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喜滋滋的把金幣收好,點頭哈腰的道:“是的,我們已經錢貨兩清了,如果你還看上我攤上的東西,我給你打八折。”他心裏暗暗得意,這個年輕人看上去挺精明的,還不是我給忽悠了,薑還是老的辣啊!

林雲把這一堆東西都收進儲物空間,心裏對這有眼不識天柱山的老闆暗暗感謝啊,若不是他不識得寶物,又哪裏輪到自己來低價購買呢。要知道符文師的東西一向都是極貴的,就算一塊不起眼的小東西被符文師刻下幾個符文那也是身價暴漲啊,隨便賣出個幾十萬金幣不在話下。雖然暫時還不知道這個刻着符文的玉石是什麼類型的,但林雲也清楚,這個買賣賺大了。如果老闆知道這個玉石的真正價值後,那還不得後悔得哭死?

林雲也不想繼續逛了,他就回那個租的房間,準備仔細研究這個玉石。 林雲有些激動的快步回到租賃的民房裏,輕輕敲了敲田謙宏的房門,發現他已經沉睡過去。林雲找房子的主人借了一把細毛的刷子後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開始清理那快沾滿泥垢的玉石。至於其他搭配買來的破爛,林雲早就扔到一邊了。

用掉了四五盆水後,這塊刻着符文的玉石終於露出了真面目。只見這塊玉石大約成人的拳頭大小,晶瑩剔透,只從玉的品質上來說就是一塊上等的好玉。而且這塊玉石上還刻着非常多的符文,林雲仔細的觀看了每一個符文,讓人失望的是這塊玉的年代並不是太久遠,反正不是上古的,玉上面的的符文林雲都認識。

林雲研究了半天,終於從符文上大概的猜出了這塊玉石的用途。根據符文的排列,林雲發現這個玉石並不是符文陣法師用來施展陣勢的符文玉,而是一塊符文道具,功效是佩戴在身上能抵禦敵人一定攻擊的道具,具體能抵消多少暫且還不得而知。


林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5金幣就能買來這麼一塊防身的寶玉,真的是賺大了。

“咚咚咚”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田謙宏的聲音傳了進來,“林兄,差不多該吃晚餐了,用晚餐之後我們去逛夜市。”

林雲了楞了一下,已經黃昏了嗎,記得他回來的時候才下午,研究這個玉石一轉眼就是兩三個時辰過去了。

吃完簡單的晚餐後,二人結伴出去逛雲霄城的夜市。沒多久的功夫,來到一條燈火輝煌的街道上,這裏也如下午時分的那條街上一般擺滿了小攤,只是攤位更多,人流也更密集了。

仙尊歸來當奶爸 ,對田謙宏道:“我還是不逛這裏了,人太多了。”

田謙宏也是被擠得苦不堪言,他以前只是聽說這裏的夜市如何如何的熱鬧,如何如何的能意外淘到好東西。現在看起來熱鬧是不假,能不能淘到好玩意就有待商榷了,這麼多人,有好東西估計早被別人買走了,哪裏還輪得到他們?苦着臉道:“林兄,我們一起走吧。”

二人好不容易離開那個人潮洶涌的街道,其他的地方人流就要少多了。他們邊說邊走了一陣,來到了大型的商鋪外面。這裏的人就更少了,來往的人看上去都是有身份的主。只見這家商鋪外面兩側用燈籠掛着二張巨大的布,上面寫着“潮汐商會雲霄城分會。”幾個大字。

田謙宏驚訝的道:“這潮汐商會不愧是我們大晉王朝數一數二的大商會啊,沒想到一個分會就這麼氣派。”

林雲也曾聽說過潮汐商會的名號,這是一家在大晉王朝最大的商會,主營各種兵器和盔甲,丹藥靈草什麼的也有兼營,比雲瑤家的茂源商會強大了不少。據說大晉王朝的兵士的盔甲和武器有大半都是潮汐商會提供的,可見這家商會的實力之強。

“走,田兄,我們進去看看。”林雲拉着田謙宏走進了這家商會裏。他自己到是不缺武器什麼的,這次主要是給田謙宏買一點趁手的武器和防具。畢竟田謙宏是和林雲自己一起去洛川遺蹟的,增強了田謙宏的實力也就變相的增加了自己存活的機率。

潮汐商會的一二層都是普通的貨色,林雲都懶得看,直接來到第三層。這裏的擺設倒是與茂源商會的有幾分相似,都是把貨物放到水晶櫃檯裏,客人看上哪一件就由侍者取出來。只不過這裏比茂源商會面積更大,貨物更多,客人也更多。

林雲直接拉着田謙宏來到防具的櫃檯前,經過了這麼多天的相處,他對田謙宏的弱項還是比較瞭解的。田謙宏不太缺武器,他自己的那把劍就和不錯,他現在就缺的是能保命的東西。

“林兄,你還是不要破費了,我自己以後來買。”田謙宏有些窘迫的道。

林雲搖頭道:“田兄,這可不僅僅是爲你,也是爲我自己,在遺蹟裏你多一件護身的寶物,我們就多一點活命的希望。”

田謙宏也是聰穎過人,他也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沒有再拒絕。

“咦,龍鱗寶甲!嗯,能完全抵消武師級武者的真元攻擊,可以抵消武靈級武者三成的攻擊,能擋住非神兵利器級武器的劈砍。好東西啊!價格是……10顆元石一件!”林雲仔細的看着櫃檯裏那一件黑色貼身的衣物,上面還有細密的鱗甲,一看就是好東西。當看到價格的時候不禁倒吸一口涼氣,10顆元石能夠買下一根下品的儲物腰帶了。

真的只有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貴。不過再貴也沒自己的小命值錢,當下招呼一聲附近的一個女侍過來說道:“這個龍鱗寶甲來兩件。”

女侍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看到林雲價都不講的就買下兩件龍鱗寶甲,當真是豪客,於是殷勤的取出龍鱗寶甲後又跟在他們身後了。

“這個護甲給我也來一件。” 未來武道修練網

幾個人轉過頭,只見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站在他們身後不遠,正眼饞的看着林雲手裏的龍鱗寶甲。不過看得出來這個年輕人應該沒什麼來頭,從上到下都很一般。

“對不起,龍鱗寶甲最後兩件剛剛已經出售了,暫時已經沒有存貨了。”女侍走上前幾步說道。

“這樣啊,”那個年輕男子失望的低下頭,忽然他眼睛一亮,對林雲說道:“這位朋友,你剛纔買了兩件龍鱗寶甲,可否轉讓一件給我,我願意出12顆元石。”他說到這裏也很心痛,12顆元石基本上就是他的全部身家了,如果不是去洛川遺蹟需要一件這種寶甲來防身,他哪裏捨得來買這個。

林雲禮貌而客氣的道:“對不住,這兩件寶甲我和我朋友一人一件,沒多餘的能勻出來。”說完就徑直離開了,展開了大采購。

“觸發型防護符文道具,能抵擋武王六品以下高手的全力一擊,只能使用一次。好東西,來一件。”

“加厚護心鏡,能抵擋武靈級高手一擊,一天最多可以抵擋三次,再多就會破碎。這個也不錯,來兩個。”

“驅蟲香,可以驅離血蚊、牛蠅等毒蟲,一炷香可以管上一晚上,這個值,來一打。”


“隱匿丹,服用之後可以讓靈獸之下的獸類誤認爲是自己的同類,不會攻擊自身。一瓶共10顆藥,來一瓶。”

“飛刀一套,49柄飛刀,精鋼所鑄,鋒利非常,這個很不錯的樣子,來兩套。”

林雲在瘋狂大采購,身後的女侍可笑得眉開眼笑,林雲買得越多,她的提成也就越多,也行今天的工錢就相當於平時一個月的工錢呢。於是愈發的殷勤了,就沒沒有自己投懷送抱了。

“差不多了,你算算這些多少錢?”林雲終於止住了採購的慾望,對女侍道。

女侍很快的請來了三層的管理人員,算了一會說道:“一共是68顆元石22W金幣,算你20W金幣。”

林雲點點頭,從戒子空間裏取出元石和錢引,管理人員清點過錢以後就把貨物交給林雲。林雲手一揮,把這些東西都收進芥子空間,反正現在儲物腰帶還比較多,也不怕被人懷疑。

“林兄,你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啊,這麼多錢就買了這麼點東西,虧大了啊。”田謙宏看到花了這麼多錢,簡直比林雲還要心疼。

林雲拍拍田謙宏的肩膀安慰道:“再有錢也得有命來花不是?等會我還打算去茂源商會採購一點救急用的丹藥來呢。” “博文,不好了!”君憶菡風急火燎的跑到百里博文身邊,一臉的驚慌失措。

百里博文安慰着妻子道:“怎麼了,這麼慌慌張張的?”

君憶菡眼淚一下流了出來,哽咽道:“小慧,小慧她留下一封信離家出走了,說是去找林雲!”

“什麼?!”百里博文如同踩着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叫道:“昨天小慧不都是挺好的嗎?今天怎麼突然就不聲不響的走了?信在哪裏給我看看。”


君憶菡拿出一封皺巴巴的信,上面還有被浸溼的痕跡,估計是她在看信的時候流下的眼淚打溼了信紙。百里博文接過信閱讀起來,越看臉色越是難看,手“砰”的一聲拍在桌上,茶杯上面的都跳起一尺高,怒道:“這個不孝女!她眼裏還有我們這個父親母親嗎?!”

君憶菡雙目含淚,說道:“博文,小慧都已經走了一晚上了,如今就是趕快派人把她找回來。萬一她有個什麼好歹,可叫我怎麼活啊!”

百里博文冷靜下來,沉吟了一會兒問道:“小慧走的時候可有帶走什麼東西或者帶了什麼人走沒有?”

君憶菡想了一會兒說道:“小慧把她自己的私房錢和符文師的工具都帶走了,與她一起走的應該還有熊武和他的那個小隊。”

百里博文的臉色沉了下來道:“這個熊武真是膽大包天,以前看他挺沉穩的還準備提拔他,如今……哼哼,他回來以後看我怎麼收拾他!”

君憶菡淚眼婆娑的道:“博文,熊武的事暫且不忙說,如今最主要的是怎麼追回小慧。”

百里博文考慮了一會道:“王長老如今還在飛羽城裏,你叫昌傑去傳給話,讓他帶着一箇中隊的人去把小慧給追回來。如果她不肯回來,綁也要把她綁回來!”

……

林雲和田謙宏在大采購了一番之後的一天多時間都安安心心的在租的民房裏調整狀態還有把買來的防具什麼的都分配好。

到了第三天的早上,雲霄城裏的武者基本上全員出動,奔向一百多裏外的洛川遺蹟,雲霄城突然從人流擁擠變成了門可羅雀。林雲和田謙宏二人自然也不例外,跟隨這武者的大流前進。

一百多裏的路程對武者來說並不遠,只是不到一個時辰就可以跑一個來回,而洛川遺蹟正式開啓的時間是當天的中午午時三刻,所以時間上還是綽綽有餘的。

“林兄,沒想到七大門派和五大家族都派了不少的武師級武者來啊,遺蹟裏的折損率這麼高,他們也捨得啊?這下洛川遺蹟裏可就熱鬧了。”田謙宏小聲的說道。

林雲點頭,看着那些穿着統一服飾,臉上傲氣十足的武者,說道:“這些高門大閥並不差低級的弟子,在洛川遺蹟裏死了就死了,剩下的那些活着的弟子在出來後必定會受到重用,成就也比沒去遺蹟的弟子要高得多。”

田謙宏有些黯然,道:“不知道他們這麼多人能活着出來多少?”

林雲瞥了一眼四周道:“這十二大勢力弟子的折損率始終要比小門派或者沒有門派的武者要低很多,我們兩人也不一定能安全的回來。”

邊走邊聊,很快的就抵達了洛川遺蹟真正地址。這裏是一片濃密的森林,在森林中心有一塊十畝地左右的空地,空地裏建着一棟破舊至極的小石屋。田謙宏以前聽說過這裏,低聲道:“別小看這個小石屋,它可是遺蹟的控制中心,開啓遺蹟就在那裏面開啓。”

林雲擡頭看去,只見在小石屋周圍五十丈以內沒有任何人。靠得最近的就是那些十二大勢力的弟子,還有好幾個修爲高深的武者,估計是每個勢力的領隊。更外面一圈是那些小門派小勢力的弟子所把持,最外面就是林雲他們所在的地方,全部是沒有後臺勢力的武者。

田謙宏暗暗指着最裏面身穿統一白衣的武者道:“林兄,他們是七大門派中勢力最龐大的‘天劍門’的弟子,擅長用劍,最是團結,凡有人欺辱了其中一個,其他人都會一擁而上的報復。你看到他們中那個劍眉星目的年輕人沒?他就是天劍門年輕一代實力最高的弟子,名叫雪無痕,今年才21歲,據說一年多以前他的修爲就已經達到了武師巔峯,不過爲了這次開啓遺蹟才硬生生的的壓住了實力。林兄,他可是你的勁敵!”

林雲看着那個叫雪無痕的英俊男子,他同門還有附近好幾個大勢力的女弟子紛紛跑到他的周圍,嘰嘰喳喳的跟他說話,可是雪無痕依然他面無表情,一直在輕輕擦拭他的長劍。林雲不知道怎的,看到雪無痕就感到自己的體內涌起了一股戰意,對劍如此虔誠,果然是一個勁敵!

彷彿感覺到了林雲的注視,雪無痕轉過頭看過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彷彿碰撞出無數的火花。驀地,雪無痕彷彿萬年不變的臉上笑了笑,對林雲點了點頭。

同時關注雪無痕的還有不少人,他們順着他的目光找到了林雲,心裏都是暗暗思忖,這個人是誰,難道又是一個對手?

田謙宏不愧是世家弟子,對各大勢力的弟子都有所瞭解,他繼續介紹道:“那邊穿着藍色衣衫的人是七大門派中第二的霸刀門,刀法霸刀,整體實力也就比天劍門差了一線。這些年他們在一直在勵精圖治,希望能超越天劍門成爲大晉王朝第一勢力。那個長着絡腮鬍子的人就是霸刀門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名叫霸無雙,別看他長着鬍子顯老,其實他只有二十二歲。他的實力據說也是武師巔峯,一手霸刀刀法已經得到了真傳,也是你的勁敵!”

林雲看過去,霸刀門此次來了十二三個人,最低的也是武師四品,到和和天劍門差不多。那個叫霸無雙的武者看上去已經30歲都有了,如果不是田謙宏說起的話還真猜不出他的年齡。此時霸無雙正和一衆師兄弟喝着酒,其行慷慨豪邁,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倒像是一個盜匪頭目,引得在場的人紛紛側目。

“霸無雙?霸者無雙麼?也是一個大敵啊!”林雲心裏暗暗說道,將霸無雙列爲了和雪無痕同樣危險的大敵。

“這邊的一羣人是五大家族李家的弟子,他們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李家最擅長的武技是無影劍,能夠無聲無息的將敵人一擊命。”

“這是七大門派中全部都是女子的百花宗的弟子,別看他們都是嬌弱的女子,可是實力卻一點也不弱,百花劍法的赫赫威名可不是浪得虛名的。林兄,你看到那個戴着面紗的女子沒有,她就是百花宗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葉紫鳶,據說她的容貌美麗得傾國傾城,是我們大晉王朝的第一美女呢。可惜像我們這般的武者是無緣見到葉紫鳶葉仙子的真容了,林兄,你說葉仙子和百里小姐兩個都戴着面紗,你說她們解下面紗後誰比較美?”田謙宏說到這裏有些促狹的道。

林雲雙目一瞪道:“別廢話了,繼續說。”

田謙宏哈哈一笑,又開始介紹起那十二大門派的人起來,其中把那些有名的,修爲較高的人比較詳細的說了他的得意武技和心法還有性格。至於那些小門派的武者,田謙宏大概說了一下,特別介紹了幾個修爲很不錯的武者,讓林雲小心,別陰溝裏翻船了。

林雲一一記下,雖然田謙宏說的不一定準確,但有了這些情報,他們在洛川遺蹟裏生存的機率更大了幾分。 林雲和田謙宏正在討論進入遺蹟後的事宜,忽然聽到“咚”的一聲沉悶的響聲,一個五十來歲,面目清癯的老者走入空地中間,也不見他聲嘶力竭的大喊,就像平常說話一般說道:“肅靜!洛川遺蹟馬上就要開啓了,你們馬上等會要按順序進入裏面,不可喧譁,否則剝奪進入遺蹟的權力!”聲音雖然不大,但在最外圍的林雲等人也是聽得清清楚楚,仿若就在耳邊說的一般。

偌大的空地是數千武者一下就安靜了下來,田謙宏湊在林雲耳邊低語道:“這是霸刀門的門主關仲達,一身修爲據說已經到達了武尊二品左右,就任門主已經五十多年了,今年這次的洛川遺蹟輪到霸刀門來管理。”

林雲咂舌,武尊級別的武者啊,再修煉上一個大境界就是如今天夢大陸最高的武聖境界了。不由自主的,林雲想起了自己那位隱居在攬月峯一兩百年的長輩了,不知道她是什麼修爲,武尊巔峯還是武聖?

霸刀門門主關仲達擡頭看天,日正當空的那一刻他就施施然的走人那個小石屋裏。也不知道那小石屋裏有什麼,更不知道關仲達在裏面做了什麼,不久之後,整片森林突然變成了夜晚,上空由晴空高照突然變爲了烏雲滿天。在烏雲裏時不時的有電閃雷鳴出現,烏雲不停的蠕動着,漸漸往下壓,仿若末世來臨。

此時關仲達從小石屋裏走出來,他的臉色有一些疲憊,但眼裏有一絲興奮。他退到霸刀門弟子所在的地方,擡頭看着天。

“轟隆”一聲,一道一丈多粗的雷電突然烏雲裏射出,直接劈到空地中央。緊接着,數十道上百道略細一些的閃電也劈到空地周圍。一時間金蛇亂舞,仿若雷神降世。

林雲目瞪口呆,看着這好像末日一般的景象,心裏突然明白了爲什麼中間沒有人在裏面了。遇到這種情況,別說是武師級武者,就是武聖、武神也照樣被雷電劈死無誤。

閃電沒持續多久就結束了,天上的烏雲也在同一時間內消失,太陽又露了出來。

“咦,那是……”林雲驚訝的看到,空地上此時憑空出現了一座高十餘丈,寬一兩丈的由綠色光芒組成的大門。這個光門若隱若現,大門洞開,裏面是一片漆黑,彷彿是無邊的幽暗。

“天啊!那是什麼?好雄偉的一道門!”

“難道這個就是進入洛川遺蹟的大門嗎?”

“神蹟啊!這簡直就是神蹟!我無法相信上古的武者能建立起這種由光芒做出的大門來!”

此時大多數武者都已經注意到這個光門的存在,有很多年輕武者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和林雲一樣驚訝得不行,紛紛感嘆起來。

田謙宏也是倒吸一口涼氣,他雖然早就聽說了這個,但聽說和眼睛看到的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相信綠色光芒都能組成一道大門。

“肅靜!”關仲達走到光門前大喝了一聲,數千武者這才慢慢的安靜下來。

關仲達指着這個光芒道:“這個大門就是通往洛川遺蹟的大門了,大家按照順序來進入裏面,不要吵鬧,不要插隊,否則取消進入遺蹟的權力。還有,七天之內必須出來,否則後果自負。進入遺蹟後每個人都會隨機出現在遺蹟的某個地方,如果想要結伴進入遺蹟的,必須牽手一起進入纔可以,最高允許五個人一起進入裏面。最後,在遺蹟裏獲得的寶物必須上繳三成,如有隱瞞的,立刻斬殺,絕不饒恕!”

關仲達一說完,十來個霸刀門弟子分別站在光門兩側把守。林雲看了看他們,不由得驚歎一聲,不愧是七大門派中第二大門派,這十多個弟子竟然都是武靈級的武者!

從霸刀門的武師級弟子開始,先是十二大勢力的弟子,再是小門派的弟子,最後才輪到林雲他們這些沒有後臺勢力的散修。

林雲兩人的位置比較靠後,足足等了兩個多時辰才輪到他們倆,開啓遺蹟的時候纔是正午,現在已經差不多黃昏了。兩人牽着手,對視一眼,同時踏入到光門裏面。

林雲只覺得眼前一黑,身體彷彿失重了一般直往下面掉,而且這個好像是個無底洞沒有盡頭似的。不過還好,林雲在經過了好多次進入修羅血戒的幻境裏後已經比較適應這種情況了。

大概過了小半炷香的功夫,林雲忽然覺得身子停止了往下墜,隨即眼睛裏出現了一片光明,他習慣性的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這才發現他和田謙宏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裏是一片不大的草原,他們兩人不遠的地方有個小小的湖泊,在目光所及的地方能勉強看到森林的影子,草原上有不少的食草動物在啃食着青草。

林雲擡頭看了看,天空上還是有一個火球,不過看起來比在外面的太陽要近了很多。他們進來的時候差不多是黃昏時分,現在在遺蹟裏卻是正午。他走了幾步,感覺到這裏的天地元力比外面世界要濃得多,撲面而來的微風裏都帶走天地元力的味道,如果能在這裏修煉的話,一天的時間可以相當於在外面七天到十天的努力修煉的結果。

“這裏就是遺蹟裏面了?我看和外面差不多嘛,而且哪裏還有什麼寶物啊?”田謙宏氣色不怎麼好,他可沒有林雲那樣多次經歷過幻境,再加上在黑暗中度過了一會,突然見到了光明,眼睛刺痛了一會兒,現在看到遺蹟裏沒想象中的寶物遍地的情況,有些失望。

林雲安慰道:“好了,林兄,就算遺蹟裏有什麼寶物這些地方,估計也早就被那些以前來的前輩們取走了,我們要找的就是比較隱蔽的寶物。”

田謙宏一想也是,鬱悶的道:“看來我們要多加努力了,只有七天的時間呢,不要浪費了,空手而歸可不是我的風格。”

林雲笑着點頭,道:“田兄,你覺得我們應該往哪個方向走?”

田謙宏沉思了一會道:“我聽我家長輩們說過,寶物在森林、峽谷這些地方比較多,你看那邊有一片森林,不如我們去那裏吧。”

林雲對這裏基本上一無所知,自然不會反對田謙宏的意見,在各自檢查了一下自己所攜帶的東西以後,在小湖裏補充了一下水,他們就向着森林出發了。

用望山跑死馬這句話來形容林雲二人的處境最合適不過了,明明看着森林都近在眼前了,可是他們依然用了一兩個時辰才抵達。在遺蹟裏他們可不敢用什麼身法來加快速度,萬一碰到什麼陷阱或者符文陣勢,跑得越快死得越快。而且還要隨時保持最佳的狀態預防碰到其他人,在這裏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殺了你埋都不用埋誰都不知道是你殺的,以往死亡的武者有一半以上的自相殘殺而死的,不能掉以輕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