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白槿就好似受了什麼沉重的打擊一樣,一個人找了個地方安靜地打坐起來。

對此,燕飛除了無奈苦笑之外,便是不好多說什麼。

至於那些劫道之人,根本就沒有被燕飛他們放在心上,這樣的人死了就死了,沒什麼死不足惜的,有實力不去做些有用的事情,竟然跑來做強盜,這樣的人不殺白不殺。

「飛哥!」燕雷悄悄湊到燕飛的跟前,輕聲喊了一句。

「恩?怎麼了?」燕飛一臉不解地望向燕雷。燕雷瞅了瞅四周,接著小聲說道:「下一次要是再遇見劫道的,能不能讓我跟月兒還有燕南動手啊?你也知道,我們在族內可是沒經歷過什麼殺戮的,那些傢伙的實力並不怎麼強,正好可以作為我們歷練對象!」

聽到燕飛這般一說,燕飛陷入到沉思中。

其實要說殺戮經驗,燕雷三人比起金小木、柳雲他們可就要弱上不少了。

無論是當初的百族大戰還是後來的遠古之域歷練,金小木等人可都是在生死之間磨練出來的。

像遠古之域最後的大決戰,那可是數十萬的高階戰修者對戰,光是那氣勢跟場面便足夠震懾住一般人了。

一旁的燕雷也沒有催促燕飛的意思,而是讓燕飛細細思慮著,一番沉思后,燕飛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吧!以後要是再有不長眼的劫道之人,我便讓小木他們跟你們一起!」

見燕飛答應下來,燕雷止不住興奮地點了點頭,雙掌不由得磨了磨,接著對著一旁正翹首以待的燕月兒跟燕南做出了一個搞定的手勢。

兩人看見燕雷的手勢后,也是興奮地想要歡呼起來,礙於周圍不少人都在修鍊,這才打住。 雖說燕飛答應了燕雷接下來要是遇見了劫道之人便讓他們出手,可自從遇見上一波劫道之人到現在卻是沒有再次遇上不長眼的劫匪。為此,燕雷幾人可是好一陣鬱悶,他們怎麼說也有著聖階實力,對上一些戰王戰尊那還不猶如砍瓜切菜簡單?眼看著就要出碧落城了,碧落河的水速都變得趨緩下來,因為黃泉域乃是一處極大的平原之地,只在其中央處有著一碩大無比的天坑,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河水全都流入到天坑之中消失在地面,有傳聞,說這些河水全都流入到了九地之下的黃泉之中。

對此,燕飛等人也表現出一副感興趣的樣子來,這一次雖說是前往魔域打探虛實,但以魔族的謹慎又豈會那般簡單就把消息泄露出來?就連燕飛對此次任務都沒抱多大希望,帶著大家出來不過是為了散散心,增長一下見識多歷練一番罷了。

此時,眾人都圍坐大船之上,彼此換快地探討著。

「大哥哥!要不我們順著這河流而下進入到九地之下去看看黃泉什麼樣子的?」金小木突然發聲望向燕飛,其餘人聽聞金小木這般說,也都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唯獨唐嫣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燕飛知道唐嫣這是擔心著自己的父親唐天,可眼下他們根本進入不了黑魔古域,更不說進去救人了。

燕飛稍稍頓了頓,接著點了點頭,儘管他很想照顧唐嫣的感受,可是就算他們殺到黑魔古域,也不見得能將唐天從其中給救出來。

說著燕飛等人便幾人一組換乘上了小船,在他們買下的這一艘大船周圍,還有著不少配套的小船。其實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用不著這麼麻煩,直接飛到那天坑之中不就行了?但有時候做一件事,採取的方式不一樣,得到的感受也不會相同。坐上小船之後,燕飛一行人開始朝著黃泉域中央處的天坑駛去。

「阿嫣你放心,我一定會將唐天伯父從黑魔古域中救出來的,一定!」燕飛暗暗傳音給一旁的唐嫣說道,這一路上,他這樣的保證可是不少,要不是他對的自己的實力沒有太大把握,恐怕早就殺上黑魔古域了,一個好好的美人兒,每天都板著一張苦澀的臉,任誰看見了都會覺得揪心。

唐嫣一如既往地點了點頭,依舊是那副平淡神色,對此燕飛除了無奈嘆了嘆氣外,便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水流的速度開始變得越來越快,燕飛一行人乘坐的小船也飛速的行駛起來,距離他們進入到黃區域已經有些日子了,這些天來,燕飛等人全都閉目端坐在船上默默修鍊著。現在水流的速度突然變得快了起來,自然是將眾人從打坐中給喚醒了。

「恩?看來我們是要到達那所謂的天坑了,真想看看黃泉究竟是什麼模樣呢!」

金小木擺出一副興奮難耐的的樣子,眾人之中就數他最激動了。

「一會兒進入天坑,大家記得施展出自己的戰氣之盾,我們飛進去!」燕飛朝著身旁另外幾艘上的同伴們喝道,這一次進入到黃泉域中的天坑,雖說發生危險的可能性很小,但燕飛還是不得不防範,這些人都是自己最好夥伴,他不願看見任何一個有所損傷。眾人也都鄭重地點了點頭,紛紛開始召喚起自己的戰氣來。

水流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飛行一般,漸漸地,燕飛等人便發現,他們所乘坐的小船此刻竟然如同一葉扁舟一般穿梭在兇猛奔騰的大水流之中。放眼一望,只見入目所及處,一個碩大無比的藍色漩渦正高速旋轉著,不時便有水花從漩渦中飛濺而出。

「好強大的吸力!難不怪四方之水都要到此匯聚,這般牽扯之力,就算是一般戰尊強者怕也難以抵擋!」燕飛略帶驚訝地說到,此時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天坑水色漩渦的中央處,在強大吸力的牽引下,幾艘小船都被牽引到環形賓士的水流上。

要是一般人見到這一幕恐怕早就給嚇個半死了,但燕飛他們這一行人幾乎個個都是聖階強者,這天坑依靠吸力造就的壯闊漩渦雖說看上去的確很駭人,但還不足以震懾到燕飛他們這樣的聖階強者。在戰氣的加持下,磅礴兇猛的撕扯之力根本就不能對小船造成什麼傷害。

「噢!噢!噢......」金小木興奮地大喝著,這種失去重力的感覺實在是太奇妙了。在金小木的帶領下,劍五、燕一等人也是放肆大喝大叫起來。倒是燕飛微微皺著眉頭,他的心裡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那巨大的漩渦牽引著燕飛等人乘坐的小船一直朝著地底而去,漸漸的,周圍的光線都變得暗淡下來,燕飛等人的身影也開始慢慢消失在視線中。某一刻,燕飛只覺得自身仿似進入到了一條急速飛逝甬道中,在這裡,時間流逝的速度都變得奇快無比,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利用傳送陣傳送時一樣。


「阿嫣!小木!~」燕飛喝了一聲,但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這一下,燕飛錯愕了,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他倒不是擔心自己,以他們現在的實力,一些險地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威脅,但唐嫣等人就不一樣了,他們雖說實力不弱,但畢竟還沒有達到能在戰神大陸上橫行無忌的程度。一個高階聖階便足以對付他們了。

「怎麼回事?這裡是什麼地方?」燕飛驚疑地喝道,同時手中亮起一縷火苗來,藉助著火光燕飛能看見自己現在正在急速穿梭著,這種穿梭純碎是被動的,燕飛根本沒有釋放出一點力量來。

突然,燕飛看見不遠處有一抹亮光閃現出來,驚疑之際,燕飛體內戰氣猛的釋放而出,幾個閃躲之下便是沖入到了那抹亮光之中。


一道道刺眼的光芒映入燕飛的眼中,展現在燕飛的面前的,乃是一處五光十色的絕美之地,這裡山川河流交相纏繞,綠草紅花遍地生長,放眼望去,就如同看見一副絕美的山水畫一樣。此時,燕飛震驚了,心中暗暗嘀咕道:「難道我又進入到了什麼未知的空間夾層中了不成?」

很早前燕飛在萬靈閣中試煉的時候便是遇見了萬靈風暴,之後在萬靈風暴的席捲下他直接被送入到了遠古之域中,後來在萬骷項鏈中為了收服天冥幽火,更是被送入到了炎陽大陸上,等等的一切都使得燕飛明白,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無數的空間夾層,這些空間夾層可能存在於任何東西之中,正所謂一葉一花一世界便是如此。

對此,燕飛倒是有些見怪不怪了,現在他所擔心的便是唐嫣等人的安危。無論是遠古之域還是炎陽大陸,這些地方都生存著許多的修者,這些人的實力可不簡單,如炎陽大陸中的九炎老人、白家諸位長老,那都是巔峰聖階的強者,在遠古之域中,更是有祝融夫人、金辰這樣的強者。要是唐嫣等人遇到了這樣的存在,一個不小心下便是有可能被抹殺掉。

「之前大家都還在小船上的,怎麼突然就被分開了?就算以我的實力竟然都沒感覺到他們消失不見時的情形。不過我既然被傳送到了這個地方來,說不定阿嫣他們也是被傳送到了這裡。」這樣一想,燕飛便是身姿一展,直接便是選定一個方向狂飛出去,當務之急還是先將眾多夥伴尋找到才對。

就在燕飛飛走後不久,其之前被傳送出來的地方,突然閃現出一大批人,正是燕飛苦苦找尋的唐嫣等人。


「恩?這裡是?」唐嫣下意識地朝著四周看了看,心中不由升起一種夢幻般的感覺來。

「大哥哥呢?怎麼沒有看到大哥哥?」就在眾人驚奇之際,金小木突然大叫了起來。此時,唐嫣等人方才發現燕飛竟然不在他們這一行人中。這一下,唐嫣的神色變得焦急起來。

「阿飛呢?阿飛怎麼沒跟我們一起傳送過來?他去哪裡了?」唐嫣開始四處張望,希望能發現燕飛的身影,可卻沒一點收穫。此時,眾人的面色都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燕飛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他們的主心骨,這主心骨消失不見了蹤影,他們不就是要散架了?

「大姐姐!以大哥哥的實力的誰能奈何得了他?你就放心好了,說不得大哥哥早在我們來到這裡前就已經到來了呢。」金小木那靈動的小眼睛微微轉了轉,望著唐嫣說道。

「是啊!以老大的實力足以在戰神大陸上橫行了,眼下我們還是擔心擔心我們自己吧。此地一看就知道乃是一處空間夾層之地,這裡有這一方時空,那就說明定然有強者生活在這裡。能創造出這樣的空間夾層的強者,可不是我們所能抗衡的。」這時候,一旁的蠻青慢悠悠開口道。

聽到蠻青這般一說,眾人原本就已經很凝重的神色更是增添了不少。

「五哥!現如今我們之中就數你實力最強,你釋放開神識查探一下,看看阿飛是不是也在這裡?」唐嫣趕緊望向劍五,經過這般久的修鍊,劍五的實力也是達到了三星戰聖,神識展開,就算是戰神大陸上的大城域他也能一次性地查探完。

劍五聞言,連忙點了點頭,接著毫不遲疑地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神識一出,劍五便操控著龐大的神識之力朝著四周擴散開來。可下一瞬間,劍五猛地一下睜開了雙眼,緊接著,其張口就是噴出了一大口鮮血來。

「啊!!」劍五這般狀況,可著實將唐嫣等人給嚇了個不輕。

「五哥!你沒事吧?怎麼會這樣?」唐嫣等人紛紛圍到劍五的身旁,這劍五方才釋放出自己的神識查探這裡,可神識剛伸出去沒多遠,便是突然遭遇到了一道冷哼聲,這哼聲冰冷至極,一喝之下,劍五隻覺得自己的神識就好似遭受到了龐大的撕裂之力。

劍五大口大口喘著氣,臉色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這裡有強者,超級強者。一吼之力,差點就將我的神識給震破了!要不是的我跑得快,恐怕現在已經變成一個白痴了。」劍五略顯艱難地說出了這一句話來。聽到劍五如此一說,唐嫣等人都詫異起來。一吼之力,竟然將一個三星戰聖差點變成白痴,這等實力,也只有超級強者方能普做到了。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此地有這樣的強者,恐怕我們的蹤跡已經在他的注視下了,現在恐怕我們走到那裡都能被那超級強者感受到!」胤古望了望眾人說道,被一個超級強者盯上,逃跑是根本沒用的。

「大家也別太過於擔心,要是少主也在這一片時空中,他也一定會施展開神識來查探的。憑少主的實力,應該不會敵不過這裡超級強者!」柳雲淡淡道了一句。

「柳雲說的不錯,現在我們不要再釋放神識,選定一個方向的尋找老大吧!要是能找到老大,也就不怕那個超級強者了。」白槿望著眾人提議道。

聽到白槿這話后,眾人點了點頭,接著選定了一個方向飛了出去。之前燕飛飛去的方向是在東邊,而唐嫣等人卻是朝著西邊飛行而去,可謂是相背而行。


此時,燕飛正急速飛行著,突然,他停頓了下來,暗自苦笑了起來。口中喃喃道:「我怎麼忘記神識查探了?憑我現在的實力,只要唐嫣他們在這裡,我便是能發現他們的存在。這些天隱匿生活,倒是使我變得愚笨了不少呢!」燕飛苦苦笑了笑,接著神識猛地一下便伸展開來。

這一刻,燕飛釋放出的神識正以他自己為中心,呈輻射狀擴散出去,所過之處,一切盡被查探。讓燕飛吃驚的是,在他的神識的探查下,他竟然沒有發現一個修者的影子,倒是不少凶獸藏匿在這一方世界中的各個隱秘之地。

突然,燕飛的神識停止了搜尋,因為他發現,就在不遠處,茫茫多的黃色神識之力正朝著自己襲來,這些黃色的神識之力看上去就如同濤濤江水一樣磅礴延綿,哪怕是燕飛都不由得心生出一抹欽佩來,就算是燕飛自己的神識之力,也決然沒有這般雄厚強大。略一思慮之後,燕飛便是肯定了下來,這黃色神識的主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一位帝階級別的超級強者。

「前輩!晚輩燕飛,無意闖入此地,此次神識查探有冒犯之處還望前輩不要見怪,小子也是想找到自己的夥伴。」燕飛依靠神識傳出了自己的言語聲,果然,就在燕飛傳出這樣的話后,那奔騰而來的黃色神識也是突然停頓了下來。

「小子!你家長輩沒教過你到了別人的地盤上不要釋放神識查探么?」一道厲喝聲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聽到這聲音,燕飛微微顫了顫,光是從這聲音中他便能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這是一種全方位的壓制之力,燕飛甚至有種生不出跟這聲音討教還價的心思來。之前皇甫軒便是告訴過燕飛,以他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夠抗衡一般的帝階高手,但這也只是局限於一般的帝階,很明顯,這黃色神識的主人可不是一般的帝階。

「前輩!剛剛我已經說過,我神識查探也是無奈之舉,我在找我的夥伴!」燕飛也很無奈,這一次被無意傳送而來的地方竟然有一個帝階超級強者,而且從剛剛對話來看,這個超級強者似乎並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恬噪!」

下一刻,那些滾滾而來的黃色神識之力猛地推進起來,燕飛能感覺到,要是他不將自己的神識給收回來的話,在那黃色神識的碾壓之下,他的神識有可能全軍覆滅。無奈之下,燕飛只能咬著牙將自己的神識之力收攏起來。燕飛的神識之力一邊急退,那些黃色的神識之力卻是不斷地推進追擊,但至始至終,那些黃色神識之力都沒有傷害到燕飛的神識之力。

此時,燕飛的神識之力已經收歸到了自己周圍數十丈範圍內,而其他的地方,此刻卻是被無盡的黃色神識之力所佔據。

「小子!你還不將自己的神識之力收起來么?莫不是認為不敢對你動手不成?」蒼老的聲音透過黃色神識傳了過來。

「前輩!晚輩只想知道我同伴的下落,不知你可否告訴我?」燕飛也沒有急著將自身的神識收起來,反而是如此問道。

「哼!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既然如此不知好歹,那我就給你一個印象深刻的教訓好了。」說著,黃色神識大軍便急速朝著燕飛碾壓過來。此刻,燕飛也是一臉憋屈,他恭恭敬敬給此人說話,此人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他,就算是在脾氣的人也難免生出怒火來。

「印象深刻的教訓?我敬你是前輩才這般客氣,難道你真的以為我怕了你不成?」燕飛厲喝一聲,他的怒火也是被點燃,帝階強者又如何?他可不怕帝階強者,帝階強者想要殺他,不付出慘痛的代價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說著燕飛的神識之力開始奮不顧身地朝著那些黃色神識之力奔沖而去,這一幕看上去有種視死如歸的樣子。

「恩?你這是想著跟我同歸於盡不成?以你的神識之力可傷害不到我的神識絲毫。」老者言語聲平淡至極,甚至還帶著一絲輕蔑之意在其中。燕飛板著張臉,接著冷冷笑了笑。下一刻,其心念一動,直接便是將萬骷項鏈中的五種異火召喚了出來,接著其體內的天冥幽火也是快速運轉起來。下一刻,六色火焰波紋便加持到了他的神識之上。這一刻,燕飛原本透明的神識之力赫然變成了六色神識。

「恩?這是?火!異火!我靠......」老者就像是見到了什麼令人恐懼的事情一樣猛地喝了一聲,甚至還爆出了粗口。下一刻,其黃色神識大軍則是開始朝著後方逃竄而去。一邊撤離自己的神識,老者還傳音道:「小子!你真有種,竟然敢用異火加持在自己的神識上。你不知道神識最怕的就是火之力了嗎?你怎麼做到的?」

聽到老者這般詢問,燕飛冷冷回應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待我將你的神識焚滅再說。」說著燕飛的神識之力再度暴漲起來,直直朝著那些黃色神識猛追過去。

「焚滅我的神識?哈哈!你這個小娃娃倒真是有意思呢,老夫存活於世這麼久,你還是第一個敢說要焚滅我黃泉大帝神識的人。你神識有異火相護,倒是算得上厲害至極了。不過等我本體降臨你身邊的時候,你拿什麼來阻攔我呢?嘿嘿,有意思的小傢伙!趕快去找你的夥伴吧!他們現在可正在一步步邁向死亡啊!」說完這話,老者的黃色神識突然憑空消失,燕飛隱隱還能發現周圍一些還未縫合的看見裂縫。

「恩!撕裂虛空,直接從虛空內將自己的神識給收歸回去?黃泉大帝?」燕飛錯愕地看了看已經消散一空的天際,心中對於黃泉大帝的忌憚之意更勝之前。下一刻,燕飛猛地醒轉過來,「黃泉大帝說我的夥伴們正在一步步邁向死亡?」

這般一想后,燕飛趕緊將自己的神識釋放開來,沒有黃泉大帝的阻攔后,其神識很快便是發現唐嫣一行人的蹤影。

下一刻,燕飛的身影咻的一下便是化作一道光芒劃破了蒼空,剛剛神識查探之下,燕飛發現唐嫣等人正朝著一處極為危險之地行去。燕飛感應不到具體危險是什麼,但隱隱能察覺到一絲堪破天地的銳利,同時夾雜著一股殺伐之氣隱藏著。

「大姐姐!我們飛快一點好不好,我總感覺前面似乎有什麼地方在向我發出召喚呢!」金小木望著唐嫣說道,由於之前劍五被黃泉大帝一吼傷了神識,致使他們這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但金小木此時卻是安定不下來,越是朝著前方行徑,他的心便是越發地跳動得厲害,似乎在前方不遠處便有著他修鍊的歸宿一樣。 此刻,燕飛也是急速朝著唐嫣等人飛行而去,能被黃泉大帝都稱之為死亡之路的地方想想就知道其危險有多大,燕飛可謂是將自己的極限速度都給施展了出來,一心只想著能儘快趕到唐嫣等人的身邊。

再說唐嫣等人,金小木這般一說之後,唐嫣等人也是有些不知所措,接著唐嫣的目光朝著前方看去,只見前方朦朧一片,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被包裹在了氤氳之中。

說句實話,唐嫣的心中有點犯怵,她其實更傾向於立馬掉頭離開這裡,因為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開始在她的心中產生。

見唐嫣等人一個個對自己的話語無動於衷的樣子,金小木也是有些始料未及,他都說了,前面有一種東西似乎是在召喚他一樣,這對他來說極為重要,可唐嫣等人竟然這般一副表情,這可讓金小木有些寒心了。

冷冷哼了一聲后,金小木直接獨自一人朝著那氤氳的山巒之中飛去。

見金小木這般莽撞地沖入到山腹之中,唐嫣等人也是錯愕起來,緊接著,眾人便急忙朝著金小木追去,大家之前之所以顯得那般躊躇,也是因為心中的不安感在作祟,但此刻金小木獨自一人沖了過去,他們也怎麼可以獨善其身呢?

「小木!危險!」

唐嫣一邊急速追趕上去,一邊對著金小木大聲喝道。

但讓唐嫣沒想到的是,金小木對於她的喝聲不聞不顧,飛行的速度更是不見有絲毫減緩,一個勁兒地便沖入到了氤氳的山巒之中。

此時,唐嫣一行人無不心情複雜,一個個都緊緊皺著眉頭,越是靠近那氤氳的山巒,眾人便越是察覺到一股幾乎能讓他們窒息的威壓加在身上。

就在唐嫣等人飛入到朦朧的氤氳山巒中時,燕飛的身影也是猛地出現在了這一片山巒前,燕飛前身剛出現,便是發現唐嫣等人的身影消失在氤氳的朦朧光線中。

緊隨著,一道攝人心魄的嚎叫聲突然從山巒中傳出,「嗚!嗷!」伴隨著這一聲厲喝響起,整個天地都好似震動起來,燕飛都只覺得心神都好似要失守了一樣。

下一刻,燕飛猛地一下清醒了過來,大喊道:「不好!」

說著燕飛想也不想便是飛沖向山巒,剛剛那一道喝聲就連他都產生了瞬間的心神失守,那麼已經沖入到氤氳光幕中的唐嫣等人又會怎樣呢?

一想到這裡,燕飛便是有些不敢繼續想下去,心中一個勁兒的祈禱著:「阿嫣!你們可不要有事啊!」

燕飛雙拳緊緊攥著,心中一股無名的怒火燃燒起來。

「咻!咻!」幾個掠動之後,燕飛便是飛衝到了山巒中,可入目所見的一幕,卻是將燕飛給震驚了住,只見在一塊不大的平地上,此刻正七七八八地躺著不少人,不正是唐嫣的他們么?

「阿嫣!五哥!一哥……」

燕飛大聲喝道,瞬移般的來到眾人跟前,可一查探之下,燕飛心中頓時有些微涼起來,唐嫣等人就像是被攝去了魂魄一般,心脈都還在跳動,但無論燕飛怎麼叫喊,卻是無論如何都叫不醒眾人。

這一下,燕飛憤怒了,自己最親近的人竟然當著自己的面被人給弄成現在這樣一副模樣,他又豈會不憤怒?「啊!啊!啊!」燕飛仰天長喝了起來,要是唐嫣等人全都就此昏迷下去,燕飛不知道自己要承受多大的煎熬,這些可都是他最看重的兄弟姐妹啊!

隨著燕飛厲嘯聲傳出,整個氤氳的山巒之地再次震動起來,此時燕飛的雙眼中都被血絲密布,那因為充血的眼眸此刻看上去竟顯得無比的猙獰恐怖。

現在,燕飛只想找到剛剛發出那厲喝聲的是誰。

下一刻,山巒之地,氤氳之氣凝聚在一起,緊接著,從那灰濛的雲層中猛探出了一個大腦袋。

燕飛放眼望去,只見這個大腦袋乃是一個碩大的虎頭,碩長的鬍鬚更是清晰可見,在虎頭周遭,雷電交錯,風雲變幻。

那虎頭極為藐視地看了看燕飛,接著不屑的喝了一聲。

「嗚!嗷!」

這喝聲一出,燕飛的瞳孔猛地一下放大來,這喝聲不正是剛剛那一道險些讓他心神失守的喝聲么?不正是將唐嫣等人震懾到昏迷不醒的狀態的喝聲么?

下一刻,燕飛也不多說什麼,手中血浪尺顯現出來。

一手拿著血浪尺,一手之上卻是開始凝聚出六色火蓮來。

別看此時燕飛處於暴怒之中,但他也清醒的很,知道眼前躲在那氤氳雲層中的怪物很不簡單。一吼之力便是如此威力,哪怕是黃泉大帝怕也不一定能做的到。

燕飛既然打算要跟其交手,自然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這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強大的招式。

要是這樣都還對付不了那怪物的話,那燕飛也只有認命了。

那昂揚在天際的虎頭,在看見燕飛這般舉動后,眼神中的輕蔑之意更盛之前。

心念一動,燕飛先是將唐嫣等人攝入到了萬骷項鏈中。

接著燕飛一手托著六色火蓮,一手拿著注滿了戰魔之氣的血浪尺,不顧一切地朝著山巒之巔的天際衝去。

龐大火之威能從燕飛的身上散發開來,那是融合火蓮所爆發出來的特有氣息。

此時的血浪尺並不是血色的,而是一黑一白涇渭分明。

燕飛化作一道光影直衝向雲層之中,那龐大的虎頭從始至終都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意思,反而是饒有趣味地盯著朝自己賓士而來的燕飛。

這也是燕飛第一次看見有人在見識到自己的六色火蓮后還表現的這般鎮定的,這可是燕飛敢於挑戰帝階高手的手段啊!

「毀滅吧!六色!」

燕飛淡淡喝了一聲,左手朝著前方一拋,手掌中的六色火蓮便是飛了出去,而其自身則是一個翻動后飛身到了更高的天空中。

「開天闢地!」

就在六色火蓮飛出去的瞬間,燕飛也是來到高空,以尺為刀,舉過頭頂大吼道。

下一刻,一道黑白的戰魔之氣恍如一條長龍一樣直奔虎頭而去,而六色火蓮也是散發著焚滅世間一切的氣息奔騰而去。

見這兩道磅礴的力量奔向自己,虎頭不緊不慢,大嘴微微張了張,接著一連吐出了兩顆光球來。

這兩顆光球散發著奪目的金光,在周圍氤氳色彩的映照下,顯得更為璀璨耀眼。

兩顆金色光球從虎頭的嘴中飛出后,便是分別朝著六色火蓮跟黑白戰魔之氣奔去。一兩個呼吸后,交擊之聲開始傳盪開來。六色火蓮跟黑白戰魔之氣在跟兩顆金色光球相遇的一瞬間便是炸裂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