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頂層的一個大型會議室中已經圍坐了二十多個何氏株社的核心成員,此時會議室的大背投上正清晰的播放這現場的實況。

“社長我們下去吧!”一個年約40的中年緊握這雙拳惡狠狠的說道。

“混蛋!難道你沒有看到普化大師過去,都沒有什麼左右麼!”坐在位首的一個五十多歲老人怒聲罵道。

“那我們總不能看着龍一就這樣在家中被殺害!”那人畏於社長的淫威再次小聲的嘟囔道。

“誰說我們不管了,我看你們都修煉修傻了,放着外邊兩千多人的的警察不用,非要自己上去拼死拼活。”那五十多歲的社長陰狠的說道,頓時讓衆人的眼前一亮。

在回到曾毅這邊,他已經睜開了眼睛,不過卻滿臉的怒容,沒想到蕭媚竟然不在這何氏株社之中。

“何川龍一老子真他媽應該將你留下挫骨揚灰!”說着就見曾毅對着何川龍一的身體丟出一團冥火,瞬間何川龍一化作一團灰燼,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

原來何川龍一在大夏時看上蕭媚之後,就想將蕭媚收爲待從,於是通過術法對蕭媚施展了迷心之術,但是由於蕭媚是大夏人並沒有學過膏藥國女人伺候男人的本事,所以被何川龍一送到了一個女紅館的地方,進行培訓,而此時蕭媚還沒有被送回。

而那女紅館,可以說是一個女子的煉獄,那裏是一個將女人變成女奴的地方!

“嗚嗚!嗚嗚!”

就在曾毅思考之時,一陣警笛聲傳了進來,頓時讓他眉頭一皺。

“艹!狗日的小矮子們竟然報警了。”曾毅快步向着門外走去。

然而大廳中站着五六十人,門外更是已經被重重包圍,透過窗戶向外邊看去足足有兩三千人!

何氏株社作爲膏藥國的一大重要社團,自然會得到膏藥國官方的保護,之所以這麼長時間才能趕到,就是因爲要集結部隊的緣故。 就在曾毅走出來的同時,又有一批人從樓上下來,這次下來的人數比較多足有二三十人,爲首的正是何氏株社的社長何川龍勝。

“哼!你們這幫匪徒會受到法律應有的制裁!”只見何川龍勝在衆人的保護下正對着甲一他們嚴厲的斥責道。

“艹!” 檔腹黑孃親帶球跑 ,忍不住爆了個粗口道。

就在剛纔他從何川龍一的記憶中已經學會了膏藥語,並得知眼前的可是膏藥數一數二的毒販子外加軍火販子,而且黃賭毒無一不精,可以說只要犯法掙錢的活他都有參與,此時竟然義正言辭的拿起法律武器來了。

“你他媽真不要臉!”曾毅毫不客氣的對對着何川龍勝誇獎道。

“先生快走,警察來了!”就在這時一直不怎麼說話的井上麗子在聽到曾毅的聲音後立刻大聲喊道。

“先生,何川家族已經將你殘殺我膏藥同胞的罪行傳給了我們,請你配合我們工作,否則我們有權利直接開槍射擊!”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制服的人在和曾毅保持安全距離之後義憤填膺的說道。

“碰!”

不過就在他的槍還沒有對準曾毅之前,甲一的青銅長劍已經將手槍擊打在了地上。

“砰!砰!”

就在這時,其餘的警察絲毫沒有猶豫的對着在場的衆人開了槍,因爲就在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接到了信息這裏的人都是大夏的,可以隨意射殺。

“定!”

就在這緊急時刻曾毅一聲高喊,只見高速行駛的子彈瞬間定格在了空中,但是他此時的境界並不足以將所有人控制,只能空中方圓五十米的空間。

“甲一召喚三千魂士!”

在衆人的驚愕中曾毅的一聲怒吼下,只見甲一將手中長劍對準地面猛的一插而周圍的六名魂士迅速的走到了相應的位置,然後就一道充滿奧義的符籙從劍身射出,緊接着就見符籙在七人的陣法之中迅速的無限放大,然後同天空中的北斗七星暗合。

由於是夜晚,天空中並沒有什麼雲彩,只見北斗七星的星光在大陣的促使下瞬間亮了起來。

一股狂暴的波動頓時將站在四周的警察擊翻,整個大廳中的雜物被強行擠出一個百米的圓圈。

“以主之命召戰將三千!”甲一鏗鏘有力的說道,然後就見那聲音彷彿附在了符籙之上帶着沖天的光澤向着天際飛去。

在遙遠的東方一個不知名的山脈中,甲一的聲音再次的響起,那聲音進過傳遞帶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很快就有三千名身穿戰甲手握長槍的騎士出現。

待全員到位,符籙立刻將衆人包如黃光之中,然後就見一座光化的祭臺將他們托起化作一道金光,一閃而去。

“趕緊幹掉他們!”再次站起身來的何川龍勝再也沒有了成功人士的儒雅,對着島國的警察說道,雖然他不知道剛纔的黃光究竟有什麼用途,但卻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出現。

然而他的醒悟顯然已經有些爲時已晚,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黃色的光盤,上面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影,已經出現在了大樓的外邊。

“這是什麼東西?”

“外星人?天兵天將?”

外邊的警察顯然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原本壯觀的警察隊伍頓時躁動了起來。

“陛下!我等救駕來遲!” 請別叫我蕭太太

“將外邊人的槍都給我繳了!”就在曾毅的一聲令下,甲四立刻展開了行動。

其實這個行動並不算十分的費力,在看到這如天神般出現的甲士們以後,外邊的膏藥國人早就如同當年侵略大夏兵敗之時一樣,痛快的將武器丟在了地上,抱頭蹲在了地上,整個動作整齊熟練像是演練過了百遍一般。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原本寬闊的街道此時已經全部變成了曾毅的人馬,何川龍勝偷偷的瞄了眼騎在戰馬上健壯的黑衣甲士,在看看一旁如同猴子般的膏藥國警衛隊,頓時搖了搖頭,先天因素就沒得比啊!

大局已定,何川龍勝突然有些恨自己多事,現在好了騎虎難下,不得不硬着頭皮走上前去對着曾毅說道:“先生一切錯在何川家,還請先生見諒!”

“不抓我了?”曾毅一臉玩味的對着何川龍勝說道。

曾毅的話引得何川龍勝一陣苦笑,抓?拿什麼抓,術數,何川家最有出息的何川龍一已經被人家玩死,靠警方,警方也被人家的人給繳械。

“不知怎樣才能讓先生息怒!”何川龍勝雖然對曾毅充滿了怨恨,卻絲毫不敢表露。


“賠錢賠東西唄!你們膏藥國以前不是最會幹這種事情麼?”想了又想曾毅開口說道,若說對膏藥國的厭惡,曾毅並不比任何人差,但是這裏終究有這幾千條的人命,曾毅他還是人,並不是真正的魔!所以只好出此下策道。

“那不知先生要怎麼個賠法?”對於曾毅的提議何川龍勝不敢有絲毫的異議。

“大廳裏的一人十萬,外邊的一人五千,另外我那幫兄弟的出場費一人怎麼着也得一萬萬不是!”在提到錢的時候曾毅財迷的本質又顯露了出來。

何川龍勝擡頭看了一下外邊,整個人不由的一抖,裏邊不說多也要怎麼着也要三億,外邊最少也要個四五億,想到這裏何川龍勝就有種想要打自己臉的衝動。


你妹啊,當我家有印鈔機啊!這搶劫比我賣毒品和槍支要來錢多了,何川龍勝一臉痛苦的看着曾毅,貌似是現在他纔是受害者的好不好。

“呃,要不這樣吧,你看那個你看着不順眼的告訴我,我不問你要錢!”曾毅的話剛一出口,大廳中的其餘人等頓時身子一個哆嗦,然後紛紛一臉冷光的看向何川龍勝。

“給,我給!”實在是忍受不了背後如同刀子般的眼光何川龍勝艱難的說道。

“這不就結了!”曾毅原本冷峻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春天般的笑容,伸手將一個準備好了的賬號遞了過去:“瑞士的,五分鐘到賬!”

此時曾毅的笑容在何川龍勝的眼中更像是一個屠夫,而自己是那隨時要被宰殺的生豬。

他不敢有多餘的動作快速的取來了可以大額度轉賬的電腦,然後在一陣敲打之後,肉疼的看着原本好多零的賬戶,瞬間乾癟了下來。

“先生好了!”何川龍勝一臉哭腔的看着曾毅道。

“呃!”很快曾毅也收到了相應的短信,這才答覆了一聲。 曾毅匆匆的走出何氏株社的大樓時,天色已經微亮,何川龍勝如同被嫖了還沒有給錢的妓女一樣,一臉糾結將曾毅送到了街口。

“何川老闆!等我沒錢了再來找你啊!”沒走多遠曾毅再次對着身後還一臉格式化笑容的何川龍勝說道。

頓時何川龍勝帶着虛僞笑容的臉上變得一片蒼白。

“艹!還是打仗掙錢”就這麼一晚上的功夫,曾毅突然發現原來魂士們是這麼來錢。

跟在一旁的一個警察聽了之後,不由的一陣苦笑,這種話也就想曾毅這種的人才能說的出來,但是他又能怎樣,在膏藥國並沒有自己的軍隊,警衛隊在人家面前不堪一擊,子彈有沒有辦法近身。總不能讓他去申請即可**來炸着玩吧。不說別的光民衆們都不會同意。


“咦!你怎麼還不走呢?難道你準備打擊報復我?”曾毅在看到原來在五中威脅過他的警察還在一旁跟着不由疑惑的問道。

“沒,沒有!”曾毅的話,讓那個警察趕緊擺手道。

開玩笑剛纔一下子你老人就問何川社長要了八個多億,我可沒有那麼多的銀子,那警察默默的想到。

“那你跟着我幹嘛?”接着曾毅繼續疑惑的問道。

跟着您幹嘛!曾毅的話讓那警察有些欲哭無淚,你說跟着你幹嘛,誰家一大早上就領着三千多號的人在大街上溜達啊,但是那警察可不敢這麼說話。

只見他強忍着尷尬對着曾毅彎腰屈膝道:“不是怕有人在找您麻煩麼?您說你去哪,我給你帶路。”

那警察的話讓曾毅的眼睛翻了又翻,看着對方一臉祈求的樣子,曾毅無所謂的說道:“那好吧,帶我去女紅館一趟,我有個朋友被何川龍一送到了那裏。”

那警察在聽到這裏後,整個人打了個哆嗦,知道此時他才正在明白曾毅發怒的原因,同時也開始爲女紅館擔心起來。

兩地距離不不近,但是在曾毅急迫之下,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來到了女紅館的門前。

這裏是一個不大的庭院,兩個粉紅色的燈籠高高的掛在兩門之上,因爲時間還早所以大門還在緊閉。

一段時間的配合甲一已經完全能夠領會曾毅的意圖,曾毅對着甲一撇了下腦袋,就見甲一一個急衝向着大門撞去。

“轟隆!”

一聲巨響,女紅館的大門徹底失去了作用正扇的砸在了地上,就見幾個睡眼朦朧的管教一臉驚詫的看着外邊的動靜,然後就見以曾毅爲首的衆人涌了進來,這黑壓壓一羣軍士,讓他們嚇得有些魂飛魄散。

顯然女紅館的地方並不足矣沾滿曾毅所有的魂士,多出的魂士們在甲四的組織下很快就將女紅館整個包圍了起來。

“大……大人不知您有何貴幹!”一個身穿膏藥古裝的濃妝女人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一臉恐懼的說道。

“蕭媚在那裏?”曾毅斜了那人一眼,那人在何川龍一的印象中就是這裏的負責人。

“蕭媚”

濃妝女人聽了以後,身子一個哆嗦,這個女人在她的記憶中並不陌生,因爲這是她有史以來見過的最有靈性也最難**的女人!

在這幾天裏,這女人對女工已學就會,但是在學習伺候男人的方面卻從不願意接觸,不管她用盡什麼辦法但是就是無法讓這女人屈服。

“蕭媚在那?”一個充滿殺氣的聲音再次在濃妝女人的耳邊響起。

“在……在後院!”濃妝女人擡頭看着曾毅猙獰的面容,絲毫不敢隱瞞。


“帶我過去!”曾毅不容質疑的說道。

“這?”曾毅的話讓濃妝女人想到蕭媚現在已經兩天滴水未進,而且是何氏株社送來的,頓時有些爲難。

“甲一”

曾毅對於這個女人顯然沒有什麼耐性,只見甲一一個閃身衝到女人跟前,雙手以泰山壓頂之勢一下將濃妝女人按倒在地。

“人呢?”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這一次濃妝女人不敢有絲毫的猶豫道:“在裏邊,大人我帶你去。”

“走!”

曾毅的一聲令下,那女人不敢有絲毫的阻攔,快步向着內院走去。

走進內院沒想到這幽靜的庭院之中竟然別有洞天,一個個如同狗舍般的柵欄房子映入了曾毅的眼簾。

狗舍中並沒有惡狗,反而是一個個一衫不整的女人,如同牲畜般被關在裏邊,不時有嚶嚶的哭泣聲傳出。

也許是濃妝女人積威甚深的原因,在她走進以後,後院中頓時沒有了聲響。

曾毅看到這樣的場景,一股無形的怒意從他的身體中散出,緊跟其後的那個膏藥國警察頓時打了個激靈。強忍着糞便的惡臭,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狗舍的情況,所幸並沒有看到蕭媚的身影。

狗舍中並沒有住滿,但也有半數有人,這些女人們中多數頗有姿色,不過眼中充滿了默然,有的衣不蔽體,任由身體裸露在空氣當中。

對於這些突然出現的男人,她們絲毫沒有避諱,有的甚至特意將自己的姿色展露,希望能被帶走,離開這座魔窟。

“你們膏藥國果然都是些畜生!”曾毅實在看不下去,轉身對着身後的警察說道,眼神中充滿了兇厲。

對於眼前的一幕,那警察尷尬的低下了腦袋,雖然他知道這裏是培訓女人的地方,但是沒想到這裏還有類似奴隸的存在。

“蕭媚在那?”曾毅再次對着濃妝女人問道,但是眼中已經沒有了人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