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那艘荒海中的虛空戰艦之上,則展開了一場流血的屠殺。

林楓踏在虛空戰艦上瘋狂飛遁,心中生出一股寒意,楊氏家族好狠的手段,竟然派出兩位如此高手殺他,而且將所有人都滅口,誰知道他們怎麼死的,死在荒海中恐怕都沒人知道。

眼眸中閃過一道寒芒,身後的虛空之艦緊緊追隨,速度絲毫不必他的慢,顯然早已經考慮到了他有虛空之艦的因素,這次一定要指他與於死地。

「楊紫嵐、楊紫燁,你們的命我收了!」

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冷漠之音,既然楊氏家族已經這樣來殺他了,他也沒什麼好顧及的,不斬殺他們哪能對得起三番五次的追殺!

「給我停下來吧,得罪楊家,你認為還能活下去嗎!」冷漠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對方的虛空之艦距離林楓越來越近! 然而剛走兩步,就聽到門內傳來一聲聲的慘叫聲,緊接著便看到別墅的門再次被打開,一個人影從裡面丟了出來,大門再次被合上。

白秋樂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自己的腳下傳來『嘭』的一聲巨響,一個身高180cm以上的男人頓時趴在了自己腳邊:「哎呦!疼死本少爺了。」

「欸?我說柳家大少爺,你不是已經逃出來了嗎?」白秋樂一臉心災樂禍的彎身望著趴在地上的某人,心情頓時變得格外的好。

本來還在為自己被討厭了的事實而拙心呢?可是在看到眼前這個比自己還慘的某人時,頓時整個人的心情都格外明朗了。

柳承風聞言,頓時憤怒的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惡狠狠地瞪著她:「還不都是你,沒事招惹那位大少爺做什麼?害的本少爺成了你的替罪羊。不打女人,也不能隨便打男人啊?這男人也是人啊!」說話間還不忘揉了揉自己被揍的嘴角,頓時冷抽了一口涼氣。

白秋樂見此,頓時偷笑的看著他一臉狼狽的某樣,無辜的開口:「所以說…你這傷都是東南浩打的?」

「你以為呢?」說話間柳承風頓時一臉憋屈的盯著一雙青紫的熊貓眼,憤怒的瞪著白秋樂:「本少爺讓你撲倒他,你沒事扒他褲子幹什麼?」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一臉事不關己的撇清關係道:「欸?我也是手誤啊!誰會想到他會向後退!」

「就算如此!你也不應該說他丑啊!你這不是在老虎身上拔毛嗎?」柳承風一臉無語的望著她。

白秋樂聞言,不滿的撇了撇嘴角:「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時心急就脫口而出了。」

「哎呦,你就拉倒吧!你知道你的一句話會給對方帶來多大的陰影,你知道嗎?如果換成是我,被一個女人看了那裡還被說丑,估計以後見了女人都會陽痿。」

白秋樂聞言,頓時不滿的朝著對方的雙腿間就是一腳:「那你這就去陽痿去吧!」說話間轉身離開。

柳承風頓時一臉痛苦的捂住自己的下半身,一臉咬牙切齒的望著白秋樂離開的背影,咒罵:「你…你這個男人見了都要陽痿的女人,本少爺詛咒你找不到男人。」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一臉憤怒的轉身回到他身邊瞪著他。頓時嚇得柳承風一臉警惕的捂緊下身不敢鬆手:「你…你可不能亂來!」

白秋樂沒有回答他,而是笑的一臉陰險而危險的盯著他的下半身,抬手就是一拳揍在了對方那張帥氣英俊的臉上。冷笑的看著他:「忘了告訴你,我家是開武館的,我可是跆拳道黑帶,九段的。」

柳承風聞言,頓時一陣慘叫連連:「神馬?九段的?哎呦!你這個惡婆娘,本少爺的臉都被你給毀了!本少爺要跟你沒完,你給我等…」話還沒說完,聲音就嘎然而止。

白秋樂一臉冷漠的回身,伸手奪過柳承風手中的相機:「你剛剛到底拍到了多少?」

「你還好意思問,要不是你惹怒了他,他能一怒之下砸了本少爺的相機?」說話間頓時不滿的剛要伸手去搶。

白秋樂見他要搶,頓時一臉兇狠的揚起拳頭就要向著他的臉砸去。

對方見此,頓時嚇得縮回了手,抱著腦袋不敢看她:「不要打本少爺的臉!」

白秋樂聞言,冷笑的看著他那慫樣!這才滿意的抱著相機轉身離開。 林楓神色絲毫不為所動,若是在別的地方被如此強者追殺他也許會死,但在荒海中,他死不了。

在對方看來,在荒海中殺林楓是最好的選擇,然而他恐怕不會想到事實恰恰相反,在荒海中選擇殺林楓,是最錯誤的決定。

沒有停下來,林楓繼續駕馭著虛空之艦瘋狂前行,對方想要在荒海深處去殺他,恰恰巧合的是,林楓也想走遠點地方。

「冥頑不靈,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身後的強者見到林楓不為所動,依舊沒有停下來,不由得冷冷說道:「世家的底蘊,不是你能夠想象的,只能說你自己選擇了一條絕路!」

說罷,光華閃爍,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面旗幟,迎風而動,旗幟上似乎刻著恐怖的聖紋,透著一股禁忌的力量,極其的強盛。

「給我停下來吧!」

那強者猛然的一張將旗幟打出,頃刻間旗幟瞬息超越林楓的虛空之艦,降臨在林楓的前面,猛的插在虛空當中。

「嗡、嗡……」

一股可怕的禁忌力量綻放而出,聖紋之光大放,虛空之中彷彿被烙下道的力量,林楓的虛空之艦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股無形的波動力量上,無法繼續前行。

「這片虛空已經被封鎖,你還想怎麼逃!」老者從虛空之艦上踏下來,目光冷視前方的林楓,冰冷說道。


「聖器!」林楓的嘴中吐出一道寒音,是一件聖器,而且還是能夠封鎖虛空的強大聖器。

「楊家,好大的手筆。」林楓緩緩的轉身,目光盯著老人:「兩位強大的尊者,虛空之艦,封鎖虛空的聖器,果然是必死之局,楊家倒是真看得起我。」


各種手段加諸在一起,這是要讓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太狠了,而且要將那艘戰艦的所有人滅口,為了不讓天台知曉,不得不說,楊家想的太精妙了,把所有能夠考慮到的因素全部想了進來,天衣無縫,必誅林楓。

「我說了,世家的底蘊,不是你能懂的,你天賦越強,越該死。」老人冷笑連連,已將林楓當做死人,被封鎖虛空,林楓已經不可能有活路了。

「我想知道,為何楊家如此大動干戈,除了楊紫嵐和楊紫燁外,是不是一些老傢伙也參與進來了。」林楓冷漠問道。

「一個將死之人,告訴你也無妨,你羞辱楊紫嵐和楊紫燁是小,但讓軒轅破天無法成為武皇門徒,迎娶楊紫燁小姐,破壞了軒轅氏與楊氏的聯姻,你認為,楊家能讓你活著?」

世家最看重利益,此次軒轅氏與楊家的聯姻,對兩家都大有好處,而且鞏固兩家的勢力,恐怕最不希望他們聯姻成功的是其它大家族,林楓從中破壞,倒是讓其它世家笑了。

「原來如此。」林楓笑了,天真無邪,很燦爛的笑著:「可惜,我的命,你還收不走!」

話音落下,一股魔之氣息降臨,在虛空被封禁的情況下想要力抗如此強者,他只有一個選擇,魔劍!


「嗯?」老者皺了皺眉,隨即只見一股滔天魔力從林楓的身上綻放而出,讓他神色一愣。

「封魔石碑!」

「魔道聖器!」

老人心頭一顫,只見突兀間魔雲翻滾,天地暴亂,連恐怖的荒海力量都躁動了起來。


「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魔道聖器,看來老夫這一趟沒有白跑!」那人看到林楓手握魔劍,頓時眼中閃爍出恐怖的貪婪之光,林楓他似乎在以一股封的力量持有魔劍,否則恐怕會被魔劍反噬,而這魔劍讓他的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忌憚之意,可見必是一件極恐怖的魔道聖器,若是為他所用……

「小子,強大的聖器當有一個能夠掌控他的主人,你不配,這魔劍老夫替你收下了!」

老者一步踏出,手掌凝印,頓時一隻恐怖的虛空大手朝著林楓的魔劍扣去,要將魔劍據為己有。

「萬劍歸一!」

林楓沒有多言,一劍劈殺而出,恐怖的魔氣翻滾不休,千萬劍氣攜帶天地大勢,大勢之力染上魔道,可怕至極。

「果然是恐怖的聖器,好強的魔紋力量,這劍是我的,你不配擁有!」老者的貪婪之意越來越強烈,手掌猛的一顫,虛空中幻化出一雙雙恐怖的大手,瘋狂的朝著魔劍探去。

大手不斷的在魔劍之下炸裂毀滅掉,竟然化為魔雲,裹挾在魔劍之勢當中。

「撒手!」

老人怒吼一聲,讓林楓身體猛的一顫,強大的尊者之威,確實不是他能夠抗衡的,一喝之力就讓他氣血翻騰,若是以前的他恐怕會被震死,只是如今他血脈強盛,怒吼之聲,封禁的虛空當中隱隱有龍嘯之聲傳出,將翻滾的氣血壓制住。

然而幾乎在同時,一股可怕的力量透過魔劍傳遞到手上,將他手中的封魔力量都要震裂開,魔劍險些脫手,對方力量太強悍了,絕對不止尊武一重,他曾經和尊者戰鬥過,此人對對方強太多,尊武三重四重都有可能。

林楓手掌一顫,魔劍連續在虛空之中劃過,頃刻間凝聚恐怖的殺伐劍道,猛的斬殺而出,頓時一股魔淵朝著對方吞噬而去。

「偽聖紋劍道,可笑!」

老人諷刺了一聲,手掌在虛空當中連續劃過,頓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面巨鼓之影。

「咚、」

鼓聲震天,一輪輪可怕的力量反彈而出,要將林楓生生的震死。

林楓手中的魔劍瘋狂的斬殺而出,將恐怖的反震力量抹除掉,然而對方一張轟出,那面虛幻的戰鼓彷彿被老者推動著前行,頓時一股恐怖的波紋隨著戰鼓一起朝著林楓壓迫而來,魔雲都不斷的被恐怖的波紋壓迫得反噬林楓。

「不可戰勝!」林楓心中生出一道想法,兩人的境界相差太大了,十萬八千里,根本沒有辦法彌補,魔劍也不行。

恐怖的封魔力量壓制著魔劍,雙手將魔劍緊握,龍嘯之音再度滾滾咆哮,殺氣衝天,魔雲彷彿化作一頭魔龍,在虛空當中怒吼。

「看來紫嵐少爺還小覷你了,你的血脈力量竟然如此的強盛!」對方此刻哪能看不出林楓血氣滔天,如怒海汪洋,非常強盛,看來此次選擇將對方抹殺於荒海是完全正確的。

「殺!」林楓怒喝一聲,雙手持劍朝著對方斬殺而去,彷彿不惜一切也要將對方斬殺,完全是拚命的架勢。

「有用嗎,去死吧!」

手持一面戰鼓,對方手掌連顫,頓時一輪輪無比可怕的光波朝著林楓的魔劍鎮壓過去,魔龍被震裂,魔雲煙消雲散,透過魔劍,恐怖的力量全部轟在林楓的身上,讓他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無力的朝著下空墜去!

「噗!」

一聲輕響,林楓墜入荒海當中,頃刻間被埋葬掉,而那魔劍彷彿通靈,靜靜的漂浮在荒海的表層,劍指蒼穹。

「區區天武也要與楊家為敵,豈能不死,這魔道聖器,我要了!」

墜入荒海當中,天武四重的林楓豈能活命,即便以他的恐怖力量都不敢深入到荒海裡面去,何況是林楓。

「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老者身體一顫,抓向魔劍,觸摸著魔劍的劍鋒,他的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意。

林楓已死,魔劍無主,將是他的了。

「嗤!」然而就在這一股,一股絕世凶戾之氣綻放而出,恐怖的魔意讓他感覺到渾身冰涼。

「轟!」荒海衝天,將他的身體都要埋葬,魔劍突然刺殺而出,快到不可思議,直接插入他的胸膛,讓他的神色僵在了那裡,恐怖的魔氣在體內肆虐,讓他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

隨即,他看到了一雙眼睛,冰冷刺骨的眼睛,林楓的眼睛,他手持刺入他體內的魔劍,從荒海中出現!

林楓,沒死,要誅殺他!

ps:謝謝qwea18兄打賞! 柳承風頓時一臉氣結的望著她離開的背影,咒罵:「惡婆娘!」話剛出口,他那黑色的寶貝相機頓時從空中形成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給飛了回來。

柳承風頓時整顆心一揪,想也不想的撲了上去,接住了自己心愛的相機,整個人『嘭』的一聲趴落在地上,頓時摔得一陣齜牙咧嘴。


隨後又反應過來,頓時一臉難以置信的瞪著白秋樂離開的背影,剛剛…剛剛那個惡婆娘那是什麽表情?一臉冷漠危險的模樣,完全不同於以往的呆傻樣兒,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不對,一定是自己看錯了!看錯了!他可是親眼見證過她是有多蠢的!

離開東南浩的別墅,白秋樂頓時一臉得意的望著手中的金卡,研究了片刻之後,頓時放棄:「天吶~這密碼到底是什麼?」

回到教室,白秋樂一臉軟巴巴的趴在桌子上,把玩著手中的金卡。

丁瑤見此,頓時一臉好奇的開口:「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聽到她這麼問,白秋樂鬱悶的嘆了口氣:「唉!」這才無奈地翻了個身,面朝牆壁:「借來的,要還的。」

丁瑤聞言,頓時一臉奇怪的看著她:「怎麽?聽你口氣,你還想據為己有不成?」

白秋樂無語的撇了撇嘴角,不打算回答她。

只是想到糾結了她一路上的密碼,頓時有些奇怪的轉過頭望著她:「欸?對了!你知不知道東南浩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聽到她這麼問,丁瑤頓時無語的打擊道:「你就死心吧!校長大人的生日早已經過了。」

白秋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才一臉無所謂的回答:「我也沒打算要給他過生日,就是隨便問問!」

丁瑤無語的搖了搖頭:「沒想到在這個學校里居然還有人不知道校長大人的生日是什麼時候的,真是太奇葩了?」

白秋樂聞言,一臉不悅的撇了撇嘴角:「難道不知道東南浩的生日還是一件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嗎?」

「那可不是?每年校長大人生日,那可都是舉國同慶的,哦,不對,是舉校同慶!」說話間頓時戳了戳白秋樂的胳膊提醒道:「還有你,別一口一個東南浩的,要叫校長大人,否則被校長大人的那些超級粉絲們聽到了,你又要有麻煩了!」

白秋樂不屑的冷哼一聲,歪了歪腦袋:「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么?她們願挨,我就打唄!」

「就你?這學校里那麼多校長大人的粉絲,你想打倒也得忙得來再說吧?」說話間丁瑤還一臉鄙視的瞥了她一眼。

「切!不就是一個校長嗎?有什麼了不起的。」白秋樂不屑的撇開腦袋不再理她。

聽到她這麼說,丁瑤立刻不贊同的反駁:「是校長兼校草,還是東南氏家族中唯一的繼承人,家世顯赫,富可敵國。最關鍵的是…人家地位高,顏值高,智商高,受全校人的膜拜!你不佩服都不行!」

白秋樂聞言,不屑的冷哼:「哼!你們這麽追捧他,會讓他驕傲到落後的。」

「怎麼可能?校長大人可是我們學院的校草,六個學校聯賽中公認選出的第一名校園之星!」說話間丁瑤頓時一臉憧憬的犯起花痴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不死……」那尊者感覺到魔氣在體內肆虐,臉色慘白,儘是驚駭之色,天武四重之人連荒之力量都無法抵抗,更別說墜入荒海當中,林楓怎麼可能會活著。

「殺!」

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冰寒刺骨的聲音,荒之力量順著魔劍瘋狂的湧入對方的體內,要將對方徹底的抹滅掉。

「吼,為什麼!」

那人怒吼一聲,林楓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巨力狠狠的衝擊在他的身上,狂霸的血氣彷彿要將魔劍都迫出來,血脈的力量化作一頭怒獅,從體內衝出,狠狠的撞擊在林楓的身上。

林楓直接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再次被轟入荒海當中,心中暗罵不已,尊者能夠將血液力量凝聚成血脈之力,果不其然,即便被魔劍絞殺,血脈力量竟然包裹魔劍,重傷不死。

然而剛才那一劍太過突然,再加上魔劍恐怖的毀滅魔威,對方的五臟六腑在頃刻間被摧毀,此刻也只是在垂死掙扎。

只見那老者嘴中不斷的噴出血跡,手掌握著魔劍,從體內緩緩的拔出來。

「嗡!」

又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帶著荒海一起衝出,光彩奪目,那尊者想要閃躲,但他受傷太重,荒之力量也趁機侵襲,他沒法躲避,一柄璀璨的利劍直接刺入他的咽喉,讓他的眼睛都凸了出來。

「聖器!」

這又是一柄聖器之劍,老者凸出的眼眸透著不敢,為什麼會這樣,他精心設計的必殺之局,封鎖空間,讓荒海成為林楓的埋骨之地,然而,對方竟然無視荒海,自由出入,同時,手持兩柄聖器之劍。

「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吧!」林楓見對方依舊不死,不由得驚嘆尊武強者的命有多硬,眉心之處妖海睜開,恐怖的荒之力量瞬間撲出,將對方淹沒掉。

「荒、怎麼會是荒的力量!」老者被這一幕震得無言,當然他也說不出話來,隨即只見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著他,將他直接拉入了荒海當中,讓荒的力量乘虛而入,沒有了強大力量的抵抗,在荒海當中,即便老者修為強大,依然必死。

荒海瘋狂的咆哮,將兩人的身體一起埋葬掉。

「老夫恨啊!」一股恐怖的音浪滾滾的撲出,帶著無比強烈的不甘,這聲音乃是從腹中直接發出,恨,修鍊到尊武四重境,何其之難,竟然死在了天武四重的林楓手中,他有千萬個不甘,但也無可奈何,再也抵擋不住荒的侵襲。

「轟!」

荒海當中湧現一股可怕的巨浪,林楓被巨浪轟入虛空,又是大口的吐血,臉色蒼白。

穩住身形,他將天機劍收起,隨即再用封魔石碑封住魔劍,他已經快控制不住魔劍了,還好那傢伙終於徹底死了,死亡的那一刻竟然還引爆了血脈力量,差點要了他的命,以後要殺這種人,一定要無比謹慎,尊者,太可怕了,死都不讓他好過。

「咳咳,真夠懸的!」林楓咳出了一抹血跡,啐罵了一聲,隨即身形一閃,將那旗幟收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笑容,能夠禁空的聖器,這次受傷也值了,不過這筆賬,他算是記在心裡了,楊家,很好,這兩個老怪物來殺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