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瞎老人除了實力被楊恆的父親稱讚以外那性格也是沒少提,用楊恆父親的話簡單來概括的話就是兩個字,吝嗇!

是的,就是吝嗇,那藏經閣中的絕學哪怕是楊恆大伯這個代理家主想要去看的話都要被那瞎老人掛掉一層皮!

而吳爺爺竟然從這吝嗇的老頭中要到了機會,那付出絕對不會小。

「吳爺爺拿什麼東西賄賂了這扣門老頭?」

吳啟一句話便是讓夢君那高興的臉色僵了下來,略帶委屈的說道。

「爺爺……爺爺將他那最後一瓶百花釀送給了瞎爺爺。」

「什麼!」

楊恆大怒,他最了解吳爺爺,除了夢君和自己這兩個親人外,他最珍惜的便是那珍藏的百花釀。

這酒可是當年吳爺爺救下了一為高人之後所獲得的饋贈,任何內傷只要輕輕一口便是能夠快速治癒,而且那百花的香氣還會在口中停留一個月之久,說是仙家良釀也不為過。

而吳爺爺這酒一共也就三瓶,第一瓶在自己父親突破成為靈級高手的時候拿出來兩人對飲慶祝,第二瓶便是在『自己』被陷害靈魂抹殺的時候拿出來想要治癒自己的傷勢,可惜那是靈魂毒藥這治癒內傷的百花釀也是沒有起到什麼效果,而這第三瓶本來是吳爺爺準備夢君結婚時作為嫁妝的,沒想到竟然又是為了他送給了瞎老人。

看著楊恆身上不斷冒出的冷意夢君扯著楊恆的袖子說道。

「楊恆哥哥你可不能做傻事啊,這可是爺爺好不容易為你求來的機會,若是浪費了才是對不起爺爺的這份心啊。」

楊恆眼睛笑了笑身上的寒氣瞬間收回,抓住夢君的手笑著說道。

「放心吧,這藏經閣我要去,而那百花釀我也要他……吐出來!」 將功法給了那小夥計之後,唐闊便直接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他連問人家的名字都沒有問,在他看來,自己只所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哎……”就在這個時候,魔源卻是在唐闊的腦海裏面嘆息了一聲。

“你嘆息什麼啊?”聽到魔源的嘆息,唐闊卻是有點兒疑惑起來,這傢伙好像從來都是非常的歡快的啊,很少有唉聲嘆氣的時候啊。

“我在嘆息,你剛剛是不是製造出了一個魔頭,算了,這種事情誰也說不準,不過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魔源嘆息了一聲,當下便搖了搖他那小腦袋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你說清楚行不行啊?”聽到魔源這沒頭沒腦的話,唐闊卻是有點兒疑惑了起來,不過他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應該是跟自己之前送給那個小夥計一本功法有關係。

“算了,可能是我太擔心了,他能不能覺醒自己體內的…還說不定呢,八字兒還沒有一撇呢!”聽到夏雨的話,魔源卻是搖了搖頭,然後自嘲的說道。

“覺醒自己體內的,你這後面的話能說清楚嘛?到底是什麼啊?”聽到魔源如此的慎重,唐闊卻是有點兒緊張起來,他可是知道,魔源這傢伙很少這麼憂愁。

“其實在見到那個小傢伙的第一眼,我就看出來了,他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體質,這種體質叫做血魔體!光是聽這個名字,你就應該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好體質,但是卻也不能說不好!”

“哎呀,怎麼說呢,就像你的魔神體一樣,但是他的血魔體肯定不能跟你的相比!他的這種體質其實是隱藏的,除非哪天受到特別大的刺激,否則一輩子都會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這樣的血魔體一旦成功的覺醒,再加上有人引導。”

“那麼這就是災難啊,一個血魔體要想逃走的話,除非有剋制住他的體質,否則的話,人家想走就走!你的魔神體正好是他的剋星,就算是他真的覺醒了,要想追上你,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魔源一口氣將這些話全都說了出來。

“這麼恐怖啊,不過我相信這小傢伙以後應該不會是一個惡人,要不咱們打一個賭?”唐闊笑眯眯的說道。


“打賭?打什麼賭啊?”聽到唐闊的話,魔源頓時警惕了起來,他可是深知唐闊這人有多腹黑,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進入到他的圈套裏面。

“當然是賭剛剛那個小傢伙以後會不會變成惡人啊!你不會連這點兒勇氣都沒有吧,難道你真的是一個慫貨?”聽到魔源那謹慎的口吻,唐闊卻是一臉鄙夷的說道。

“你說誰是慫貨啊,誰啊!好,賭就賭,我現在就跟你賭,如果那小子沒有變成惡人,那麼就算我輸了!”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尖叫了起來,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好吧,你不是慫貨!那咱們光賭的話,這怎麼也得有籌碼吧,你說說你,輸了之後,要給我什麼吧!”唐闊一臉淡然的說道,就好像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似的。

“給你什麼,讓我想想!要不我直接給你一本技能書吧!”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有些心疼的說道。

“不行,這樣吧,如果我贏了,就從魔源世界裏面挑選一樣東西,當然,這樣東西不能是低層次的東西,要不然我要也沒用!”唐闊就像是大灰狼似的,逐漸的誘導着魔源。

“可以,不過不能超過天階,最多就是神威境巔峯的東西可以提前給你!”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趕緊討價還價了起來。

“那可不行,什麼叫提前給我啊,這是你輸給我的,必須得免費給我才行!”聽到魔源如此說,唐闊卻是急了,當下便怒吼道。

“小子,你別得了便宜賣乖啊,你能不能贏還是一回事兒呢。當然,如果你不想賭的話,那咱就不賭,畢竟那東西得等你到神威境巔峯的時候才能用呢,現在給你,那就是犯規了!”讓唐闊沒有想到的是,這小子直接就要拒絕了。

有生之年遇到你 別啊,好,就按你說的辦吧!”當下唐闊卻是不再猶豫了,直接點頭同意了。

“哼,這還差不多,算你小子識趣兒!不過,你可不要想着忽悠我啊,你還沒說你輸了怎麼辦呢!”魔源此時就像是一隻小狐狸一般笑道。

“我輸了?不可能,我不可能輸的!更何況,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你的啊!”唐闊攤了攤手,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怎麼沒有啊,你們有的時候會喝一種叫做酒的東西,那啥,你可不可以拿給我一些喝啊!”魔源說到這裏,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一臉貪婪的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我要是輸了,到時候給你十罈子好酒,你看怎麼樣?”當唐闊的意識看到魔源那副饞樣兒之後,頓時一陣無語,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是一個酒鬼。

“真的啊,太好了,太好了!對了,可不可以先預支一些啊?不,一罈子就夠了!”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興奮異常的跳了起來。

“不行,這還有預支的嘛!既然如此,那你先預支給我那神威境巔峯使用的寶貝吧,否則我豈不是虧大發了嘛!”唐闊卻是一臉堅決的說道。

“我說,你小子不要蹬鼻子上臉啊,那酒在你們人類世界裏面非常的便宜,怎麼到你這兒就有這麼大的差距啊,想都別想!”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一下子便反應過來,當下毫不猶豫的拒絕掉了。

“好啊,那我就不想了,不要打擾我啊!”聽到魔源這聲色俱厲的樣子,唐闊卻是沒有着急,他知道,這傢伙最怕別人不搭理他,你如果不搭理他,他反而不習慣了。

“別啊,別,咱們有事兒好好商量嘛!”聽到唐闊居然不甩他了,魔源頓時嚇着了,他是知道人類的酒一般都很便宜,但是他沒有辦法出去啊,就算出去了,卻也沒有辦法去購買啊,只能通過唐闊。

“商量什麼啊,你那麼摳!我早晚不都能達到那個層次嘛,你只不過是提前給我而已,又不是讓你自己拿出東西!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卻要花錢給你買酒喝,你覺得你虧了嘛?”唐闊一臉憤怒的對着魔源指責道。

“好像有點兒道理啊,不過,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兒啊!算了,反正那東西早晚都要給你,就打這個賭了。”魔源一臉警惕的說道,不過他雖然感覺到不太對勁,但是他卻不知道哪兒不對勁兒。

“就是這把神器,拿去吧!”隨後魔源也沒有再多想什麼了,直接將一根黑漆漆的長東西遞給了唐闊。

“神器?這是特麼的神器嘛?我看是燒火棍吧!”當唐闊看到魔源拿出來的這把所謂的神器之後,整個人的眼珠子都瞪的溜圓,這分明就是一把燒火棍啊,怎麼變成了神器了啊。

“沒見識的傢伙,你要是不想要,就還給我!”聽到唐闊的話,魔源卻是怒了,當下便瞪着他那圓鼓鼓的大眼睛怒聲道。

“誰說我不要了啊,雖然難看了點兒吧,但是還勉強能接受吧!”聽到魔源的話,唐闊當然不可能還給他,就算只是一根燒火棍,那麼也肯定不是普通的燒火棍。

“哼,這還差不多,不識貨的傢伙!”魔源看到唐闊那緊張的樣子,頓時撇了撇嘴說道。

“這根燒火棍,哦,不對,是神器,這神器叫什麼名字啊!”唐闊手中握着這跟黑漆漆毫無特點的燒火棍問道。 藏經閣前楊恆牽著夢君的手漫步走來,而這裡一名駭了眼疾的枯瘦老人正在打掃著這藏經閣前的枯葉。

枯瘦的瞎老人耳朵動了動,停下了手中的正在掃動的掃帚,抬起頭看看向楊恆問道。

「可是楊恆小子?」

楊恆笑了笑停下了腳步對著瞎老人說道。

「呵呵,瞎老這聽聲識人的功力真是一點沒見,正是在下。」

瞎老人雙眼在早年間駭了病雙目視力全失,但是卻也因此悟得了『心眼』看人看物不再使用肉眼,修為也是因此而得到了提升,『聽聲識人』這門獨特的功法也是瞎老人獨創的絕技,用他的話說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聲音,這種聲音並不會因為其年齡的增長或者實力的強弱而改變。」

若不是瞎老人拿了吳管家的百花釀的話,楊恆還是很尊敬這位實力強大的長者的。

「楊恆小子,你可進入藏經閣內,但是只能抄錄一本武學秘籍並且時間只有一個時辰,若是在那之前沒有抄完的話便只能怪你動作太慢了。」

那瞎老人側了側身子將藏經閣的門漏了出來讓楊恆進入,而楊恆卻是沒有著急站在原地笑著問道。

「瞎老據我所知這時間好像是三個時辰吧,一個時辰是不是太短了?」

那瞎老聽楊恆這麼一問先是微微一愣隨後便是有著一絲怒意生出。

「哼,吳老頭來跟我說你的實力有所進步,天賦初步顯露,我才讓你進入這藏經閣內觀看一個小時的書籍,若是一個小時都抄錄記住一本書籍都做不到,我看你也就和當年的廢物模樣沒有區別了!」

瞎老人說的話讓楊恆身邊的夢君微微變了臉色,整個家族之中誰人不知這瞎老人偏愛楊恆的大哥楊山,就是因為其修鍊的天賦實在是優秀,但是再優秀的天賦沒有這瞎老人照顧的話也是沒有辦法做到領悟家族十八絕學的。

而這瞎老人明明收了自己爺爺的好處卻僅僅為楊恆提供一個小時的時間,要知道一本絕學若是想要抄錄完畢慢慢感悟的話,哪怕是動作再快也需要兩到三個時辰的時間,單單一個小時是絕對沒可能的。

所以瞎老人的話和他的表現都說明了一件事……他在故意為難楊恆!

哪怕是收了吳管家的好處瞎老人還是處處針對楊恆,實在是之前那個修鍊上絲毫天賦沒有的他給瞎老人帶來了十分不好的印象。

而楊恆聽到瞎老人這麼諷刺卻是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呵呵,我以前不是廢物,現在更不是!若是瞎老你這麼不喜歡我的話,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瞎老眉頭一挑問道。

「賭?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賭?」

的確,瞎老人資歷高實力強所擁有的財富也不是楊恆可以比擬的,賭這種東西是需要兩個人都拿出相同的代價才能夠進行的,而楊恆貌似不具備這樣的代價。

「資格這種東西可不是你能隨意判定的,我這裡有一件法寶名為護心鏡,可以在修鍊的時候守護心脈讓後天元氣無法對其造成傷害,減少修鍊中所受到的損傷,甚至突破的時候還能護住其擁有者的心臟補位,哪怕衝擊失敗了也不會付出任何的代價。不知道這東西夠不夠資格跟你賭?」

楊恆說完便是從口袋中拿出極樂送給他的護心鏡扔給了瞎老人,他到是留了個心眼沒有使用虛空玉佩,倒不是怕瞎老人對其產生了貪念,而是怕對方懷疑自己有奇遇,那樣的話接下來的賭約可就不能成立了。

瞎老人摸了摸護心鏡讚歎道。


「好寶貝!你說怎麼個賭法?」

楊恆笑著說道。

「您老人家無非就是覺得我太過廢物,在修鍊上沒有天賦嗎?那我只要證明我比楊山更有天賦是不是就是您老人家真的眼瞎了看錯了人!」

楊恆的話不可謂不激烈,直接襲瞎老人的痛楚,他雖然眼瞎但是從未看錯人,而且他這個人很奇怪,只喜歡那些修鍊上及其有天賦的人,哪怕如此看不起楊恆當年楊恆的父親也是受了他不少的照顧。

可以說瞎老人一生之中從未看錯一個人,所謂三歲看到老,他老人家雖然看不見,但是卻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個人之後的成就。

而楊恆這樣說也是讓他變了臉色,那本來平淡的臉龐上第一次顯示出了怒意對楊恆說道。

「好狂妄的小子,楊山從這藏經閣中習得一門絕學只需要兩個小時便是能夠記住,七天便是能夠有所成就,一個月就能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證明比他更有天賦?我倒是要看看怎麼證明!」

瞎老人頓了頓又覺得有些不妥,怕楊恆從文字中找到漏洞投機取巧贏得賭約又補充著說道。

「你若是能夠用比他更短的時間來於我過招贏得我的話,我便是承認你真的是比他有天賦,這場賭約也算是你贏了,當然我的實力是會壓制到和你相同的境界,單純的比試招式而已。」

楊恆點了點頭,這瞎老人真心好算計,和他過招贏過他?這對其他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畢竟瞎老人的境界在那,就算實力壓制了還有其身經百戰的驚訝和自身這麼多年對招式的感悟在那裡,換了一個人來定然是無法贏得。

但是楊恆不同,他身體內有著武學宗師的靈魂,其戰鬥的記憶也是被自己的身體接受,再加上現代自己的優秀記憶力,進入那藏經閣中只要找幾門拳腳功夫稍微錘鍊一下便是由資格和瞎老人叫板。

並且他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所修鍊的可是先天靈力!同級之間他接近無敵!

楊恆毫不畏懼直接答應了下來。


「那就這麼辦吧,瞎老你好像還沒有問我你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瞎老笑了笑,在這場自己根本不會輸的賭約中對方竟然問自己要付出什麼,這簡直就是好笑。

也不理會楊恆淡淡的說了一句。

「隨便你吧,哪怕你想要老朽的命也拿去便是。」

楊恆一步榻前走到藏經閣門口回頭對著瞎老人說道「你的命我沒興趣,如果我贏了的話便是將吳爺爺的百花釀吐出來吧!」

話畢便是伸手推開了藏經閣的門,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便是他推翻在別人眼中廢物形象的關鍵! 淡雅沁香的廳室裏,易逍遙端坐一側靠椅上,豔姬一臉狐媚地掛着淡淡笑容,斜靠在首座靠椅上,劍修恭敬地站在豔姬的身側,而豔姬的另一側,則站着一個身材蕭條的灰袍老者。

廳室內很靜,靜的有些不尋常!

易逍遙端起香茶抿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端坐着,沒有開口。

片刻後,豔姬突然開口道:“其餘人都已殞命,閣下不是還好好的麼?難道真的沒有見到七竅冰蓮?!”

說完這句話,豔姬的笑容逐漸有些戲謔的味道。

淡淡的檀香自甕爐中飄出,繚繞在廳室,豔姬的話音落下,廳室內便再無聲音,一絲絲檀香幾乎凝固在空氣中,緩慢的流動着。

半晌後,豔姬終於有些不耐,但易逍遙終究坐懷不亂,不是品茶就是端坐,既不開口,也沒有開口的意思,彷彿剛纔的話都有些多了似的。

望了身旁的劍修一眼,豔姬收起笑容,冷豔的鳳眸中略顯一絲鋒銳,沉聲道:“他說沒有見到七竅冰蓮,是否屬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