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家從外面走了進來,輕輕的在端木洪天耳邊輕語兩句。端木洪天向他點了點頭後,又對着宋遠道。

“先離開一會兒,對了,這棋不要亂動哦。”說完,端木洪天便在宋遠的笑罵聲中出了院子。

端木洪天走在路上,心中暗想着烈禹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難道是煉製萬毒丹的事?想想也是,自己倒忘記給他冰心炎了。現在所有的材料都已經配齊了,只希望烈禹能夠順利幫助自己煉製萬毒丹,到時候自己的實力必定恢復,那時,端木家族的地位便再次回到當年!

想着想着,端木洪天便加快了速度,往烈禹的住處快步走去。

端木洪天到了烈禹的院子後,見烈禹滿臉的凝重之色,不禁疑惑的問道“小烈,出什麼事情了嗎?”

烈禹點了點頭,眉頭皺了一下後,便道“端木爺爺最近可有發現何家與納蘭家有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端木洪天眉頭上方凝出一條黑線,他點頭說道“你這麼說,我也覺得這兩家有些可疑,不過他們兩家這幾年都走得很近,說到底也不覺得奇怪啊!”

烈禹便把昨日拍賣會上,禹皇所說的何傲天與納蘭雄風的對話講給了端木洪天聽,但烈禹沒有說是自己聽到的,只是說,無意間在一個地方偷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端木洪天聽完後陷入了沉思,隨後問道“這件事是否屬實?”

烈禹點了點頭“這是我親耳聽到的,再說了,端木爺爺你不覺得可疑嗎?這幾年何家與納蘭家如何囂張,而且兩家走得如此之近。”

端木洪天沉吟片刻後,點點頭道“既然他們已經策劃瞭如此之久,算算時間還有一個月,那我端木家族也可以先暗中準備了,到時候給他們一個驚喜。”

烈禹眼睛一亮,頓時想到了這何家與納蘭家這次會不會‘偷雞不成蝕把米呢?’

“對了,端木爺爺,我給你看一樣東西!”烈禹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丹藥瓶。

“哦?什麼東西?”

端木洪天意外的看了烈禹一眼,接過那個丹藥瓶,輕輕的打開。頓時一股先天之氣從丹藥瓶中溢出,而且當端木洪天聞到這個味道後,感覺整個身體之中的先天元氣都不受控制的騷動起來。

“化神丹?”端木洪天驚呼一聲,不比烈禹第一次看見這丹藥發出的驚聲小。

圓潤得散發着光澤的丹藥,淡紅色之中有着一絲金色的紋路,這不是化神丹是什麼?那化神丹不是被何傲天拍走了嗎,怎麼還在烈禹手裏?

端木洪天驚訝的看着烈禹,問道“這化神丹怎麼會在你手裏,不是被何傲天競拍走了嗎?”

烈禹搖了搖頭“這枚化神丹不是何傲天手裏那一枚!”

端木洪天更加震驚了,不是何傲天那一枚,那這枚化神丹又是哪裏來的?難道是烈禹自己的?

烈禹繼續說道“這枚化神丹是我在一次無意間得到的,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便是化神丹,就把它放在一邊了。直到昨天看見那化神丹的樣子,我才直到,原來何家花了這麼多靈石買的東西,我手裏就有!”

端木洪天已經不能用好運來形容烈禹了,這化神丹也是說得到便能得到的?一般的家族對着化神丹可以說是連見都沒有見過,別說是服用了。

他嘆了口氣,只覺得這烈禹將來一定不簡單,把化神丹倒進去後便還給烈禹的手中。

烈禹把這化神丹再次塞到端木洪天手裏,看着端木洪天疑惑的看着自己,烈禹笑了笑道“端木爺爺,這枚化神丹我現在也無用,把這化神丹給端木叔叔吧。”

烈禹直到,端木雲現在已經是一名先天皇者後期的武者了,可能用不了幾年,便能夠衝刺先天尊者境界,到時候如果服用這化神丹,可以讓他突破先天尊者機率高一些。

“這枚化神丹還是着你自己用吧,以你的修煉速度,根本就用不了多少年,就能夠突破先天尊者。”


端木洪天把化神丹再次推了過去,雖然他也想幫端木雲獲得一枚化神丹,有了化神丹,說不定到時候他們端木家族便能夠多出一名先天尊者,那時候,端木家族在十大家族中的地位也會變換。但是這枚化神丹如此珍貴,端木洪天如何敢收下。

烈禹搖了搖頭,笑着道“端木爺爺,我自己已經爲自己留下一份了,所以這枚化神丹是我送給端木叔叔的。”

端木洪天一聽,頓時呆住了,聽烈禹這口氣,似乎這化神丹還不止一枚。看烈禹的樣子又不像是在說謊,可烈禹擁有不止一枚化神丹的事實讓他有些雲裏霧裏。這小子的奇遇還真多!

“你自己真的還有一份?”端木洪天口乾舌燥的問道。

烈禹點了點頭,隨後問道“端木爺爺,那個冰心炎你準好了沒有,現在我可以煉製萬毒丹了。”

在他想來,只要端木洪天服用了萬毒丹後,實力恢復到以前後,那這次何與納蘭兩家這次精心策劃的機會就會泡湯。

端木洪天眼前一亮,他等着一天等了很久了,他是多麼想恢復以前的實力,追求武道的巔峯。

連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那個用木盒包住的冰心炎,把它遞到了烈禹的手中。烈禹打開看了一眼後,便對端木洪天點了點頭。“端木爺爺,我要開始煉製萬毒丹了,您幫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我需要七天左右的時間。”

端木洪天知道在煉丹的時候,人是不能被打擾的,否則不僅會前功盡棄,嚴重的甚至會使煉丹者走火入魔。於是連忙吩咐下去,幫烈禹找了一個地下密室。 海賊之夢境主宰 ,也沒有人前來打擾。

烈禹覺得還是不放心,在密室門口先設置了一道陣法後,才放心的走進密室中。

這間密室比較大,相當於一間房間那麼大,裏面除了有這幾本古樸的書籍之外,也沒有什麼物品。烈禹手一揮,一個暗黑色的鼎爐便出現在這間密室的中央。

把所以煉製萬毒丹的靈藥靈草都放在了旁邊的石桌之上,以前從來沒有煉製過這種達到五級的丹藥,甚至說,烈禹連一枚達到三級的丹藥都未曾試過。要烈禹煉製這枚萬毒丹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前輩!”

烈禹把材料都準備好了之後,便把禹皇叫了出來。

禹皇那虛幻的身影出現之後,烈禹頓時一喜,雖然禹皇還是與以前一般無二,都是以靈魂狀態出現。但這一次,烈禹發現禹皇已經不在像前段時間那般樣子了,這就說明了,禹皇的靈魂已經完全恢復了。

“呵呵!前輩,你恢復啦?”烈禹心中一直對禹皇靈魂受創的事情耿耿於懷,他認爲,正是因爲救自己,禹皇才弄成那個樣子的,所以烈禹對禹皇都有些愧疚,希望禹皇能夠早一點恢復。

禹皇看了看自己依舊虛幻的身子,笑着道“哈哈!恢復啦,甚至比以前靈魂沒受創的時候還要強一點。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啊!”

烈禹搖了搖頭“前輩爲了救我,所以才弄得靈魂受創,我做這些是應該的。”

禹皇笑罵着“臭小子還跟我矯情了,說吧!什麼事情找我。”

烈禹看了一眼身邊的暗黑色爐鼎,無奈的聳了聳肩。

禹皇一看便知道怎麼回事“我就知道準沒好事兒,那好吧,這次我就幫助你煉製一次,不過我以前從不煉丹的,能不能成我可不知道哦。”

烈禹臉上一喜,早在跟端木洪天說自己幫他煉製萬毒丹之前,禹皇就給烈禹說過,這萬毒丹讓烈禹應承下來,幫端木洪天煉製。並且承諾,這煉製萬毒丹到時候禹皇會幫他的忙。

“多謝前輩!”

禹皇一巴掌拍了一下烈禹的頭“費什麼話,囉嗦!”

雖然禹皇是靈魂體,但當一個人的靈魂達到了某種程度的時候,是可以凝成實型的。所以禹皇對烈禹一掌拍下去,烈禹頓時感到了額頭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額頭生疼。

“我只是幫你控制一下火候,其他的還得你自己來,先把爐鼎中的陣法啓動。”

重返一九八八 ,用手做了幾個手印,對着爐鼎中輸入了一些元氣。那爐鼎中,頓時冒出一道火焰出來。


“把你之前準備的小型穩定陣法弄進去!”禹皇再次吩咐道。

烈禹依舊照做,這小型陣法是烈禹之前準備的一個專門用來煉製丹藥的陣法。在傲無方的煉丹書籍之中,傲無方創立了一種陣法,這種陣法可以帶入到煉丹的爐鼎之中,可以用來穩定爐鼎裏面的火焰的。

烈禹手中多了幾個用一塊中品靈石分解開來的靈石。大約有十二顆,烈禹分別扔進火爐的各個角落。

啓動陣法後,那個爐鼎之中的火焰頓時溫順了許多。烈禹鬆了口氣,傲無方這個發明竟然非常有用。

按照禹皇的吩咐,烈禹分別往爐鼎之中扔進了大大小小各種靈藥靈草,頓時爐鼎之中傳來一陣‘啪啪啪’的聲音。

爐鼎中每響一聲,烈禹就會緊張一分這份萬毒丹的材料除了冰心炎和海龍草之外,其餘的都有這幾份,但這冰心炎與海龍草卻只有一份,所以烈禹也不敢大意。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一不小心煉丹失敗的話,這次煉丹就完全失敗了。

丹爐之中聲音逐漸變小了,隨即那些靈藥靈草便化爲了液體,烈禹再依次把海龍草和冰心炎扔了進去。但出奇的是,那海龍草和冰心炎並沒有和其他的靈藥靈草融合在一起,而是分別分了開來。

烈禹知道,這是禹皇用強大的靈魂力量在幫他控制着。

煉製萬毒丹的方法,不僅需要應有的靈藥靈草,同樣對丹藥的控制非常重要。烈禹一臉緊張的看着丹爐之中一大兩小,三團逐漸化爲液體。然後在禹皇的控制下,漸漸的融合。

…….


時間如沙漏一般快速流去,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天了。

在密室之外,端木洪天來來回回的在密室外面走來走去,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這萬毒丹可是關乎自己恢復實力的關鍵啊!要是失敗了的話,那不僅自己的實力不能恢復,就連自己的家族也得陷入困境。

前幾天得到消息,稱穆家家主穆兆的弟弟—穆尤,前幾日曾出現在何家,這一消息讓端木洪天有些震驚。這何家居然請到了穆家人,不管穆家是不是有參與何家他們的陣營,但對於穆家,端木洪天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早在前幾年端木家族逐漸衰退之時,穆家便開始對端木家族落井下石,所以端木洪天一聽到穆家出現在何家,就立刻懷疑了起來。

這穆家到底是不是前來幫助何家的呢?假如正是這樣的話,那端木家族此次可是在劫難逃了,唯一的希望便只有寄託在萬毒丹的身上了。

端木洪天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宋遠,因爲宋家與穆家歷來也是不和,所以宋遠聽後,便答應下來,到時候穆家假如真的要行動,對付端木家族的話,他宋家定會牽制住穆家。

“希望這次小烈能夠成功吧!”

端木洪天喃喃道,不是他不相信烈禹,雖然這段時間烈禹的表現太過於驚赫十足,但畢竟這萬毒丹是五級巔峯的丹藥。就算是大陸上比較頂尖的煉丹大師,都很難煉製出萬毒丹,烈禹一個不足二十歲的少年,端木洪天很是懷疑。

但懷疑對懷疑,畢竟這萬毒丹關係到整個端木家族的安危,端木洪天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都已經七天了,怎麼還沒出來?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應該還在煉製,如果失敗了早就出來了!” 農家老太太

吱嘎~

密室的門突然開啓,正在來回走動的端木洪天立馬驚醒過來,擡頭便看到了一個狼狽不已的少年從密室走了出來。

“咳!咳!….”那少年滿臉黑漬,全身衣服沒有一處是好的。 “烈禹?”端木洪天看見從密室裏面出來的少年,頓時驚聲道。

這般狼狽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遇到不妙的事情,難道是炸爐了?端木洪天本來還有些驚喜的表情突然暗淡了下來。

“哎!”端木洪天的目光有些失神,原本的希望徒然落空,不免有些失望。

看見那疲倦的烈禹,端木洪天也沒怪他,正當他走上前去拍拍烈禹的肩膀安慰的時候,卻突然發現烈禹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丹藥瓶。

烈禹擡頭望着端木洪天,咧咧嘴巴,那笑容比哭還難看。“幸不辱使命!”

端木洪天眼睛突然睜大,目光震驚的看着烈禹手中的丹藥瓶子,嘴中微顫道“這…這是…萬毒丹?”

烈禹點了點頭,那黝黑的臉上出現一口白牙“是的!終於煉製成功了。”

“那…你這是?”端木洪天上下打量了烈禹的一身,覺得這應該是炸爐的跡象啊?

烈禹苦笑的看了自己這狼狽不堪的樣子一眼,乾巴巴的道“煉製到最後丹藥快要出爐的時候,這該死的爐鼎承受不住壓力,炸爐了!”

說完,烈禹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已經四分五裂的爐鼎,一臉的無奈之色。

端木洪天愣了愣,隨即有些感動的道“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烈禹!你這是在救整個端木家族啊,以後有什麼事情,只要我們端木家族能夠辦到,我們絕不會有半點推辭!”

烈禹搖着頭,擺了擺手“端木爺爺您客氣了,這本就是烈禹應該做的,烈禹也希望,端木爺爺能夠早日恢復實力。”

端木洪天有些感激的看着烈禹,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後,便讓烈禹先回去休息!

烈禹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先是去洗漱了一番後,套上一件乾淨的衣服後,就倒牀就睡。其實他也的確疲倦了,雖然煉製這枚萬毒丹一直靠着禹皇在控制着,但烈禹也不敢大意,需要怎麼做,禹皇都隨時吩咐他。

連續五天時間,烈禹與禹皇終於把這枚萬毒丹煉製成功,然後烈禹想了想,便覺得時間還早,於是就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不少靈藥靈草。開始起了煉製低階一點的丹藥,比如兩級的龍血丹、青元丹等。

可是當烈禹煉製的時候除了簡單一點的兩級丹藥外,難度稍微高一些的兩級丹藥卻始終失敗。最後的一次中,烈禹煉製的一枚兩級巔峯丹藥—龍血丹時,卻突然炸爐了。

這可不得了,因爲沒有禹皇幫忙,烈禹自己煉製起來始終控制不到火候,這一頂煉丹爐鼎承受不住壓力,突然爆炸。所以也就造成了烈禹如今的這副模樣。

…...

烈禹整整睡了一天,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才從睡夢中醒來。

準備去端木洪天那裏,卻聽端木軒說,端木洪天從昨天開始,便吩咐端木雲處理家族中一切事情,而他本人,卻是閉關起來。

烈禹不禁有些好笑,端木爺爺也太急了吧!估計端木爺爺這一次閉關也要花好幾天吧。

想到端木洪天不久後便會恢復到先天尊者的實力,烈禹也替他高興起來。

想到這裏,烈禹看了看端木軒,突然心中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