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和以前自己感覺到的那種充滿目的的佔有,而是極盡溫柔的,憐惜的,討好的佔有。

夢中的黎姿,終於感覺到了自己也是疼寵着的。

她彷彿是被那樣的狄澈慣出了公主脾氣,又彷彿是覺得被壓迫了太久,總是要翻身的。

狄澈都沒折騰什麼要求,反而是黎姿自己,弄出來了頗多的花樣。

一會兒覺得快了就叫着要慢下來,一會覺得慢了,又讓人快一點。

黎姿覺得,那個夢裏的狄澈一定是脾氣最好最好的狄澈,讓快就快,讓慢就慢,讓抱着就抱着,讓擁着就擁着,什麼都聽她的,什麼都不拒絕她。

讓她過足了當家做主的癮。

然後,她就醒過來了。

夢,醒過來了。

黎姿睜開眼睛,還是那件五星酒店的套房,還算得上熟悉的天花板,然後,自己的身體,乾淨,清爽,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但是……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嗎?

黎姿坐起來,對於前一晚的事情,就真的好像是做夢一樣,只有一個模糊朦朧的大概,卻不知道更多的其他了。

到了這個地步,她也很難回憶起來更多的其他應該是什麼。

或者說,壓根兒就不敢回憶吧?

如果,如果這個事情是真的,那也就是說,她對狄澈做過那樣的事情……如果是那樣的話,她還有什麼臉面啊!

想到這裏,黎姿本來還有一點點回味着睡夢中的那一絲幸福的感覺,這會兒就覺得有些心涼了起來。

不過,狄澈,那個狄澈,真的會對自己做出,那樣的事情?可能那樣的包容忍耐嗎?

黎姿一邊想着,一邊慢慢地扶着牀沿站起來。

她想到,之前也有一次,她因爲某些情況,和狄澈瘋狂了一夜,結果第二天那個腰痠腿軟的感覺,真是死也不想再感覺一次了。

而這一次,卻很奇妙的,並沒有那麼的難受。

黎姿還不清楚,她這會兒覺得不難受,完全是因爲,她更瘋,比上次折騰得更過分,不難受,只是因爲,身體已經麻木了的緣故。

窗簾還是和上次醒來的時候一樣,拉得嚴嚴實實的,讓黎姿根本就分辨不出來,現在到底是幾點了。

不過也不要緊,她這會兒學聰明瞭,直接拿出手機來看時間。

一看之下,人就有些茫然了。

她沒想到,居然已經下午,都快要晚上了。

自己都做什麼了,能夠睡到現在這個點兒?

還沒等黎姿想清楚,牀邊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黎姿就算睡到了下午,也還是個沒怎麼睡醒的感覺,接起來電話,用的還是中文。

不過幸好,那邊打電話過來的,也不是別人,而是狄澈的祕書,小萬。

“黎小姐,哎呀您終於接電話了,太好了。”

小萬那邊一口謝天謝地,就差沒有擺開祭壇感謝上蒼的架勢了。

“呃……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黎姿奇怪地問。

她想不清楚,爲什麼小萬那邊會這麼開心她聽到自己的電話。

“是這樣的。”

小萬正要說話,卻不知道怎麼回事,頓了頓,然後語氣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狄總讓您先回國,機票已經給您定好了,如果今天晚上不回去的話,就來不及了。”

讓她走?

“哦,好,我知道了。”

黎姿安靜地回答,聲音裏面聽不出來任何的喜怒哀樂。

昨天晚上的事情,果然只是自己做夢吧。

他連看,都不願意再看自己一眼,而且又有緱明姿在身邊,怎麼可能因爲自己,還會來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那一夜,只是一個夢而已。

黎姿,你只是做了一個太美好的夢,捨不得那個夢境,錯把它當做了現實而已。

所以,別那麼的捨不得了。

“對了。”

黎姿正要掛電話,小萬那邊又急急忙忙地叮囑過來,“黎小姐,您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機票已經定好了,到時候會有司機去接您的,行李什麼的也不用您操心,會幫您準備好的。”

“嗯,好。”

黎姿還是用相同的口氣,很平淡地回答。

行李都準備好了,看起來,是早就想着要將她給送回去了吧?不過,就算是這樣,還是讓她去看了一眼時裝展,讓她去看了一眼那件,明明是她設計的,結果最後卻歸到了別人的名頭下的衣服。

也算是,對她好了吧。

狄澈,終究不是,一點兒也不在乎自己的。

黎姿這樣安慰着自己,和電話裏確認了一下,的確沒有其他的事情以後,終於將電話給掛斷了。

電話一掛斷,黎姿就覺得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方纔還想着要起牀,要做點什麼,現在,卻是懶洋洋地,又躺回了牀上。

而電話的另外一頭,掛斷了電話的小萬,則是戰戰兢兢地看着旁邊的,也是躺在牀上的狄澈。

“狄,狄總,電話打完了。”

都說意大利是個黑手黨橫行的地方,治安異常的混亂,可是,他們是正經的生意人啊。

而且出沒的地點是在米蘭,又不是在西西里島,怎麼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槍擊案一發生,小萬的魂都被嚇掉了一半。

倒是這個被槍擊的狄澈,很是鎮定,很快就將各種的注意事項給挨個兒的分配了下去。

而讓小萬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注意事項,居然是讓小萬弄好機票,立刻將黎姿送回國內。

好吧,大概是覺得那個黎小姐留在這裏就是礙手礙腳的吧,畢竟,對於緱小姐,狄總就什麼都沒有說,讓緱小姐留下來了。

而黎小姐,就似乎什麼都不告訴她,直接送走了。

這差別待遇,那叫一個明顯啊。

明顯到,讓小萬去送黎姿上飛機的時候,眼神都有些不好意思地閃躲着。

他很擔心黎姿問他,狄總爲什麼沒有跟着,或者狄總去了哪裏?

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說,黎姿還沾着一個狄總夫人的名頭,雖然他們大多也都知道這個夫人的名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如果真的問了,難道讓小萬直接告訴他:“狄總和緱小姐在一起呢,覺得您礙事就將您送回國了?”

或者是“狄總受傷了,不過有緱小姐照顧,用不到你,就覺得你麻煩,所以派人將你送回去。”

不管是哪一種,小萬都不敢說出來啊。

想的越多,小萬看着黎姿的表情就越發地尷尬和閃躲。

倒是黎姿本人很鎮定,她就問了一個問題:“狄澈什麼時候回國?”

小萬一怔,尋找着用詞回答:“這……狄總想回去的時候,就自然回去了。”

黎姿點了點,也不知道聽到了這個回答,她心中是個什麼感想。

反正,經過十幾個小時,飛機落地了。

回來的時候,黎姿也沒享受到狄家的私人飛機,而是隨大流地回來的。

不過在她落地下飛機的時候,居然在出站口,看見了很不可思議的人。

“安大哥!”黎姿丟下身邊的人,跑過去,“安大哥,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姿回來了,我當然要過來接你啊。”

安木森笑着對人點了點頭,本來是準備過來幫忙拎個包什麼,卻看見黎姿的身後,遠遠地綴着幾個人,沒有上前,卻是一直關注着這邊的情況,心中也明白了幾分。

“可是,你怎麼知道我會是這個時候回來呢?”黎姿好奇地問。

本來嘛,安木森最近不知道是因爲什麼事情,特別的忙,她都已經好久沒有見過她的安大哥了,根本就沒想到,自己出國回來,安木森還能在機場迎接自己。

“這個啊,我自有辦法,是個祕密。”

安木森賣了個關子。

他總不能告訴黎姿,是狄澈親自電話過來說,自己出了點問題,於是決定讓安木森過來接一下黎姿,順便看着這個人。

安木森不知道狄澈是給予哪個方面的考慮,讓自己過來接黎姿,但是不管怎樣,這都是他的妹妹,是他從小失散多年的妹妹,他有義務去照顧自己的妹妹。

黎姿看安木森不說,也就不多問了,隨着安木森就走了出去。

安木森直接就將黎姿給接回了之前狄澈住的那棟別墅。

“快點準備啊,姿來了哦。”

安木森推門進去的時候,笑着叫了一句。

黎姿一楞,剛進門,就發現,裏面滿滿的全是人,全是自己熟悉的人。

張遠揚啊,林琳等等的,都在裏面,而且給她準備了一個小小的,歡迎宴會。

“安木森,你太不會做事了,怎麼可以進門的時候囔囔呢,不是說了要給姿一個驚喜的嗎?”還沒等黎姿進門呢,張遠揚就首先開始發難了,他這是因爲沒有搶到去接黎姿的活,鬧點脾氣呢。

“要什麼驚喜,我們幾個好朋友,能夠聚在一起,聊聊天,那比什麼驚喜都重要。”

到底是安木森比較沉穩。

他這樣一邊說着,一邊側身讓開一條路,讓黎姿可以進來。

“謝謝……謝謝你們。” 黎姿也是完全沒有想到,還有這麼多的朋友在關心着自己。

雖然心中還會因爲自己是被狄澈給i現弄回來而有點傷心,但那已經不是最主要的事情了。

她還不會因爲這麼一點點的傷心,就難過到什麼不得了的地步。

“我們之間,說什麼謝謝啊,對了,有沒有給我帶禮物過來?”林琳親熱地走上來,一把抱住黎姿,將她往房間裏帶。

這麼一說,黎姿才頓時尷尬了起來。

她是被狄澈直接丟回來,根本就連行李都沒來得及收拾,哪裏有可能準備什麼禮物一類的東西呢?

“這……”

黎姿一尷尬,倒是被其他幾個人發現了。

安菱走上來將林琳給拖走:“姿剛回來,這麼累,不要太麻煩她了。”

林琳被人這麼一說,也反應了過來,連忙點頭:“是啊是啊,你時差都沒有調整過來,我們就這樣麻煩你,真的是太不對了。”

“沒錯沒錯。”

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符合這。

李思成之前和他們也不算太熟悉,雖然知道一點點這裏面的彎彎道道,但是也沒想過那麼多,他看了看門口,突然就開口問:“狄澈怎麼沒有一起回來?”

剛纔還勉強能算得上和睦的氣氛,頓時就瞬間凝固了。

林琳不顧自己還安菱拉着,擡腳叫踹了李思成的小腿一下。

李思成雖然和這幫人不太熟悉,但也沒有蠢笨到那種程度,只是被林琳這麼一踹,他就明白了過來。

看起來是黎姿和狄澈之間又出了什麼問題,所以纔會弄成,只有黎姿一個人回來。

他就不該多嘴來問這件事情。

看着李思成被所有人用鄙視抱怨的目光掃射,黎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沒事的沒事的,你們也不用這樣緊張,那邊又沒有什麼好玩的,語言也不通,我是呆着沒意思,才自己回來的。”

“對啊對啊,語言有不同,呆着多沒意思,還不如回來呢。”

黎姿這樣一說,林琳他們也都跟着附和了起來。

黎姿看着大家的目光,被一羣關心自己的朋友們,給送回了樓上的房間裏,號稱讓她先去睡會兒,將時差給調一調。

“怎麼我剛回來,就讓我去睡?”

“現在不正好是個睡覺的點兒麼,你不去睡,回頭想睡的時候,又不能睡,要多難受啊。”

“那你們這歡迎會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咳咳,也就是,大家過來看看你,這麼長時間沒見了

。”

沒有人說,是因爲很擔心她。

狄澈在意大利的事情,雖然瞞住了黎姿,但是爲了讓安木森來保護黎姿,倒是沒有瞞住這夥人。

那個在聚會上,向黎姿搭訕的男人,誰也沒有想到,那麼普通的打扮,竟然是意大利黑手黨,羅賽蒂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魯道夫。

因爲魯道夫?羅塞蒂的威脅,狄澈受傷,還不得不將黎姿給送了回來。

天知道,黎姿還呆在意大利閒晃,會出什麼事情。

讓黎姿回國,雖然沒有顧忌到她的想法,但也的確是爲了狄澈爲了黎姿的安全才做出這樣的時候。

當黎姿在中國,被自己的一羣好友勸到了牀上,想着狄澈的臉沉入夢鄉的時候,她並不知道,她最愛的人,現在正躺在去往手術室的路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