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雪兒只能躺在地上,用力的支撐著自己坐起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戰鬥,卻沒有辦法幫忙。身體瘦了一些傷,再加上身疲力竭,想站起身來都異常的艱難,更不用說來戰鬥了。

整個戰場上到處都是猩紅的血跡,三十多個土匪嘍嘍全都被斬殺或者是重傷倒地不起了。如若不然,現在的雪兒就沒有機會在原地支撐著了,早就被殺了。現在的她,恐怕一個小孩兒都能要了她的命。

「哈哈……老大終於出手了!你們今天誰都走不了啦!」老六口吐鮮血,看著向著自己走來的子均面目猙獰的笑道。

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之所以還在奮力的支撐就是為了自己的老大能夠有時間解決掉其他的人,能將所有的人的都斬殺殆盡。

子均也不想耽擱畢竟冷麵虎自己對上一個俊俠,早晚要隕落的。所以他出手凌厲,要速戰速決,解決掉這邊之後,好去幫助冷麵虎一同對敵。

「轟!」

老六再次被擊飛了出去,這一次胸膛都凹陷了不少,胸骨恐怕斷了好幾根,嘴中不停的有鮮血流出來。甚至還有一些五臟六腑的碎片,看來五臟六腑都被震碎了。

「哼!便宜你了!」子均冷聲道。然後轉身就要去幫助冷麵虎。

雪兒突然眼睛睜大,驚慌失措的喊道:「子均。小心!」

她掙扎著想要起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子均聽到喊聲后猛然回頭,只看到原本已經應該死去的老六竟然全身燃燒著熊熊火焰撲了過來,這是要自爆呀。

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再說了,就算是他躲閃了過去,他身後不遠處的雪兒也會被攻擊的。所以,他沒有躲開,而是撐開了五座燃界。打開映像,準備硬接。

「去死吧!哈哈……」老六面目猙獰,七竅流血,撲了過來。還沒有臨近,身體就砰然爆炸開來。磅礴的力量像是大海中波濤洶湧的海嘯一般,浩浩蕩蕩,席捲九天。

「轟!」

赤紅色的火焰像是海嘯一樣向著四周蕩漾開去,席捲方圓三四里的區域。毀滅一切。拉著馬車的兩匹馬還有其他的馬匹全都在這一股驚天的力量中被吞噬了,哀鳴一聲就沒有了動靜。

「老六!」老大一聲悲吼。眼看著老六倒在了火焰之中,虎目中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就流了出來。

「轟鏘!」

馬車也被強大的衝擊力給撞飛了,馬車在瞬間就被火海淹沒了。而冷麵虎、胖豬以及雪兒也同樣被淹沒了。

而子均更是首當其衝的,火焰滔天。在瞬間就淹沒了方圓百米的區域。遠遠望去,這裡像是一片火海。

「好強大的力量!沒有想到俠客燃燒自己的生命本源,自爆起來竟然這麼的強大」一鳴在遠處的山坡上看到這個架勢。心中不由得震撼起來。

不過也不是太擔心,只要不給對方自爆的時間就行了。其實只要有一線的希望就不會有人選擇自爆。畢竟這樣就真的身死道消了。

甚至有可能就算是自爆都沒有辦法傷到對手。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只要對方有準備是很難奏效的。

當一切全都平靜下來的時候。火海肆虐的方圓百米區域直接變成了一個圓形的大坑,可達十幾米深。煙塵四起,像是狼煙在燃燒。

「老三!老四!」土匪的頭頭老大身體被一道光芒包裹著,這麼強大的力量竟然都沒能傷到他,可見他的修為之強大,讓人膛目結舌。他舉目四望,想要探尋到老三老四的身影。六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一鳴望著遠處的深坑,心底一涼,暗道:「他們四個不會全都死了吧?」他現在心底也沒有底了。他之所以遲遲不動手救援就是因為對方還沒有到危險之地,又不想輕易的暴漏自己的身份。如果對方真的死了,恐怕他會自責一輩子的。

「嘩啦!」

突然,大坑底部的一處碎石堆下面,鑽出來了一個人。遍體鱗傷的,但是好在沒有死去。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胖豬,他站起來之後,看著四周的一切。沒有看到雪兒、冷麵虎他們的身影忙開始大聲喊叫起來。

「是你!」老大的身體浮在深坑的上方,看到石堆下面鑽出來的不是自己的兄弟,而是仇人時,怒火中燒。指著胖豬的手指都在顫抖,咬牙切齒。「你竟然沒有死?」

胖豬看到對方完好無損的飛在空中,頓時一驚,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裡。就算是他完好無損也不是對方的對手,更不要說現在遍體鱗傷了。

「嘩啦!」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幾處石堆之中也鑽出來了幾個人,冷麵虎、子均。而子均懷裡還抱著已經昏迷的雪兒。

他們兩人也都是遍體鱗傷的,全身都是血跡,看來傷的不輕。而土匪老三和老四卻遲遲沒有出現,看來已經凶多吉少了。

「雪兒!」胖豬看到子均抱著的雪兒,擔心的忙踉蹌著走了過去,低聲叫道。

子均強忍著身上的痛,道:「放心吧,她只是昏迷了而已。不用擔心,沒有受到什麼重創!」


遠處的高坡上面,一鳴看到幾個人全都沒有死去,心底不由得暗喜。如果真的死了,他可真的會自責一聲的。

「看來我要幫他們一幫了。可是給怎麼幫呀?」他又遇到了難題,因為不想現身。所以還沒有想到辦法幫助他們四人。

土匪老大看著四人雙眼都冒火。恨欲狂。來搶劫的時候自信心十足,可是誰曾想到他們一行三十多人。如今死的只剩下他自己了。現在他心裡甭提有多麼的懊惱了,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一個後果,他也不會自持身份在那裡觀戰,而不動手了。

五個一路風風雨雨陪著他走到現在的兄弟全都死了,他們死了也就等於斷了他的左膀右臂。

「你們……你們全都要死!」他怒火滔天,看著深坑下面的幾個人,恨欲狂。身上的光芒乍現,像是一尊天界下凡的神祗,在人世間行走。

冷麵虎幾人心中一寒。感覺到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對方是一尊完好無損的俊俠境界的強者,而他們只是幾個受了重傷的元俠五重天的人。雖然差距只是一個或者是兩個境界而已,但是卻有著天地的差距。

就算是他們四人全都在巔峰戰力,也不一定能夠戰勝對方,現在就更不用說了。恐怕難逃一死了。

「哼!來吧,難道我們還真的怕你不成!」冷麵虎突然嗤笑道,神態自若,好像是有著什麼把握一樣。

這倒讓土匪老大心頭一震,沒有敢立即動手。看著對方几人神情這麼坦然,還以為是有什麼後手呢。但是他盯著他們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來,因此冷笑道:「哼!想要嚇我。我可是嚇大的。你們去死吧!」

「轟!」

說著,他就要再次動手。身上的光芒閃爍,舉手抬足之間就擁有無邊的戰力。俊俠境界。不是單純的說說而已,著實超出了元俠境界許多。

「嗡!」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刀劍的錚鳴之聲響起。只看到一道寒光像是流星一樣劃過天邊,沖了過來。

「不好!」土匪老大看到這道寒光。心底暗自吃驚。忙抽身就退,可是這道寒光卻如影隨形,擺脫不掉、

坑中的四人可是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原本他們只是虛張聲勢而已。為的就是能拖延時間,好修復一下自己的傷勢,也好做困獸之鬥。可是卻不曾想到真的有援兵到了,讓他們都一頭霧水的。

「管他呢,我們快點上去看看!馬車中的東西可不能丟!」冷麵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忙道。幾人全都開始奮力的向著坑外面爬去,好在不是陡坡,只是緩坡,不然幾個人現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不一定能爬上來呢。

「鏗鏘!」

終於,那道寒光追上了在半空中飛舞的土匪老大。開始了戰鬥,到這個時候土匪老大才看清楚攻擊自己的兵器到底是什麼。不過差點一個踉蹌從空中氣的墜落下來。

他滿臉氣憤,額頭上都冒起了黑線,咬牙切齒。如果抓住這個人,他恐怕要活吃了這個人。攻擊他的竟然是一把菜刀,真是氣煞人也。


不錯,這把菜刀就是幾百米開外的一鳴暗中控制的。想了半天,他也只是想到了這一個辦法而已。

畢竟對方是俊俠境界的人,就算是他自己出去了也無濟於事。不過好在他出來的時候,藍月燃給他準備了幾把有用的兵器,讓他防身。

別小看了這些兵器,每一把全都是上乘的好東西,如果全都拿出來的話絕對會讓人羨慕死的。

比如現在正在追著土匪老大砍殺的菜刀,還有上一次炒菜用的鍋鏟子以及平底鍋。這些可都是藍月燃精心給他準備的東西,再給他的時候就千叮嚀萬囑咐的,不到危急關頭千萬不要和敵人動用。

現在為了救人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直接扔出去了一把菜刀。堪有一副「菜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勢。

「來吧,雖然你是人,但是死在這把菜刀之下,也會你十輩子修出來的好福氣!」一鳴躲在遠處,用神識控制著這把菜刀,喃喃道。(未完待續。。) 方圓幾百米之內一片狼藉,地面上出現了一個深達十幾米的大坑。土石破碎,而不遠處倒是有一個青銅色的箱子,並不是很大,長只有半米大,高只有二十厘米。上面沒有鎖,但是卻鑲刻著繁瑣的符文,被封印了。


「胖豬!快看,青銅箱子還在。」冷麵虎看到了圓坑不遠處的石堆裡面,青銅箱子安靜的躺在那裡,並沒有和馬車一樣毀掉。忙低聲喝道。

他不敢大聲說,因為土匪老大就是為了這個箱子來的。他們這次也是護送這個箱子到風雪城的,所以不敢大聲,以免引起土匪老大的注意。現在的土匪老大可惹不得,兄弟們為了搶奪這一個箱子都已經死傷殆盡了。如果現在看到這個箱子會不計一切代價衝過來搶奪的。

但是世事難料,他冷麵虎有這個心思。可是胖豬卻沒有這個意識,一看到青銅箱子,忙欣喜的失聲道:「好耶!箱子沒事兒,箱子沒事兒!」

「完了!」冷麵虎以及抱著雪兒的子均全都黯然失色,額頭都出汗了。

果然如此,正在和菜刀對峙的土匪老大,聞聲看到了剛好抱起青銅箱子的胖豬。頓時雙眼冒火,就是為了這個箱子,為了這個箱子中的寶貝,他的兄弟全都死了,沒有一個活下來的。讓他怒不可遏,殺氣滔天,渾身上下都被殺氣籠罩,額頭的青筋抱起,全都攥的嘎嘣亂響。

「轟!」

恐怖的力量爆發了,像是黃河決堤,一道道熱浪襲來。波濤洶湧,讓大地都在顫抖。

「把箱子給我拿來!拿來!」土匪老大舌戰驚雷。震耳欲聾,讓這片空間的空氣都在顫抖。

這個箱子他勢在必得。死了那麼多人就是為了這個青銅箱子。到了這一步,讓他放棄是不可能的。

冷麵虎和子均全都埋怨的狠狠地瞪了胖豬一眼,責怪他亂嚷嚷,引起了土匪老大的注意。

胖豬羞愧的低下了頭,死死地抱著青銅箱子。這可是他們奉命保護的箱子,想要箱子,就要從他們的屍體上跨過去,不然絕對不可能取走箱子。

遠處的一鳴通過菜刀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對這個箱子起了興趣。暗道:「這個青銅箱子到底是什麼寶貝呀?竟然惹得他們一個這樣想得到,另一個豁出命的保護。不會是什麼逆天的寶貝吧?」

「給我拿來!」土匪老大不在磨蹭了,看到這把懸浮在半空中和自己對峙的菜刀並沒有在進攻。大喝一聲就要向著胖豬衝過去,搶奪青銅箱子。

幾人心中一驚,全都兩處了武器,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大不了魚死網破。

「錚……」

雪白的菜刀錚錚而鳴,一道雪白的光芒劃過天際,阻擋住了土匪老大的去路。挑釁的動了動,然後竟然開口說話了。

不錯。一把菜刀竟然開口說話了。「老頭,你殺氣太重了。為了順應天意,你還是死了算了!」

「噗!」

這話一出,不光是土匪老大。就是胖豬以及冷麵虎他們三人也差點一口氣喘不過來,直接暈菜過去。

這把菜刀也太奇葩了吧,竟然要被人順應天意去死。哇!這話說的。也太不靠譜了吧。

「好……我不管你背後的人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你也給我去死吧!」土匪老大氣的火冒三丈。頭上都冒煙了。看著這把菜刀,直接果斷的出手了。

「轟!」

他身體騰在半空中。雙手直接對著菜刀就拍了出去,風捲雲動,像是捲動蒼穹,讓無盡的空氣都在凝結。

「好強!我們快退,不然會遭受到波及的!」冷麵虎低聲喝道,嚇得臉色蒼白,他們都已經受到了重創,所以不適合在近距離觀戰了。

幾人飛速的倒退,退開是幾十米才停了下來。站在遠處,心驚膽戰的觀戰。

「嗡!」


雪白的菜刀綻放出一道衝天的刀芒,劈開萬里蒼穹,絞碎了這風捲雲動的一掌。刀勢不減,對著土匪老大就劈了過去,像是萬里長芒,要粉碎瞬間的一切。

蒼穹都在震動,風雲忽變,這道刀芒直接變幻成了一把遮天的菜刀力劈而下,像是要開天闢地。

一鳴站在遠處的高坡上面,有些吃力,這把菜刀可不是普通的菜刀是藍月燃精心為他準備的。可是超越了一般的兵器,就算是俊俠級別的強者兵器都無法和這把菜刀比擬的,因為它是一把靈王兵器。

現在的一鳴雖然天賦驚人,但是畢竟才是元俠二重天的俠客,催動這麼強大的兵器動用真本領還是有些吃力的。不過也不是不可催動,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土匪老大直接側身躲過了這一擊,可是嚇得臉色都發白了。沒有想到這一把菜刀竟然擁有著這麼強勁的力量,像是超越了俊俠境界的強者。


「轟!」

菜刀相向,根本就沒有等對方緩過神來,直接在此發動了下一次的轟擊。橫掃長空,甚至要把這天地從中間徹底的分開。

「鏗鏘!」

火星四濺,強大的金屬碰撞聲震動了蒼穹,讓遠處觀戰的三人耳膜生疼,震耳欲聾的。他們受了重傷的身體,根本就抵擋不住這種力量的衝擊。

兩件兵器碰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濺,讓天空中的雲朵全都衝擊開了。

一件雪白的菜刀和一把血紅色的長刀碰撞在了一起,菜刀沒有人控制,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屬於誰的。但是那一把血紅色的長刀倒是有人在控制,是屬於土匪老大的。

到了現在即便是身為俊俠級別的土匪老大也無法赤手空拳的對付這把奇怪的菜刀了,倍感壓力。所以全力的出手了,要搶奪這把菜刀,然後在搶奪青銅箱子。

「好強!」遠處的一鳴暗自驚道,沒有想到他駕馭著靈王級別的菜刀都為無法壓制住這個土匪,看來是真的有些本事兒的。

「既然這樣,那我就在添上一件兒吧!」說著他拿出來了一口鍋,不錯正是什麼菜肴都能做出來的萬能鍋——平底鍋!

「鏘鏘!」

火星四濺,金屬的碰撞聲不絕於耳,在空中不停的傳響。道紋彌補,他們的力量衝擊的天空翻滾,風起雲湧,狂風怒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