入進來,現在看來是辦不到了!


不過也還好,因為他借用了一個東林帝國的馬甲,這個身份倒也可以叫奎木世家事後走一些彎路,多折騰折騰。

如此一來……

現在收拾一下這兩個小畜生也算不錯的選擇!

更何況,韓靖歷來不喜歡主動招惹別人,但是如果被人招惹上門了,他也不是報仇要隔夜的人。

所以上前一步,他已經微笑著開口了:「百里叔叔,你先到房間里喝杯茶吧!」

話語落望向了奎木罡,韓靖的笑容逐漸有了几絲邪氣:「本少似乎記得選拔戰的過程中不管是什麼時候,弟子之間都可以相互切磋,不是嗎?這樣一來,本少就試試奎木雙狗的『得罪不起』到底有多厲害吧!」

這句話等於提醒了百里問劍:如果他出手的話,就算勝了奎木罡和奎木勝也會受到東宮的嚴厲處罰,而韓靖則不會,因為按照選拔戰規矩,確實允許任何弟子隨時隨地地相互切磋交流,只要不出人命就是了!

同樣也是這句話,韓靖已經將奎木罡和奎木勝稱為了……

奎木雙狗!

「韓靖,你找死……」

「小雜種,老子乾死你!」

來了!

只等韓靖的話語落地,奎木罡率先腳尖一點,身軀頓時破空而來。只見他左腳才踢出了數十道腿影之後,剎那裡右腳赫然也轟出了上百道的腿影。

每一道,均是凌厲異常,更是軌跡刁鑽!

在他的另外一側,奎木勝長劍一橫,一道劍氣包裹著身軀也向著韓靖瘋狂斬來了!

他們……

要一擊制勝!

ps:本周第二次四更……啊啊啊,老沙繼續碼字去!兄弟姐妹們,求支持,求助攻,求留言,求加群!

… 完了,真打起來了!

看到這一幕,生怕韓靖獨木難支,心藥和心凌已然持劍向前,就要殺入戰局當中。

哪怕她們知道自己的實力很弱,哪怕她們知道自己在奎木兄弟的攻擊下不堪一擊,但既然受過韓靖的莫大恩惠,那麼她們就要在韓靖遇上危險的時候站出來,和韓靖並肩作戰!

這一切,很好!

也很傻!


好在百里藝就在她們身前,所以趕緊伸開雙臂,她已經將兩女擋下:「沒事,韓靖必勝!」

「什麼?」

「韓大哥必勝?」

聞言,心藥和心凌震驚無比,因為她們早就聽說過奎木世家這兩個少主的厲害,知道他們除了無惡不作之外,實力也都達到了問虛三境和四境的水準了!

面對這麼兩個強者,韓靖還能必勝?

如果是這樣的話,韓靖到底是什麼樣可怕的人物啊?

……

另外一邊,韓靖的雙眼裡都是如劍的冷芒,但他始終沒有出手的意思。

近了!

奎木罡的腿影一化二,二化四,瞬間已然化作了漫天黑色的暴雨一般,將韓靖身軀的左邊徹底封死。

另外一邊,奎木勝的劍氣捲起了一卷卷的漣漪,內里劍鋒凌厲,割破了一道筆直的規矩之後燃燒著,已然直指韓靖的右肋!

看到這一幕,百里問劍雖然也親自以天識見識過韓靖一己之力瞬間擊敗了三名問虛境高手的壯舉,卻也不得不暗暗地捏了把汗:「韓靖,這是奎木追風腿和烈焰劍,小心啊!」

……

奎木追風腿?

烈焰劍?

好……爛的名字!

聽到了百里問劍的提醒,韓靖的嘴角終於浮現了一絲冷笑,顯得有些殘忍,有些冷酷:「本少就教教你們什麼才是真正的腿法和劍法吧!」

說時遲那時快!

從奎木罡忽然出手算起,直到現在其實也僅僅是一息之間的時間而已。

而韓靖,也終於在這電光火石當中動了!

他擁有前世的閱歷,擁有前世那些決定的神通之術,更擁有九轉血珠!這一切都如同金山一般,和他相比,這塊大陸上的武者幾乎都如同乞丐而已!

所以他有著足夠的自信可以後發先至!

下一瞬只見他的右手上凡生劍沒有出現,卻由魂力瞬間凝聚出了一柄一臂長短的血色利劍,接著身軀半轉,一步踏出:「刺芒、無聲!」

下一刻,畫面彷彿定格了一般!

這畫面輝煌、璀璨,卻也凄涼、慘烈!

畫面中韓靖身軀已然凌空懸停著,雙腳游龍般向後展開,卻因為腿速太快而使得雙腳彷彿消失了一般。而且他的一劍也終於斬出了!

這一劍,名叫「刺芒」!一擊必中,如劍刺芒!

不求花哨,不講後手,只求一氣呵成地將魂力催逼到極致送到劍鋒之上,而後如同洪水從瀑布之上砸落,摧毀身前的一切!

而那腿法,名叫「無聲」!

出腿本有聲響,快如閃電則聲響消亡……這就是無聲的腿法,這就是腿法的無聲——快!

面對著韓靖融合了九轉血珠內的魂力所祭出的前世神通戰技和劍技,面對著這兩式在這塊大陸上堪比天階神通的戰技和劍技,奎木世家的兩兄弟徹底頭皮發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