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樓下,那名和蔣乾嵩在殘本閣夜談的神秘男子獨行在雨中,大雨磅礴,身體遍濕。周圍店鋪眾人見得神秘男子獨淋在雨中,一種有病的眼神看著神秘男子獨行而過。

最終過的一個街道,前面店鋪也是已經關門,老闆和估計回溫暖窩去了。神秘男子停住腳步,看著前面,前面數十名黑衣人手持利刃呆著雨中,雨水滑過長刀,形成珠簾一片。

神秘男子不屑的笑了一聲,口中說道「螻蟻之輩。」,數十名黑衣人尚未動手,神秘男子便是先出手,可是這時候屋頂躍下一道人影。神秘男子停住了手,看的那道人影,身背寬劍,一身黃易,繡口之中綉著一柄長劍。

神秘男子眼睛一眯說道「藏劍山莊!」,前面那名人影細細看去是一名彷彿是剛及冠的少年。藏劍山莊的少年聽得神秘男子說出自己的來歷,對著神秘男子抱拳說道「晚輩,藏劍山莊,劍藏鋒見過亦無名前輩。」

神秘男子的來歷就連蔣乾嵩也說不清楚,現在卻是一名藏劍山莊少年道出名號,亦無名。亦無名,無名。

亦無名看著劍藏鋒嘲笑的說道「怎麼藏劍山莊也干出這種事了?」,那名藏劍山莊弟子拱手說道「前輩見諒,這些人不是我藏劍山莊之人,我只是恰逢時機而已。」,亦無名搖搖頭,顯然是對於藏劍山莊的說法不相信。

亦無名對著劍藏鋒不耐煩的說道「有屁快放,有話快講。」,劍藏鋒上前一步,身後寬劍劍尖水簾接地。他說道「晚輩想請前輩交換當初從我們藏劍山莊借走的一件東西。」

亦無名彷彿聽見了最好笑的笑話,說道「借你們藏劍山莊的東西?!」。劍藏鋒認真的說道「是的。」,亦無名冷聲說道「我亦無名作詩向來是搶奪,從不用借。以後在我面前說話不用如此給我面子,你們給我面子,不見得我就要給你們面子。」

劍藏鋒修為也是極好,聽得亦無名如此無理之語,也不曾生氣,繼續說道「那就請前輩交出當初您出藏劍山莊時候搶奪的東西。」

亦無名大笑道「小子,你聽過搶過來的東西還有誰能夠交還嘛?還有別說我是出自藏劍山莊。藏劍山莊是個什麼東西,敢和我牽扯在一起。」,最後一句話殺氣秉然。

劍藏鋒一陣為難,當年亦無名出藏劍山莊之時帶走一位藏劍山莊長老的佩劍,是藏劍山莊的名劍。自從亦無名出了藏劍山莊,在江湖上便是銷聲匿跡,前不久終於發現了他的蛛絲馬跡,一路追蹤而來,最終在京城遇見。

劍藏鋒依舊是對著亦無名恭敬的說道「前輩你出自藏劍山莊,還請念及情分交還那柄佩劍。」

亦無名冷聲說道「當初我叔父被你們逼死,如今又有將我叔父佩劍收回?你們藏劍山莊行的這樁無理之事,怎地現在想要殺了我躲劍?就排你來試水?你們藏劍山莊那幾個老不死的呢?害怕一個馬前失蹄敗在我的手上,在江湖上沒得個面子?」

劍藏鋒聽得亦無名如此說法,便是知道不肯交出藏劍山莊先祖留下來的佩劍,如今之際,只能動手了。

劍藏鋒右手做出請的姿勢,沉聲說道「前輩得罪了!」,亦無名不屑的一笑。劍藏鋒,走到一旁,那些據說是和亦無名有不共戴天之仇派來的殺手,便是衝殺向亦無名,劍藏鋒見得刀光霍霍之間,哀嘆一聲,這等烏合之眾怎能和亦無名相抗衡?簡直是痴心妄想。

亦無名見得數十名黑衣人衝殺上來,又見得劍藏鋒走到一邊,一步踏出,身形暴起,直接沖向數十名黑衣人。


亦無名左腳微抬起,隨即往後一蹬,右腿借力而起,,整個人躍起,凌厲的膝擊直接撞擊在一名黑衣人的下頜,那名黑衣人被整個撞起,亦無名冷哼一聲左腳一踹,踹在那名黑衣人的胸口之上,那名黑衣人胸口頓時塌陷下去,口中吐出血沫。

亦無名落地,黑衣人已經團團將其圍住。亦無名雙眼抬起,眼神凌厲,一腳轉身後踢,直接踢在衝上上來的一名黑衣人的胸腹,將其踢飛。

這一踢宛如導火線。四周黑衣人舉刀砍來,亦無名身形一側閃過一招豎劈,左手如鐵鉗鉗住那人的右手,左手一扭,那人哀嚎一聲,手腕向後彎曲,亦無名一拉,身形後轉,一個轉身旋踢,踢在三名黑衣人的頭上,三名黑衣人立馬,脖子扭斷。

亦無名順過那名手腕彎曲的黑衣人的刀,腳步一疊,一彎腰,手中長刀凌厲一旋,周圓黑衣人頓時被開膛破肚。這時候又有一名黑衣人一躍而起,手中長刀斬下,亦無名手中長刀一磕,向上反撩,刀尖從那人下體撩至眉心,血液四濺開來,融在雨中,不再鮮紅。

幾息之間黑衣人已經死傷小半,所有人不敢輕動。亦無名手中長刀在雨水的洗禮之下,血跡被沖開。雨打地面,淡紅一片,蒼白一陣。

敵不動,我動!亦無名手中長刀猛然劈下,一名黑衣人伸刀一擋,當聽的「噹」的一聲,兩把刀斷成兩半,亦無名踢出一腳,直接踢在那名黑衣人的臉上,那人身子重重躍起,摔在地上。

亦無名不用長刀,一腳踢開一刀,腳步一動,向前一步,指尖微彎,直刺向黑衣人的咽喉。「咔嚓」一聲,喉骨被打碎,鮮血噴出。

亦無名身子一彎躲過一刀,一個掃堂腿,掃到五名黑衣人,亦無名躍起,雙腿一字馬踢向衝上來的黑衣人。身子落下,一個劈腿,劈在倒地不起,哀號不止的黑衣人頭上,頓時**迸濺。

亦無名轉身再殺間,又是數名黑衣人被力打至死。亦無名轉轉脖子,關節咔咔作響,看著四周一群蛇鼠之眾,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們的主人可是真看得起我!」

亦無名一個搓腳,搓起一柄長刀,長刀捅破一名黑衣人的腹部,亦無名一個躍蹬腿,等在刀柄之上,刀柄穿透兩人。

腳步滑開,右拳一個擺拳,砸在黑衣人的下頜,倒在地上細微**。左掌拍偏刀尖,右手再拍一掌,刀身「砰「的一聲斷成幾塊,斷刀力道之大,插入旁邊幾位黑衣人體內。

亦無名雙腿一彎,肩部一震,咔嚓一聲,最後一名黑衣人被亦無名肩撞撞碎胸骨,胸骨插入內臟,倒在地上抽搐。

亦無名搖頭,口中說道「不夠我出招的。」

劍藏鋒在遠處卻是說道「前輩好身手。」,亦無名看向劍藏鋒冷笑道「現在該你出手了。」

劍藏鋒搖頭嘆氣的說道「前輩,藏劍山莊知道自己有錯在先,還請前輩原諒。寧可用提條件,我可以轉達給師門。」

亦無名一擺手說道「不必再提,現在要麼你出劍,要麼我出手。」

劍藏鋒已然感到滔天的殺氣,此戰不可避免。

最終只能拔出身後寬劍,沉聲說道「前輩得罪了。」

亦無名神色冷淡,右腳往後一撤,左手負后,真氣擴開,地上死屍震飛數丈。劍藏鋒手中寬劍,寬約一尺。

劍尖沾地,劍身斜橫在前。亦無名不等劍藏鋒請字出口,率先出手,身形一動,右掌拍在寬劍之上。劍氣和真氣激蕩而開,可見的水紋雨水成波紋型散開。

劍藏鋒舉重若輕,手中寬劍往後一收,劍身一些,反削向亦無名。亦無名右手一回,隨即再度反拍一掌。

劍藏鋒手中寬劍連被拍兩掌,腳步一滑,身形離去亦無名一丈有餘,亦無名沒有趁機而上,只是左手伸出,藏劍山莊,「藏劍式」,手上一柄黑色細刃略帶弧度的東瀛刀出現在手。

此刀一出,周圍雨水不能加身雨劍身之上。

「吒!」一聲輕喝,亦無名手中黑色東瀛刀,一伸,刀氣橫然而出,帶著森森鬼氣。「鬼刀!」亦無名冷喝一聲,手中鬼刀猛然劈下。

劍藏鋒手中寬劍,一抬一撇之間,劍氣直出,引上亦無名的刀氣。雨水炸裂之間,劍藏鋒手中寬劍呼的一個輪轉,隨即斬下。劍影重重,劍氣合成劍影刺向亦無名。

亦無名手中鬼刀一刀劃開,這一劃,雨勢中間斷裂而開。「砰」兩兩相遇,亦無名再進一步,劍藏鋒不落他后,寬劍遮身。

亦無名見得劍藏鋒寬劍遮聲,手中對到一擊橫削,卻是被劍藏鋒手中寬劍一擋,鬼刀滑開。而劍藏鋒則是腳步向前在踏半步,雙手持劍柄,一撇,劍柄直接打向亦無名的側身。

亦無名手中鬼刀卻是往下一拍,一股巨力壓下,劍藏鋒身形,一頓不得進半步。亦無名手中鬼刀羚羊掛角沿著寬劍劍鋒之處,刀尖直刺劍藏鋒。

劍藏鋒真氣鼓動,身形堪堪往後退走半步。巨力之力已散,劍藏鋒手中寬劍「呼「的掄圓,橫斬向亦無名。亦無名手中鬼刀往下一豎,刀身擋在身前,」噹」的一聲,劍藏鋒寬劍被擋下。

隨即亦無名鬆開左手,右手輕拍刀尖,刀身旋轉,刀氣縱橫之間,撲向劍藏鋒。劍藏鋒依舊是寬劍藏身,寬劍劍氣護住全身,劍氣和刀氣相遇之間,刀光劍影在雨中閃爍不定。

亦無名右手往下一壓,真氣激蕩開來,刀氣更勝。

最終劍藏鋒劍氣被破,劍藏鋒手中寬劍一劃,想要破開亦無名的刀氣。誰知亦無名的刀氣已然貼在劍藏鋒的咽喉之上。

劍藏鋒閉上眼睛,等著亦無名手中鬼刀割下。

卻聽見亦無名說道「你回去和藏劍山莊那幾個老不死的說,老而不死是為賊,你們老而不死何為?條件沒有,我看你也是在藏劍山莊年輕一代之中佼佼者,我就念及這麼丁點情分讓你走。」

隨即亦無名刀氣一收,手中鬼刀以藏。

劍藏鋒睜開雙眼,見得亦無名淋雨而走,只得大喊一聲「謝前輩!」

劍藏鋒見得滿地死士也不知該是如何未好,比較這裡是京城。劍藏鋒只能輕嘆一聲,自己早就在師傅面前說過不要讓這些烏合之眾跟著自己,現在落得個身死的下場,又是在京城,回去又得被責罵了。

劍藏鋒最後抬頭一看,只能看見皇宮一角,猶豫幾分向著皇宮的方向走去,至於這滿地的死士,就任得明天早上給京城百姓留的個談資吧。

早在永曆元年藏劍山莊便是被朝廷奉為忠骨一門,也算的上是朝廷上人了。這次入京一是為了亦無名,二便是為了進京面聖。

至於為什麼面聖,劍藏鋒的師傅也沒有多說,只是說皇上說什麼就是什麼,皇上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

劍藏鋒背負一柄寬劍,埋頭看路走向皇宮。

而在遠處高樓之上,那名姑姑看著亦無名遠走而去,劍藏鋒背劍向皇宮。一揮袖,身後一柄長劍赫然而起,姑姑握在手中。


細看這柄用天外隕鐵打造而成,長約三尺一寸兩分,寬約,長劍護手之下,正反兩面刻有四字。一面刻有篆字冷眼,一面刻有篆字冷心。一柄冷劍。

姑姑指尖滑過這四字,神色冷然,身上暗黑色大袍滑落,露出內里白色衣裙。姑姑手指一彈劍身,劍鳴不斷,劍身彎曲之間盪開劍氣,落於雨中,隨雨落在地面。

「嗖」劍身忽然一指,指向皇宮。姑姑說道「我能竊取你三分紫氣東來,藉助風水之局引入北涼,我便可以取代你白家皇朝。這柄冷劍,我遲早會插進你的心臟。」

說完姑姑手一滑,劍氣橫然之處,直衝向皇宮樓宇。天空之中又是一道閃電,劈在劍氣之中,一處樓宇檐角,掉落地面,見得是雙龍戲珠之龍頭。 皇宮檐角雙龍戲珠龍頭忽然被閃電給劈掉,欽天監個個都是心驚膽戰對了天時地利,星象夜空之後,第二天早朝只能得出個應付的借口,要不然如何說?龍頭掉落,掉龍頭?龍頭掉不掉還另說,他們的項上人頭怕是立馬掉落。

張自顧倒是對這件事沒什麼詰難,至於白玄更是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欽天監的那些人也算得上是躲過了一劫。

倒是皇后劉氏召過欽天監監正,監正只是死咬嘴關,認定了在早朝之時自己的說法。皇后劉氏心中忐忑,聽得監正如此肯定的說是吉兆之後,心中才安定下去,還賜予監正五十兩黃金。


花來儀給皇后劉氏換上一杯茶,皇后劉氏對著坐在自己對面批改奏章的白玄說道「我剛剛喚過欽天監監正,他雖然說是吉兆,但是我心中還是有幾不安,等過些日子,我去相國寺拜拜佛,請大師做做法。怕是宮裡面有些地方陰氣太重,讓的天雷劈去陰邪之物,還是得小心些。」

白玄停下手中批朱御筆擱在筆擱之上,對著皇后劉氏說道「如此也好,我看你些許時間沒有出去遊玩了。這段日子事情有些多,我怕是陪不了你了,秋影也去了南邊。要不要我讓幾個朝中大臣的待嫁女子陪你去逛逛?」

皇后劉氏輕呡一口茶水,放下茶杯說道「你自己倒是要多保重身體。朝中大臣之中我聽聞,張自顧有一個侄女有女劉無知的稱號,雖然說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咱們皇家不興這一事。這樣吧,我自己去將那幾個頗負才名的待嫁女子喚到我身邊,幫著秋影在尋摸個側妃。」

白玄對於後宮這些事倒是沒什麼意見,只是說道「你倒是要細細看點,飄香這丫頭沒什麼爭鬥之心,我怕到時候東宮那邊就鬧翻了。」

皇后劉氏說道「我知曉了。」

皇后劉氏猶豫了幾分這才說道「我聽聞前些日子你和別人大打出手?」,白玄拿起茶杯自己嘬了一口才說道「恩,白斬離。」

皇后劉氏怎麼不知道白斬離是誰,只是問道「為什麼?」,白玄抬頭看了皇后劉氏一眼,說道「我總要留一條後路。」

皇后劉氏低下頭輕拾鳳袍,輕輕說道「這些年來,只能說是辛苦你了。」,白玄輕笑道「辛苦倒是談不上,到時候總有人即位不是,這天下還得活下去。」

皇后劉氏舒顏一笑,說道「那我便是先下去了,你自己小心些身子。我聽聞說是,你這些天都沒有去過其他嬪妃那裡,我看今晚你還是去一下柳妃那把,她年紀小些,不像我們。你總是要費些心思。」

白玄笑道「我知曉了,只要你不吃醋就行。」,皇后劉氏,笑說道「都老夫老妻了還說這些。後宮安定些,我這裡也好過些。」

說完,皇后劉氏轉身便走了出去。白玄拿起批朱御筆,又開始批閱今天的奏章。

而這時候路公公悄悄走進來,對著白玄低聲說道「皇上,藏劍山莊劍藏鋒前來面聖。」,白玄輕淡的」嗯「了一聲,過了片刻將手中的一份關於江南織造局的摺子批完之後,對著路公公說道」你去帶他進來。「

路公公稱是,往外走去。

白玄端起茶杯,嘬了一口清茶,站起身來,舒展下身子。這時候路公公也帶著洗浴趕緊,換了一身清爽服飾的劍藏鋒走了進來。

劍藏鋒跟在路公公身後,頭埋下,見得路公公停下腳步,以為白玄就在面前了,便是跪拜而下,口中呼道「草民藏劍山莊劍藏鋒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誰知路公公扶起劍藏鋒說道「皇上在那邊!」,劍藏鋒抬頭一看,見得自己是拜在一幅字畫面前,而白玄卻是在左側離著這裡還有丈余的距離。周圍伺候在一旁的小太監們和宮女們忍不住的輕笑起來。

劍藏鋒臉色緋紅,轉了一個身,對著白玄再拜。白玄單手負后,自左側偏廳內走出來,走到跪拜不起的劍藏鋒身邊,說道「起來吧。」

劍藏鋒這才站起身來。白玄見得劍藏鋒低著頭不敢看自己便問道「你為何不敢看朕?」

劍藏鋒拱手說道「回稟皇上,草民自小養成一種習慣,便是低著頭看著腳下的每一步。我師父說,等我什麼時候抬頭看路的時候,我的劍道也就大成了。」

白玄笑說道「你們這些練劍的,劍道,劍氣這些東西,我不懂,既然你師傅如此說,那你就姑且聽得你師傅的。」

白玄向外走去對著劍藏鋒說道「你配朕走走,朕寫奏摺也寫的累了。」,劍藏鋒躬身跟在後面,見得白玄的腳步。

白玄笑道「你怎的看著朕的雙腳?」,劍藏鋒在後面恭敬的回道「我師父說皇上是真龍在世,跟著皇上身邊,自然會沾染些仙氣。草民見得皇上腳步之間也是暗含天道,一時間著了迷。」

白玄笑罵道「馬屁精,這是你師傅叫你的吧。當初他不知道我身份,也是在我耳邊漫無天際的吹些牛,等著知道我身份就是一陣子拍馬屁。真不知道你們劍道怎的回事,你師傅沒些高手風範,卻依舊是劍道大家。」

劍藏鋒撓撓頭,說道「皇上不懂,草民就更不懂了。」

白玄淡笑一聲,走到御花園的一處亭子里,坐在石凳之上,任憑清風吹拂,看著劍藏鋒站在亭外便說道到「你進來吧。」

劍藏鋒向前一步,剛好踏在亭子里最邊緣處。白玄也不看,等的清風吹過幾次之後,看向亭外的繁花說道「今早朕收到一份奏摺,是京城巡衙司提交刑部的一份摺子,說是在柳春坊門口發現數十具黑衣死屍,還說有人見得一名少年背著一柄寬劍出現在那裡。」

劍藏鋒聽得白玄提起那件事,慌忙的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說道「草民該死,草民該死。」

白玄不言語等著劍藏鋒說出緣由,劍藏鋒只得道出「回稟皇上,草民除了封師命來覲見皇上之外還有一項,便是要回藏劍山莊先祖的一柄佩劍,昨日手持佩劍的那人出現,而那人又惹上仇家,接過那些仇家被那人所殺。」

白玄打斷劍藏鋒的言語問道「什麼佩劍?」

劍藏鋒說道「是當年藏劍山莊的玄武劍。」

白玄點點頭看向遠處,又問道「劍藏鋒啊,你是藏劍山莊佼佼者,朕呢也是愛才之人,可是藏劍山莊被我一道聖旨讓武林共尊,可是也得那些東西出來,要不然就算朕一心想要保住你們藏劍山莊武林盟主之位,天下人也得是風言風語的不是?」

劍藏鋒點頭說是。

白玄又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洪州一趟,那裡有個武林大會,你去那裡斬幾個魔頭,這樣朕這裡也就話說了。「

劍藏鋒磕頭說道「草民遵旨!。」

白玄一揮手,讓的劍藏鋒退下。


寢室漏繳電費停電,交電費只能等著明天了,我盡量今天晚上兩更。 等的幾日.蕭輕塵等人也走出了這片林子.尉遲甲那天自從又中毒之後.阿幼朵餵了他一種蠱物.這種蠱物威力雖然不是很大.但是也可以抵禦些毒藥.尉遲甲聽得沒幾分.就笑開了花.如此的話不就是說自己以後百毒不侵了.如此以來.他倒是覺得自己之前中的兩次毒.也值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