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瞪了他一眼:“強子真是的,自己出差不在家,我來參加個婚禮,還管着我。真是,不孝子孫。”

這老爺子就是魏國華,揹着孫子跑出來,偷偷來參加婚禮。

但是他本人很低調,也沒表露身份,就坐在人羣裏,等着待會婚禮上混點酒喝。

他不遠處坐着的是賀天啓,賀天啓知道這是戰友的爺爺,也知道他的身份,對老爺子偷偷來參加婚禮很是汗顏。

這樣的領導人物出門都是十幾個人跟着的,但老爺子悄悄來了也沒說一聲,這要是出點事可怎麼辦?

跟戰友說了說這邊的情況,並接了照看老爺子的臨時任務。

也因爲魏老爺子的出現,這婚禮上本來該出現的一些事,註定實行不了。

在人工島外面不遠處的一輛黑色商務車裏,一個人正面對着設備不斷按着。

“不對啊,爲什麼還沒爆炸?我們買的武器沒問題,怎麼沒動靜呢?” 車裏的人不斷檢查着設備,很懷疑是不是設備出了問題或者是操作有問題,所以人工島上纔會一直沒有反應。

現在該炸的鬼哭狼嚎了,怎麼會沒動靜?

“不對啊,剛纔他們倆一起上臺的時候,**就該爆炸了。怎麼都過了兩分鐘了,還是沒反應?”

他頭上冷汗都下來了,萬一這事兒辦差了,他估計回去小命都沒了。

旁邊一人一直盯着他,見他手忙腳亂的在設備上亂按,猛地從懷裏掏出一把槍。

“你到底行不行?你是不是故意的?”

槍直接頂在技術員的腦門上,頂的他差點尿褲子。

“你彆着急行不行?我這也正找原因呢。我還想問問你,是不是你們把**放錯地方了?你們怎麼辦事的?”

拿槍的人想了想,更加氣憤,把槍又往前頂了頂:“**我們放的好好的,都是按照你說的位置安裝的,你別找藉口。就是你的設備有問題。”

技術員比他還氣憤:“我的安裝辦法絕對沒問題,那些**我檢查過很多遍。這到底什麼情況,該不會是信號被、干擾了吧?”


兩人正在這裏爭執的時候,前面一直沉默的司機突然敲了敲玻璃。

“別吵了,有人來了,走。”

說完,車子就直接衝了出去。

兩人一點準備都沒有,直接撞在設備上。努力的坐穩了之後才小心的往外看,發現果然有人跟在後面。

“是軍隊的人,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兩人很驚訝,對視一眼,都抓住了旁邊的把手。

追來的人雖然少,但都是高手,他們真怕自己任務完不成,直接折在這兒。

不過,他們倆也想到了,人工島上那些**爲什麼沒爆炸。

看來是被這些軍隊的人給發現並拆除了。

這可是個大發現。

鬱子宸原來跟軍方還有聯繫,而且,關係很不錯。

不然的話,軍方爲什麼會派人來他的婚禮上保護?

雖然他們知道鬱子宸之前爲新型火箭的開發提供過材料,但是,那只是偏商業性的合作,並且合作已經結束了。

軍方也沒必要在這時候還派人保護他。

他們也不知道,軍方的人是一直跟在他身邊還是隻有這一次特殊的場合。


如果是一直有人在,那他們老闆的計劃還怎麼實行?

兩人也沒了鬥嘴互相指責的心思,只能努力逃命,想着成功逃跑後就把信息給帶回去。

而後邊追蹤的人追了沒多久就放棄了,並沒有緊追不捨。

三個穿着普通裝束的人站在路邊,身材也不算高大,看着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他們都跟魏老爺子身邊的那個年輕人一樣,舉手投足間都很有章法。

這是三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也是魏老爺子身邊的保鏢。

三人站在路邊看了看,又往回趕。

“我們離開太遠了,早點回去。”其中一人說。

另一人說:“是啊。老爺子那邊只有阿亮一個人守着,我們離開太遠了,也要小心出事。”

第三人說:“真沒想到,一個商人結婚,竟然還能引來域外勢力。這些人,在我們華夏地盤上鬧事,真是不要命了。”

第一人說:“人都沒抓住,別吹了。聯繫強子那邊,讓他多注意吧。還有那幾個**,放好了。”

“嗯。這件事要跟那個鬱子宸說說嗎?”

“說一聲就行了,其他的,別多管了。”

三個人一邊說一邊往回走,看着很悠閒,但其實速度很快,沒一會就回到了人工島上。

這時候,阿二在門口等着,看到他們回來,立刻迎了上去。

“沒追到?”

三人愣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說話。

他們三個是自己出去追人的,動作很隱祕,怎麼還是被發現了?

阿二接着說:“看來是沒追到了。沒事,別灰心,先進來吧,宴席開始了。吃好喝好啊。魏老爺子的桌子在那邊,給你們留了位置。”

他好像並不期待得到答案,很家常的說着,還給他們指引了位置。

這三個人更是愣住。

他們仨跟魏老爺子不是一塊過來的,也是在暗地裏保護,阿二怎麼知道他們是魏老爺子的保鏢?

阿二交代完就直接進去了,也沒再跟他們多說。

三個人站在原地互相看了看。

又是第一人開口:“被看穿了?”

“怎麼看穿的?”

“肯定是你總盯着老爺子看,被人抓住了。”

“一定是你。”

“是你們倆。”

……

阿二安排好這邊後,就回去找了鬱子宸。


鬱子宸正在待客,過來後,聽他說完,神情也凝重了些。

軍方的人都抓不到人,對方也是很有實力了。

而且,能在安檢這麼嚴格的華夏帶進來違規用品,這其中的手段也很讓人歎服。

阿二說整個島上一共、發現了四處**,其中三個都被魏老爺子的人拆除了,還有一個是阿大發現並拆除的。

其中一個就在舉行儀式的臺子下,對方是想等他們倆都站在臺子上的時候再引發**。

那個時候顏愛蘿、鬱子宸還有顏志豪跟顏慎行都在臺上,這一炸,四個人就算不粉身碎骨也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對方分明是要他們的命,還是絕不留手的那種。

而這個**就是阿大發現並提前拆除的。要不是拆除的及時,現在人工島早就化作一片煉獄。

他們現在也還在各處排查,在宴會進行的同時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並保證人工島上每個人的安全。

也是因爲一直在不斷排查,纔會發現那三個人是軍方魏老爺子的人,並知道了他們的行動。有人幫忙拆彈,阿二他們也沒反對,就在暗地裏看着。


等他們追出去後,阿二等人也派人跟着,他則是在入口守着。

鬱子宸跟他說完,又繼續回到客人中去,陪着顏愛蘿。

來的客人很多,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他們是主人,就算平時看着再怎麼冷淡,但在大婚的場合還是會表現出熱情。

而他心裏也在不斷的思索。

在人工島上放**這種直截了當的方式,根本不像是鬱子夜的風格。這更像是個殺伐果斷又習慣了用這種手段的人才能做到的。

鬱子夜這些年雖然一直在隱藏,但還不至於突然具備這樣的實力,更別說掌控這樣的技術人才。

這跟楚家那件事一樣,似乎也是意料之外的人做出來的。

鬱子宸不禁想到了一個大膽的可能性,卻又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鬱子宸在婚禮上就分析完了最近發生的事,並在心中得出結論。但是現在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場合,並不適合說這些。

兩人的婚禮後,招待完賓客,他們就坐上直升機離開了明德市。

他們也沒時間度蜜月,但是新婚假期還是該出去旅行,度過一個最親密的時期。這也是彌補三年多的分散跟缺憾。

兩人度假的地方也沒出華夏,就在海邊一個度假山莊。

而且,也沒選人跡罕至的地方,反而是個很熱鬧的場所。

度假山莊就在海邊一個突出的山頭上,山頭垂直下方是熱鬧的海岸線,山坡下方靠近公路的地方是個民俗村。

這邊每天都有很多旅行團過來,站在房間的窗臺往下看就能看到遠處熱鬧的人羣,還能聽見導遊拿着大喇叭對着下車的人在喊着別掉隊之類的。

他們平時總是喜歡去些人跡罕至的地方遊玩,現在站在人堆外,看着別人的熱鬧也很有一番趣味。

在鬧中取靜,反而更能得到心靈的平靜。

鬱子宸不明白她爲什麼喜歡這樣,但只要是她喜歡的,他就會照做。

而顏愛蘿之所以不肯走太遠,實在是不捨得離開兒子太遠,也不想在路上折騰那麼久。

這邊距離正好,幾個小時就能來回,家裏出什麼事也能早早趕回去。

“我看魏老爺子喝醉了,還被他身邊的人給說了一頓。真是老小孩,年紀越大,反而越是任性起來了。”

顏愛蘿給兒子打完視頻電話後,就過來跟鬱子宸聊天,安撫安撫他那顆整天泡在醋缸裏的心臟。

從他們上飛機的時候,顏慎行就委屈的扁着小嘴,一直問爲什麼度假不帶着他。

顏愛蘿解釋了好一會,他還是想跟着一塊來。

要不是這孩子一向聽話自制力又強,估計早就跟其他同年齡的熊孩子一樣躺在地上打滾了。

但越是這樣懂事,就越讓人心疼。顏愛蘿差點就鬆口要帶着他,但被鬱子宸直接拖上飛機,只好作罷。

鬱子宸這時候也換好了衣服,還換了雙休閒鞋,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要出去趕海嗎?”他提議道。

顏愛蘿看看沙灘上熱鬧的人羣,笑道:“好啊。不過,外面那麼多人,會很擁擠,你……能行嗎?”



Leave a comment