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出軌的丈夫認錯,妻子原諒,夫妻和和美美地和好,最後當然只會剩下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形單影隻的承受眾人的辱罵和嘲笑。

董娜在心裡冷笑一聲,敢找上她,那個女模真是找死。

要是對方安份的當沈天的地下情婦,陪沈天玩兒個一段時間,她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沈天膩了把人甩了時,小女模還能拿到一筆不菲的分手費。

但是太貪心了就沒有好下場了,小女模妄想取代她,成為第二任沈太太,董娜嗤笑一聲,真是愚蠢極了,竟然被沈天的甜言蜜語給哄騙了。

董娜和沈天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會不知道他是個怎麼樣的人,看似多情又深情,其實是最冷情、最涼薄的一個人。

沈天,沒有心。……

董娜和沈天驚傳婚變的消息,一連刊登了好幾天,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眾人早就把楚淮給忘到犄角旮旯去了。

不過陸展輝和賀棟卻沒有掉以輕心。

「楚淮被潛規則」這一則消息,外行的人看熱鬧,內行的人卻是看門道,楚淮明明就已經簽入了星光娛樂,背後站著的靠山自然就是星光娛樂。

在這個時候,爆出不利於楚淮的消息,背後的人針對的不只是楚淮,也等於是對星光娛樂的一個挑釁。

陸展輝的星光娛樂在S市可說是一家獨大,唯一勉強可以和他競爭的,就是葉九的龍騰娛樂。不過葉九以前一直對娛樂圈不上心,因此並沒有把龍騰娛樂做大的想法。

星光娛樂身為娛樂圈的龍頭老大,旗下的藝人多不勝數,許多時下當紅的演員歌手們,都是星光娛樂的簽約藝人。

可以說星光娛樂跺一跺腳,娛樂圈就會地震。

竟然有人會挑星光娛樂當作對手,陸展輝有些意外,卻也感到有些好笑。

陸展輝和賀棟討論過後,賀棟羅列出一張名單,將有嫌疑的人都列在了上面,名列第一的,赫然就是龍騰娛樂。

「這次的事件,應該和龍騰娛樂沒有關係。」陸展輝看著名單,拿起鋼筆將龍騰娛樂給劃掉了。

以前他可能還會把龍騰娛樂當作對手,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黎清和他打過招呼,葉九竟然為了楚淮,投資了他的電影。

而且林響也說了,葉九似乎和楚淮「同居中」。

如此一來,葉九應該不會對付楚淮才是。

當然這些猜測他不可能說給賀棟聽,畢竟這事關楚淮和葉九的*,再說楚淮和一個男人同居,說出去也不好聽。

儘管楚淮並沒有爬上黎清的床,但是他和葉九的關係,在外人的眼中,和「包養」沒什麼兩樣,沒見葉九為了他,一擲千金投資電影嗎?

所以那一則說「楚淮被潛規則」的八卦,也不算錯,只是搞錯了楚淮的對象罷了。

陸展輝在心中思索著,臉上還是不動聲色,繼續和賀棟討論著可疑的人選。

******

這幾天葉九的心情很不好。

龍幫上下也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畢竟老大都不高興了,誰還敢在老大的面前嘻皮笑臉的。

而葉九不高興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楚淮的新聞了。

葉九知道,輿論的力量有多大,楚淮一個新人,若是就此被定位成「靠潛規則上位」,以後免不了每一次有作品,就要受一次質疑。

更甚者,若是日後得獎了,怕是連評審的公平度也會被質疑。

不得不說,葉九是關心則亂,連這麼久以後的事都想到了。

同時他也對星光娛樂不滿的很,認為陸展輝沒有盡到保護旗下藝人的責任,竟然任由楚淮的負面消息充斥著整個網路。

不過靠人不如靠己,葉九見星光娛樂的公關團隊不給力,便發動幫里的小弟們,充當楚淮的水軍,在網路上替楚淮聲援。

只要有人說楚淮不好,水軍立刻替楚淮辯駁,支持楚淮到底。

尤其是在楚淮的微博底下,只要有網友的評論不好聽,水軍立刻發言把評論洗掉,楚淮望著自己微博底下一水的新賬號,唇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他不用想也知道,這些肯定都是葉九的小弟。

上一次的微信事件之後,他對於黑道小弟玩微博如此的上手,已經不感到驚訝了。只是看著滿屏幕的錯別字或是誤用的成語,他還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一想到這些都是葉九對他的心意,他又覺得那些錯別字是如此的可愛,就算那些不是葉九留的,他還是感到很溫馨。

同時他也知道,不只是陸展輝在追查那個黑他的人,葉九也動用了龍幫,全力追查那個在博客亂放話的人。

其實楚淮自己倒是不在意,娛樂圈裡真真假假的新聞這麼多,來去的新人也這麼多,等到時間久了,大家也就忘了這一個消息了。

只是他的心裡難免有些不舒服,他活了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有一種啞巴吃黃連,有苦卻說不出的難受。

畢竟嘴巴長在別人的身上,愛怎麼說就怎麼說,網路上的漫罵更是不具名,誰知道一個一個的賬號後面,又是誰呢?

因此每當看見網路上那些肆無忌憚的責罵,楚淮的心裡都不太好受,這種被冤枉的滋味,他真是很久沒有嘗過了。

自從他成為鍊金術師,擁有了「製藥大師」的封號之後,其他人見了他誰不是尊敬有加,誰敢指著他的鼻子罵?

不過這麼一想,這次的經驗,倒也算是另一種體驗。

楚淮微微嘆了一口氣,人言可畏,這一個道理,真是亘古不變。

他關掉電腦,不再去看那些糟心的評論,一頭扎進了書房裡,繼續他的實驗。

先前想過的投資製藥廠,不是一時興起,他真的在認真考慮這個可能性,而且他還想找葉九一起合作,就他所知,龍幫名下似乎還沒有跨足醫藥界的產業。……

正當他在忙著做實驗時,葉九也沒有閑著。

他的手下告訴他,已經找到了那個污衊楚淮的博主了。


葉九立刻帶著人,來到手下告訴他的地方。

沒有想到那個博主還是個有錢的主,竟然住在S市郊區一個別墅區。

他帶著人浩浩蕩蕩來到其中一間別墅前,幾個手下下車,上前按響了門鈴,葉九戴著墨鏡,坐在車子里等著。

沒多久,別墅的門開了,手下們立刻制伏別墅的主人,把人押進去之後,才又走出來,恭敬的請葉九下車。

葉九下了車,帶著手下走進別墅,別墅的主人被捆住了四肢,綁在一張椅子上。

「你就是莫錦濤?」葉九雙手插在兜里,慢慢地走到了椅子前,伸手摘下了墨鏡,一雙眼冷冷地瞪著被綁在椅子上的男人。

「你是誰?!」莫錦濤驚懼的大吼,任誰一開門就被捉住,還被綁在椅子上,都不可能不害怕。


「葉九。」葉九淡淡地開口,只見莫錦濤瞳孔一縮,失聲喊道:「九爺?!」

「九爺你是做大事的人,何必為難我這種小人物?」莫錦濤定了定心神,戰戰兢兢地開口,心裡不斷猜測著,自己是如何得罪了九爺這尊煞神。

「是誰指使你對楚淮潑髒水的?」葉九冷冷地開口問道,莫錦濤一愣,沒想到九爺竟然是為了楚淮而來。

「九爺,我不曉得你在說什麼。」莫錦濤皺了皺眉,一副聽不懂的模樣。

葉九冷笑了一聲,「你不會想要嘗試被逼供的滋味,勸你還是老老實實說出來,免得受苦。」說著伸出一手,拍拍他的臉頰,「這張臉還算能看,你也不想要毀了吃飯的本錢吧?」

葉九的臉上帶笑,話中的冷意卻讓莫錦濤生生打了一個寒顫,對方拍在臉上的力道不重,卻猶如千斤,砸在莫錦濤的心頭上。

他知道,葉九不是在開玩笑,若是他讓葉九不滿意,對方真的會毀了他的臉蛋。

莫錦濤吞了吞口水,遲疑的開口說道:「我…我……不曉得他是誰。」

「阿忠。」葉九皺了皺眉,開口喚道,阿忠立刻上前,向莫錦濤仔細詢問事情的經過。

葉九則是走到沙發旁,悠閑的坐了下來,舒服的靠著沙發椅背,等著阿忠盤問的結果。

作者有話要說:由於之前更新不穩定,為了補償各位親們,以後每章字數都會增加,感謝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鼓勵,謝謝。m(__)m 其實莫錦濤很倒霉,他知道的真的不多,卻得頂著壓力,戰戰兢兢的回答阿忠的問話,就怕九爺一個不高興,在他的臉上划個幾刀。

阿忠問了幾個問題之後,走到葉九的面前,恭敬的說道:「九爺,這個人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個被人當槍子使的笨蛋。」

笨蛋莫錦濤臉色不太好看,可是阿忠說得沒錯,他確實被人利用了,當初會發表那一篇博客抹黑楚淮,是因為有人聯繫他,給了他一筆錢,還說楚淮倒了之後,賀棟就能回到他的身邊。

至於聯繫他的人是誰,莫錦濤也說不清,只知道那個人自稱是星光娛樂的高層,因為不滿陸展輝擅自決定要捧楚淮,所以打算給楚淮和陸展輝一個教訓。

莫錦濤本來就因為楚淮搶了賀棟心懷不滿,他認為自己是星光娛樂的台柱,替星光娛樂賺進了大把的鈔票,陸總應該更看重自己才是。

可是他卻聽說楚淮簽的合同是最高級的,就連他的合同等級都不是最高級的,楚淮只是一個新人,憑什麼享受比他高級的待遇和福利?

因為對楚淮的嫉妒,所以在「那個人」找上他時,他只是猶豫了一會,就點頭答應了對方;再說對方還捧著一大筆錢,他只要動動手指,在網路上發一篇文章,輕鬆就可以賺進大把鈔票。

如此划算的交易,何樂而不為?

不過要是他事先知道,抹黑楚淮的結果,就是招來葉九這一尊煞神,說什麼他也不敢答應,但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所以他現在被綁在椅子上。

葉九聽著阿忠審問的結果,皺了皺眉,不過他早就有心理準備,在莫錦濤這裡問不出什麼結果,所以也不是太意外。

既然早知道問不出來,為何他還要帶人走這一趟?自然是為了給莫錦濤一個警告,讓他知道楚淮有靠山,以後再想要招惹楚淮,還得先掂掂自己的斤兩再說。

他也不怕莫錦濤將他替楚淮出頭的事宣揚出去,只要莫錦濤還想要在S市待下去,就不可能敢得罪他。

敲打完莫錦濤之後,葉九帶著手下浩浩蕩蕩的又離開了。

他們從莫錦濤的口中,只挖出一個電話號碼和一個銀行賬號。

不過顯然對方用的是一次性電話卡,沒辦法從電話號碼找到線索;轉帳給莫錦濤的銀行賬號也是人頭戶,基本上線索可以說斷在了莫錦濤這裡。

看來對方有備而來,謹慎又小心,沒有留下什麼把柄。

但是葉九是誰,龍幫的九爺放話想在S市找出一個人來,手下們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幫九爺把人給挖出來。

雖然困難了一些,但是九爺一聲令下,整個S市地下黑幫都動了起來,眾人用了點手段,花了點時間,總算是找到些蛛絲馬跡。

葉九望著手底下人呈上來的報告,沉著臉拿出手機,撥通了龍六的號碼。

「龍六,你到底來S市做什麼的?」葉九不客氣的開口問道。

「怎麼了?」龍六被葉九氣沖沖的口氣驚住了,他在心裡琢磨著,最近有惹到對方嗎?

「誰讓你對付楚淮的?」葉九冷冷地問道,龍六一愣,吶吶的開口,「呃……怎麼了?難道小九你認識楚淮?」

「你一來就大張旗鼓的針對黎清,現在又針對陸展輝和星光娛樂,難不成你來S市就是為了搞垮他們?」葉九冷聲問道。

「當然不是了。」龍六趕緊回答,他到S市來可是有重要任務的,搞垮黎清只是順便而已。

「你花了這麼大力氣,我還以為你都忘了正事了。」葉九冷哼一聲,嘲諷的說道。

「……行了,小九你就直說吧,誰不能動?」龍六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楚淮和星光娛樂都不許動。」葉九不客氣的說道。

「小九,據我所知,你的龍騰娛樂和星光娛樂是競爭對手吧?我幫你把星光娛樂給拿下,不是很好嗎?」龍六挑了挑眉,疑惑的問道。

「總之你不許動星光娛樂。」葉九懶得解釋,不耐煩的又重複了一次。

「好好好,我以後都不會動他們。」龍六聽出葉九的不耐,趕緊放緩了語氣哄道,過了一會,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小九,最近忙嗎?」

「還好。」葉九淡淡地回道。

「那有空回來一趟嗎?」龍六放緩了語氣,溫柔地問道。

「沒空。」誰知葉九一下子就拒絕了,一點也不給龍六面子。

「……小九,大家都很想你,你一個人在S市……」龍六想要動之以情,但是話還沒說完呢,就被葉九給打斷了。


「我怎麼會是一個人,整個龍幫這麼多人,你當他們是死的?」葉九淡淡地說道。

「小九,龍幫的那些人都只是小弟,和家人不一樣……」龍六想要繼續遊說對方,結果又被再次打斷了。

「龍幫的弟兄對我來說,就像家人一樣,別忘了,我是在龍幫長大的。」葉九一點也不客氣,話中維護龍幫的意思濃厚。

「我知道,我知道……」龍六自覺說錯話,也不敢再勸對方回家,只得又扯了兩句,然後被耐心告罄的葉九給掛了電話。

龍六望著又被掛斷的手機,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

葉九回到家的時候,家裡一片黑暗。

他挑了挑眉,有些疑惑,楚淮今天應該沒有通告才對,黎清的電影都已經上映了,宣傳也跑得差不多了,楚淮還沒有接新工作,最近空閑得很,怎麼會不在家呢?

正當他掏出手機,想要打給楚淮時,書房突然傳出一聲「碰」,似乎有什麼爆裂開來的聲音。

葉九嚇了一跳,三步並做兩步,一下子就衝到了書房前,他正想拉開門時,書房門已經從裡面被打了開來。

書房門一打開,裡面便傳出陣陣濃煙,嗆得葉九連連咳嗽。

煙霧瀰漫中,葉九隱約瞧見一個人影,他遲疑的開口喚道:「……楚淮?」

「咳咳……葉…咳……九…?」人影一邊咳著一邊開口,果然是楚淮。

「怎麼回事?你沒事吧?」葉九吃了一驚,伸手捉住楚淮的手臂,把人拉出了書房。

離開了書房之後,楚淮狼狽的樣子無所遁形,葉九驚愕的瞪大雙眼,不曉得楚淮在搞什麼,難道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都在玩爆炸?

「怎麼搞成這樣?!」葉九皺著眉,只要想到楚淮有可能受傷,心裡一急,口氣自然好不起來。

楚淮被葉九吼得一愣,抬頭望向葉九,看見對方臉上眼中明顯的擔憂,心下一暖,扯出一個笑容來,「這只是個意外,一時計算錯誤。」

葉九見他還笑得出來,心裡憋著一股氣,覺得對方太不把自己的安危當一回事了,正想開口時,臉上突然傳來一股溫熱。

他眨了眨眼,才發現楚淮的手撫上了他的臉頰。

「抱歉,讓你擔心了。」楚淮溫聲說道,眼中滿含著笑意,還有溺死人的溫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